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靖王

  • 神君驾到
  • 郭三天
  • 5305字
  • 2022-06-03 22:00:08

白熙眼前的墙缓慢升了起来,月希拿出珠子,看着那个再熟悉不过的床榻。

其他的人,立马反应过来,这三个女孩子,并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也都不好招惹,只当什么没看到,去了隔壁的主墓室。

其实这个变故,白熙也没想到。“在被靖王散播王胜死去的时候,你还活着,在这个墓室里,远离了战争,也远离了自由。月希,你现在,就解放了。”

白熙看了眼月希,就进了那间墓室里,把躺在床上身体完好的尸体身上的配饰,还有扳指,还有屋里许多的各种家具物件,当然大件都是在那些人离开的时候拿了。

但是在出去的路上,就没那么顺利了。因为月希带的,是绕了一个墓室所有房间的,是白熙要求的。

白熙也的确敛了不少,但是路上也折了几个,而且白熙发现,是女主,搞的鬼。

原本二十多个人,中途聚头了,白熙也让系统给那些离开的人做了分析。

转了半圈下来,折了一半,而且沉玉冠已经到手了,这些人显然没有要走的意思。

到了一个墓室,就像自己家一样,开始扫荡。但是空间有限,每个人都拿不了多少,剩余的都被白熙收进空间,毕竟月希也不太想看到这么些东西。

而靖王,也没有想象中的简单,他的鬼魂,一直跟着月希。

白熙感觉得到,那里面,竟然有满满的爱意,明明是一个算计的人,为什么,会对月希留存的只有爱意?

突然白熙觉得还有些不对劲,但是这墓室已经从内圈,转到外圈。也没发现什么。

“你感觉到了吗?”白熙还是想问问月希。

“恩,他,还活着。”月希的话一出口,白熙有些摸不着头脑了。还活着,那她身后跟着的那个鬼魂,不是靖王的?

但是沉玉冠的确有保持尸身不腐烂的效果,也不假。那个人,喜欢月希也不假。

“前面就到主墓室了。”白溪突然开口,让众人都愣住了。

主墓室,无论是规格还是陈设,跟眼前这个普普通通的棺材是一点不搭边的。

白熙却突然感觉到一阵寒意,不是害怕,而是这件事,背后的秘密。

这个棺材里,还有活人,跟月希的灵魂状态一样模糊。难道这个靖王,也对自己做出了跟月希一样的仪式?

但是他为什么要这样,而且完全没必要。白熙完全想不透,而且白溪,又是怎么知道这里才是主墓室。

白熙进了墓室才发现不寻常,这里面,明显是靖王心腹的一个标准。走了这么一圈下来,等级划分也非常严格,这里面也有婢女还有其他人的墓室,明显摆设装潢,都不同。

这里面跟月希墓室的规格一模一样,而且,也有同样的六副棺材。白熙推开一看,里面是六个女性。进来的时候,队伍里还是有几个女性的。现如今,只剩五个。加上月希,也不过六个。

男人,只剩四五个了,原本十六个,六个还有棺材,五个都在过程中折了。

白熙也刚好听到里面的动静,仪式也需要一个过程。“你们进来过这个墓室?”

子苏看着另外一队剩余的几人问。“我们进来的时候好好的,正要离开,这几个人就自己躺进棺材里。还自己把盖子合上,我们再想推开,竟然几个人合力都推不开。她们力气还挺大的。”

