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果然
  • 神君驾到
  • 郭三天
  • 5081字
  • 2022-06-18 20:00:09

白熙试探了一下,他的灵魂竟然直接脱离身体,跟白熙熟络的攀谈起来。

“小东西,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白熙肯定是要先问这个的。

“在老大你离开以后,我就被白官推下来了。”他倒是老实。

“恩,宫羽身上的那部分分魂呢,不打算融合?”白熙也随口一说。

“想着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清醒,也没想到提早苏醒了。”他一边说着,宫羽直接进来了。

白熙眼见着两个人一个人的躯体直接消失了,消失的是宫羽。但是宫羽的灵魂和宫部的灵魂融合了,等一个人的身影彻底散去,宫部也睁开眼睛。

白熙在里面看到了两个人的眼神,“睡觉吧。”白熙一扶手,他又躺下睡的很香。

空间兽,以空间内的欲望为食。当时的宫部并没有觉醒,就创造了一个非常适合自己的世界。而且竟然以人类的肉体,觉悟了空间维度的概念。

因为那个世界就是乌托邦,所有人的欲望也会放大。白熙手轻轻摸上宫部的额头,还是以前一样,很乖啊。

却不知道,白熙这一摸,空间兽直接彻底满血觉醒。毕竟活了千万年的人,一个人积蓄的情感,就抵过千万人。

给他掖好被角,就回了卧室。对于白熙来说,这个故交,也是个单纯可爱的小家伙。

却没想到,这小家伙看起来是狗,其实在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养成了狼性。早就想着把这个完美的主人握在手中了。

最开始的空间兽,形态单一,说白了,就是一团子类似虚空界一角的球体,无乐发现他的时候,还是无意走了一步,踢到他了。

后来逐渐开始有了意识,从玻璃罐里出来,自己塑造了一个人形,他可以窥探人的内心。

塑造的人,是无乐心里比较在意的几个人融合起来的相貌。所以白熙一直都把他当个孩子养着。

时间不知不觉过去,他也慢慢有了自我意识,成熟,知性,样貌也成长了,个子也早就超过了无乐。

无乐也就没有再束缚他,让他去了实验室,他渐渐熟悉,开始变得沉默,老练,又贴心。

不过对于无乐来说,他也到底,只是个小团子。

白熙看着那些画面,躺在床上,手垫在头下,两条腿搭在一起,扭头看着星空,虽然是冬天,天空也没有很黑暗。

听着任务完成的提示音,白熙这次的奖励,不是钱,是一个类似于配件的东西,至于说跟什么适配,可以跟空间融合。

就是相当于一个自动生成路线的插件,连接以后,白熙让垃圾系统,直接按照规划的路线,用规划的材料,还有规格来铺路。

整个空间,也没铺几条路,也都是简洁的路。却耗费了上个世界攒下来的所有货币。

白熙也是低估了空间的大小,虽然垃圾系统的系统商店东西很便宜,但是耐不住需求量大。

看着已经修好的路,好像自然的松了口气,其实白熙一直都没什么事需要做,不过是完成了一件事,就松了一口气。

迷迷糊糊还没睡醒,就被人拉起来,等睁开眼,白熙完全身处一个不符合逻辑的世界里。

天上的云本来就只是蒸汽,现如今却可以放下房子,从陆地上还有电梯楼梯可以上去,地上绿草如茵,树木成群,人都没有,不远处就是山,还有铁轨直接延伸到白熙都看不见的山脚下。

不知不觉脚上的地面就已经升了好高,还有许多湖泊,才刚刚映入眼帘。

地貌也不同,沙漠绿洲,海岛树林,盆地高山,应有尽有,各种果树,农作物,草药还是鲜花,分毫不差一种,漫山遍野。

这里跟空间又有什么区别,就像之前的游戏世界,版图虽然没有空间那么大,却也是有两个华国的。

现如今这个新的世界,竟然跟空间要有的一拼了。

白熙脚下的床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草地还有鹅卵石,一些透明的硬度不高的,也有硬度比较高的,红宝石、蓝宝石、祖母绿、猫眼石、翡翠、木变石、碧玺、石榴石、珍珠、水晶、玛瑙、玉髓、砗磲、萤石、黑曜石、孔雀石、太阳石、海蓝宝、橄榄石、青金石、托帕石、葡萄石、天河石、欧泊、尖晶石、锆石、密玉、黄玉、红纹石、天眼石、岫岩玉、珊瑚、珍珠、琥珀、蓝黄玉、碧玉、白玉、寿山石、鸡血石、绿松石、日光石、月长石、东陵石。

