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人与妖

  • 神君驾到
  • 郭三天
  • 6516字
  • 2022-05-16 18:00:20

大多都是木头还有草做的房子,也坚固不到哪里去,毕竟技术还是不怎么好的。

两人在街上逛了一圈,就了解了大概,其实也就是一些动物植物,修得灵性,才化为人形,也是灵气所致,而人界,却完全没有一丝丝的灵气,自然没有修真界的泰斗人物。

白熙也不奇怪,带着子苏很快朝着中心城市去了,这里也只是因为太过偏远,朝中心城市里去,还是有复杂结构的建筑的。

毕竟妖怪的学习能力也很强,工匠自然也是有的,而且因为有妖力,做起来也更为精细,省时省力。

白熙倒也不好奇了,毕竟妖精相貌丑陋的,也大有人在。子苏跟在白熙后面,两人一路速度也不慢,很快就到了妖都。

还有一个写意的名字,灵城。两人身上的气息没有任何人怀疑。

直接大摇大摆进了城门,这里就是砖瓦堆砌的房子,而且还有二层,明显就是很不错的地方。

白熙也没觉得意外,看着街上的行人,不对,妖。

明显已经都是完整的人形,而且相貌也好了些许。街上时不时也会有一些容貌惊艳的女子男子。

不过还带有真身特征的,也大有人在。两人也就是看看情况,并不打算久待,毕竟这不怎么漂亮的相貌,也着实让白熙有些看不下去。

还是人间好些的,毕竟也起码都是人身。而且白熙也有些好奇,被妖精掌控的人界,是怎样一副情景。

女主是现如今人界的皇帝,至于男主,是个半人半妖的,也是因为相貌不俗,被女主看上的。

至于男主现在,还没出生呢。他是在边界出生的孩子,刚出生,父母就没了,顺着江流而下,被一家踏青的富人家捡到,便一直悉心照顾。

白熙倒觉得可以捡回来,毕竟身份算不得尊贵,奈何有光环在身,更何况这家伙的母亲,也的确是人界的贵族,父亲也是妖界泰斗,碰巧遇到,就结下情愫,谁知道因为在边界之地,便被追杀,两人最后都命丧黄泉。

这刚出生的孩子,就没了爹娘。其实很多设定,看起来离谱,其实也不全是,毕竟许多现代题材的一些作品,其实也不是没有例子,不过大多都是努力上进的,也并没有文里那么傻白甜。

一切都是有因果的,不可能不劳而获,除非是运气真的好,但是也是个积极阳光的才有可能。

白熙也不想纠结那些,毕竟很多人都只是重视结果,过程什么,都不被在乎。

其实每种逻辑都没错,但是似乎被大多数人接受的,或者说,被大部分掌权者接受的,对他们有利的,才会被留下。

白熙也不能说自己的逻辑就符合大众,只是按照时间线,找到了浓情蜜意的一人一妖,看起来倒也都是不错的品行。

可惜了,注定不能在一起的两个人,强行在一起,就只有不幸福。

白熙也只是叹了口气,毕竟肚子已经隆起,也没有办法了。谁知道两人刚到,还没来得及喝口水,房子里面就传出动静。

隐忍的痛呼从屋子里传出,她要生产了。白熙也不可能进去看是什么情况,而且这个世界,并没有缺口,两人也不能插手过多。

子苏也全当什么都没发生,两人离开了边界,朝人界去了。沿着河边,也避开了城镇,也避开了正在路上准备刺杀一人一妖的组织。

两人沿着河边走了有一个时辰,看到一处空地,正适合居住,临山近水,也有一片土地,也算肥沃。

白熙刚看中了一处宅院,上游就漂下来一个孩子。正在盆里哭闹。

好家伙,这是不想惹是生非,偏偏盆流到这里,有一处小小的漩涡,让木盆一直盘旋在那里。

白熙扭头看了一眼子苏,子苏也没说什么,去捞了过来,又找了两个妖兽,子苏把孩子丢给两兽,就放了一座府邸出来,直接在岸边安了家。

不远处也有一处郡城,也不影响后续的剧情。毕竟两人也不是没做过NPC。

白熙进去宅院,兀自坐下倒了杯水。

两兽也寻了房间安顿去了,毕竟这孩子,也不是特别闹腾。哄上一哄,就睡着了。可能是因为熟悉的气息,让他自然的就放松了,毕竟小孩子,对于人的认知,也比较浅,只要在一起相处时间久了,自然而然就有了信任。

