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不平静的梦

  • 神君驾到
  • 郭三天
  • 6923字
  • 2022-04-26 07:44:46

等着太阳从天边一直沉下去,都没见程晨的踪影,想着可能最后一天学校有什么活动之类的,就晚了就没想那么多。一直等着他出现。好像已经习惯了他的陪伴。

两个人都什么也没说,慢慢的走着,都不想打扰这时光,毕竟以后还能不能一起打球,一起娱乐,谁也说不定,都不想这么早分开。

“到了,大晨。”程晨跟在白熙后面好像走神了,走过了都没发现,白熙只能提醒他一下。

“啊,哦哦,我刚才发呆呢,走,去吃饭。陈叔,老样子,两碗拉面。”

“哎,好嘞,明天就考试了,叔也不知道还说啥,叔嘴笨,就给你们炒盘肉。今天吃好了,明天好好考试。”

又是火热的拉面,还有爆炒的孜然牛肉,今天的牛肉看起来就新鲜,还在一跳一跳的,应该是刚买回来。二荆条切细圈,葱姜蒜一切,干辣椒热油一爆,香味就藏不住,接着就是牛肉,翻上两翻,肉变白了,就是熟了,生抽老抽一放,五香粉,孜然,再加一次辣椒,这次是辣椒面,这么溜锅一圈,味道就进去了,二荆条一下,再炒两翻,就出锅了。那香味,配上两个烧饼,往里一夹,牛肉的汤汁进到馍里,咬一嘴,香辣直蹿舌头,整个口腔都是辣椒孜然的醇厚的香味。

“恩!陈叔真香,还是你炒的好吃。”程晨一边吃还不忘拍拍陈叔马屁。但是陈叔还就吃这一套。“哈哈,那肯定的,你陈叔我好歹也做了二十多年了。”爽朗的笑声能传遍吵闹的小吃街。店里的客人也是跟着附和,一时间,好不热闹。也让沉下去的心,燥热起来,几口吃了面,又吃了整个烧饼,拉着大晨就出去了。“陈叔,吃完了,我们就先走了,明天还考试呢。”“好嘞,去吧,放轻松,调整心态。”

“大晨,明天就考试了,可能以后见面次数就少了,剩下一个假期的时间了,考完试,能陪我去旅行吗?我很久没出去了,想去很远的地方,看日出日落,看大江大川,以后还能不能在一起,我也不知道,只想能再和你好好度过最后的日子。”

白熙并没有什么人生目标,一直都比较平淡。对于她来说,其实考试不重要,她可能是心血来潮,也可能是真的习惯了程晨的陪伴。走完每一天,如果要分开,白熙也希望分开的前一天,还在和他嘻笑打闹,让白熙自在的日子。

白熙的人生里,从记事开始就在争第一,到辍学,好不容易不争了,才发现,争了那么久,回想起来,并没有一点激情澎湃,或者感慨万千,只是觉得没什么意义。

白熙好像本来不喜欢争抢,不喜欢激烈,不喜欢人情世故,是因为什么变成这样她自己也不太清楚,给自己找不到合适的理由去推脱,好像是自己自愿的,也好像是被迫的。

可能是因为周围的人,就连父母都很优秀,如果自己不优秀会说不过去,会给家里丢脸,但是好像父母,也从来没有给自己压力。

不想太多的时候,就是糊糊涂涂的,一天又一天,又觉得混混沌沌很颓废,就这么自我厌恶自我反省,却又每天如此,循环往复。可能如果没有程晨的出现,白熙的生活就会一直这么消沉死气,因为一直规律的生活,没有谁会来骚乱一潭死水。

其实对于有些人,白熙还是很感激的,毕竟让她知道,人啊,还是很多时候都要靠自己,跟别人倾诉,别人可能不愿意听你去说心里话,就算是别人起的头。人啊,都是这样,不能深切体会的时候,就很容易厌烦。深切体会了,大部分人又会觉得自己生活就特别难,还想跟人倾诉呢,别人也不想听他的倾诉,因为自己的苦恼也不比任何人少,自己又找谁去说呢。白熙开始学会闭嘴,学会沉默,学会放下,学会知足,不再追逐,不再激情,不再热血。

