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进度

  • 神君驾到
  • 郭三天
  • 5914字
  • 2022-06-09 18:00:00

两人一听,那种剑拔弩张的气氛,轻松了许多。

白熙也乐的自在,美美吃了一顿,吃饱了以后,才开始说话。

“如果可以的话,你们互相支持,其实更容易在家族里站稳脚跟。虽然我不怎么清楚你们家里的情况,但是就算你们不想争夺,他们别的人,也不一定能放过你们。”白熙喝着牛奶,看着两人。

“恩,这倒是真的。”关根梓气定神闲看着李湜。李湜还是一脸冷淡,有些不痛快,最后啧了一声。

“行吧,你有事,你就告诉我,我会替你说两句的。”李湜心不甘情不愿的说出这么一句。

白熙也没想到,这么轻松就解决了。关键有些巧合,不过其实也算是必然,毕竟对于这个世界而言,主角就那么几个,白熙想完成任务,也就只会围着这几个人转。

白熙倒是心情很好,跟两人说了再见就离开了。回了酒店以后,躺在床上也睡不着,毕竟两个月,空闲时间太多了。白熙都不知道要做什么。

也不想一直住在酒店,白熙最后想了个主意,就睡了。

到了第二天就去了房子那里,进屋以后,就直接进空间了。

白熙在空间跟着水离开始学习最简单的缝被子,然后缝衣服,空间里一年半时间,也学了个差不多。

中途又去填报志愿,还领了录取通知书。一直也没跟群里几人联系。

白熙给自己做了几床被子,厚的薄的,不同材质的。虽然都是练手,但是做的速度不快,也比较精细,看起来也不想是新手。

还缝了一对枕头,织了一百多匹布,做了几个被子,几条床单,几个被褥,还剩下挺多的,但是时间不够了。

时间也只够在被子上,绣些花草鸟兽。而且店面也装修好了,招牌就是苏居。

这边房子也装修好了,其实装修好一个月了都,不过要散味。白熙前几天做好被子休息的时候,看到几人把屋里彻底清理干净,到处清扫了一下。

家具家电都安排好了,水电也归置妥当,白熙只需要添置些吃食调料,铺盖,洗漱用品。其他的都是安装好的。

“装修好了,也快开学了吧,今天来验收一下。”白熙果然等到了团队的信息。

白熙回了一句好,就等在门口,还让垃圾系统把之前在宿舍用的洗漱用品之类的,拿出来,还有毛巾衣服,被子枕头,都清理干净,准备好。

几人也很快就到了,白熙拿了钥匙进门,又仔细的看了一下,也拿了报价单,还有费用清单。

肯定是不够的,白熙把钱给了他们,他们看着手机的几张百元大钞,想说的话也都是没说出口。

“谢啦。”白熙接过新的钥匙,几人也结清项目款,就离开了。

白熙把屋里全部安置好,就去了店面。所有的东西检查完以后,该插电的插电,酒缸,茶罐,都现成的。直接摆好,又去了菜市场,买了许多调料,还有新鲜的各种菜蔬,肉类,海鲜也买了不少,让他们送到店里,也就开业了。

白熙也不急着一天两天就有客人,毕竟周围都是年轻人。消费能力有限,但是白熙也不打算贱卖,所以也不急。

谁知道刚收到菜收拾好,放进空间,坐在吧台,就有人进门了。白熙也没说什么,只把价目表给了那人。

那人竟然还真点了一杯十块的碧螺春,白熙也没说什么,收了钱,放进抽屉里,就让他去坐,装好茶叶,倒上在空间的河里流出来的水,放在茶桶里,直接烧开。

又留一部分在玻璃茶壶里,烧开以后,冲泡好茶,给那人端了过去。

又找了香炉,焚香放在桌上的正方形凹槽里,又放了几本书,说了一句话,就回了柜台。

“也有厨房,你想吃什么就点,叫我我能听到,我去给你做。”

