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成长

  • 神君驾到
  • 郭三天
  • 5091字
  • 2022-06-21 00:00:05

白熙回了府里,凳子还没坐热呢,一闭眼又没有意识了。这家伙,是招惹了多少人啊。

空间兽进了白熙空间,等白熙醒来,躺在一处阴暗的环境里。眼前的正是那个什么王爷。

“三哥,你干嘛,这又是做什么?”白熙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看着林宛。

林宛看着还没死的白熙,心里想着还真是命大,手上已经拿起匕首把玩。白熙倒是不怕。

因为刚刚发布任务,让这个狗东西,顺利登基。看来他也不是个安顺的,野心还不小。

当然,王爷也并没有放过白熙,鞭痕,还是刀伤,烙铁印,还是其他的伤害,白熙都一一受过。

虽然最后迫于老皇帝的压力,白熙被放出去了,但是几乎也成废人了。白熙倒是不觉得有什么,身体疼痛而已,算不了什么。

毕竟大多事情都不是顺风顺水,养了半年的伤,白熙也总算能下地走路了。

一个婢女推着白熙,到院子里看菊花。白熙才觉得自己陷入误区了。任务也不是非要完成的,自己初衷就是度假放松,顺便来掳走本源树。

现如今遇到这种情况,本源树的几率肯定是小了。而且那劳什子的三王爷,还把这个姑娘打了个半死,还真是脑袋空空的家伙。

白熙也不惯着他,直接进了王府,把东西摸了个精光。

去了皇宫狠狠参了这三王爷一笔,原本无心朝政的贪玩郡主,如今天天勤劳政务,皇帝都对这个私生女另眼相看,原本不光彩的身份,却也没人敢再提。

白熙开始辅佐另外一个闲散王爷,老皇帝不到五年就归了西,那个闲散王爷也不是个等闲之流。

很自然的就顺位继承,太子之位一直架空,现如今老二继位理所应当。

三王爷一气之下,远离京城,开始眼不见心不烦的生活,关键也是有一个现代的姑娘偷偷溜过来,被这三王爷撞见,两人一见钟情。

白熙也没完成任务,反倒是跟这个新皇帝成了朋友,他给批了一块地,白熙也就去了。

原本的府邸,白熙也收了,到了新的封地上,盖了一处庄园,也隐退了。

正巧就是那山脚下村子附近,白熙每天玩玩水,种种花草,栽些树木竹子,日子久了,蘑菇,竹笋什么都有。

年纪轻轻就每日乐不思蜀,悠哉乐哉。任务白熙是一个没完成,本源树也没遇到,如果是这样,其实任务完成不完成都问题不大。

毕竟也就是货币,一两个世界,差别不大。白熙最近一直在画设计图。空间兽赠予的那块地,想重新设计一下。天上还有挺多空位的。

在面板上敲定材质还有户型,包括装修,只需要等它自己盖起来就好。比垃圾系统还要省事。

随着时间流逝,三王爷还是当上了皇帝,老二被邻国密探刺杀,他到底还是上位了。

白熙什么也没做,奖励就来了。可能就算有人能暂时让他停步,他也到底还是要做皇帝的。

白熙听封为公主,安心住在郡里,这意思,就是把白熙一直放在封地里,再也不能回京城。

白熙倒不觉得有什么,一年的俸禄还有不少。安心住在原地,毕竟郡里原本就有郡守,不至于让白熙上手做什么。

而且当地百姓许多人都不知道这个公主,到底住在哪儿。

日子慢慢过去,开始不安定了,因为就在边界附近的白熙,首先就受到威胁。

老三打算借着给老二报仇的名义,进攻邻国。这是必然的,不过他并没有参与过战争,所以输赢在一开始就注定了。

有邻国的皇子在征讨的道路上,从国界出发,最先到达的,也就是南召郡。

白熙自然会受到殃及,为了护住这一城百姓,白熙已经提前做好准备,把庄园整个连根拔起,到了郡里准备的公主府。

白熙没事也经常去休息,才刚到没坐下喝口水,人就来了。自然不会兵临城下,但是也差不多了。

“我愿意跟你们走,你们就放过城里的百姓吧,日子苦。”白熙站起来,也没跟他们虚与委蛇。

“好,不愧是大谷国唯一的公主,哈哈哈。”他们并不是蛮夷国,反而要比大谷国繁荣,终究要吞了周边国家。

白熙也没怎么反抗,反而还受到礼待。也因为愿意跟他们交好,还把白熙安排在他们的皇都里。

但是白熙知道,这是要控制住自己,不过他们也高估了原身的地位。

白熙倒是日子逍遥,没事儿逗逗小侍女,殿内每日无事,过了半年逍遥日子。一日被叫去主殿,竟要册封自己。

倒是没所谓,毕竟听说,大谷国还是战败了,已经再做收尾了。

对于他们来说,白熙的让步,是非常重要的一步。“孤册封你为乐芫公主,留在皇宫便好。”

