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后续

  • 神君驾到
  • 郭三天
  • 5379字
  • 2022-06-27 15:23:49

白熙吹了吹风,冷静下来,也睡不着了。

坐在院子里,看着天上清冷的月亮,每日如此,循环往复,人为什么会不知足呢。如果不知足总应该会改变。

短短几十年,的确也没有足够的时间,去一直坚持一件事。毕竟普通人居多,生存,才最为重要。

酿好一瓶葡萄酒,就需要很久,而人的一生,却只够酿好几瓶葡萄酒。这不是很扯淡的事吗?

一个人的生命,用来换取,几瓶饮料?但是这些饮料,也因为耗费的心血比较多,所以才会珍贵。

但是别人却可以用金钱来买到,也是啊,一切的东西,在出现货币交易开始,就已经注定了。

白熙也没有办法改变这个现实,毕竟这个制度,也是白熙一手创建的,用来麻痹人类。

拿起怀里的手炉,放在婢子怀里,白熙还是进了卧室。

躺在床上,婢子盖好被子退下,白熙侧过身,看着整个房间,燃着炉子,还没有下雪,就已经奢侈的开始燃烧炭火了。

屋子里暖烘烘的,白熙也很快入眠。第二天一早,起床先倒了杯水,温热的。看来婢子也一直在小厨房温着水,毕竟就这么一个人,只婢子都有二十几个,照顾的自然周到。

白熙洗了把脸,才叫人来梳妆,毕竟也不见人,就随意了些,穿了身素静的衣服,裹了披风,坐在亭子里,太阳逐渐出来,早饭也好了。

其实一大早就吃了些糊粥,暖身子,现如今再吃,也吃不了多少。

不过看这一桌子精致的餐点,白熙还是吃完了。太阳正好在亭子所见的角度升起。

温度却也不高,白熙让婢子都站在檐下走廊,好歹有一层窗子隔了冷气。

等吃过,就唤人收了,进屋去了。把门打开,也能通风。

坐在正堂里,写写画画,好不惬意。外面是有些乱的。这殿里,却是一副平安喜乐之相。

白熙也知足,过了一月,正是寒冬,执政的人也定下,正是那天的文宇,原来不是皇帝,只是一个皇子,现如今这里是他的封地。

倒也是不错了,大雪纷飞,积雪都来不及清扫,殿内婢子不少,白熙却不让他们铲雪。

天寒,真要是冻着,这年代可不好医治。白熙让她们在走廊守着,兀自堆起雪人,白熙听到外面有动静,打开宫门,一大早正有婢子公公清扫积雪。

到这宫道,已经气喘吁吁。“各位停了吧,锦绣,把灶上的热水端来,给各位暖暖身子。”

白熙唤了婢子,又到厨房,看着一早做好的点心,外面是四个粗使丫鬟,两个公公,包好了各自两块儿,配着热水吃了,也有些力气,都是糕点,一遇水就饱了。

拿了出去,正喝着热水,递给几人。“吃了便离去吧,这里就不用清扫了,我也喜欢雪,平日也没人来,你们也不用太过认真了。”

白熙也是不想有人靠近,几人谢了恩欢喜的去了,往后有事却也是真心来的。

谁知道当晚人就来了,白熙看着眼前熟悉的脸,也是难以平复。

“原来是你,倒是腿脚快的,不过一月有余。”白熙若无其事的开口。手里正端着茶盏。

“自然。”他一坐下,就有人端茶。文宇自然知道这个不是什么婢女,毕竟仪态气度,怎么也不是一个婢子有的。

“我听说,这原本有个公主,却不知所踪,按年纪来看,今年也已迟暮,看过画像,竟与你,颇为相似。”文宇倒是直接。

白熙也听明白了,这都这么直白的,自然不是傻子都懂。

“我是公主遗腹女,无人知晓,在这芳华殿长大,公主离去,嬷嬷为了我能安然离宫,便梳了婢子发髻,混在奴才里。终究还是出不去了。”白熙倒是有解释的,毕竟说辞早就想好了。

