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风生水起

  • 神君驾到
  • 郭三天
  • 5229字
  • 2022-05-20 00:00:00

白熙当即给了他几十把簪子,还有发卡,首饰,几千银元到手。不过他也是个阔气的,几千银元说拿就拿。

白熙却也乐呵呵的,放进空间,就如同之前许多世界的货币一样,并没有选择在系统那里转换,只是单纯的储存起来。

那人拿了东西便走了,白熙躺在躺椅上,吃着面包喝着牛奶,放了一首曲子,光碟放上,舒缓的钢琴曲从留声机传了出来。

白熙昏昏欲睡之际,来了一个怯生生的半大小子,说是买香水。

但是眼底的探究没逃过白熙的眼,这家伙,是装的。

是来干嘛呢,白熙正坐起身思索之际,他直接就精准的拿了试用的,闻了几个。

最后在一个桃花香水闻了许久。“神君,他不过是个无名的,剧情里没有他这号。”

白熙看着他的动作,好像跟一个人重复了,让白熙很熟悉的一个人。

还有那个眼神,桃花,这,难道又是夕梨?虽说是巧合,却屡次遇到,这家伙可能是跟着两人来的。

“留下吧,去二楼做个伙计,也有口饭吃。”白熙重新躺下,眼都没睁。“你是主角系统,这个世界可是有男女主了,怎么到这里来了?”