一个人磕磕巴巴说完,白熙就了解了,是仪式的原因。

靖王想制造一个跟月希一样的人,等他复活,就可以完成他没来得及完成的霸业。

还真是异想天开,妄图与天作对。

看来靖王是先离开的那个人,而他被自己信任的下属算计了。原来是这个下属要经历千年的煎熬,却因为下属私自把靖王放进棺材,而变成靖王也经受了月希的苦难。

或者说月希从一开始就知道,跟那个喜欢他的副将,一起算计了靖王。

到底是什么原因,可能没人知道,而且这段历史,也会被隐藏,毕竟这种诡异非常的祭祀,怎么可能被世人所知晓。

白熙也不奇怪了,并不打算救这个男人,月希却走过去,缓缓推开棺盖,看了一眼这个大喘气的男人,又重新合上。

“我们走吧。”月希说完,就站在前面,打算离开,她可能是确定棺材里的人,到底是不是靖王吧。

“这个人,不应该就这么死掉。”白熙说了一句,稍稍用力,整个棺材都被震碎,周围的几个棺材,也因为仪式被破坏,瞬间消散。

而靖王,躺在木屑里,奄奄一息。他身上已经有些女性的特征了。

白熙看着这个苟延残喘的男人,施了一个禁术。对于白熙来说,其实造成的因果没有那么大,只是稍微有些头疼,转瞬就好了。

白熙把整个墓室的灵魂,都倾注进靖王的身体里,还有那个跟在月希身后的副将,也被放进靖王体内。

因为他根本接受不了事实,就算一千年过去,也依然不能接受,那些灵魂,开始侵占他的身体,撕裂他的灵魂,反噬。

月希看着已经疯了的靖王,只是笑了笑,脸上还有一滴水珠。便不再看一眼,转头走了。

就片刻之间,靖王就恢复正常,但是里面,是那个副将的气息,白熙也嘴角上扬,心情颇不错。

“走吧。”白熙提醒了几人,才反应过来,赶忙追上。

很快就出了墓穴,从一座山正中间,竟然从两边分开。

白熙才发现,这个墓室也是,明明阶梯很少,但是整个墓室,竟然从山体中间到地底,高度差甚至有十米,太过夸张,那就说明,其实面积并没有那么大,而是一直在绕圈,一层一层的绕圈。

但是所有人都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因为各个墓室之间相互连接,就给人一种面积很大的错觉。