坐在柜台上百无聊赖,毕竟还没开学,就算开学,也不住校,所以也不至于慌忙得收拾东西。

白熙躺在躺椅上,都快睡着了,天也昏暗下来,听到那喝茶的人叫自己,懒懒起身就过去了。

“想吃些清淡的,做两三道菜就行。”那人也没说要吃什么。

白熙到后厨,用砂锅煲了一锅海鲜粥,凉拌了两道小菜。炒了一道青菜,鱼汤也炖上,米饭也蒸上。

又包了几个虾饺,倒是不困难,毕竟白熙跟着几个厨师,其实也没少学,只不过不想做。

最开始是不会,到了后来,有人做,也就不用做了。现如今正好派上用场。不过几分钟,就准备好了,只需要时间来焖煮。

煮的时间又配了几道菜,炒了就直接端上去,动静不大也做了十几道菜。

不过份量都不大,毕竟这人也不可能吃下十几道实实在在的菜。

白熙把菜名还有价格写在纸上,和最后一道海鲜粥递了过去,就又回到柜台。

也不过半个小时,刚还没坐稳,就有人来了,围着酒缸转悠了好一会儿。天也的确不算明亮了。

最后停在一缸桃花酿前,“小姑娘这酒,怎么卖。”白熙看着已经六十多岁的老爷子,看起来倒是庄严的,书生气还是挺重的,倒没想到,是个喜欢吃酒的。

“这酒,论两卖,一两一块五毛钱。”白熙也不算大开口,毕竟都是自己酿的,虽说不算是极好的品质,材料却是实打实的,空间的东西,自然也不能卖的便宜了。

“好,给我来上二两,再上些小菜。”老爷子笑嘻嘻的进了不远处的公共区域的桌子。

白熙也没说什么,提了酒,给端上去,去了厨房几分钟折腾了四个小菜。把账单写好,压在碟子下面。

“欸,老板娘,这酒,是你自己酿的吗?”老爷子抿了一口,笑吟吟看着白熙。倒是个有眼力见的,还能看出白熙是老板娘。

“自然,虽说不算极好,也是不错的,我有更好的酒,不过怕没人愿意喝上二两。”白熙也不算夸大,白熙酿酒技术,也是一绝的。

“哈哈哈,那我可要尝尝。”那老爷子盯着白熙,似乎想要看穿什么。

“自然可以,今天刚开张,便赠你这贪嘴的一两,尝尝味道。”白熙说完去把店里最好的那坛子酒打开,打了一两出来。

那酒鬼,远远一闻,就开怀大笑。“好酒。”

白熙自然是晓得自己的底子,端了过去。

“你这吃嘴的,尝尝吧。”白熙倒是没有一点先辈的自觉,坐在他对面,给自己也倒好了一杯。

跟这老爷子,一起喝了两口。“恩,是好酒,你这老板娘,看起来年纪不大,手艺倒是不错,我喜欢。”

白熙只是笑笑,喝了酒,又回了柜台。“老爷子,喜欢喝下次再来,不过下次,可就不送你了。”

远远一声听到这老爷子耳朵里,却莫名的舒服。“那是自然,哈哈哈哈。”

白熙听了也只是笑了笑,那个喝茶的中年男人,一身西装革履,吃了饭,就来结账。

“这茶是好茶,菜也是好菜,下次也想尝尝这酒是什么味道。”他结了帐,脸上还带着笑。

这个时候,外面天就已经彻底黑了。

白熙也是属于策略营销,毕竟能经得起这么消费的,也就是中产阶级,或者高层了。

白熙找了一个拇指高的小瓶,给他装了一点香水。“这个回去可以给老婆用,淡淡的香味,也不呛鼻。”男人一看,也接了下来,笑着点了点头就离开了。

白熙去收碗碟,竟然吃的一干二净,倒还真是好胃口,茶水也喝了一壶,只留了个底。

拿去厨房洗了,刚出来,这老爷子也喝完了,过来结账,“老板娘,我有个孙子,跟你一般大,下次来,你们可要认识认识。”

他拿出钱,一分不多一分不少,扣在柜台上,就离开了。白熙数了就放进抽屉里,锁好以后,去收了碟子酒杯,清洗好倒扣着沥水。

第一天,挣了十六块,还不行,毕竟运营店铺需要费用,虽然是自己的店面,却也是不够的。

不过时间还长,也不急。白熙看着时间也不早了,打算关门,有一个人失魂落魄到了门口,白熙正好扭头就看见他了。

看起来也是感情受挫,却也没说什么,只是笑了笑。他一愣,转即开口“这里有汤面吗?”

