第101章 深山疑云(二)上
  • 开封有个女神探
  • 猫古飞鱼
  • 2064字
  • 2020-02-20 12:32:03

翠屏山别院,傍晚。

柴玉风尘仆仆的到达别院之时,天已接近傍晚。他还在马上,就遥遥望见一抹灰色的身影站在门口。那人抬起手,貌似是要敲门,听见身后的马蹄声,回头望了望。

看见来人后,那人脸上并无什么特别的反应,只是懒懒的伸了个懒腰,好似没睡醒。

但柴玉看清来人秀丽的面庞后,一时间却神情不定,里面夹杂着激动、吃惊、更多的则是担忧。马还不到院门前,柴玉已经从马上跳下来向来人奔去。

“你这两日都去哪儿了?”柴玉上前紧紧的抓住来人,生怕再次失去。

“你怎么了?”来人用脏兮兮的手揉了揉鼻子,又道:“我都饿死了,快给我弄些饭来。”说罢扒拉开柴玉,毫不客气的披上柴玉奉上的那件黑色的大氅。

这是件尚好的狐皮大氅,毛色黝黑发亮,保暖效果自是不必说。但来人还是嫌弃的捏起领子闻了闻,之后皱了皱鼻子。香气、暖意,还有点淡淡的男儿气,不是九妹喜欢的味道。她是个糙人,闻惯了展昭他们身上的臭汗味,蓦然觉得男子还是那样的好。

柴玉对九妹的一系列怪诞行为并未在意,而是像裹住一个婴儿般,将她半提半抱的拥进了屋中。

书房里已经烧了一盆火,火势正旺,乍然从寒冷中进入充满暖意的房间,九妹还真有些不喜欢。她挣开柴玉的围裹,拉了张椅子坐在了火盆旁。

“究竟怎么回事?”柴玉在她对面坐下,隐隐有些着急,“你不是失踪了吗?那晚出了什么事?”

九妹灌下一大杯热茶,揩去嘴上的残茶,“此事说来话长。总之,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我大晚上出去散了个步,结果迷路了,就在外面胡乱对付了一天罢了。”

柴玉没搭话,而是冷冷的盯着她。九妹给柴玉盯的浑身发毛,她知道这目光意味着什么。柴玉向来讨厌别人随口扯谎,而且对扯谎之人绝不姑息。

“咳咳。。。”九妹很识相的放下茶杯,迂回道:“其实这事是这样的。。。”

柴玉哼了一声,目光不在咄咄逼人,但脸色一如既往的黑。

九妹告诉他,自己那日从别院回去后,上望楼吹了会儿风。正要下楼时,却瞧见一个穿着红斗篷的女人去了后山。她觉得那身影甚是熟悉,就悄悄的跟了过去。那红衣女在后山徘徊了半天,像是在找些什么东西。

“我自认为已经跟的很小心了。”九妹小声道,显然觉得自己这种说法没什么说服力。

可当她转过山道之时,却被冷不防被人从后面推了一把,直接掉下了山谷中。

“好在我命大,被几根树枝拖住了。否则,你就见不到我了。”九妹吸了吸了吸鼻子,可怜兮兮的说。但这番说词漏洞百出,以柴玉的敏锐,不会感觉不到。

但他并未说破,而是静静的审视着九妹。九妹给她看的心虚,脑中快速运转着,琢磨着接下来数种可能的搪塞说词。末了,柴玉剜了她一眼,冷冷道:“活该。你长这么大连个警惕心都没有?还跟踪?哪天当心把小命赔上。”

九妹低头玩弄自己的腰带,嗫嚅道:“这也不能怪我。谁想到她会突然从背后袭击我呢?”

“看清红衣女是谁了没有?”柴玉问。

九妹摇头,但玉新观除了她之外只有两个女人,这人必定就是其中一个。

这时,下人送来了饭食。柴玉虽恼她不顾生命安危,但又瞧见她那个可怜兮兮的邋遢样子,让她先吃饭,再好好睡一觉,有什么事明日再说。

九妹在山中走了一天,早没了往日的锐气,乖乖的吃了饭,自去休息去了。

红衣女人,后山?柴玉独自站在窗前细细琢磨着两者的关系。猜测当日自己与九妹发现的那具尸体或于此有关。他走到书架前翻出了翠屏山的县志,但其中除了介绍翠屏山附近的山景外,并没有什么其他的记载。

怎么回事?难道是自己多想了?他将书页合上,蓦然发现,这县志竟然是在三年前新修订的。会不会?他又低头瞧着封皮上编纂者的姓名,是一个叫常洪志的人。

常洪志?!柴玉自忖并没听说过这个人,不过既然此人能受县官委托编纂县志,料想是对本县极为熟悉的人。看来有必要探探这个人的来历了。

他放下书册,唤来宋奇,要他去查查编纂县志之人的来历,又如此这般的嘱咐了一番后。宋奇消失在漫天的飞雪中。

。。。。。

九妹醒来已经日上三竿,她揉了揉头,仿佛觉得之前发生过的一切都是大梦一场。

屋子里整洁又温暖,丫鬟来送水的时候说,柴玉正等着她吃午饭。九妹胡乱洗了个脸,将长发挽了个髻,随意插了根簪子就准备去吃饭。对她来说,与其费时间打扮,她更愿意填饱肚子。

她到暖厅时,柴玉已经就坐,正在捧着一本什么书,他面前的桌子上也陆续摆好了菜蔬。

“早啊。”九妹撩起袍子,一屁股在柴玉对面坐下。

“已经中午了。”柴玉盯着书,脸并未抬起。

“是吗?”九妹手搭凉棚往院子瞧了一眼,“可我怎么觉得还是早上呢?”

柴玉嗤之以鼻道:“看来当道姑对你并没什么实质性的帮助。”

“怎么会?我不是会做豆腐了吗?”九妹假装没听懂他的讥刺,避重就轻道,说着已经夹起了一块肉片往嘴里塞。

柴玉放下书卷,“之前听你说过绝命河的事。除了这个还有其他的吗?”

九妹大口嚼着菜,拍了拍脑门,“没了。有什么不妥吗?”

“没有,随口问问。吃饭。”柴玉温文尔雅的捏起筷子,与九妹的饿虎扑食形成了鲜明对比。

九妹眯着眼瞪了他老半天,心想他是不是发现了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但见他一脸悠然,又不像是有什么事的样子。

疑惑间,一低头,万分惊讶,只瞧橘子大的碗中已经堆满了各种肉菜。她抬头瞧了瞧慢条斯理的柴玉,由衷佩服这家伙神不知鬼不觉的的快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