他倒也不追究真假,喝了口茶,嘴角带着笑容,就离去了。白熙也知道他什么心思,来说这些只是借口,更是想看看这个许久未见的人。

文宇也是个痴情种,看他生平,竟一直牵挂着一个人,就是他年幼时,在征战途中,救下他的公主。

白熙也想起为什么熟悉了,原本也就是因为他和幼时的自己相似才救下,没想到,后来就进了皇宫,也没再见过。

当时这小东西才五岁,而众人之口,当时的身份已经四十有余,拢共也就相处不到两月。现如今自己不过十六七岁的相貌,这小东西都二十二岁,自然不可能搞混的。

白熙让人关了门,临时做上碗面,大冬天的,就是要辣一点。做的倒是不少,白熙就着盆就开始吃。

一盆下肚,是怎么也睡不着了,就坐在檐下看月亮,其他婢子都散了,留两个贴身的。

精致又好吃,怪不得是御厨啊。不知不觉竟然睡着了,等睡醒就已经躺在床上。

白熙看着身上的衣服,只剩里衣,身上还有脂粉味,应该是这几个婢子合力。

一醒来,就有婢子来服侍起床,洗漱穿衣。日子平平淡淡,每日都让六个御厨一个接一个的做点心菜品。

交替着来,一个人两个时辰就可以休息了。做好的东西,白熙全部放进空间,有垃圾系统整齐摆放在一片区域里,毕竟空间里的厨具无数,白熙还让系统复制了许多餐具,但是吃食,就让厨师做,毕竟复制出来的,心理上还是没有那么好吃的。

毕竟也没有让他们特别劳累,相安无事度过十几年,文宇再也没来过。

白熙每日如此,堆砌起来的美食,也有可观的数量了,白熙每日还要吃上许多。

对于几个婢子来说,就觉得这个姑娘,每日都吃许多,为什么不会胖呢。却也不敢说什么。

毕竟厨子也知道这姑娘的胃口,做的量也不小。白熙也不在意,毕竟也不会吃饱,享受美食,享受生活才是要紧事。

差不多也够时间了,白熙找了个晚上,把东西收拾了,连夜离开了都城。

诺大一个国家,想找一个人也没那么容易,白熙还是回了村子边上。

不过几年光景,早已经变了模样。村子已经荒废了,之前的那块地也是杂草丛生。也让白熙心里有些荒凉。

便也没有打算留下,离去了。这次还是附身,但是这孩子却没有跟先前一般,早早就不行了。

而且也没有再看到本源树,看来也是有什么在背后阻挠,不过白熙也不急躁,陪着玩玩也增添些乐趣。

出了世界,空荡的依旧像个梦,虚幻迷蒙。

也可能是受了打击,白熙找到一个新颖的世界,直接跳了进去。

其实很多世界,跟实验室已经差不多了,不过有许多局限性,才得以一直被实验室拿捏,并且加以约束。

本质上,也没有什么差别,毕竟制度在哪里都存在。

白熙睁开眼,处于一片白茫茫的世界。这里只有光,看不到尽头的白色,白熙试着动了动手指,发现竟然动不了。

接着皮肤就传来一阵刺痛,明明周围什么也没有,痛觉却直抵神经。

皮肉被刀划开,脏器被搅动,甚至一大部分被摘除,白熙不确定那是什么,只觉得撕心裂肺的疼痛。

而且躲避不掉,整个身体都是疼痛,白熙突然回想起了无乐出生时候的感觉。

准确的说,是无乐被制造出来的时候,跟那种感官相似极了。

倒不至于昏迷,只是持续性的疼痛攻击着白熙的理智,就算知道这只不过是一种感觉,是神经的一种错觉,还是忍不住的有些暴躁。

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想强行精神却不受控制的慢慢闭上眼,失去意识,等到再次醒来,眼前已经有了景象。