白熙倒是没想到他会这么问,毕竟这个店铺,看起来也不是有餐点的地方。

不过还是应了一声“有的,不过价格稍微贵些。”停下了关门的手。

“那你给我煮一碗汤面吧。”他没有精神的坐在柜台前面,白熙也去了厨房。

不过五分钟,就煮好了一碗汤面。端上柜台,放在男人面前。

男人看着热腾腾的汤面,拿起筷子吃了一口,神情都不一样了,大口大口的吃完一碗面。白熙写好账单递给了他。不过就是一张便签,如果是点的多,就用散纸记了。

男人一看,给了钱就走了,不过脸色好看了许多。“吃饱了回家,跟女朋友好好解释吧。”白熙收碗的时候,说了一句。

因为白熙看到他一直在摩挲一个戒指。男人一愣,也没转身,但是显然已经没那么颓废了。

白熙清洗好以后,就关了门,不想回去小区,就在隐藏的卧室里睡了。

第二天一早,煮了一锅粥,就去洗漱,换好衣服,也刚好粥也可以喝了。

就打开店门,合上外面的玻璃门,打开空调,坐在柜台上喝粥,时间也不早了,九点多,因为晨跑的任务点数已经满了,白熙也就不跑了,就多睡了一会儿。

日常任务,也没有了,眼前就只剩下两个任务,一个主线,一个支线。

刚喝完,收拾厨房呢,就有人来了,白熙简单清理了,就到了柜台。

一看是一个温柔的女人,年纪也不大,二十多岁,不过白熙也没觉得有什么奇怪。看她看了一会儿,也不知道干什么,就拿出了几瓶香水,还是之前开店的时候做的香水。

“这里有几款香水,是我自己做的,看看有没有中意的味道。”这是昨天那人的女朋友,手上还带着钻戒,看来是成了。

她有些局促,白熙只是笑笑,“没事,你可以试试。”拉过她,让她一个个闻了,倒的确有中意的。

最后买了一瓶离开了,看样子两人也不缺钱,应该说这个女孩,不缺钱,男孩子就是普通的中产家庭。

白熙看了那个女孩一眼,还是不要错付了才好。

正打着盹儿呢,太阳挂的高了,也有年轻人进来休息,看了价格望而却步,白熙也知道,普通孩子哪里消费的起。

“可以在大厅休息,有无线网,还有书。”白熙跟进来的情侣说了,她们也缓解了尴尬,去了大厅里。

过了没一会儿,昨天那个男人,又来了。还是昨天的茶,不过带了一个男生过来,看起来,是他儿子。他点了一杯红茶,白熙煮好茶,给两人端过去,焚香,又拿了几本书。

又到了柜台这里,没过一会儿,老爷子还真带着孙子来了,关键这个人,白熙还不陌生,这人是接过宿舍一个舍友的哥哥。

这不巧了?这老爷子,是个名医。白熙看着两人却也没表露什么。“上次那杯酒,还真是不错,这也快中午了,我想在这里吃饭,老板娘,你就做些下酒的菜。这次就不要桃花酿了,就要那个酒,给我装上一斤。”

“好,你们先坐。”白熙烧了壶水,送到包间,焚香以后,就装了酒,想了下做什么菜,就写了账单,开始做菜。

两个人也吃不了很多,倒是也快,虽然十几个,但是每一道菜,分量都不大,刚好够两人吃的。

白熙把菜一道道端上桌,最后把账单放在最后一道菜的盘子下压了一半,就出了包间。

其实也不算忙碌,毕竟喝茶的还是少数,大多都是进来休息。

那些年轻人看到白熙做的菜的时候,也有几对情侣点菜,却也没那么忙,算是忙中有序吧。

白熙坐在柜台里,看着那些钱,盘算着交学费还不够,加上今天的营业额倒是差不多。

在菜市场买的都还在空间里,也够用挺久的。也相信有这次的这些年轻情侣进来,也会带动一些消费,毕竟饭菜不算贵,味道也是不错的,应该会吸引一部分人。

也多多少少多了些客人,不确定会不会成为固定的客户群体,也需要时间,不急。

也幸亏室友没来,不然就尴尬了。这老爷子时不时跟那男生使眼色,关键这孩子也没有排斥的意思,白熙就有些头疼。

看起来二十出头,也就是刚上大学两年三年的样子,还羞涩的不行,白熙看着老爷子撺掇他,还不停眼神往自己这里示意,好家伙,感情这是来找孙媳妇儿来了。

白熙只当看不到,低头看书,那个中年男人跟孩子倒是安安静静,白熙也松了口气。好不容易把这爷孙俩送出门,打算关门。

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关根梓。“看起来还不错,你已经超出我的预期了。”