很多人都说,对白熙的第一印象就是沉默,老实,呆板,没有主见,太随意了。白熙只是笑笑,不会为了讨每个人欢心而去改变自己。以前总是患得患失,可能陌生人的叹气,都会让她小心翼翼,这真的不夸张。不过现在的白熙,是真的不会在意别人的任何目光了,看得淡了,就什么都放下了,就没什么过不去的,也没什么好期盼的了。

人生处处是惊喜,可是白熙似乎对这些别人觉得开心或者愤怒的东西,不感兴趣。对她来说,以前的事,也就只是回忆,并没有多余的感想,心情很平静,但是心里又觉得不舒服,好像情绪在告诉自己,你现在该开心,该痛哭,该嫉妒,该悔恨。可是白熙提不起精神。

有时她觉得归隐山林也挺好,毕竟每个人追求不同,也没觉得自己想法有问题,可是认识的不认识的好像都在告诉她,你不应该这样,这样是错误的。可是事物本来就没有对错。在白熙看来,只是立场不同,角度不同罢了。

有的时候突然对一个东西来了兴趣能坚持一年,但是发现了一个更有趣的,发现这个坚持的东西,立马就普通的。就会去坚持另外一个新鲜事物,但是不会忘了这个旧事物,依然会每天坚持,只不过,多了一个新人,等一点一点积累,很多个东西的时候,必须要抉择舍弃谁的时候,就会选择摒弃某一个东西。

对于她来说,可能我有精力才是最重要的,而不是坚持了多久不应该舍去,对白熙而言,没有哪一个是例外,都一样,只不过不感兴趣了,就把那个东西甩了,没有什么正确错误可言。

白熙有的时候会糊糊涂涂的想一些东西,具体什么,自己都不太清楚,真的是很意外,智商退步都可以回到远古时代了。

程晨没有吭声,白熙在等着他的答复,不知不觉又走到树下了。“不会分开啦,朋友一生一起走,歌词都这样说。”他似乎答非所问,又抛给了白熙一个问题。

白熙也不确定想去哪里,对于她来说,考不考其实都一样,只是想有人陪着,做什么都无所谓,就是有人陪着就好。

那种压抑的气氛,让白熙很不舒服,直接说了晚安,就离开了。

晚上回去就是辗转反侧的睡不着,睡着了就是做一个可怕的梦,梦里的白熙被人类撕咬,准确说,看起来,是人类,但是面目狰狞,身上有很多被撕咬的痕迹。就在那张恐怖的脸,挨着鼻尖的时候。

白熙从床上直接坐起来,就好像真实经历的一样。直接被惊醒,因为她很久没做过这种噩梦了,第二天精神并不是很好,但是还是尽力起床了。工作已经辞掉,白熙起床并没有事做,但是心里焦躁不安,也睡不着了。

出了一身冷汗,去清洗了一下,摸着手机,看着屏幕上显示的PAIPAI余额,又搜了高考考试时间,就陷入漫长的等待。

白熙不打算把这件事告诉白妈,之前白熙做噩梦,就那么一次,却应验了,白熙并不开心,因为那次,奶奶离开了。

估摸着时间,考完试给程晨发了消息,想让他来陪陪自己,他就过来了,睡在隔壁,因为离得近,倒是很安心的就睡着了,但是又是那个梦,同一个梦,更加真实,血液喷溅在脸上的温热,被撕咬的疼痛,却没有在关键时刻醒来,生生被那群恐怖的人吞吃入腹。这次因为动静太大,把大程晨都吵醒了,他过来看着满头大汗的白熙,赶紧给倒了一杯水。