名贵的,中低档的,都有,草地里撒的到处都是。

白熙看着已经打磨好的宝石路面,踩在上面走到湖边,有几处不同风格的屋子。

“这里是我很早之前就为你打造好的纬度。”空间兽突然出现,白熙也没有惊讶,毕竟除了他也没有别人了。

到底是空间兽,能力比之无乐的本命神器还要强一些,不过战斗力不怎么样。

白熙站上码头,跳进水里,水底竟然还有无数的珠宝金银,名贵的物件数不胜数,看来先前的无乐,也是个贪财好色的。

“恩,挺不错的,乌托邦吗?还是你最擅长的。”白熙上岸以后,扭头看着空间兽。

“这里没有时间,天气温度都可以随意变换。想怎么改就怎么改。”空间兽递给白熙一个透明的显示屏。

白熙接过,收了起来,跟先前的那个纬度一样,被垃圾系统拼在空间旁边。

转眼又恢复正常,天是亮的,太阳还没来得及出来,宫部已经做好饭了。正坐在沙发上处理文件,好像什么都没发生。

白熙看了他一眼,他的资料变了宫家只有他一个男孩,还有他姐姐,包括他的经历,两个人的记忆融合以后,他的性格也完善了。

“你醒啦,快来吃饭。”宫部对着白熙招手,还带着眼镜,翘着二郎腿,白熙看着竟然觉得还不错。

就没跟他计较,坐在沙发上,靠在他怀里。白熙抬头看着这个自己一直保护的孩子,已经这么大了。

白熙第一次觉得自己的生命,好像有了时间流逝。“宫部,你会消失吧,人总是会死。”并不是怕他死,人总会死。

宫部却以为她害怕自己离开,“我会陪着你的,我不相信有下一世,我也没办法说自己不会离开,人总会死。”

宫部在白熙肩膀上的手,紧了紧。

白熙只是笑了笑“好。”从这里开始,白熙觉得时间过得快了很多,心也放松了很多。

开始上大学开始,白熙就不再努力了,宫家家财万贯,宫月并不打算继承财产,她原本有那么个意思,但是在遇到陈东以后,两人就腻腻歪歪。

夏家还是陈家,都已经彻底接受了宫家。也算是莫名其妙吧,宫格,是宫月的儿子,陈坤,是小儿子。

夏迪,是女儿,两人生育三个孩子,宫家夏家陈家,都有了孩子。

宫部跟白熙,几家人也就当作看不到了。白熙没有再接到任务。可能是这个世界已经完整了,不需要再做任务。

两人也没有继承财产的意思,三个孩子年纪轻轻就担起重任。

宫部带着白熙去了一个小岛,上面没有人,但是是一个还在经营的景点,但是平日根本没人去。

宫部早就用空间兽的能力,建好了一个别墅群。不同材质的,还有一个大型的潮汐发电机厂。

整个岛上都实现自给自足了,而且也不再有游客,这个岛,已经被宫部长租了。

时间却开始变慢了,白熙没事去画画,弹琴,跳舞,做饭,游泳,滑雪,拍照,两个人在一起。

白熙活的好像整个人已经隔绝人世了,不止人世,还有世界,宇宙。

空间兽陪着自己,荒无人烟的地方,可能是心境的问题,白熙真的不想离开了。

宫部慢慢老去,直到离开,空间兽离开他的身体,陪着自己。白熙有一天睡觉之前,突然想起来子苏了。

才意识到自己,在坠落,在怠惰,麻木,冷漠,无视人性,无视生活,无视生命,无视时间。

就好像乌托邦,白熙快要忘了自己是谁了。白熙反应过来的时候,扭头看着头顶头发长长的空间兽。

“我想离开了,你想走吗?”已经过去几十年了,白熙却觉得只是弹指一瞬。

夏绪的身体已经沉入海底,陪着宫部一起。白熙用的是锻造的身体了。

空间里他也锻造了不少器皿,白熙随意捡了一个。子苏锻造的,白熙舍不得用,因为损耗太大了。

“走吧,要回去实验室吗?”空间兽似乎知道无乐陨落以后的所有事情。

白熙起身,出了房子,把整个岛屿连根拔起。跟那两片大陆一样,单独的占了一块地,不过还是跟空间挨着。

白熙看到岛底的时候也有些吃惊,宝石矿物生生堆砌起来的一个岛。

空间兽也恢复了原本的相貌,白熙看着这个已经比自己高一头的人,笑了笑。也没想到能这么轻松就解决那个世界的问题。

也可能只是白熙寄宿这个肉体的生活,并不是世界的主角。想到这里也比较符合逻辑,毕竟如果要整个世界背景下的主角,也不会这么简单,也不会爱上自己寄宿的身体才是。

这么一想,可能也是那些人被下了心理暗示。白熙也不再纠结,尝试跟子苏联系,还是没有音讯。

只能带着空间兽,闭着眼进了一个世界。毕竟自己无论去哪儿,她们都能找到,可能还是比较忙吧。

果然还是别人的身体,第一时间站稳,如果不站稳,就掉崖了。

天还戏剧性的下着雨,这孩子是招惹谁了,不偏不倚跑到这儿来了。

白熙看了一下,这几人都是什么王爷的暗卫。这种事也不奇怪,毕竟死无对证的,也没有发达的技术,也查不出什么。

睨了一眼几人,空间兽还在空间里跟本源树玩儿呢。往后走了一步,直接踏空,想着仰躺着掉进崖底的溪流里。

白熙以为会掉进水里,不巧,刚开始往下坠,就掉落在树枝上,因为这个悬崖一年四季都有浓雾,谁也不知道这下面是什么。

因为能见度有限,还没来得及反应,就顺着树枝掉下,竟然正巧卡在半中央。

没在往下坠,白熙就摸索着站起来,前面还有一个山洞,顺着粗壮的树枝就顺利进到山洞里。

按理说浓雾里的山洞,应该潮湿粘腻又冷。但是山洞里没有雾,也没有青苔,就是简单的一个山洞,白熙找出一个手电,看了一圈,就是个普通的山洞,也没有其他出口,但是有人生存过的痕迹,也没有白骨。