白熙一看她来了,拿了个瓶子,兀自打了一瓶酒。

“只不过是随便装修了一下,做别的我也想不到,开个茶馆再好不过。”这倒是真的。不过看在关根梓眼里,就是有远见。

“也是,我最近也打算装修,住你对面,以后我的工作重心都在这一块了。”白熙把酒递给她,她也没拒绝。

“你这酒,看来还挺不错的,姜老都连着两天来喝。”她把酒瓶举到眼前,看着里面清冽的液体。

“一般,但是材料工艺也都挺复杂的,做出来自然不会难喝。”白熙看着她,笑着说出口。

脸上还是一如往常的单纯干净,关根梓更为着迷了。她一直都关注苏可,却是一个又一个惊喜。

看着有些困倦的苏可,关根梓也有些心疼,但是知道,也不是合适的时机,就压下心中的那份悸动。“那你早点休息,我就是看看。”

关根梓说完就离开了,白熙也松了口气,关了门,就进卧室睡了。

眼见着后天就要开学,学生明显多了,白熙自然要养好精神的。

生意渐渐就好了,自然不用担心,白熙拉了一个本源树出来,他们平日也都能看到白熙在做什么,自然不用白熙教他们怎么做。

两天里,书鎏也逐渐熟悉了,白熙也轻松了许多。很快到了开学,这次倒是都没在一个学校,不过白熙也不觉得有什么。

流程走了以后,就拿到课表,规划好时间,就放在任务栏里。

平平淡淡三个月过去,显示支线任务完成,应该是因为白熙牵线搭桥,影响了这件事,所以也判定任务成功了。

白熙正躺在楼顶打盹儿,就收到这条信息,起身拉开被子,穿了一件长袖旗袍,披肩一穿,一双普通高跟鞋。起身出了门。

到天台的空地上,看着旁边差不多布局的天台,白熙直接翻了过去。

从步梯到房间里,结果发现关根梓躺在沙发上,脸色红的有些不正常,白熙去摸了一下,发烧了,眼底的黑眼圈好重。

白熙把她放在床上,喂了点灵泉水。就坐在客厅看杂志。这屋里的装修,更大气些。

等到外面天快黑了,屋里才有动静,一个月里,两人也没见过面,虽然就住对门,但是关根梓还是第一次住过来。

“你发烧了。”白熙闭口不谈自己翻墙过来。她也没说。

“有些累。”她倒了杯水,声音有些沙哑,但是脸色恢复如常,眼底的青色也消了不少。

“那我就先走了。”白熙正打算起身,就被关根梓拉进怀里。白熙一愣,这是干嘛?

关根梓直接开口“小可,我喜欢你,给我个机会好不好?”话里却是小心翼翼还有纠结。

白熙虽然有些惊讶,但是也很快恢复了。“好。”安抚她才要紧,毕竟现在自己都跟着颤抖,自然是不怎么舒服的。

关根梓本来也纠结过,但是一想平日里处理其他事情利落果断,也不想继续优柔寡断,忍了几个月,却也再也忍不住了。

李湜还时不时的探底,让关根梓有些害怕。还不如说出来的好,起码也能有个结果。

关根梓一听,整个人都特别开心,轻松就把白熙抱起来了。

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好轻。关根梓身高172,白熙162整整十公分,而且白熙看起来也柔柔弱弱的,自然没多重。也挺久没锻炼了。

关根梓却自律,每天都锻练,也有力气,就趁的白溪特别轻。

白熙也没反抗,毕竟这种事,白熙经历的多了,如果反抗,可能会很可怕。

而且关根梓的感觉跟子苏有些相似,也是这样,白熙才会答应。

倒不是说替代品,只不过觉得这样也不是不行。

关根梓也解开心结,白熙是待不下去的,跟关根梓匆匆道别,就回了天台。

躺在床上,看着月亮高挂,一轮满月,倒是漂亮极了。不知不觉就又睡着了。半夜竟感觉有人蹭了进来。

也没在意,毕竟没有威胁的感觉,等第二天一早,就看到长发披散的关根梓,正穿衣服打算悄悄离开。

被白熙抓了个正着“你去哪儿?”慵懒的问出这么一句,听的关根梓耳根都软了,却更多是觉得有些解释不了。

“去上班。”不过也如实回答,哪里还有平时雷厉风行的样子。白熙也没打算追究。

“去吧,我还要睡一会儿,下午有课。一会儿还要去店里。”白熙打了瞌睡就躺下继续睡了。

关根梓扭头看着光速睡着的白熙,笑了笑,心满意足的从正门下楼,又找到备用钥匙锁了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