白熙亲眼经历,并且看到了一场灾难的惨状,是再也冷静不下来了。虽然已经半夜三点,白熙让程晨去睡觉,关上门,就拨通了一个一年没有联系的电话。

白熙喝了口水,才慢慢缓过来,让大晨去睡了,是因为明天他还有考试。

沉寂的夜里,电话铃声,都格外的折磨煎熬。白熙大气不敢出。‘嘟~嘟~’打通了,响了两声,那边就接了。

“喂,喂,是小熙吗?喂?”那边的人,显然不是被吵醒的,只是声音里都难掩疲惫。

白熙听到久违的声音,才放松了绷紧的神经。“喂,我是,我还以为会没人接。毕竟现在是凌晨。”那边似乎听出白熙的不对劲。

因为她还在大口喘着粗气,“小熙,你是不是不舒服?用不用我打紧急电话?”那边有些焦急。

“不用,我做了一个梦,我好久没做梦了。”那人显然一愣,他知道白熙的所有过往。语气都有些紧张,应该说,有一点无奈。

“什么梦,小熙,你说。”似乎在等待着,从白熙嘴里说出一个噩耗。

“我,梦到,人,很多人,有血,那些人,看起来凶神恶煞的,浑身都是血,他们咬我,我挣脱不开,我本来以为只是一个噩梦,但是连着两天,那个感觉,很真实。我知道听起来很荒诞,但是是真的,我,我没有骗你。”白熙开始磕磕绊绊说了起来。越说越激动,越说越害怕,最后害怕那人不信,还强调了两句。

“好,我知道了,你安心睡觉,我相信你,明天下午,我给你答复,小熙,这些话,不要对别人说,谁都不行,听到了吗?”那边并没有戏谑的调侃,而是很认真的答复了她。

白熙因为被信任,松了口气,也可能被安慰到了“好。”白熙也没有再说话,那边看白熙没在说话,才挂了电话。

白熙镇定下来,再次睡着,这次没有做梦,一觉睡到第二天中午。

因为两天的睡眠不足,难得睡着的白熙,就没有因为生物钟,早早起床。

但是第二天醒来,整个人还都是魂不守舍,给程晨打了电话,他早上离开的时候,怕吵到白熙,就直接走了,给白熙留了字条。

打过电话,白熙揉了揉发疼的头,随便凑合着,吃了点东西,就又回了卧室,坐在桌子前面,开着窗子,夏天的风,并不温柔,燥热的卷着舌头,一股股地热气,冲击着白熙的脸。

白熙被热风吹的昏昏欲睡,却强忍住睡意,把做的那些梦,画了下来。画着画着就清醒了。

关上窗户,开了空调,抬头看着晴朗的天空,太阳的高温,让空气都变了形,好像一阵阵卷曲着。

发白的太阳,天空也没有一点云,是淡蓝色,可能被强光晒褪色了,虽然知道不可能,但是看起来,真的挺像。

不知不觉,一个下午过去,白熙一直端坐在桌子前。手机铃声打断了呆愣的白熙。白熙看了号码,立马拿起。

“喂,小熙,我接下来说的话,都是真的,也请你相信我,你的梦,是真的,而且根据预测会在未来三年内爆发。你可能一直不知道你爸爸的工作性质。我昨天寄过去一封邮件,应该已经到了,等会儿你去领了,你就都知道了,电话上说,不方便,在PAIPAI上,详细告诉你。”那边说完自顾自就挂断了。

白熙也是缓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试着用电话搜索,找到了那人PAIPAI号,就加了,没一会儿就同意了。

紧接着白熙的门铃就响了“小熙,楼下有你的邮件,我顺便给你拿上来了。”外面是程晨的声音。

他今天直接过来了。已经考完试了。还有几天才报考。白熙拿着邮件进了卧室。

进去之前跟他打了招呼,“大晨,冰箱里还有些菜,冷冻层也有水饺之类的,你想吃什么自己做点,我有点东西处理一下。”就关了门。

程晨也没有打扰,自己进了厨房。白熙关上门,反锁以后,坐在窗户前,天还没有黑。拆开邮件,里面是一沓子复印件。

白熙按照页面,一张一张看下去,里面是白父的所有资料。工作性质,参与过的实验,工作过的单位,实验室,都非常详细。

白熙越看越惊异,后背不禁有些发凉。里面还附带有许多图片,整整一百页,白熙却事无巨细,从头开始。

程晨叫白熙吃饭,白熙也就是凑合了两口,就又进了卧室。程晨也没说什么,安静的收拾碗筷,然后也进了卧室。

白熙一整夜,都没有睡觉,才堪堪把资料看完。途中有很多东西涉及知识盲区,就跟那人沟通。

他也毫无隐瞒,和盘托出,知无不言。白熙才知道,原来爸爸,一直在进行一项非常危险的实验,从自己出生之前,就已经开始着手。时间跨度,整整十九年,却还没有研究出个所以然。

