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事故

  • 神君驾到
  • 郭三天
  • 5908字
  • 2022-06-02 06:00:00

白熙也没说什么,换下家居服,穿了一身稍微正式的衣服,子苏跟白溪也换了。

三人开门坐上警车,很快就到了警局,路上女主并没有跟几人交流。

白熙也懒得理她,到了以后,白熙也熟悉这一套流程,说了事实,该不说的,自然也没说,三人的一套说辞,基本一样,而且关于女主,三人的说法也都是有好有坏,还暗示了女主性格冷漠,做事不顾他人,只看利益之类的一些事。

当然不会明说,只不过给这些人下了暗示,就可以让这些人去怀疑女主了。

最后三人还是被送回去了,毕竟也的确没几人的事儿,法医还有刑警都去探查过,的确有几人的指纹,不过几人也没有动机。

最后无奈只能定为意外,这件事也就草草收尾。不过女主跟三人的一些后续问题,才真正开始。

她竟然搬到三人对面住了,白熙白天一般都是追剧,点外卖,要么就写写画画,作作图之类的。

白溪出去找了份工作,也挺轻松的,工资也不高,自然工作也没那么多。子苏就是照顾白熙。日常也就这样。

但是有一天,女主来敲了门,而且明显是有什么事。毕竟她一脸戾气,也不像什么没发生的模样。

“上次的事,还不够教训?你处理的干净是你运气好罢了。”白熙也没给她好脸色,毕竟都来找事儿了,自然不可能和颜悦色。

“不是,我想跟你们合作,这次还有一个,你们陪我一起的话,我只拿一件东西,其他的,随你们挑。”女主倒是的确没有开打的迹象,原本也就是因为恶鬼的缘故,周身有些鬼气。

白熙倒是没感觉到假话,看了子苏一眼。“你等我一下,过会儿给你答复。”

子苏关了门,白熙跟白溪联系,正好是周六,也没有工作,白溪也同意了。毕竟之前的那些物件,只卖了两个,就已经不少的价钱了。

白熙又出门,也不过几分钟的功夫,果然她还在外面等着。“什么时候出发?”

“今天下午两点去市郊一家农家乐集合,还有其他人一起。”女主说完找到一个群聊,发了定位。白熙的手机就响了。

说起来的确,几人原本就已经进了一个驴友群,不过现在,里面只有四人还能回复消息了。

白熙看了眼定位,没说什么,打算关门,子苏却开了口。“知道了,以后有什么,群里聊。”

三人也不缺钱,没事都不出门,女主时不时就会偷偷的探听些什么。如若不然,也不会主动提出带三人去。

白熙也没多余想什么,毕竟女主的什么想法,在自己眼前,跟透明的一样。

子苏收拾了两个背包,东西不多,就是一些工具,手电筒指南针都是必备,其他的工具,也都多多少少带了些。

白熙整理了一个背包,全是吃的喝的用的。中午两人随意吃了些东西。

等到下午白溪下班,三人换了家居服,都穿了一身利索整洁的衣服。出门的时候,对门已经没有动静了。

白熙也没做什么多余的事,各自背了背包,朝定位的地方去了。到的时候,与其说是农家乐,不如说就是一个秘密集会的地方。

这里招牌都是随随便便的,压根也没有农家乐的条件。进门直接朝着二楼去了。看着是个普通的房间,一开门,是一个大的会议室。

里面七七八八也都几乎坐满了,白熙三人找了位置坐下,旁边就是女主。

上面的人,就开始说话。“这次是要去的,如果不出意外,就是靖王的阴宅。里面的东西多了去了,不拿别的,只要沉玉冠,各位都是精英,这次去…”