白熙刚到人界,就发生了一件事,原本应当是男主养父母经历的事,也到了白熙身上。

妖,也是多元化的,人也有可能变成妖。吃人肉,喝人血,用人类精元炼制的丹药,人吃的多了,就会慢慢失去人性,变得跟妖无异。

白熙正在河边玩水,就看到上面飘下来一具尸体。正是炎热,也因为泡在水里才没有腐烂。

这个身体,以后就是男主最大的助力。因为里面的灵魂是一个濒死的妖兽。

白熙捞起来,也没急着处理,就放在一个屋子里,等着这妖兽醒来。

等了许久,也没见妖兽有什么动静,男主也渐渐长大,白熙给起名巳早。逐渐长大的巳早,也逐渐有了父母的风采。

不过白熙一直让巳早叫两妖兽爹娘,叫两人做姐姐。两个妖兽也没说什么,欣然接受了。

子苏整日做些小零件,研究红木床怎么做,不出一个月,便有一座床榻出来。最开始的四柱架子床,到后来的十柱拔步床,越来越精细,慢慢的开始有雕花,有巧思。

十几年里,只红木梨花木都砍了不知道多少。普通的床铺,也做了不少,窄的宽的,坐卧两用的。小憩一会儿的床榻,也增添了不少,做起来也不费工夫。

对于子苏来说,灵力充沛没有限制,那切割诸如此类的工艺,都能精准省力。做起来自然也就快了。

白熙也闲来无事,跟着水离学了织布,没事就自己织布,染缸里染过,再晒上几日,收进空间,却没给水离,只是单纯的一个地方归置。

绸缎,蚕丝,还有金丝银线,就用来做些首饰,装饰品,收纳的盒子,妆奁,柜子。

宫灯,纱灯,还有手提的,高挂的,游街用的,闲着没事也是无聊,不如做些东西,也能放松心情,让自己沉浸一件事里,可以忘记很多烦恼。

不知不觉十六年里,两人做的东西,已经堆积如山。如果不是垃圾系统自动分类,还真多少有些忧愁。

巳早也长大了,那个身体还不见动静,不过白熙也不急。每日如常,做些手工,瑜伽放松。

两个老六每日放在太阳底下,充满电了,就开始清扫屋子。子苏也每日都会给白熙按摩,疏通经络,也放松僵硬的肌肉。顺便做些什么,也都心知肚明。

时间对于两人来说,还真就是概念,不过白熙还是让生活很规律。不然时间久了,会迷失自我。

白熙很清楚那个后果,毕竟曾经的无乐就有许多次梦境跟现实模糊界限。

白熙让自己忙起来,生活也就不那么朦胧,清楚了许多。巳早也很快及冠,便拜别两人出去闯荡,白熙自然由着他去了,也注意到了屋里的尸体,不见了。

应当是醒了,跟巳早有过接触,才会跟着他吧,不过也好有个人能保住他的小命。

两人其实也没有觉得孤单,虽然妖兽老六都被各自收进空间,但是两人依旧每日花前月下,喝酒吃饭。

生活自在的不行,过了不久,第一个女配就来了。也只是两人凑巧捡草药,做些膏药,香膏胭脂之类的。

在一处杨树林里发现了她,原本应当是巳早捡到,现如今被两人捡到,脾性自然要变得。

不过也没说什么,带着回去了,子苏给她安顿了一个魔族婢子,就跟白熙腻歪去了。

两人闲来无事,就开始琢磨着精细的东西,补天石里也有资料,白熙空间里典籍药方也不少。

正是桃花开的时候,过一段就是槐花,再等等就是金银花了。金银花一过,就可以开始挖竹笋了。

每日都充实又忙碌,刚来的时候也在一些地方,撒过花种,也没管过,谁知道都成活了,十几年过去,这个山谷里,早就漫山遍野的花花草草。

到时候梨花,菊花,牡丹,梅花,月季,各种各样的花,一年四季都有忙的。

那个女孩也很快就醒了,不过就是磕碰,也没那么难治,不过失忆了,刚好摔着头了。

