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变故

  • 神君驾到
  • 郭三天
  • 5747字
  • 2022-06-29 00:00:10

白熙看着瞬间卖空的一些产品,拿起已经卖过去的零食,就往嘴里放。

吃起来的确不错,而且白熙买的那些零食里,没有这种,吃的津津有味。

一个下午,竟然也没有无聊,摸索这个,试试那个,很快就过去了。

白熙起身伸了个懒腰,“走吧,吃了饭陪我看会儿电影呗。”

白熙也是闲着没事儿,吃了饭也还早,看了电影差不多就该睡觉了。

当天晚上,正看电影呢,怀里的猫突然就窜出去,房间也黑,白熙也不觉得会怎么样,这家伙经常这样。

看完电影白熙就直接躺在小房间的床上睡着了,朱莹眼底闪过一丝暗芒,轻声关了门。

拿起黑猫,整个人直接消失了,衣服掉在地上。转即小房间的门自动开了。

那只猫,上了床,依偎在白熙怀里,闭上了眼。

白熙睡醒以后,发现怀里的猫也不意外。提溜着猫脖子就出了房间。

楼下却没听到动静,白熙不自觉把手放在猫的下巴上。

下了楼,没看到一个人影,跟朱莹打电话,她也不接。

就在白熙疑惑之际,怀中的猫却渐渐没了呼吸。看到地上散落的衣服,白熙捡起来放在三楼客厅里,就回了卧室。

应该是回家了,去年这个时候,就是回去了的。

白熙也没多想,进了她的工作室,转了一圈出来,刚到客厅,迎头就撞进一个男人怀里。

白熙抬头看着他,跟朱莹有九分相似,但是头发里突然钻出两个黑耳朵,身后好像也有什么东西在动。

白熙退后一步才看清楚,这家伙是妖?也不算是妖,应该是灵体和一个灵魂结合,就有了意识,但是意识是人的。身体却是灵。

而且这家伙,还不分性别,白熙突然间想起来,朱莹的记忆,五岁之前,都是第三视角,这是那个灵体的记忆。

但是这个猫,灵魂为什么没有了,灵体一直都有意识,按理说不会游离在一个人周围。

难道这只猫是为了报恩?前世因果?但是到底是怎么回事,白熙也无从得知。

“你的衣服不怎么合身,等冬天过了,我带你去买,今年初雪太早,你也回不成家了。”白熙还跟往常一样跟他交流。

“好。”朱影笑着点了点头,白熙的反应的确在朱影意料之外,不过看着白熙周身淡淡的白色光芒,朱影也不觉得奇怪了。

朱莹还是更适应男性的身体,装了这么久,也总算是释放天性了。

做了饭,陪着白熙一起,刚吃完,朱影就把白熙拦腰抱起。走向工作室。

熟练的打开电脑,开始直播,白熙整个人就陷进他怀里,做女生的时候就不低,现在成男人了,更高了。

不过白熙也没说什么,一天也过得平淡如水。到了晚上,这小家伙竟然还想同床共枕。

白熙怎么可能受得了,直接拒绝,关上门,不知不觉就进入梦乡。

谁能想到,被他拉进他自己的梦境了。一夜春色。

白熙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朱影倒是精神抖擞,一大早起床,去收拾那些整头的牛羊猪去了。

一起身,差点没跪在地上,瘫坐在床上,干脆也不起了,往上挪了挪,打开电视看的起劲儿。

还没看一会儿呢,朱影端着早点上来,很识趣没有打扰白熙。

一天里,白熙一直窝在被窝里,看看电视,吃吃饭,喝喝茶,打打游戏。

朱影也把那些牲畜都处理干净,分类放好。晚上干脆没脸没皮蹭床位。

白熙也没说什么,毕竟这身体不怎么行,再强壮,也比不过一个灵体力气大。

白熙也不挣扎,不然自讨苦吃,也就放弃声讨,直接咕踊进朱影怀里,一夜倒是安分,白熙也睡了个好觉。

一大早精神特好,吃了饭就打开零食袋子,朱影也不工作啊,陪着白熙吃零食,找乐子。

一会儿摸摸这个,一会儿摆弄那个,特有活力。朱影想着小年呢,把处理好的鸡炖了一只。清汤,也不放多余的东西,各种菌类鸡肉煮熟了以后放进去,一点点盐,砂锅焖煮。

炒了个回锅肉,烤了几串羊肉,蒸了两个馒头,几个包子。煮了一锅粥,酸菜粉条,还有汆丸子汤,红烧排骨,卤猪蹄。

还卤了一整只鸡,十斤牛肉,一些素菜,够吃一段时间了,两个人,吃不了多少。

朱影看着白熙一个人几乎吃了一桌子菜,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妥,收拾了碗筷,厨房也收拾利索,就抱着白熙看电影。

