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收拢

  • 神君驾到
  • 郭三天
  • 5624字
  • 2022-05-17 18:00:20

剧情里,只是一笔带过的一个树妖,说的是温文尔雅,跟大男主也不遑多让,却只见了一面,便没有了踪影,白熙仔细了解了才知道,这树妖,可没那么简单。

原本妖界也是七零八落,许多个部族,内乱不断,族外的吞并也越来越多。

而跟灵物相似的这些树妖花妖,可就遭了殃。因为实力不强,只能隐居起来,初穗也是自己调皮,偷跑出来,被几个不入流的小妖欺负了去,不愿意面对现实,跳了崖,便失忆了。

白熙也说不了什么,只是捡了去,至于后续,便是她自己的了。

子苏在前面破阵,白熙在后面心不在焉的跟着。很快到了秘境内,倒真是到处都是绿色,欣欣向荣都有些逊色。

白熙很快发现了一株草,周围都是鲜艳的几簇花,便一同连根移了,放进了空间。

看这模样,应该也快化形了。白熙也没多引人注意,只这几个算是灵性的,虽然普通,却也是不错的。

正准备离开,远远看到了一棵树,白熙觉得有些莫名的熟悉,却说不上来,思忖之下,也移进了空间。

至于闯进来两个人,族长意识过来以后,白熙已经带着子苏离开了。而族长也没发现什么不对劲,便也就没再行动。

几个本源树看到这些灵性的植物,都提起了精神。也细心照看,倒是省的白熙亲自下手了。

子苏也没多余说什么,只是默默的跟着白熙,白熙也搞不清楚子苏什么情况,可能记忆恢复了一些,一直精神状态都不太对劲。

白熙也不知道,其实子苏已经想起来大半,精神状态不对,只是因为一种感情,名为爱。

如果是普通世界,可能白熙也不会收留这么些妖,毕竟子苏就有不少能人异士。不过是因为好奇罢了,就像水离,水玦,梓一一样,也只不过是好奇,更多是突发奇想。

也可能有别的心思,但是他们也有自己的用处。几棵本源树就把空间里的树木照顾的很好,现在也有新人照顾花草,药材,自然是极不错的。

可能是白熙空间灵气充沛的缘故,竟一个月就成了人形,有了肉身,白熙也没费神,有几棵树,自然是轻松的,至于那棵树,现如今也没有动静。

巳早早就醒了,看到两个姐姐救了自己,心里有些说不出的滋味。

白熙也不打算隐瞒什么,把真相告诉了他。“我们并不是你的亲人,你的父母,就是在这里被杀的,你顺着江流而下,便被我们捡到了。”白熙说完,就带着子苏出了门。

妖界有灵性的多了去了,白熙也在找些人,可以照顾那些牲畜禽鱼。

物色了许久,也多少有些摸不着头绪。白熙也不要愚钝的,只有力气也不行,灵活些的,大多不怎么壮实。

子苏也一直跟着,也是没有什么中意的。虎狼狗猪,修成人形的数不胜数,却没有一个可心的。

也不急于一时,白熙这么想着,就回了边界。就这么来回寻觅,也有半月。巳早的状态,明显好了许多。

也没有动杀心,白熙也松了口气,而那个捉妖师,竟也住下了,白熙还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这是?”白熙进门看到捉妖师跟巳早打的一片火热,有些疑惑。

“这是一个朋友,这两位是我姐姐。”巳早跟捉妖师说了,他立马起身规规矩矩,问了声好。

先前见了也是个眉清目秀的,现如今看起来,怎么有些迟钝。应该是局促,想来也是发生了什么,不过白熙也没心思打听,大抵不过这捉妖师是个善恶分明的,知道巳早不是个坏的,就结交了朋友。

毕竟皇宫里的时候,可能是这孩子的过渡期,等他反应过来人有好坏,妖也分善恶的时候,就知道巳早不是什么坏的。

至于他为什么会突然这么思考,可能是大男主做了什么。毕竟虽然是妖执政,百姓生活的确是好的,比起最开始残暴的君主,是好了不知道多少。

想让一个并不迂腐的人想通,也没那么困难吧。

看着一人一妖相谈甚欢,白熙也不想打搅了兴致,拉着子苏上了楼。

拖去外裙外衫,拖去鞋子,便直接上了床,躺在上面,耷拉在床边的小腿,还不停晃悠。

子苏也顺势躺下。“找了这半月,也没发现什么。实在找不到,我找几个人就是。”