本来也不是什么身份显赫的,不过是个妖界的小花妖,有些贪玩,至于为什么受伤,剧情里也没详细说明。

要真就是普通的小花妖,怎么可能是女配。两人也没说破,让婢子悉心照顾,也很快就好了大半。

也是个懂事的,到了花期,自然的就去采摘花瓣,放在两人住的主院客厅。

倒也省事,因为也不脏,处理了以后,就做香膏了,胭脂水粉还真不怎么用得上。

药膏也是初穗负责采办草药,两人只管制药,平静的三年过去。

巳早回来了,身后是大箱的财宝,名贵物件。还有一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小姑娘,陪着一个内敛温柔的男人。

白熙才反应过来,这个巳早的官配,是那个男人,而这个人畜无害的丫头,是个猫妖,是初穗的官配。

好家伙,这又是百合,又是彩虹,感情掉进窝里了。

子苏一如当初,眼里也没别人,只有白熙,并没有在意这么多。那个猫妖一看到初穗,眼里一道暗芒闪过,想来当时初穗的难,也是这个猫妖指使的。

不过初穗也一直没有恢复记忆的迹象,白熙也不打算从中干预,把初穗推给几人,收了十里的财宝名药,便让几人又离开了。

巳早显然也不太想回来,毕竟看起来,他并不是强势的一方。

白熙倒也不好奇,毕竟剧情里,对于战争,内斗,包括妖法描述的并不多,只是字字句句都能感觉到妖精的狡诈精明,法力高强。

也是非常不错的,毕竟白熙也没见过这么高水平的文笔,不能说没见过,只是走了这么多世界里,这个也是智商在线的一个。

不过跟两人关系也不大,白熙把东西收进空间,继续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

每日搞些新鲜的东西,倒也畅快。又过了十几年,巳早再次回来,看到两个姐姐面容一点未变,就料到自己半妖的身份。

这次的巳早明显戾气都散了,更成熟了。却多少有些落寞。白熙一直不怎么跟他说话,却也还是劝了一句。

“你的时间还长,但是也要有自己的生活。”毕竟他现在,多多少少有些意志不坚定,恍恍惚惚,有些应付度日。

白熙也没再看他,让他离开了。两人也打算换个地方,来变换心情。

白熙把那些花花草草移进空间,也差不多放了半个山谷,毕竟空间的山里,原本也就珍奇花草数不胜数。

又把房子收了,便踏上去皇都的路。在这里也不可能呆上一辈子的。

两人也是悠哉乐哉的一路走,说要去皇城,倒不如说,是在旅行。虽说没有住店,也没有在酒楼吃饭,却住的吃的,都是一等一的好。

在一个地方呆的久了,就换了地方,兜兜转转也到了皇都。白熙才意识到,这个妖族在人界的渗透力有多强。

白熙能感觉到,整个皇城,已经被妖精占据了主导地位,很多都是在暗处,但是浓郁的妖气,不是一个两个阵法就能隔绝的。

可能因为妖气冲天,百姓已经放弃抵抗,毕竟生活的确也是不错的,统治者是谁,似乎也没什么所谓。

这么看下来,妖精统政也没什么不好的,毕竟也没有赋税很重,也没有繁重的工程,大多人,脸上都是带着笑容,生活难免会有糟心事,大多都是开心的,这也是难得了。

白熙随意找了一个妖精掌控的酒家,就住下来了。当天下午,巳早就来了,初穗也跟在后面。

“两位姐姐,来了怎么不告诉巳早,也好来迎接。”巳早虽然离家已经十几年,却未曾对白熙两人冷淡,毕竟对于巳早来说,人生漫长,又精通了妖法修炼之道,自然延长了不少寿命。