白熙丝毫不怀疑爸爸的实力,毕竟他也算是同门里,顶尖的人才。那只有可能,是那项秘密实验太过棘手。

短短一晚,也捋不出头绪,而且爸爸的秘书,还说有些话,不适合过分直接的交流。很多都涉及一些不为人知的实验,那看来之前的通话,是加密的。

白熙想着,回老家一趟吧,就顺手买了下午的机票。之前奶奶还在的时候,每年寒暑假都会回去陪陪奶奶,去年奶奶走了,也很久没有回去了。关键村子里,也比较安静,会让浮躁的心,稍微平静些。

一大早,白熙就收拾了行李,准备离开。程晨刚好也睡醒了,听了白熙的打算,跟家里打了一通电话,就准备陪着白熙一起去,说是机场见。就匆匆离开。

白熙也没所谓,看了看冰箱里,也没有什么怕坏掉的食物,就关了水阀燃气阀,电没有断,只是关了空调,窗户,各个屋里都检查遍了,就拉着行李箱,叫了辆车。

去机场的路上,看着城市的繁华,脑子里突然闪过梦里的废墟,很难把两个情形放在一起。还是摇了摇头,不在胡思乱想。

到了机场,付了车费,就在候机室等着,还不忘看那些资料,整理信息。中午在候机室随意吃了些。

不到两点,就看到候机室门口,一个熟悉的身影,程晨。果然来了。看到白熙,提溜着小行李箱,就靠了过来。

白熙收起了资料,“大晨,给我看着东西,我去洗把脸。”就去了卫生间,打开水龙头,胡乱抹了把脸。看着镜子里有些憔悴的面容,有些恍惚。

不过两三天,就发生了这么多,白熙还是有些吃不消,不过也强撑精神,拍了拍脸。出了卫生间。

坐在座位上,调侃程晨“我老家农村的,你去了别不习惯,我也好久没回去了。”

“不会,就是去玩,有什么习不习惯。还挺想知道你老家什么样呢。”程晨很给面子的没有嫌弃。

白熙看着程晨开怀的模样,也暂时放松了心情,几天里难得露出了笑容。

“好,你说的。去了就委屈你几天。”白熙也不在说话,看着手机上,许多灾难的图片。是秘书发来的。

程晨也没有偷看,不知道在看什么,也是聚精会神。很快就该登机了,白熙要了两个橘子。

就一起赶往乡下,先是飞机,又转的客车,坐上客车看着窗外,总觉得外面的和平,是一场梦,恍恍惚惚又睡着了,又是那场梦,现在白天睡着也会做这个梦了,怎么回事?唉,算了,不想了,想也想不出什么。

等回到那个熟悉的镇子上,已经中午了,白熙随便找了个饭店,没想到味道还不错,吃了饭就把停在路边的自行车骑上,因为村子离镇子还有二十公里差不多的路程,不通车,路也窄,每次回来都会骑上寄存在街口的阿姨那里的自行车。

两个人骑了一个小时才到,晃晃悠悠的停到了门前,大门已经生锈了,附近几个屋子也都荒废了,因为那些邻居早早的就在外面定居了,不知道为什么。

那些邻居,都很厉害,年轻的时候,就是佼佼者,到了儿女也是个个都是顶尖人才,白熙家还就白熙没出息,爸爸是研究所的首席教授,妈妈是医院的三道杠主任,就她早早就不上学了。

因为邻居们都是已经定居在外了,他们去年奶奶葬礼的时候来过,说这些房子留着也没用,等白熙有出息了,就可以回来自己盖大房子了。

那个时候其实挺开心的,因为白熙从小就有一个梦想,就是盖一个大房子,一家都住在里面,可惜了,现在的也没能力盖大房子了,也没有一家了。

从背包拿出钥匙,开了门。

白熙就带着大晨稍微把屋子收拾一下,其实里面挺干净了,除了一点灰尘之外。因为奶奶临走的时候,也没有发现很多的衣物,厨房也是除了米面调味料都是见底的状态,似乎奶奶知道,她要走了,屋里什么东西,都提前收拾好了。