白熙倒是也想过,不过两个人的实力,终究不怎么行,有了其他助力,时间久了,积累起来,也是骇人的。

“总归也不急,慢慢来,实在不行的话,来一个偷天换柱,换个不错的人来,也不是不行。”白熙说完,整个人都蜷缩在床上,依偎在子苏怀里睡着了。

子苏听着很快就均匀的呼吸,也是习以为常,调转了方向,就很快搂着白熙,双双入眠。

白熙时隔许久做了一个梦,说不上好坏,只是梦里结尾是个极为不错又有些无趣的。

大概就是白熙找到了每个世界的重要的人,所有人都在一个新的世界,白熙自己创造的世界里,幸福美满的生活,要知道,如果是重要之人,都是亲人或者朋友,要么就是下属,或者之前相亲的那些人,还有一些白熙没有见过的,本源树也不止这么几棵。

里面,竟没有一个主角,也是,白熙向来也不喜欢跟主流扯上关系。

实验室也依然还在,却换了一个领导者,白熙跟子苏偶尔回去玩,还是照旧的熟络,毕竟对于实验室来说,白熙新世界的十年,也不过实验室的半年不到。所以其实两人回去的频率并不低。

白熙梦醒,如果这是个预知梦,那就要开始为那个结尾,做些打算了。

并不单单是要自己有益的,各行各业的精英就总要有一些。想到这里,白熙却突然不急着找人了。

时间还长,如果真的有一天像那样的结尾,可能要游历千百个世界了吧。

白熙想这些是把子苏屏蔽了的,有些事,还是自己知道就好。

子苏感觉身边空了下来,也睁开了眼。“才睡了两个时辰,不再睡一会儿?”

白熙看着满月“不睡了,最近作息都乱了。姐姐,我们找了这么多,有你中意的吗?”

扭头看着子苏,衣服半敞开,白熙连忙扭过头去。“我想再找找,也终归睡不着了。”

“好。”子苏拢好衣服,穿好鞋子,给白熙也穿好鞋子,衣服整理好,又找了个披风,晚上还是冷的,毕竟也入冬了。

白熙也乖顺的穿好,两人轻声下了楼。月亮正圆,照的地面都能看清楚杂草,却也没有过分的亮,只不过朦胧柔和的光,让人觉得温柔如水的一个姑娘正在提灯。

白熙往妖都赶去,子苏也不快不慢跟在身后,不过片刻,就到了城里。

妖都还是繁华的,路上也有几间门面还亮着灯。大多都是酒家饭馆,也有青楼红院。

白熙对这青楼提了兴趣,拉着子苏大跨步进了楼里,与人类不同,这里也更为暴露热情。

旖旎风光自是也比人界有看头,转了一圈下来,却大抵也不过都是那样,妖精不过更为花哨。便没了兴趣。

便又离开了,白熙又拉着子苏进了一个铁匠铺,至于为什么,是因为整个妖都,只有这么一个偏僻的铁匠铺,还在开着门。

却没有打铁,也没有炼器,一个人坐在角落里,手里掂一把剑,左右打量。

倒的确是把不错的兵器,跟灵气有共同之处。人虽然是个壮硕的,却也不会过分的鲁莽。

这还真是本来是打着兴趣来的,现在还巧了就撞见了,白熙突然想起这人梦里就出现过,当时怎么就没注意呢。

却也不想了,拿了一把枪出来,枪尖还冒着寒光。白熙刚拿出来,就吸引这个家伙的注意。

“这把枪不错啊。”他也不顾什么,痴痴的看着这凌利的锋刃。

“对啊,是挺不错的,我还有更多,你跟着我怎么样?就让你看。”白熙倒也直接。

那人一听,有些疑惑,却没有别的情绪,只是疑惑。白熙一看,就瞬间了然,怪不得半夜还在开着铺子,显然是个没有时间概念,不懂人情世故的,生意肯定也不怎么样,开在这种僻静的地方,又不是出了名的巧匠,还真是有些单纯的过分了。