稍微动下手指就疼得不行,睁眼也不顺畅,干脆就闭上眼。

白熙觉得这个身体对声音格外敏感,而且对于能看见东西,这个身体反应也很大。可以说,是强烈的不适应。

这个孩子,之前是个瞎的。

白熙并没有传输记忆,因为刚才那种的状态,不适合传输记忆,现在也不适合,但是显然,趁着人还清醒。

白熙还是要传输记忆,就接受了记忆,果然是个盲女。

这个女孩还不清楚自己是什么状况,记忆里也找不出什么头绪。

社会也是正常社会,唯一不正常的,可能是制度。这个社会,格外的重视外貌。而且打算推崇外貌来控制社会。

原身可能就是因为无依无靠是个孤儿,而且没有社交关系,直接被作为试验品控制了。

不过这也是白熙的猜想,因为按照这孩子的记忆来看,在乎外貌无可厚非,但是这个社会,对于外貌,已经有些病态了,但是还没有过分凸现。

对于白熙而言,这种政治界的舆论引导,还是社会走向,不过都是有人在操控市场,领带群体。

显而易见,在白色的环境里,不过是这孩子离开前已经处于休克状态,才会身处一片空白的地方。白熙刚进来,自然也是这么一种状态,但是痛觉,都还是存在的。

全身手术,这孩子根本负担不起,肯定是被抓来的,又没有摘走器官,还给她一双眼睛,那肯定就是实验,要么就是付出这么大的代价,需要一个什么人,来做什么事。

白熙也心安理得,起码现在安全可以保证。不一会儿脚步声就越来越近。

白熙睁开眼,就看到几个白衣服的实验员,穿着衣服检查记录数据。因为开不了口,只能看着那人自顾自的说话。

“你不用害怕,一周时间,你就可以下床了。我们找到跟你适配的眼角膜了,但是你也需要帮我们做些事情,你没有拒绝的余地。”那个实验员看起来年纪不大,三十多岁的样子。

白熙眼珠上下动了动,他点了点头,笑着继续说“这才对,你需要半年的恢复期,这半年里,你需要在实验室里生活学习,你不用担心经济问题,你也要抛弃你之前的身份,从今以后,你的代号就是玫瑰。”

白熙觉得这熟悉又狗血的剧情,还真是莫名的想笑。但根本动不了,只能眼球上下动了几下。

“你的身份,我们会给你安排,名字可以随意的换,但是代号你要记清楚了,我要你做的事,也不会很危险,你放心,不过你是一个人,并没有同伴,知道了吗?”那人边说,边把白熙身上的束缚带解开。