白熙怎么听不懂,不给封地也是怕反抗,留在身边才最合适。白熙也没多说话,低头接下圣旨,就离去了。

在这宫里,也就白熙的行动最不受限,但是也不能出宫门。其他的地方,都随便白熙来回。

因为有了职称,白熙搬到了这皇宫里最繁华的公主府。

多的是人不满意,后宫嫔妃还是公主,都颇有微词。奈何白熙原身好歹也是一国唯一的公主,自然不委屈。现如今到了这里,什么都要差上一些,明事理的自然不会说什么。

可惜一群脑子有病,闲了没事,就到这殿门口晃悠。

白熙自然是看着心烦,干脆大门就不开了,没事儿叫小厨房的御厨,做些点心之类的。

时间久了,到底还是战败了,除了白熙能安然生活,大谷国的其他人,都不怎么景气。

人都老了,白熙看着大谷国新的皇子上位,老皇帝隐退,带着一个妃子偷偷离宫,两人过着逍遥日子,原本的皇后,也不喜欢皇帝,坐上权力的交椅。

白熙还是按兵不动,住在芳华殿。却因为更朝换代,这里几乎成了冷宫,侍女还是那些,新来的也有两个,御厨也还是那个,倒是有了个学徒。

却就是这么些人,附近的宫殿都逐渐空了,老的嫔妃住在西边,皇帝还没有纳妃,只有最开始娶的正室,偏房。

却一直推脱充裕后宫,这附近的宫殿便空了出来。

一日白熙正吃茶赏花,被那新皇帝叫去,这十几年过去,白熙相貌变化也不大,毕竟虽然这身体会衰老,但是白熙也不怎么费心,身体保养的还是不错的。

看了这孩子一眼,倒是很老皇帝有几分相似。

到了大殿之上,等他安排,结果竟说要纳自己为妃。世人自然知道白熙是什么身份,有的是人反对。

白熙也不怎么喜欢这屁大点儿的孩子,他倒是个胆子大的,一己之力,非要迎娶白熙。

白熙自然不信什么钟情,不过是一时新鲜罢了。却也没有推脱,毕竟不同意,出去也不是不行,不过也没必要,但是他也奈何不了自己。

这么想着,领了旨意就离开了,当晚就有些婢子来伺候梳洗,白熙让那些侍女伺候洗了澡。

照常坐在檐下赏月,一个人影从门口踏入,其他婢子太监都遣了出去。

现如今整个殿内,除了两个婢子,就两个人在。

他小心翼翼的靠了过来,就好像一个情犊初开的少年。倒是会拿捏人的。

他觉得白熙会喜欢单纯烂漫的,就装的一副好模样。

白熙不吃他这一套,进了偏房就睡了,门也从里面关了。他碰了一鼻子灰,灰溜溜去主殿休息了。

维持了一个月,他也坚持不了,白熙挂了个名号,继续在这宫里生活。

直到这个皇宫开始衰败,兴起的国家很多,盛极必衰,白熙也不意外会发生这些个问题。

那些婢子逐渐衰老,白熙安置了他们钱财遣散了。也没有新人来侍奉,毕竟正是战乱时期,皇宫里宫女婢子小倌太监,也都心惊胆战,皇帝也没心思管这些了。

白熙趁着皇帝被俘虏的时候,进国库饶了一圈,皇宫里的东西,又搜了个遍。

就换了婢子的衣服,随意拉了一个正年幼的婢子,也没见过,让她给自己梳了发髻。然后坐在院子里,东西早就清空了,等着有人来搜查清理。

白熙自然低下头,被带到这个新的掌权者面前。声音听起来,并不老练,还有些年幼。

白熙抬起头,却有些吃惊。台上的人,跟白彦有七分相似,是发生了什么。现如今却不在实验室,也没办法探究。

这是父亲的转世?白熙尘封起来的记忆,重新清晰起来。而站在高台上的文宇也注意到这个清秀的小姑娘。

白熙身体忍不住的颤抖,当时说要调查真相,却因为那里是丧尸巢穴,而且各自相安无事,就没有再调查下去,后来明白灵魂都会重新开始生活,也就没想着追究。

现在这个熟悉的人脸就在面前,白熙还是高估了自己,其实原本白熙可以忍耐住的。

有几百万世的生活,其实已经看淡了,却因为这张脸,清晰的在眼前,白熙才明白,始终是高估了实验室,也低估了人。

人性的复杂,还有开始有了感情,白熙就已经回不去了。

白熙想去求证,迫切的想要知道,他的灵魂真的重生了吗?没有考虑很多,直接回了原本的世界。

直奔巢穴而去,这个世界已经变了样,那些实验室也还在,自己住的那栋房子也还在,但是人类,已经不复存在。

白熙看到的,是妖,还有进化出智慧的丧尸。那些实验员,全都发生了转化,白熙不清楚发生了什么。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但是外表看起来,跟最开始,一模一样。