白熙情绪有些复杂,这孩子,到底该不该带走。

“好,走吧,带我去看。”谁知道这家伙一口便答应了。白熙也不再多想,实在不行,让本源树好好调教,总不是个蠢笨的。

白熙挥手把他放进空间里,那几座堆满兵器的山里。把这家伙整个铺子连根拔起,没想到下面还有两层。

也放进那座山的一处坑里,垃圾系统自动就摆正填土,倒也省了些功夫。

子苏抱起白熙便离开了妖都,两息之间,便到了边界一处无人的树林。

白熙拉着子苏进了空间,“你的房子也移来了,这里面的兵器,你随便看,就是别弄坏了,毕竟每个都是仅此一件的,坏了可没法再有一个。这附近有一座山,里面有果树,离得不远,想吃东西就去摘果子。”

“我是白熙,她叫子苏,你想找我了,叫我一声就好。”

至于产生的垃圾废弃物,都有垃圾系统,也不怕弄脏之类的。

“好。我是玄昉。”他说了以后,便不在理会二人,看着到处都是神兵宝器,眼都冒绿光。

白熙拉着子苏慌忙离开,到了水离那里,海蓝显然跟几人打成一片,手也灵巧,倒也没有怨言,反而每天都充实积极,倒还真是,不是同一个世界,却差不多的脾性,到底是实验室的生物模型设定问题。