白熙也没有挣扎,眼见着解开以后,也还是起不来的,被他们几个抬到一个床上,推着离开了实验室。到了另外一个房间,看起来像是医院,但是白熙知道,这里并不是医院。

也没有动,任由他们怎么样,一直输液,应该是营养水。

过了一周,明显也有些力气了,被经常来照顾自己的那个女孩扶起来,发现也不是全身都裹着绷带,只不过穿的衣服都是有压力的,为了保持皮肤弹性吧。

动起来有些艰难,也有些虚弱,毕竟一直没吃什么东西。

早就排过气了,还是不能吃东西,开始只能吃流食。通过吸管进食,每天也需要饮用大量的水。

一直在这间房里,慢慢的开始恢复饮食,适量的一些训练,还有学习。

的确,半年里,二十多个人,一直围着自己转,并没有同伴。

白熙也意识到这孩子处境不怎么好,倒是起码不需要担心经济生活基础了,也还不错。

两个月的时候,塑身衣就不在穿了,绷带也拆掉了,身上的皮肤,竟然完好如初,就连肚子上的那刀疤也几乎消失了。

缝合的时候,都很小心,每一层都缝合的非常仔细,看来都是业内顶尖的人员。

随后的几个月,因为饮食得当,训练也合适,身体状态非常的好。但是到底也还是比不得自然的状态。

毕竟自然状态,无论好坏,都是顺遂的,如果有什么干预,可能会好起来,但是违背了原本的轨迹,就总要付出其他的东西。

白熙再清楚不过,看来这孩子,注定往后的生活不怎么轻省。

半年期满,也并没有被放出去的迹象,不过白熙也不着急,就在一天夜里,白熙闻到了迷药的味道。

很快,就感觉自己被搬动,还一路颠簸,还听到了直升机的声音,两个小时的徵徵轰鸣,终于停下,路上可能有些石子,床上的轮子有些特别的碰撞声。

很快自己就身处柔软之中,应该是床,还有镇定心神的熏香,接着整个房子里都是消毒清扫还有放置东西的声音。

听起来有三层,因为刚才上了一层,自己处于二层,而上下都有很细小的脚步声,根据回声,房子也不小。

这还是拖了这个身体得福,因为是个瞎的,本能的就捡起来人遗失很久的一个功能,通过声波来判断距离。

白熙也意外获得了这种能力,也是不错的。意识到可能是结束训练了,就放松了那根弦,困意顿时席卷而来,自然的就睡熟了。

一觉醒来不过六点,生物钟让白熙想喝水。起床看着屋内摆设,打开衣柜,还有洗手间浴室的一些储物空间,东西都是好东西,看来为了维持这个身体的皮肤状态,还有身材,这些个人也是下足了功夫。

护肤品还有皮肤养护的东西,都是高质量的,白熙也不用自己置办,自然极好,还有地方放了许多分装。

家具家电都是智能的,接了杯恒温四十二度的水,边喝边看,整栋楼都摸索差不多了,画了个结构图,还有物资清点,都写在现成的本子上,书房挺多纸笔的。

写好了,抽屉里一放,拉伸运动,吃了早饭,换好衣服鞋子,打算出门。

毕竟也没有任务,而且这屋里到处都是摄像头,白熙也不想呆在这里。

任务系统发布任务了,那肯定是要做的。至于那些人,应该暂时也没什么事儿。

这周围根本就没人,出了门就是特大一花园,也有园丁,但是显然,也是实验室安排的,看起来压根就一机器人,根本不做多余的事。

房子旁边还有一车库,地下室都是高科技武器,还有一些道具,白熙也不感兴趣。不过车库还是挺气派的。

左边是空旷的厂房,什么也没有,可以用来做的事,还挺多的。

封闭的,环绕灯光,自动感应灯,有几十辆车,便宜的贵的,各种车型,摩托也有。钥匙都在车头放着。

还真是提前了挺久准备的,就连这么一处地方,都需要不少钱了,什么动静能这么肯下本。

白熙骑着摩托,从唯一的一条路外出,骑了半个小时,才见人烟,都是别墅林立。看来这最里面这一栋,还是最值钱的。

再骑半个小时,总算接近市区了,这个城市还是一处山城,这别墅区正在市中心,好家伙,黄金地段还有这么一出,真是不容易。

白熙拿起手机导航到一处商场,逛商场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一个女孩,看起来也是个有钱人家的姑娘。

性格腼腆,还有点怕生,白熙把背包捡起来给她。“对不起啊,要是不介意的话,一起选吧。”

白熙肯定是故意的,陪着她选了几件衣服,就加了联系方式。自然而然就熟悉了,送她下停车场,才发现,这车也不是什么简单的,改装过。

把东西放前面,后备箱放不下了,送她离开,白熙又回了地上,看着她车出来,射了个钉过去,制造一个事故。

立马骑上摩托,从她车前过去。顺其自然她就小心翼翼开到修车的地方,白熙骑着摩托送她回家。

这姑娘是一个政客的女儿,倒不是私生女,正儿八经的女儿,不过就这么一个,她的父亲也为了官途,没有偷腥,两人也是初恋,自然没有那么多弯弯绕绕。

她也挺单纯的,白熙送她回了以后,就听到了一个再熟悉不过的声音。

实验室头目的声音,巧了,是她爸,白熙没见过,就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但是看到他眼底一闪而过的不安。

没说什么,拿了一瓶酒,放下就离开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