“我回去实验室更新了,系统升级合并,有一个系统绑定者刚刚离开,暂时还没有合适的人选我就接来了,是逆袭系统。”他虽然年纪不大,声音还带些稚嫩,语气却没那么简单。

还是一如往常乖乖的感觉,问什么答什么,也不多余说话。

逆袭系统的话,应该也是些身世凄惨的孩子,倒也不算太难,毕竟夕梨也不是个善茬,看起来良善,其实是个狠角色。

“挺好的,上楼吧。”白熙看着他上楼,又闭上了眼。

夕梨看了眼恬淡的白熙,心里的苦楚一点也没了。找了那么多世界所受的委屈也一扫而光。

一蹦一跳的上了楼,白熙已经跟子苏传音了,楼上的酒保会看着办的。

白熙把屋里喷了一泵的香水,淡淡的甜味,倒是应景,马上要过年了。

又一个大年夜,却跟往日的完全不同。多了一个夕梨,多了一个漂泊的灵魂。

白熙也不是伤感的,在想着应该要忙到二十九的,这几天明显客流量变大了,估计也有人预定年夜饭。

白熙让本源树多安排些菜蔬水果,白面糯米,果干坚果,各种食材调味品,都多准备些。

今年冬天,就推出新的糖果,巧克力,还有棉花糖吧,软糖,硬糖,奶糖,都可以准备一些,做一些有图案的,也是不错的,直接现场切了卖。

点心也可以多做些,酥,果,饼,酪,脆,挞,各类的都准备些。

有的添置年货早,普通人也是要买些的,也可以搞一个试吃,也能让人放心吃,顺便可以让夕梨来学。

“夕梨,到一楼后厨里,跟着他们学做点心吧。”白熙跟她传了音,伸出蜷缩在裙子下面的脚,穿上毛茸茸的鞋子,拉着子苏到了后厨。

一楼有三个厨房,一个做菜,一个做甜点面包,一个是做些小吃面食。

下午三点钟,也就咖啡馆稍微忙些,其他的还都算可以。

白熙跟各个厨房的人都交代了,新增的菜式,又把制作方法给了几人,至于量,时间久了,几人都把控的准,不怕浪费,就算吃不完,放进空间也可以保鲜。

肉松啊,火腿,培根,茴香,迷迭香,胡椒粉,可以加进面包里,肉饼三明治,热狗,夹心面包,可能因为心情缘故,白熙的点子都多了,也应该是有心情安排新菜式。

又给了八大菜系的菜谱,食材本源树搞定,有些厨子都会做,不会的就学了,也能有拿的出手的,毕竟做菜的厨房,六个厨师,最忙的时候也不会累到。

至于点心,也多了五六个花样,糖果是新增的,可以放在门口,搭个棚子卖,早餐也是棚子,中午就收起来,也不碍事。

跟三十多个人商定好了,就快晚上饭点了。白熙也不多留几人,关了首饰铺子,到了后厨,监督几人做糖果,因为过程比较复杂,费时。

现如今做了,到了明天晚上,才吃得上,眼看就二十一了。

自然是要早些筹备,给几人几天反应时间。白熙安排好了便也没有多待,不然就耽误了几人的进度了。

夕梨自己找了面点师开始帮忙,子苏也没闲着,开始腾出锅炉还有烤炉之类的。

又拉了两个人开始做糖果,白熙找了两个大的木箱子,找了锯子锤子钉子,改造了两个桌子,又找了一个大的木板,拼接起来,又做了一个支架,可以装一些包装的水果。

毕竟这个年代反季水果很少见,蔬菜也一样,白熙就打算支两个摊子,一个卖糖果水果,冰糖葫芦炒货之类的。一个卖新鲜蔬果。

总有人买账,毕竟吃的东西,这里向来不贵,口味也是不错的,还是挺多人愿意来试试的,也因此多了许多回头客。

逐渐开展业务的话,整个房子,可以有好几个产业。因为东西都是用不尽的,所以也不用担心。

没了就重新包装,需要处理的看快没了,提前备好,也无须担心什么。

白熙早早就睡了,子苏却一直忙到深夜,回了卧室也没开灯,白熙被开门声吵醒,听着脚步声临近,不是子苏。

白熙摸到床头灯,一开,竟然是夕梨。“小白,她还在忙,让我来看看你。”