白熙站在城墙外面,生机勃勃,一片欣欣向荣,里面却飘出一阵阵腐坏的味道。

白熙去了那个巢穴,现在周围枯死一片,草木鲜花,没有一个。

实验室被藤蔓覆盖,白熙从破烂的门进去,看起来已经没有人了。往里走,跟实验室外层却完全不同。

里面一尘不染,干干净净,电力包括燃料,都还能正常运转。却有些不寻常,这里面,有活人的气息。越往里走,人味越重。

门口有腐败的味道,白熙只以为是那些枯死的植物,但是已经干死的植物,看起来已经沙化,再怎么,味道也不会太大。

似乎是故意为之,往下面一层走,走的时候,路上开始出现一些尸体,干尸,没有腐坏,也没有破烂,连咬痕都没有,衣服都还整洁如新。

只不过姿势怪异,继续往里走,白熙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泡在一个培养皿里,里面的人,是白彦。

他的灵魂还没有离开,白熙看着培养皿里的人,还是按下了销毁按钮。平复了情绪,原来只是相似。其实有些失落,也有些庆幸。

自己亲手送走了,也不会经受折磨了。其实决定过来,也不过是一时冲动。

自己也越来越不理智了,擦掉脸上莫名其妙出现的水,继续往里走。

再往里走,就是封闭区域。白熙感觉得到,里面不止有人。门上有密码,不过并不能阻挡住白熙。

门打开的瞬间,白熙看到的,是一个残忍又现实的地方。

这里面,是剩余幸存的人类。穿着统一的制服,脸上满是麻木还有绝望。

最中央,是一个被控制的丧尸,他是尸王,也是人类换取苟延残喘的唯一资本。

丧尸进化出智慧,他可能是自愿接受封锁。毕竟能换取更多种群的生存空间还有利益。

白熙看着已经老去的几个最开始的小老头,他们之前是衷心的想要人类生存啊。原来掌权者,并不全是冷血的人。

“辛苦你们了。”白熙看着几人诧异的眼神,还有其他人恐惧的颤抖。

最终还是离开了实验室,只跟几人说了一句不算交代的话。

白熙看到了他们眼中的光,亮起又暗淡,可能自己最开始就已经料到结果了。人类会有长期作战的准备,并且注定失败。

这是这个世界的反扑,因为这是一个单独的实验世界,是自行发展的,白熙明白,这都是必要的过程。

走出实验室,回到城墙面前,有人开门了,因为白熙的脸,对于那些曾经的战友来说再熟悉不过。

看来自己离开的时间,还是有几年了,就算流速不一样,也终究是以为这里还是自己的家,以为都在掌控之中。

白熙看着相貌没有变化的几人,心里五味杂陈,终究还是这样了。

“我回来了,就是来看看你们,却没想到,终究没扛住自然法则。”白熙有些疲惫,突然间就很累。好像没有了家,心里空落落的。

大门后面的人,由小心翼翼,忐忑不安,白熙说出这句话之后,从开心,到难过,了然然后释怀,可能他们也早就知道结果了。

“恩,本以为等不到你回来了,但是,我也不后悔。”大晨还是一如往常,但是白熙知道,他已经变了。

在一个人变成丧尸之后,他的灵魂不会离开,会浑浑噩噩,直到大脑彻底死亡。

白熙知道他们承受了许多折磨,也一直把自己放在心里,也都怪自己吧,太过自负,没想到人类是那么惧怕死亡。

可能是因为越临近死亡,就越恐惧吧,白熙也不再说什么,还是进了城里,看着跟以前,相差无几的城市,还有人类,不过都被捆绑起来,满身伤痕,似乎是用来提供血肉。

可能实验室里的人对他们来说,也不过是他们圈养的口粮。人类终究要灭绝啊。

白熙越走心越冷,走到那个以前充满欢声笑语的地方,还是没忍住,被雨打湿了眼睛。

转身看了一眼,曾经一起欢笑过的人,还是失魂落魄的离开了。

本以为人性美好,却也忽略了人性的恶劣。两者也原本就是相辅相成。

白熙还是离开了这个地方,虽然这里已经发展到白熙意想不到的科技水平,却也快走向覆灭了,不是因为人类,而是因为人性。

白熙又返回了那个世界,看着高台上的人,心里也释怀了,自然有些凄凉,好像一个木偶,断了线一样。

“我们是不是在哪儿见过?”文宇按耐不住内心的悸动,走到白熙面前。

白熙对他笑了笑,“一定在哪儿见过,上辈子吧。”他没有拘于礼节,当天就给白熙安排了住处,换了华贵的衣服,白熙这次还是住在整个宫里,除了皇帝住处,最为华丽的芳华殿,却热闹了不是一点。

婢女丫鬟,太监小子,整整站了半个院子。虽不是密密麻麻,看起来声势也不小。

白熙洗了澡之后,让婢子给按摩,不知不觉就睡着了。白熙很久没做梦了,却梦到子苏跟白溪在实验室里,并没有很忙碌,反而每天清闲自在。

白熙在梦里有些别样的情绪,如果两人没事,为什么不来找自己,白熙因为这种别样的情绪惊醒。

本来两个人就没有义务一直陪着自己,白熙觉得自己魔怔了,披了件衣服就出门站在院里。

两个婢子赶紧拿了厚披风,给白熙裹上,天开始凉了。

冷空气接触皮肤,白熙一激灵,才缓了口气。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