白熙还是有些惊讶的,古代的世界没少去,却没仔细了解过关于丧葬的事宜。

所有人都到了村子里,打算歇上一晚上,只剩十三个人了,六辆车,看来只能两人一辆了。

白熙看着端坐桌前的副将,还有稍微有些拘束的月希,坐了过去。

“你会开车吧,那些人的记忆,你都知道。”白熙跟月希说话,副将却插嘴。

“我会,我来开。”白熙听他说话,却有些别扭,竟然有些女气。也是,那么多女人的灵魂,虽然溃散了,他再怎么也不可能突然适应。

白熙也没再说话,起身离开了。在墓里呆了三四天,白熙倒是没怎么委屈,吃喝不愁,但是其他几个人都多少有些饿过头了。

白熙看着狼吞虎咽的众人,也没说什么,拉着子苏进了屋。

躺在床上,抬头往外看,天上的星星都清晰可见。子苏给白熙盖好被子,就闭上眼休息。

白熙看了一会儿也睡了,白溪才悄无声息的进门,锁了门也躺在通铺上,看了白熙一眼,满足的睡了。

第二天一早,就有人陆陆续续离开了,等三人醒来,竟然留了四辆车,白熙仔细一看,里面正是月希还有副将。

“你们在等我们吗?”白熙上车坐在驾驶位,拉上安全带。

子苏一看,跟着白熙就坐上副驾,白溪自己开了一辆。

“对,一起走吧。”月希倒是回答了,就发动车子,都踏上了回家的路。

这么两辆车,倒是代步工具也不需要添置了,之前的那些都卖了,毕竟也都不怎么好,这两辆都是军事级别的,质量自然没得说。

一路上,倒不是怎么太平,从开始到农家乐开始,就有些事情,朝着预料之外发展了。

因为这个盗墓团伙的领头人,就在当时的队伍里,而且还没了,现如今消息早就传过去了,所有组织的人,都在那个披着农家乐的皮的集合地点等着。

这个消息,也是女主散播的,她想尽快脱离这个黑暗的地方,开始自己的新生活。

但是这个组织也没想的那么简单,自然不可能那么轻松。

群龙无首,原本的二把手,自然是顺位而上,还说想脱离的,留下全部财产,就可以离开。

自然有人资产雄厚,也想离开的,他就挣了一大批的资金。

而女主,自然不想交出自己的资产,也想离开,就拿着沉玉冠,跟那人谈判。

白熙三人开着车直接离开了,汽车行驶证,驾驶证,车上都有现成的。

至于月希副将,两人去了其中一个死去的人的家里,也是比较偏僻的地方,两人也是权衡之下才去的。

其实三人跑到半路又调头回去,进了会议室,毕竟看着月希两人也算是安定了。

白熙推开会议室的门,显然正是剑拔弩张的状态。“沉玉冠,不是你想要的吗?你撺掇你们领头的去找沉玉冠,找回来以后,负责保管交易的都是你,他并不知道其实是你自己想要吧。”

白熙拉着凳子坐在旁边,剧情白熙都知道,自然也能很顺利帮女主脱困,当然也不是白白帮她的。

白熙看了一眼女主,转头继续看着那个二把手。“陈鹏,你别以为没人知道,那些文物,都是有关于长生不老的,你未免太贪心了,贪心的人,可没有好下场。”

那人一听,有些脸色不自然,接着就开始犯狠。看起来文邹邹的,阴沉的脸,却并不像个善茬。

“知道了又能怎么样,你出的去吗?”他的嘴角有些抽搐。接着周围的人就守着门,一部分开始逼近白熙。

“我出了事,外面两个人会直接报警,这个消息也会发给你们老家的公安局,你的身份也藏不住。”白熙倒是不怕。

他不过就是个替身,真正的老板,还在背后。

陈鹏一听,瞬间绷不住了。“放她们两个走。”那些人你看我,我看你,还是让了路,白熙起身自然的离开了,女主呆愣之余,把沉玉冠留下了。毕竟女主也知道这个东西有多邪气。

“就当是赎回我自己的筹码。”她丢下沉玉冠就离开了。

下楼上车以后,子苏看到人出来,就开车离开,白溪也发动车子,跟在女主车后面。

白熙看着女主“我也不是白白帮你的,墓里的事,别说出去。让他们这对鸳鸯,自己寻找归宿吧。”坐在后排也没再说话。

女主倒没想到是这么简单的要求,刚才在屋里她就明白白熙的眼神示意了。

“好。”女主应了一声,踩油门就加快速度,似乎是想赶快离开这里,也好像是为了庆祝解放的愉悦。

白熙倒是挺困的,毕竟两天没好好休息,不知不觉靠在后座就睡着了。

等睡醒已经躺在床上,看着窗外橘色的天空,日落了,好像一个还没有来得及调匀的调色盘。

起身感觉浑身酸痛,想开门,女主从外面进来。白熙没想到这里不是自己家。

因为布局还是布置,跟自己家,完全一模一样。白熙也没有力气站稳了,直接倒在身后的床上。

几乎脱力,却还强撑着保持坐姿。“打肌肉萎缩针了吗?”有些虚弱,几乎不能连贯起来的说话。

白熙并不陌生这个味道,之前在绫音的那个世界,对于这种不怎么常用的药物,却也不陌生。

女主也没想到白熙会知道,不过也只是笑笑。“对,我不会做什么,你放心在这里待几天,几天就好。”说完就拿了些白熙喜欢吃的东西进来。

白熙却也没什么怕的,拿起三明治吃进嘴里,跟子苏做的味道一模一样。

白熙有些疑惑,难道女主了解三人已经到这么透彻了吗?