收起手电,就睡在不远处山洞最里面那处石床上,总会有人来,不然也不会被打理的干干净净的。

等一觉睡醒,就看到山洞外面清明一片,白熙立马起身,到树上看了一眼,前面有根藤蔓,直达崖底。

浓雾散去,竟看的格外清楚。的确是一个深渊,却能一眼看到地面,这里离地面目测都还有几百丈,这么长的藤蔓也是少见。

白熙却顾不得别的,因为雾又开始聚拢,从逐渐清晰到聚拢,不过两分钟。

看来也不是常年浓雾笼罩的,手上缠了几圈裙子,抱着藤条下滑,还没到尾端,就掉进水里了。白熙顺着藤条到了一个洞口。

这个水会流动,顺着流动方向,往上游,藤条已经到头了,在一处石壁中钻着。

探出头以后,到了一处完全陌生的地方。这里就好像是两个时空的交叉点。

难道是因为空间兽的缘故?或者说,这是个小说或者漫画世界,那样的话,任何逻辑都合理了。

白熙上岸以后,就看到一处指引,顺着指引就到了人口密集的一个村子里,空间兽也出来了。

两人动静也不大,很快到了村口。看起来就是普普通通的村子,但是这里的装束也好,文化也罢,都是现代的。

但是有人看到白熙的模样,也不奇怪。带着两人去了村子中心,那里有一个半球的建筑。

白熙拉着空间兽进去,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脸,这个身体非常熟悉的一张脸。

那人看到白熙,也有些诧异,转即抱着白熙哭了起来。“孩子,你受委屈了。”

白熙也捋顺了大概,跟她触碰以后,她的背景还有经历白熙都看了一遍。

这不是异时空,而是有一批现代人,被传送到了这里,一批人有几百个,各行各业的精英人士,到了这里以后,也回不去了,他们也知道回去比较困难,挣扎了几年以后,决定好好生活。

本来在崖底生活,却时不时有人掉下来,他们总要繁衍传递信息,还要有后代,就用带来的一大堆仪器探测了以后,在这处完全阻隔人世的地方,建立了生存基地。

而这原身母亲就是第一个他们救上来的人。因为他们属于扰乱时空,他们就只能在这处隔绝人世的地方,建立基地。

除了那条河,完全没有出口。白熙自然知道这是谁,不过原身小的时候,这人就没了,也总不能一副难过的样子。

白熙只僵硬的站着,她情绪稳定以后,才开了口。“能活着已经很不错了。”

她一听又想哭,白熙却阻止了,这眼泪多的都能把自己淹了。

看起来是现代建筑,但是能力有限,只能用木头石头盖房子。切割的机器倒是有,不过能源总会用完,这里也没有技术可以提炼比较纯净的燃料。

而且这几百人也都知道大量耗费物资的坏处,并不打算进行提纯开采之类的工作。

白熙看着这村子,竟然没有一个孩子。有些意外。出去走了一圈也了解了,这现代来的人里,女性较少,掉在崖底的也大多都是男性,根本就违背了自然选择的男女比例。

倒是也有肚子大起来的,不过白熙了解了一下,可能是因为时空紊乱的缘故,只有原本这个时代的人,可以平安产下子嗣。

而其他的人,都无一例外的流产了。有的好不容易干预让孩子出世,没几天也会因为疾病离世。

不过因为女性太少,只能一直耗费女性精力还有身体,而原身母亲也挺着大肚子。

一脸幸福,似乎已经习惯了荒唐的规则。

白熙自然也预想到这里对于男人是个怎样的天堂,而女人,却是地狱,经过一两次的摧残,身心都已经彻底堕落了。

也有一句话,好死不如赖活着,人家救了你,就总要付出些什么。

白熙不仅咋舌,还是要尽快离开的,趁着动静还不大。

拉着空间兽从河底回了正常世界,这样畸形的一个社会,怎么说白熙也不想呆着。

探出水面以后,依然是浓雾遮挡视线。空间兽抱着白熙,一瞬间就到了地面上。

看着太阳的方位,已经是下午,白熙顺着记忆里的路下山了。

到山脚下一处村子里,避开人,从树林里走,很快到了郡里。白熙是郡主,自然惊动了不少人,不过也是事情没有闹大,消无声息回了府里。

安排几个人去跟老皇帝禀报,原身好歹也是皇帝民间的女儿,这娘亲早早离世,现如今还被这家伙的儿子追杀,白熙自然咽不下这口气。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