两个人没事儿就看电影,吃东西,收拾吃的东西。过了不到一月,就出事了。

按理说正是年三十,烟花爆竹花树银花,都是正常,却不见一家燃放爆竹。

朱莹变回女身跟朱家父母联系,竟然没有一个人接电话。

正是晚上,不接倒也正常,但是夫妻两人每年春节都要熬年。

朱莹挂断电话以后,尾巴都炸毛了。直接切换性别,本来屋里也没开灯。

白熙跟在朱影身后,两人穿好衣服,跑到围墙边上,站在最上面的那间屋子里,从窗子往外看,方圆百里也有不少人家,竟然没有一家亮着灯火。

白熙看了眼朱影,他似乎知道些什么。白熙也不自觉敛了心神。

没一会儿,路上就有动静了,有人开车到这里了,白熙感觉得到,车里的人,能量波动很不稳定。

“车里是什么东西?”白熙看着朱影,虽然没有灯火,月光却格外敞亮。

从窗户照进来,照在他的脸上,白熙看到了他的真面目。

并不是灵,他是一个高等生物,比人类更为先进也更为脆弱的一个物种。

是人的欲望所化,是另外一个纬度的生物才对,怎么会到这万千世界。

白熙知道他们这种族群,群居才对,他应该是在时空旅行里迷路了。跑到这个纬度来了,因为朱莹死之前想活下去的欲念太过强大,他也在附近就被吸引。

然后附着在朱莹的宠物身上,吸收了朱莹的肉身,重塑了一个‘人’。

他严格意义上来说,也算是一个人。

“是我的同类,他们吸收的欲望过于黑暗,在她们复苏以后,就会破坏这个地方。”白熙听他说的,这个世界,似乎这种族群的存在有很多。

如果这样,看来世界早已经控制不住了,不过很多东西,都还没有人发现。

他们并不是跨越纬度,最现实的,还是这个世界原本就存在这种族群。

“我去跟她们谈判,如果失败,她们也杀不了我,我们不能杀人,只能控制。如果控制他们自相残杀,勾起他们心里的欲望,这个世界就会彻底乱套了。”朱影变回黑猫,从窗户跳下。

转瞬就跳进车里,白熙看到车里有四种力量,朱影是黑色的,还有白色,金色,灰色。

死气沉沉的灰色,制裁的黑,独善其身的白,贪婪自大的金。

看来那几人里,也有可以策反的人。白熙站在最后一道门的上面,月光很亮,白熙的头发被风吹动,天气很冷,又开始下雪了。

就在四种光芒散尽的时候,万家灯火齐明。朱影一把抱下白熙,身上穿着合身的西服,扎起的头发随风舞动。

朱影把白熙放在最后一排,车上有六个座位,朱影把最后一排的两个座位并在一起,怀里抱着白熙。

一个女人发动车子,离开了别墅。白熙不知道这些人要去哪儿。

而且白熙也刚刚注意到,明明积雪堆满的路,她开起来却如履平地,车辙印都没有。

就在刚到市区的时候,商场的大屏幕亮了,白熙看着上面已经被控制的领头,颁布了一部新的法典。

1,根据人的相貌来分配住所工作,从新年第一天开始,各个地区开始进行统计排名。

2,工作除了特殊职业,其他人统一分配。除了不同职业的高端人才,其他人一律遵守规则。

3,相貌优秀的,也会拥有特权,审视标准如下:……

白熙看着荒唐的制度,有些力不从心。显然,朱家父母,也没有脱离控制。

午夜钟声就在最后一条法则颁布说明以后敲响,烟花满天,整个天空都被照亮。但是白熙开心不起来。

朱影看着没有说话,可能他觉得这些是人类自食恶果吧。

就在颁布以后,城里笼罩的金色光芒消失了,但是因为心理暗示,还有人类欲望的滋长,让金色很快又笼罩了这座无可救药的牢城上空。

随后白熙看到天空相继出现金色的光芒,很快笼罩了整片天空,这个世界的设定是只有一个国家,如果是这样,整片土地都沦陷了。

白熙叹了口气,没说别的。整形医院不被允许开办,意味着以后,整容变美,会成为上层人的专利。

朱影看白熙心情低落,把白熙放在座位上,关了车门,自己坐上驾驶座直接离开了。

也没管三人,三人看着远去的车,也没说什么,只是抬头看着漫天金光,各自心里都有不同的打算。

路上白熙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就在第二天,道路上的积雪已经被清理干净,有人上门来采集两人的资料。