白熙都没怎么听,只顾着走神了,等人都起身准备离开,白熙也赶紧起身。跟着队伍就走了。

“她们三个是我的好友,我叫她们来玩玩,你可别搞事儿。”女主还跟那人打了招呼,那人看了三人一眼,皱了皱眉,却没有说话。

又看了眼女主,只是点了点头,就戴上墨镜,先离开了。其余的二十多人,陆陆续续坐上车,白熙三人跟女主一辆车,一路上也走了挺久的,不怎么休息,都大概有两天。

好不容易到了,是一处村子里,找了一户农户,看起来,竟然也有模有样,有住有吃。

已经晚上,二十多个人都在外面吃饭,白熙挑了个稍微干净的房间,背包放下也到了院子里。

都正热火朝天的喝酒聊天,女主一个人坐在一张小桌子前,似乎就是为了等着三人。

白熙也不客气,直接一屁股坐下。“炒两个小菜。”吆喝一声,就兀自倒了杯水,看着女主。

“你带我们三个来,是知道了什么吧。”子苏悠悠开口。

“恩,那人说,你们都是跟他一样的存在,我就想拉你们入伙,当然,里面的东西,你们也可以随意的拿,只要有命,我绝对不插手。”女主倒是挺直接的。

而且这么一到晚上,她身上的戾气少了很多。而且冷心冷情,却也不是无脑的。

“恩,自然极好。”白溪跟了一句,白熙也没说什么。饭菜也上来了,白熙拿起筷子夹了一块猪血,炒的挺嫩。

不自觉就吃了两碗米饭,等到晚上,三人睡在大通铺上,也没有做什么,毕竟第二天还有事情要做。

现如今是人类的身体,就算实力没被限制,这身体也受不了过度消耗,自然就谨慎了许多。

白熙睡在床上,盖着薄薄一层被子,竟然还有些冷,山里温度是多少低一点的。

只能依偎在子苏怀里,才暖和些。第二天起床,白熙就把上衣换成卫衣了。子苏又给白熙扎的两个小辫子。

干净利落,吃了早饭,背着背包就跟着对于出发了,前面还有一个带头的,三人在队伍中间的位置,也能听清楚那老爷子说了什么。

“这里倒是有不少人来过,但是都折在里面了。后来国家也放弃挖开这里了,也有不少人不信邪,倒是有一个人出来了,却疯疯癫癫,胡言乱语,出来以后,不久也就走了…”嘴里说的离奇,离得越来越近。

那老爷子,就不愿意再往前,拿了钱就离开了,白熙就见有人开始探测,找了一块地方就开始挖,男人都出力也快,不到一个小时,就挖到一块砖。

这里地势也比较低,加上树林里,没人耕地,几百年的地形变化,让墓也越来越浅。

人都一个一个跟着弯腰进了,白熙也跟着低头,走没多远,就感觉宽敞了,一不小心,就直接从挨着脚的台阶上踩空了,差点摔了,跟着感知才下了台阶。

走了没多远,就开始有分叉路,一行人分了两队,女主往右走了。白熙不想跟着,就想往左,被子苏一把拉过,跟着女主走。

一路上竟然意外的顺畅,许多墓室都是财宝器具,还有日常的生活起居的样式,并没有什么特别的。

正在几人到达一处宽敞的墓室里,却突然有了变故。墓室中间是一处棺材,围着六个棺材,里面竟然有两个棺材打开了。

白熙靠近一看,正是另外一队里的人。早就没了呼吸。看起来,就像没有水分一样,干瘪的尸体。不过两人脸上,竟都带着笑容。

白熙想召灵,没想到,两人的灵魂,竟然碎了。在这个墓室里四散,却不会离开。

“他们,被撕碎了。”白熙看了一眼子苏。子苏点了点头。

“还没散,来得及。”子苏找了两张符,贴在两具尸体额头上。

很快灵魂竟然自动拼凑,白熙问了些话。“你们怎么走的。”这些自然是用意识交流。

因为这个墓室,进来就出不去了,找不到机关就没办法。

所有人都在这里敲敲那里打打。

“有怪物,有怪物…”只三个字,他们的灵魂又消散了,他们好像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拼凑起来的符咒也烧了。