“什么时候开始的?”白熙也没停下手里的动作,吃得津津有味,虽然里面有少量安神药。

“从你们要求加入队伍的时候。”她倒了杯牛奶,还插了一根吸管,放在白熙的床头柜上。

“这样啊,今天日落很美,三明治也很好吃,谢谢了。”白熙吃了也多少有些力气说话了。

官林看着窗外的红色紫色粉色交织的天空,太阳早就落下过半,却还舍不得离开天空,尽力在天空留下自己存在过的痕迹。

就算每天升起落下,在落下的时刻,也舍不得跟天空告别。还努力把自己的光彩留下。就算每天都会重来,也不会因为这样,就轻易跟天蓝温柔的空气分离。

白熙看着官林的脸“今天的太阳,好像比平时都可爱。”说了一句继续低头吃饭。

“恩,你喜欢子苏吧,那个女孩。”官林答非所问。

“可能吧,我们一直感情挺好。你,是那个假王爷吧。”官林身体里的,是个女人的灵魂。应该说现在跟自己对话的,就是那个假王爷。

这个灵魂的故事,比靖王还夸张。她原本是王爷的妹妹,却因为王爷无心继承家业,这个任务便落在这个嫡长女身上。

她从十二岁,便开始束胸,开始学习战术,读书识字,练习武术。

后来四处征战,摄政王类似的角色。白熙轻轻躺下,喝着牛奶。“也苦了你,千年的恩怨了。这个孩子不过是千年前的秀素,那个时候,含恨而死,却也再也回不去了。”

她保护女主也只是因为女主是她爱人转世,千年都没有踪迹,却突然转世,自然要好好守护。

“她想不起来了,你也别太勉强,爱,一直不分性别。”白熙对于她,并没有过分讨厌,一直不喜欢,也就是因为她一直在赤裸裸的窥探几人。

“恩,只不过想守护她,我的诺言,终究没有兑现,只想生生世世守护她,就算不能轮回,做个孤魂野鬼。”官林看着白熙,笑了笑,扭头转身出去了。

白熙听了这些话,也不过笑笑,离开的人,终究离开了,这个人,也不是过去的人了,就算重新来过,也已经是新的开始,过去的伤痕,终究遗憾的留在过去,一个人背负这些,一直飘荡到现在,也只是执念而已。

已经不一样了,却好像还一样,可能官林也不是一直清醒的,也在矛盾挣扎吧。

白熙吐出嘴里的吸管,躺在床上,拉过被子,还没来得及把胳膊放进被子里,就不省人事了。

看来不是微量啊,白熙睡着之前这么想着。等白熙睡醒,又是一天过去,又是黄昏,官林又进来了。

这次拿的,是一天的量,白熙看着手上多出的针眼,没说什么。

这次的有饭有汤,还不错的样子。官林看着白熙一脸幸福的吃完,有不少,够普通人吃两天了,但是白熙还是吃完了。

“胃口还真好。”官林倒是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觉得在白熙身上,看到了秀素的影子。可能是正处于感情浓郁的时候,大多人都有些相似。

“今天是我姐做的味道。”白熙不常吃白溪做饭,但是第一口就尝出来了。

“你尝出来了吗?”官林有些惊讶,毕竟两人做饭的味道,还是有些相似的,可能是为了符合白熙的口味,两人做饭都有相似的习惯。

“恩。这很容易,我跟她,已经有一段时间没见了,但是她还是原本的她,就算经历了时代更迭,也依旧没有过多的变化。”白熙也就实话实说。

官林听了,也只是点了点头,拿着吃空的餐具,出了门。

的确也是,就算轮回了,没有记忆,虽然是新的一个人了,但是那个灵魂,也还是她的。

这可能也是官林执着于秀素的原因了,白熙这次没有急着睡觉,因为饭菜里,没有安眠药。

白熙起身,勉强走到桌子上,打开一个笔记本,里面的内容,竟然就是自己先前记得一些东西。

白熙猜到了什么,却也心甘情愿,只是有气无力的写了什么,放好以后,又躺在床上。就这么些动作,就已经让白熙累的满头大汗。

白熙想起了绫音,瞬间觉得自己好像明白了官林,或者说子苏的用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