白熙想起昨天晚上的事,开了门,让几人进来,朱影也刚睡醒。朱家父母已经被欲望吞噬了内心,根本记不起朱莹了。

干脆也就释放天性,不再用女性身份,调查的几人看到两人,都是眼神一亮,甚至有些狂热。

“两位,这是你们的卡片,千万拿好,正月初五排名就会出来,工作什么的都在卡片上安排好了。两位到时候记得去市政厅激活身份。”几人毕恭毕敬离开了,眼都不敢抬。

白熙倒是意外这效率,不过有欲望的滋长,什么事情都有可能,白熙把卡片丢给朱影,就进屋了。

其他地方的积雪还在,只是路面清理出来了。天气依然很冷,能把人冻的不会说话那种。

朱影看着两张卡片,脸色有些沉重。也跟着进屋,做了一桌子菜,两人却都没有胃口。

白熙还是多少吃了点,盘子最后压根就没洗。

进了卧室躺在床上,莫名其妙一个制度,搞得白熙现在是自由人了。

没人监控也算是好事,白熙到露台上,趴在榻榻米上,盖着被子,烤着火炉。

喝杯热茶,看着原本生机勃勃的城市,变得金灿灿的,就有些不舒服,带着眼罩直接躺下,不知不觉竟然又睡着了。

最近还真是嗜睡,白熙想着,眼皮已经阖上。

时间很快,转眼就到了初五,朱影开了一辆普通的轿车,白熙坐在副驾,还昏昏沉沉的。

到了以后,白熙被抱着走进市政广场,没成想,队伍都绕了广场几圈了,两人一刷卡,直接就进去了。

也有人看到两人的脸,不会控制情绪的,当场昏迷。

这白熙自然不知道,只迷迷糊糊感觉躺在床上,一阵晃动,就到家了。

等清醒过来,睁眼就是华丽的会客厅,这也不是家里,这是车上?白熙惊讶之余,会客厅朱影正端正的坐着。

开车的应该是别人,白熙也大概心里有数了。“这是去分配的房子吗?”

起身才发现竟然未着寸缕,赶忙捂好被子。“衣服呢。”

