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走尸之谜(三)
  • 开封有个女神探
  • 猫古飞鱼
  • 2330字
  • 2020-02-19 14:14:09

田四显然被昨夜之事吓坏了,他战战兢兢的走进来,差一点在门槛上绊倒,幸好身后有两名衙役夹住了他。

县官瞟了他一眼,沉声道:“昨夜是你守的灵?”

“回禀大人,正是小人!”田四答道,声音略显嘶哑。

县官磕了磕茶杯,突然厉声喝道:“大胆狗才!竟敢妖言惑众,死尸怎会杀人?说二太太究竟是不是你杀的。”

田四万料不到县老爷竟说自己杀人,扑通一声跪倒道:“请大老爷明察。小人昨夜确实是见到老爷拿了刀从棺材里爬了出来,回来时全身是血。小人真没说谎。”

包九妹插口道:“这样说来,你根本没有亲眼见死尸杀人了?”

田四看了包九妹一眼,又转头看县官,县官沉声道:“说!”

田四道:“没有!”

“那你如何确定杀人者就是田老爷?你看到他的脸了?”包九妹问他。

田四摇头道:“没有!当时灵堂里没点灯,那死尸。。。我是说老爷披头散发的,但他确实是穿着老爷入殓时的衣服的。”

包九妹点头:“如此说来,你并未见到那人的脸。”想了想又道:“死尸持刀离去后,可还有什么不同寻常的事发生?”

田四回忆之时满脸痛苦的神色,半晌才压嗓子道:“小人当时吓死了,一下子就晕了过去。不过。。。不过,小人醒来之时正好听到后院厢房传来女子的喊叫声。”

“还有呢?”

“没了!”田四见包九妹不再说话,向县官连连磕头道:“求大老爷明鉴!小人说的句句是真,绝无半句虚言。”

县官哼了一声,转头对萧有道道:“萧大人你看。。。”

萧有道郑重的点点头:“依小可瞧,这人恐怕说的是真的。”

县官喝令衙役将田四押下去好生看管起来,这才又转头问萧有道道:“大人看接下来该当如何?”

萧有道皱了皱眉,他一直埋头读书,可从未审理过什么案件,况且此次还是如此耸人听闻的案件。再说,他听了一圈,也没发现什么破绽,所以踌躇的看了看包九妹。

包九妹摸了摸下巴,笑道:“陈大人,不知咱们可否去瞧瞧那两具尸体?兴许从那上面可以找出些线索?”

陈县官转头瞧了瞧田夫人。田夫人此前一直坐着淌眼泪,此时起身轻轻道:“各位请随我来!”

......

包九妹他们先随田夫人查看了田老爷的尸身。田四所说不错,那死尸确实手握菜刀,前襟站满了血,此外就再无半点线索了。

县里的仵作将田老爷又检查了一遍,也给不出什么新的证据。倒是包九妹一个人聚精会神的趴在田老爷尸体前看来看去,兴致盎然。

柴玉见她如此,说道:“你什么时候才能学会少管闲事?一个死人也这样有兴趣?”

九妹不理他,忽然眼前一亮,整个人伏在田老爷脚底瞧了瞧又瞧,似乎发现了什么。死者为大。一个陌生女子如此无礼,田夫人自然一下子就沉下了脸。萧有道颇为尴尬,赶紧将包九妹拉到一边,低声道:“你干什么?”说着朝田夫人那边努了努嘴。

包九妹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向田夫人赔礼道:“刚才多有冒犯,请夫人赎罪!”

田夫人嘴角扯了扯,但还是轻声道:“姑娘也是为了尽快帮奴家找到凶手,岂敢怪罪?”

包九妹听她言不由衷,只是笑笑了事。

查看了田老爷的尸身,一行人又来到了二太太白氏的房间。

仵作告诉众人,二太太是一刀毙命的,菜刀砍断了她的大动脉,她当场流血而亡。

包九妹趁众人说话之际上前仔仔细细的查看了二太太颈部的伤口。那伤口成细长状,但凶器显然不够锋利,否则颈部不会有如此多的划痕。可让她不解的是,如果真的是田老爷的死尸杀人,那把刀是怎么到他手上的?一个死尸在院子里随意走到恐怕并不怎么便当。难道还有帮凶?

“凶器的来源查了没?”包九妹问县官。

县官叫来衙役,那衙役回说,菜刀是厨房丢的。不过,厨子说那菜刀都丢了好些天了。

“听说,田老爷死前的半个月,厨房里老丢东西。所以,丢了菜刀厨子也没怎么在意,以为也是被那毛贼偷了。”衙役回说。

“哦?”包九妹摸了摸下巴,又问田府管家道:“厨房总丢东西,难道你们就没派人抓贼?”

管家道:“抓了好几回,都没抓住。所以,后来干脆每夜将厨房锁了。过了几天也就不听见了。”

包九妹又问了他几个问题,众人这才散了。县官说他们远道而来,非要请萧有道他们去府里吃酒。柴玉生怕最厌恶这些官僚,自然是不愿去了。包九妹一心挂着案子,也婉言谢绝了。萧有道本也想推辞来着,可是县官陈大人极是殷勤,他是个心软的人,少不得就跟着去了。包九妹知那陈大人弯弯肠子多,怕萧有道吃了亏,让莫雨好生跟着,不要让他酒后胡说八道。莫雨应了一声,走了。

萧有道走后,柴玉问包九妹打算怎么办?难道真要帮那位陈大人收拾烂摊子?

九妹笑了笑道:“难得田家收留了咱们,咱们不略尽心意,怎么对得起主人家?”

柴玉淡淡道:“深宅大院里的事多半是说不清道不明的。如果件件都拿出来说,恐怕这宅子里没一个人脱得了干系。”

九妹笑道:“看来柴大公子经验丰富啊!”

柴玉知她故意讥刺自己,不理她,自顾自道:“那夫人看似温文,表面一片祥和之色,只怕不会喜欢咱们住的太久,更不会喜欢你插手她的家事。”

“怎么说?”九妹听他话中有话,连忙问道。

柴玉道:“听说,田老爷生前跟夫人关系并不融洽。两人有一子一女,女儿嫉妒跋扈,都二十出头了还不愿出嫁,成天吵着让父亲将家产尽数传给自己。而儿子呢,整日花天酒地,挥金如土,还迷上了园子里的一个伶人。田老爷一怒之下将其赶出了家。恰好此时那二太太有了身孕,田老爷放出话说,只要生了儿子,家产尽归二太太所有。你想,这事田夫人怎会允许,所以两人大吵,田夫人为此还差点上了吊。只是不知为什么,二太太那一胎竟莫名其妙的掉了,家里这才太平起来。可过了不久,田老爷就因为二太太的事给气死了。”

“有这种事?”九妹摸了摸下巴,忽而笑着睨了柴玉一眼道:“柴大公子什么时候爱八卦人家的家事了?这可不像你的风格啊?”

柴玉将茶水缓缓倒入杯中,这才开口道:“有些事只要你想知道就一定可以知道。但凡事不能只看表面,要学会透过纷繁的事物抓住要害。”

“那柴公子透过表面看到了什么?”

柴玉抿了口茶:“这重要吗?这不是你的事吗?”

九妹:“......”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