有人说老人要走的时候,会有预兆,可能奶奶就是。白熙推开卧室门看着奶奶的床铺,忍不住的躺了上去,是真的舒服,奶奶很爱干净,被子上还有一股阳光的味道。

程晨收拾了一间屋子出来,把自己的行李放了进去,就过来这屋,看着难得展颜的白熙也没说什么,去了隔壁。

因为收拾干净还真要挺久的,房子是上下两层,小别墅的感觉,是妈妈再嫁以后回来盖的房子,很结实。

虽然奶奶勤于打理,但是已经一年没回来了,灰尘还是会有的。不过奶奶对于妈妈,一直都很满意,就算分开了,也还是很疼她。

随便煮了点面,吃了就睡觉了,程晨住在隔壁。今天晚上是真的觉得很放松,很快就熟睡过去了,但是晚上又做了那个梦,这次自己没有被杀,而是高空的视角,看着下面的荒凉一片,尸横遍野。

而且奶奶的声音出现了“小熙,还有两年时间了,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声音渐渐远去,听不清楚后面的内容了,但是前面的几句听的很真切,两年,到底是什么?好好照顾自己,又是怎么回事?难道是两年以后会死,死在这个场景里,以前听奶奶说过,她会一直陪着自己,难道…

从梦中惊醒,不管是不是真的,白熙都要准备充分。天已经亮了,叫了隔壁的程晨就起床了。

他也没说什么,简单煮了两碗鸡蛋面,两人吃了饭,白熙就坐在客厅里,从以前的屋子里翻出了纸笔,课本什么的早就被卖了,但是纸笔还是有的,因为有画简笔画的习惯。

开始集中精力整理资料,才彻底理清了一切。

白熙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就是着急的想自己怎么能在两年后逃过那场灾难,很相信奶奶的话,因为小时候,奶奶的话,总是会应验,比如爸爸死,妈妈改嫁,还有她自己的死亡,时间说的真的都对上了,可能奶奶是道姑,可以看到每个人的死亡时间。

不管是不是,反正每一次都出奇意外的准确。白熙很冷静的计划着,该做什么。

自家的房子肯定抵御不了梦里出现的那种活死人。

房子,水源,物资,都是问题,突然想起来,爸爸最后一次从家里去研究所说了一些话“小熙,如果爸爸死了,你就打这个电话,有什么困难他都会帮助你的,爸爸爱你。”白熙拿出手机,看着那个号码,正是秘书的电话,爸爸很少对自己说,他爱我。

白熙之前把这个号码存在手机里,会在无聊的时候,打他电话,他每次说话就是不知不觉的就治愈了白熙的心。

白熙前几天刚通过电话,但是这次是忐忑的按下了拨号,可能是因为这次知道了一些资料,不敢那么随意的跟他聊天了。

响铃了,一声,两声,三声,接通了,那边是安静,一点噪音都没有,他也没有说话,我也没有说话,等了三秒他带着不确定的问了一句“怎么了,小熙?”

白熙瞬间就放松了下来,因为不自觉的就已经紧张了,回答了一个是。

能听出来他声音里的笑意,“怎么了小熙,你怎么会又给我打电话?有什么话,PAIPAI上也不好说,对吧,挺聪明的,小家伙。”

他似乎料到会给他打电话,并没有很惊讶,而是在问白熙发生了什么事。

应该是爸爸跟他说过,白熙也没有顾及的开了口,“恩,的确是有事,这个梦依然没有消失,而且白天都开始做了,越来越清晰的画面,而且我昨天还听到奶奶的声音了。”

那边沉默了一会儿,开了口“白奶奶的声音?你确定?她说了什么,你做梦梦到了什么,能告诉我吗?”看他的语气,他应该知道我家里的所有事。

“奶奶说,还有两年,让我好好照顾自己,我做梦梦到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