白熙也乐的自在,有这几个花妖,还有一棵天分颇高的草,把这空间的花草都照顾的挺好,药材也能更为妥善的处理,自然是最好的。

白熙看了眼种在泉边的树,迟迟没有动静,却也不急,等等看吧。

出了空间两人便在树林里搭了个简易的帐篷,都是之前在皇都里,那个小院里的材料,布也是,床榻也是。倒也不会突兀。还有一道泉水流下来,整好汇成小溪。

旁边搭了个灶台上面是一个石头,子苏随手就切割成了一个锅锅,又放了调味料,随手抓了两只鸡,在水里处理干净就丢进大锅里,下面是烧的旺旺的火。

炖熟也不算慢,等待的时候,白熙从空间拿了在超市收集的一些处理好的蔬菜肉类。

找了块布,把那些食材带着包装放好,拿了两双镶银的筷子,还有蘸料,刚准备好,子苏的鸡汤也炖好了。

子苏看着准备就绪的菜,还真是你懂我的小心思,我知道你的小怪癖。

因为是石锅,烧热了凉的很慢,火也旺,自然是一直沸腾,这炖出来的鸡,也是入味软烂。

白熙美美吃了一只鸡,野鸡也没多大,吃了以后,子苏又放的辣椒还有其他配料,两人围着石锅,美美吃了一顿火锅。

翻滚的汤底,鸡汤的清香也没有被遮盖,这么一锅一点也不凑合。

吃了以后,石锅收了起来,其他的都被系统回收了,毕竟也没什么浪费的,就一些炭火,还有包装,其他的都吃干净了,底汤倒进水里,也不是什么脏东西,随着就流走了。

竟没有一点起过灶的痕迹,白熙躺在床上,这么住野外似乎也挺好,反正随时随地都可以安营扎寨。

想着便很快进入梦乡,这次却是没有做梦。两人也就这么在野外,住了半个多月,屠杀还是开始了。

原因不明,但是应该也跟巳早自我,脱不了干系。

两人也不打算插手,毕竟终究要发生的事,只能尽力让他尽早冷静下来,少杀些同类。

不过这次的剧情的确发生了改变,巳早只杀了一个小镇,便晕了过去,他旁边站着那个捉妖师,眼里明显对巳早已经没有了最初的敌对,甚至有些忧虑。

竟然还隐约看出了爱意,白熙却不敢往下想了。子苏看着自然是明白清楚,发生了什么,也不过就是俗套的一套流程,但是对于两人来说,是真实发生的。

如果继续待下去,可能也就是婆娘一样的戏码了。白熙拿了把匕首,轻轻用指腹摸上去,锋利无比的刀刃,立马就见了血。

白熙看着手指的血珠,含进了嘴里。“姐姐,我好难受。”说完便没有预兆晕了过去。

子苏看着行为突然怪异的白熙,突然想起来一个可怕的事情,跟无乐有关的一个故事。

之前无乐并不是一个仁慈的主儿,可以说是一个冷漠的人。

不在乎成果,不在乎得失,只是按照要求做该做的事,调查,科研,实践,一直如此。

而女娲,是一个活泼的,也不计较后果,很容易闯祸,可能是两个人互相治愈吧,现如今的子苏,更有责任感,白熙也更加随性恣意。

子苏也稳重了,白熙也开始调皮可爱,两个人完全掉了个儿,但是白熙也不是如同女娲一样不知轻重,子苏也不是和无乐一样,冷漠淡寡。

白熙昏倒,其实也算正常,毕竟这不是她自己的身体,到底用的时间久了,会有所排斥。

而且这身体也会磨损,子苏把白熙抱进补天石,分离出灵魂,把这具躯体修缮了一下,又细细雕琢,才把白熙的灵魂又放了进去。

果然醒了,其实也有几次这种情况了。子苏每次都是给白熙换了一个,之前的就改造升级了,一次又一次,原本就几副躯体,也越来越精细。

也是因为子苏学习了雕刻,所以每一副身体,都会越来越契合。

白熙好像什么也没发生似的,躺在床上干脆也没起床,找了个手机,百无聊赖的追剧。

子苏却已经上了心,不想再一次失去白熙。

按照剧情走向,也应当快结尾了,大男主很快就会来找巳早,把诺大一个皇都交给初穗的老婆管理。

自己来找巳早,回去妖界做个闲散王爷,说起来大男主的确不算什么特别厉害的妖精,可能实力还不如巳早,去了人界也不过是无聊,一去就是几百年,却也因为人界灵气匮乏,根本没有机会修炼。

只能靠月光来维持身体状况,所以剧情里巳早在月圆之夜被发现真身也是这么一回事,但是现实,海蓝已经脱离苦难,作妖的人也付出了代价。

真要说两人为何是这么一个状态,也应该是大男主比巳早稍微强壮些。毕竟大男主看起来,就比巳早要高上半头。

白熙看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不是大男主就快来了吗?

巳早大开杀戒不到半月,大男主就到了,按照剧情,现在两人应该已经碰面。

怎么能不去看看呢,白熙立马关了手机,东西一收,拉着子苏就往边界去了。

果然,两人正在院里腻歪。白熙清了清嗓子,巳早看到两人也是慌忙起身。

“姐姐,你们回来了,这是在京城时的一位友人。”巳早规矩的站在院子里,大男主也很给巳早面子,也站了起来。

大男主见到两人就开始探查底细,却是越看越心惊。这等实力,怪不得这巳早年纪轻轻,就有这般底蕴。

也不敢懈怠,老实站着。“这样啊,没事,你们玩儿你们的,不过总呆这里也不是办法,还有那孩子,你们总不能一直呆这屋里,起码也要维持生计才是。”白熙也是想让几人赶紧离开,两人也好把这房子收了,在这世界在转悠一遭。

“姐姐,本也是打算离开,两位姐姐一直未曾回来,想着总要说上一声,就等了这么些时日。”巳早也规矩,说完便去了里屋,拿了把剑,想必别的也早就收起来了。

“那姐姐回来,巳早便离去了,姐姐也要保重身体,巳早不能常在身边侍奉了。”巳早说完鞠躬后来便拉着两人离去。

白熙确实察觉到了捉妖师有些阴郁的表情,“对了,姐姐也没什么好的,这点心,路上带着吃了。”

白熙把在宫里拿的点心又给了巳早,便关了门,不再理会几人。

巳早却觉得正常不过,走在前面,大男主跟着,捉妖师跟两人道别便离去了。

毕竟不合适,也不能强求,及时断了才是,男人处理感情的方式,终究要干脆利落的多。

至于这后面的事,也肯定要争吵误会,最终甜蜜结局的。白熙却也不感兴趣,收了房子便四处游历去了。

遇到喜欢的东西,盘下来就离开,转了时日不短,了解巳早平安生产,才送去了一枚灵果,便双双离去。

虽说是人妖共存,却也不是什么危险的世界,更多的还是儿女情长,生活乐趣,要真是大灾大难,白熙也是不会去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