朱影却没有说话,车正好停了,朱影连人带被把白熙抱起来,下车就是市里的五星级酒店,服务员成排站好,直接免费入住总统套房。白熙也没想到待遇竟然会这么好。

两人的工作,就是四处旅行。白熙当然欢喜,但是房子里的东西,可是有保质期的。

“不用担心,我在那里设置了一层特殊屏障,里面的东西不会过期也不会腐坏。”他好像料到了白熙所有的想法。

这样的话,白熙也就不担心什么,旅行就旅行呗,挺好的。

说着两人就上到顶层了,白熙被放在床上,暖气一直都在开着。朱影对着对讲机说了一句衣服,不到十分钟,这个城市所有名牌店的合适尺码就都出现在两人面前。

白熙直接全盘皆收,也没人说什么,服务员推着已经空空无也的衣杆出门了。

没一会儿又有人送来餐点,白熙吃过以后,觉得还不错,穿了衣服,就在酒店里参观,到餐厅发现人也不多,坐下拿菜单点了几道菜。

吃了以后又回了房间,住了一天,还挺不错的。第二天起床,又是昏昏沉沉,白熙觉得自己体力越来越不好。

房车在高速上行驶,有四个司机兼保镖在前面,后面诺大一个空间,只有两人,白熙实在无聊看起电视,坐在客厅,随便拉开一个柜子,就是零食。

白熙并不知道这车里有相机,正全程录像两人的生活,当然朱影不能拒绝,倒是可以选择性的编辑可以保留的部分,再交给电视台。

追剧也不过一会儿就疲惫了,第一站是比较偏僻的一个城市,但是乡土气息浓厚,白熙下车就有人热情的迎接两人。

住在树屋里,床上面还有一圈纱,应该是防蚊虫的。因为温度适宜,白熙还在海里游了一圈。

在海底敛了不少好东西,上岸以后,去吃了当地美食,又收到许多礼物,放在车上的收纳空间就好。

车上也没有很乱,保镖会按时的清理水箱,也会加满水。晚上的时候,两人都住在酒店,保镖就跟着住。

因为相貌确实受到优待,不过白熙也不怎么开心。但是也控制不了,就也不打算伤春悲秋了。

玩了一个月,才行进到下一个地方。时间过得很快,一年过去,两人也不过才游走了一个省。

第二年两人就清晰明了,行程安排的满满的,但是不至于仓促劳累影响心情。

白熙的空间也填了不少,衣服也好,饰品也罢,鞋子包包护肤品就更别提了。

什么名牌大牌,在白熙这里,就再普通不过。空间里成堆成堆的放,水离四人手脚也麻利,一个本源树还在帮他们整理,速度更为可观。

吃喝穿用,衣食住行,也都不缺,最不缺的就是穿了。

途中还换过几次房车,换下来的都被白熙偷偷放空间了。朱影也没在意。

两人到山里的时候,还有些麻烦,房车开不上去,白熙只能找了一辆摩托,几个保镖也是,朱影开着摩托,六人折腾了一晌才到山上。

好不容易到了,住处又成问题,只能住在村部里,还稍微干净些。

几个保镖也都是心细的,把房间打扫干净以后,几人还专门带的被褥,除湿器,香薰,还有拖鞋睡衣。

应该是朱影安排的,床也是木头现成拼接的,没什么灰尘。屋子里这么一弄,也挺温馨,几个人不过一个小时就收拾好了,扫地,拖地,除尘,拼床铺床。

四个人手脚也麻利,当天晚上在村子里吃了宴席。第二天一早又去摘茶,采果子,捡蘑菇,找草药,也充实的紧。

玩了有三天,也该离开了,几人也简单一收,骑着摩托就下山了。

到车上先洗了个澡,才坐在客厅。

看着电视,吃着零食,山上倒是舒服,还是自己盖房子,水电都接好,才舒服,要是住在别处,也舒服不到哪儿,顶多玩几天。

晚上也上了高速,专门找了个有优待的服务区处理废水,也顺带加水,还让人给清洗在山上的那些被褥,车上的也换了一套。

换下的让酒店清洗,一晚上也差不多了。酒店又备了一套顶好的铺在房车里。

白熙吃了顿饭,在酒店住了一夜,才继续出发。

也不急躁,去的都是三四线城市。不过科技到这里了,最差也是个城市,还是不错的。

两人到了指定的住宿以后,看起来就是一处农家乐,结果进去之后,才别有洞天,这是一处度假村。

离城区也不远,白熙也总算睡了个舒服的觉。游历了这么多地方,不发达的地方,这个法则也已经到位了,看来就算是深山里,人也终究不在纯粹。

白熙看着路上行人特别的眼神,只觉得有些悲凉,没了心情。第二天在游乐场也兴致缺缺。

景区也大概都是那样,心情好了,处处是风景,心情不好,风景都一样。

白熙还是想回去了,这么来回奔波游历是挺不错的,但是也仅仅是不错。

但是吃了饭,就又有精神了。重振旗鼓,继续前进。也是有人陪着,不孤单,大概率也的确是喜欢这种生活吧。

白熙抬头看着正看书的朱影,也没说什么,枕在他腿上,躺在床上睡着了。

再一个也没想到,竟然是个繁华都市,而且古城也不少,白熙来了兴致,到了以后就先去了商场。

刷了身份卡以后,白熙去超市买了特别多有用的没用的,大抵还是喜欢逛街购物的。

时间也过的很快,白熙买的东西把房车两层都堆满了,二楼在停的时候可以升起,平时行驶的时候,都只有几十公分的空间。

白熙也给装满了,多的就趁人不注意放进空间,后备箱里也放的满满当当,衣服鞋子,首饰珠宝,喜欢的都只管拿。

还拿了许多高档护肤品不容易买到的产品,彩妆也一样。

堆的东西都够普通家庭生活半年了,白熙才将将停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