果然规律的坐在沙发上,只是看着白熙,白熙也没关灯,就这么睡着了,等睡醒,身边已经多了一个人,自然是子苏。

才艺也没有动静很大,轻手轻脚起床穿了衣服,立马去了隔着五六个房间的卧室,找了一身衣服,因为两人没事就换着住,所以每个屋子都有衣服。

穿戴好,头发简单扎了起来,就进了前面。糖还在晾干,但是大部分已经做好了。

棉花糖还正在做,巧克力已经做好了,奶糖之类的也都备好了。

白熙看着包装好的糖果,写了几个牌子,打开店门,把木板支好,棚子也立起来,把糖果分类摆好,价格还有口味写的清楚,又包装了些蔬菜水果。

昨天还做的有冰糖葫芦,也一串一串摆好,早点摊子也支起来了,每个环节都开始营业了。

也有人一大早就买点心的,因为新老口味都有试吃,所以也有人愿意买这些新奇的糖果点心,还有面包。

到了小年那天,生意倒是火爆的,白熙一直忙着,只包装糖果,还有包装蔬果,一天里都连轴转没停过。

也算是不错的,一直忙到二十九,开始预定年夜饭,也有几桌,都是普通家庭,自然一年到头想吃些好的。

白熙倒是闲了,毕竟熟悉流程以后,白熙就不用上手了。

到了年三十,其他的店铺都关了门,只有这一家餐馆开着。订餐的陆陆续续都来了。

白熙也让这些忙了一年的魔族平民,好歇一歇,坐了四五桌,都吃的一脸开心,白熙把卖剩的没多少的甜点面包,还有糖果,包装起来,送给了几桌客人。

虽说已经深夜,气氛却也没有太过冷淡。白熙吃着菜,透过门还能看到附近都是灯光通明的。

对于普通人而言,过年也是一种美好的精神寄托吧。白熙喝了口酒,就独自去了后院,看着明亮如白昼的院子,却开心不起来,坐在秋千上,看着天上的乌云。

应该要下雪了吧,白熙瞥了一眼那些花花草草。

“怎么一个人,有什么心事吗?”夕梨悄无声息的坐在旁边。

“不是,挺好的啊,慢慢发展起来,这几年也算立足在这个世界了。”白熙答非所问。

“恩,以后有我陪着你,总归会再次遇见的。”夕梨也不急着表明心意。毕竟对于夕梨来说,都已经有实了,就算没有得到她的心,也足够了。

白熙正恍惚以前关于夕梨的记忆,的确也是有些的,空间的那棵树,有了动静。

“我还有点事,你吃了饭就早点休息。”白熙说完就进了空间。

那棵树有化形的动静,几棵本源树站在树旁,表情却是稀松平常。

白熙也没说什么,等着这棵树化形。原本是没有性别的,但是在成长的时候,可以选择性别,后面也有改变性别的机会。

白熙备好两套衣服,都是宽大的,体型问题也不用担心,只分男女。

一道柔和的绿光笼罩这棵树,并不刺眼,但看不真切里面的情况,也没多久,渐渐清晰。

白熙看到一张熟悉的脸,方桦,自己去的第一个世界的那个下属。明显是个女性的模样。白熙趁着光芒还未散去,给她披上衣服。

等能看的清楚明白,白熙也知道为什么会熟悉了,虽然记忆不在,但是灵魂,显然是方桦的。

这不免让没由来心情低落的白熙,有些安慰。“以后便跟在他们几个身边学些东西。”白熙说了一句,又扭头看着几个本源树。

经历了时代更迭,几棵树都算是无所不知了,来教这些花花草草学习一些东西也是很容易的。

“你们几个,就好好培养这几株花草,还有这棵树,我就先走了。”白熙跟几人交代了,便出了空间。谁知道夕梨还在坐着。

也正常,外面不过才十几分钟过去,白熙轻轻叹了口气,也算是放下心来。

总是犹豫徘徊在世界的意义上,也未免太过无趣。这么一想,又来了精神。

“走吧,出去吃饭,时间还早,今天晚上要熬上一整夜的。”白熙走在前面,夕梨起身,乖巧的跟在后面。

出去也都还在吃饭,子苏一个人坐在角落里,手上写写画画的,白熙让夕梨去吃饭,就凑了过去。

“在算账吗?交给他们就好了。”白熙嘴上说着,还是坐下了。

“恩,闲着没事,今天你估计要熬上一整晚吧,我也瞌睡少,顺便看上两眼。”子苏还是了解白熙脾性的。

“那是自然。”白熙一听,也没有被看透的窘迫,转身放松的靠在沙发上。整个人都慵懒极了。

很快客人也走了,魔族的那些厨子伙计,也被子苏收进玉佩里,东西也都收拾清楚了。

整个诺大的房子,就剩下三人,白熙却没有到后面去,而是到了二楼的咖啡厅,找了个桌子,把留得糕点什么拿了出来,热水倒是不少的。

透过玻璃窗子,昏黄的灯光,照亮整个街道。每家都传出欢声笑语。

白熙小口吃着三明治,毕竟晚上也没吃多少东西。子苏戴着眼镜,翻看账目,夕梨看着菜谱。