白熙感知了一下,并没有感觉到什么奇怪的东西,看向子苏,子苏摇了摇头。

如果道法都没办法察觉,那就不是鬼怪作祟。

白熙还是收了两具尸体的背包,还有身上的贵重物品。超级系统竟然直接查到了两人的财产。

这不就是作弊利器,其实本来垃圾系统就可以分析物品,只不过跟空间合并之后升级了,可以分析这个物品还有相关的所有资料。白熙从来没了解过而已。

现在也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如果出不去,倒不是没有办法,不过有些麻烦。

能不惊动人出去是最好的,白熙看着地面上一干二净的地板,如果这里有怪物,而且也有不少人来过,应该都跟两人一样,被放进棺材里了。

白熙翻过一具尸体,身下果然是尸骨,有的已经粉碎,有的还有骨架,而且看起来,还不是一个人的,有一具还没完全变成骨架。

子苏一看,打开其他棺材,里面竟然还有其他几个队友,都是同样的死法。

那一队人,在这里,损失了六个。子苏耗费了四张符咒,只有一个灵魂,来得及说一句不是怪物的话。

“不要吃我…”其实也类似。明明没有一点什么怪物的迹象,白熙看着中间的棺材,材质不同,明显中间的人,是比这六人地位高的。

这里也不是主墓室,如果这样的,可能是靖王的下属,也可能是妃子。

但是这里面,六个人,没有一个女性,那主棺那里,也一定是男性。

如果想知道,只需要试试就知道了。白熙的行为本来就已经吸引了其他人的注意,看着什么都没发生,才好不容易安静下来。

看着白熙盯着主棺,也都不自觉的开始猜测。子苏直接走过去,掀开棺盖,有些灰尘随之弹出,里面躺的,是一具没有腐坏的尸体,是一个带着面具的女人。

白熙看了一眼,就觉得有些奇怪,不是诡异,是奇怪,保存尸体不腐坏,有的是办法。

这个不奇怪,但是其他的棺材里都是男人,这个却是女人,看起来装束也是女人,但是身上的一些特征,很符合男性。

没有明显的腰身,喉结,手腕也比较粗,看起来只不过二十多岁的年纪,女孩子的手腕不会这么粗。

五官也是,虽然阴柔,却也棱角分明,更符合男性。

白熙瞥了一眼,看到棺材内里两面竟然有字,棺材外面光滑,里面却刻了满满的字。

有人一看开棺没事,立马凑了过来,看到那些字,开始分辨。

“按照这些文字记载,这个人,是靖王手下的一个副将。这里就是靖王墓。但是后面的字,跟那个时代,不是一种字体,是另外一个朝代的字体。但是看起来,是同一时期刻下。看起来,好像逐渐没有力气了。”那人说完,白熙瞬间觉得后背发凉。

“等等,这里面,有说到,女儿身。她的穿束,还有身体特征,还有六个棺材。”白熙只说了这么几句,后面的没有说出口。

她本来是个女人,而被靖王的一种邪术害了,把她作为实验体,进行了人体实验,把她跟六个男人按照阵法放在不同方位,通过八卦道法,改变了她的性别,并且用六人的灵魂,献祭给了她。