灯自然很亮,不妨碍查阅什么。白熙吃了三明治,就坐在角落的钢琴凳上,掀开钢琴,手指摸上琴键,熟悉的感觉瞬间回笼。

白熙手指扶上琴弦,试了试音,就弹了一支曲子,也不算很喜欢,不过很应景就是。

舒缓的音乐让白熙不安的心落了下来,不自觉就沉浸其中。

子苏抬头看了一眼,有些别样的情绪,却没有显露,只是掀动纸页的手,有些浮躁。

听了一会儿也没了心思,合上账本看着窗外,手上拿着咖啡,咖啡杯在嘴边却没有下嘴。

夕梨看着弹琴的纤细的背影,看来她越来越优秀了。不免有些低落,转而又振奋精神,继续看着菜谱。

一曲毕,白熙摸了摸脸上,好像有什么东西,指腹只摸到些湿润。

一夜也很快,却在今天,显得格外漫长。白熙又坐了回去,放了一首曲子,吃着零嘴,靠在子苏怀里,不知不觉就模糊了,等睡醒,已经中午了。

也忙了许多天,自然一放松,就睡的久了。也是一阵勾人的香味,才叫醒了白熙。

轻手轻脚的掀开被子,伸了个懒腰,屋里黑漆漆一片,窗帘遮光,也看不清楚外面,想了想昨晚的天气。

白熙穿上棉拖鞋,就赶忙拉开窗帘,外面正在下雪。而且看起来是下了一夜,雪还不小。白熙立马叫了子苏,穿了一身厚厚的裙装,外面套了一件兔毛外套,外套里面是一层羊毛。

靴子也是毛茸茸的鞋面,鞋里是五毫米长的鸭绒毛,袜子都是羊绒袜,这么一穿,是怎么也不冷的。

下楼的声音,咚咚咚咚,迫不及待的扑了子苏满怀。“下雪了。”

子苏说了一句,就干脆拦腰抱起白熙,到了铺面里,推开门,街道上的雪还没清理。

大多数人都还没来得及出门,白熙蹲下,随手捏了一个雪球,就打在子苏身上。

小手都被雪冻的有些红了才罢休,子苏拉起白熙的手,就包在手里,用自己的手给白熙捂着。

白熙也不在顽皮,跟着进了餐馆,厨房正在做午饭,三两个厨师正在忙碌,白熙倒了杯热牛奶,喝了一杯下肚,也暖和了许多。

屋外到底是冷的,屋里已经烧起炭火,锅炉都热了,上面的水壶都开始冒蒸汽了,热水都放进一个大的保温桶里,放在后厨,也没人能看到,平时都是这么烧水储存的,不然都冷了,而且餐馆需求量大。

白熙把水倒进桶里,又接了半壶水,烧着用来洗漱,温温的就行,也不用烧的特别热。

看到有水雾,白熙就赶忙拿下来,洗脸的木盆倒上温水,找了一个玻璃瓶子,里面装的精灵族的洁面膏。

白熙洗了把脸,喝了两口水漱口,就算完事儿了。等着吃午饭,期间吃了些水果,垫一垫。

中午一大桌子菜,白熙也是盛了一大碗米饭,美美吃了一顿,打了个饱嗝才作罢。

打算的是初三营业,许多东西都该准备了。也难得歇业,把厨房好好收拾一下是肯定的。几个魔族厨娘都不会清理法,只能靠动手,不过也有魔力,还没那么难搞,一个下午就清理干净了。

几个厨房又重新开始忙碌起来,白熙也没闲着,从后面把菜一点一点拿出来,摘好,然后包装,外面的棚子把积雪除了,门口这一片的积雪就堆起来,搞一个雪人。

天气还很冷,也不会化掉,也算是一个吸引客人的小道具。

白熙堆了个雪人,把棚子也清理了,桌子支了起来,摊子也清理了积雪,摆了上来。

当天下午,都收拾妥当了,糖果就要开始准备材料了。一个下午,都没人闲着。二楼也清理干净,一切都摆放好了,就等营业。

等到晚上,便早早去睡了,毕竟都忙活一下午,也还没营业,就让几人去桌上休息。

白熙自己在厨房鼓捣了好一会儿,用猪骨高汤,还有牛肉汤,卤汤煮了几块面饼,粉丝,还有红薯粉,几人分吃了。

吃了以后,有两个人去刷碗,清理厨房,其他人都早早去休息,第二天一早就要开始忙碌了,毕竟初三开业,要准备的东西,并不少。

白熙也没说什么,晃悠着去了后面,随意在一楼找了个客房,施了个清理术,脱了靴子,拖去外裙,穿着睡裙拉着被子盖上,躺在床上看着窗外的雪,月光照在上面,格外耀眼。

不知不觉就睡着了,白熙身上的被子规律平稳的起伏,一个轻微的扭转门把的声音,却扰乱了原本已经浅眠的白熙。

“姐姐,快睡吧。”白熙说了一句,眼都没睁,因为脚步声还有呼吸节奏,都是子苏的习惯。

果然没多久,白熙就陷入一个温暖的怀抱,白熙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往来人怀里拱了拱,也没多想,就又睡着了。

熟不知躺在身旁的人,并不是子苏。

现在的子苏正在门外听着屋里的动静,逐渐平静,却收回了握在门把的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