她就变得不男不女,但是因为灵魂强大,战无不胜,为靖王打了不少胜仗,而且这人,被称为‘王胜’,王胜是靖王的得力干将,这个世界的历史说的一清二楚。

因为原身,历史并不差,白熙自然记得这些。却没想到,会是这样。而且靖王跟王胜的禁断之恋,也是许多明白历史的人闭口不谈的事。

看来并不是禁断之恋,而是这个人,原本就是靖王的王妃,月希。胜,不就是月生,生命不就是希望。

后来王妃失踪,不过是王爷的借口,这么邪气的事,靖王是怎么做的出来的。他也不可能让世人知道,只能找借口。

看来那六座棺材,也是靖王为了纪念突然病逝的王胜,实际上也并不是突然病逝,而是被六人的灵魂反噬,生生撕裂灵魂死去。

就算身体完整,灵魂也已经不复存在,而靖王为了复苏月希,又用六个人,给她陪葬,想着总有一天会醒来,如若不然,也不会让她尸身不腐。

那些近代字,是后来误入墓地的人,被献祭,其实月希复活了,但是最后又死去,带着这些死去的人的记忆,一次又一次的复活,再被棺材活生生憋死。

棺材里面空气很少,一次又一次的假死,消耗殆尽,但是过了一段时间,又会慢慢出现空气。一次又一次。

这也是开棺的时候,那些碎屑,不是灰尘,是每一次月希醒来,刻下的字。那些近代的字,是那些被拼凑起来的灵魂写下的,所以看起来混乱不堪。

并不是靖王刻下,而是月希,还有几百个亡魂的呼救。

白熙正惊异之余,看到月希的胸膛,竟然开始微微起伏。立马拿起棺盖,盖了上去。

因为开棺,棺材里的空气,让失去意识的月希,重新苏醒。白熙刚盖上棺材板,就听到撞击声,但是立马就安静了,月希已经习惯了。

白熙想到习惯,有些莫名得苦涩,难道是因为附身在人身上吗?竟然会有些感慨。

可能她,已经不是月希了。这是个残忍的祭祀仪式。那些灵魂,拼凑不起来,是因为这个久远的阵法。

他们的灵魂说得不是死之前的惊吓,而是死之后的地狱,灵魂被撕碎的惊恐,还有一点一点被吞噬的绝望。

其他人正看着,白熙突然盖住棺材板,都吓了一跳,正要责问,就听到棺材里剧烈的撞击声,都是吓得瘫坐在地。

白熙听着呼吸逐渐微弱的月希,却一瞬间有些怀疑。明明她可以解脱了,给了她希望,却又让她再次死去。

进来的时候,就感觉到很多灵魂杂乱的气息,他们在月希死去以后,无意识被困在这里飘荡,就在月希苏醒过来的时候,那些飘荡的力量,就好像有了家,疯狂的涌向月希。

白熙看着无数丝丝缕缕,冲向棺材里面,挣扎,惊恐,再到习惯。这些情绪,竟然熟练的可怕。

“你想活吗?带着绝望活下去,还是继续这样周而复始。可能几百年以后,就不会再这样了,但是你愿意现在带着罪孽活下去吗?”白熙还是想让她自己做决定。

用意识给她选择。“我能让你复活以后,走出棺材,但是能不能平安离开,我不确定,你出来以后,死了就真的死了,再也不会复活了。”

“我不想,这样也挺好,我不想死,也不想活,就这样下去,至少,我活了千年,这个世界的变化,我都亲身经历了一般,也是不错的。”她灵魂的声音竟然意外的温柔。

她的灵魂,很纯净,那些四散的灵魂,并没有撕扯她,而是补全她的灵魂。

她听到白熙的声音有些意外,却立马平静,毕竟刚才两人的灵魂被重新拼凑起来,她也知道的清楚。

包括白熙盖棺材板,她都知道。

“真的吗?我以为你会恨他,也是,一千多年过去,那些仇恨,早就释怀了吧。”白熙想跟她告别。

“我快死了,这次是真的,因为不会有人在复活我了吧,你们到了这里,这个墓室最珍贵的东西被带走,就不会有人来这里了。我恨,但是大敌当前,敌国压境,这是我自愿的。”月希还是温柔的跟白溪对话,明明已经开始断断续续,意识开始消散,还淡然的好像吃饭睡觉一样稀松平常。

白熙却并不这样觉得,“可能靖王真的爱你,但是他也早就决定好了,就算你不同意,他也会举行仪式。毕竟找到这么一个阵法,没那么容易。你要是想活,只用应我一声。”

月希,明显强振精神,有些崩溃,转瞬之间却又淡然,不过带了一点色彩了。

“好。”短短的一个好,里面有伤心有释然,也有放手一搏的勇气。

带着几百人的记忆生活下去,并没有那么容易,白熙也很清楚。

白熙轻轻推开棺盖,她如果想回来,还起码有个终结的方式。

棺材里的人,胸膛起伏的越来越明显,最后缓缓睁开眼。“你回到人间了。”白熙说了一句,把手递给她。

月希看着眼前的人,刚才的那个人的声音,还有许久未曾见过的活人。竟然不是爆发出来,而是全部都消失了,一切的恩怨,过去的所有,竟然全都消失了一样。

也没有惧怕,因为这个世界,从她第一次死去开始,一直都不陌生。

月希只瞬间就反应过来,把手搭在这个女孩子的手腕上。

白熙一瞬间就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她身上,很冰。但是还是笑着拉她起身。

其他的人看着这么一个人,竟然活过来,还站在面前,都有些不知所措。毕竟白熙这一系列的行为,不过五秒钟,原本找机关的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不过都是倒斗老手了,也没有反应过激,更多的是不可思议。

“你知道怎么出去吗?”白熙拉她起身就松开手了。只随口问了一句。

“恩,这里,我再熟悉不过。”月希吐出嘴里的珠子,开口说了一句话,虽然有些沙哑。

“那就走吧,带我去找靖王。”白熙转即等在一面墙面前。月希也不奇怪白熙能知道主墓室就在这间墓室旁边,而且还在那面墙后面。

毕竟月希知道白熙不是什么普通人,她走到墓室正中央,把那颗珠子往下一按,原本平坦的地面,完美的嵌进那颗珠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