对于他来说,十几年,跟普通人的一年也没什么差别。白熙看着容貌没有丝毫变化的巳早,就知道他早已成长起来,身后还有那具身体,更是实力不凡。

看起来虽然在人界,但是妖精的修炼也不受影响。

看来两人的伴侣也没有片刻懈怠,正是一派祥和之际,白熙也不想去那皇宫里。

“我俩在这里更畅快些,你们便去了,若是有需要,也不会不言语的,放心吧。巳早,这两日,注意行踪,可别被那女人们,抓到了什么。”白熙说完,就轰走几人。

也是大男主的妃子,发现了巳早是妖,便找了民间传闻的捉妖师,倒也不是假的,而且还是个有些底子的孩子,把这巳早折磨坏了,不过后来也不知道什么缘由,两人成了好友,自此才少了些事端。

这件事往后,巳早也对大男主有些失望,便回了他爹娘离去之地,盖了处房屋,便住下了。

也是到了后来,巳早才知道,他住的正是最初亲生父母离去的地方,发了疯一样,屠杀了妖族过半生灵。颓废不振。

大男主知道了以后,治了巳早,也帮巳早解开了心结。

正经剧情应当如此,但是半数的妖界生灵,又有多少无辜被牵连的,白熙虽然不想管这闲事,但是里面大多都是不知道真相的,不免有些不忍。

如此之下,也不能安心呆在这酒家里,改变心意,追了巳早去了。

“我想了想,去皇都自然也是不错,便去了吧。”白熙追赶上队伍,子苏也在后面不远的地方。

巳早自然是开心的,带着两人回了皇都,给两人安排了一处院子,陪着二人吃茶喝酒,到圆月升起才醉醺醺被人搀着回了住处。

白熙知道便是今天,巳早被发现身份,正是月圆夜,没有警惕的情况下,也怪不得会被那个妃子瞧了尾巴去。

巳早的父亲,是只狐狸,这巳早便也是一只八尾狐狸。比他父亲也好了几分。

白熙倒也不急着抓人,坐在屋顶,旁边子苏也拿着酒杯,两人喝够了,站起身就能看到不远处两个鬼鬼祟祟的人影。

白熙倒也直接,跳了两个屋顶,揪着两人就到了房顶上,要说这姑娘也是个懂事的,虽然是人类,其实也是个半妖,这孩子的母亲,是个鲛人。

说起来虽然设定不同,却大抵跟水离差不多的,不过这孩子并不知道,苦哈哈进了皇宫,也没有被宠幸,一直一人蹉跎了十年,虽然容貌未变,却也正常,毕竟皇宫里,这美容养颜的方子,是多了去了。

在宅子里就是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富家小姐,琴棋书画,诗词歌赋,也是样样精通的,进了这宫里,也每日都是弹琴写诗,喝酒赏月,除了是个半妖,便没有不好的。

父亲也是个状元,在偏远地方调任皇都,也是个有才学的,在故乡跟母亲成婚,飞黄腾达也带着夫人来了这里。

鲛人喜欢这男子,却也不是没有原因的,一直未在娶妻,只有这一个妻子,两人一直感情很好,这孩子调教的也是不错的。

可惜了,进了皇宫,这深宫大院,磨了心性。“来,喝酒。”白熙把酒杯递给她,她的婢子正在楼下不知道怎么办呢。

七海蓝也是个性子稳的,接过酒杯一杯下肚,便眯上了眼。酒自然是好酒,她在家里便是被宠在心尖上,其实是个洒脱的孩子。

“好酒。”出口也没有一点扭捏,如果不是剧情需要,白熙也不信这么一个通透的孩子,会来偷窥什么。

应该是她也知道了大概自己的身份,只是想来查证,不过被这蠢笨的婢子记在心上,事情便传出去了。

剧情里并没有介绍关于这个妃子过多,不过是白熙特意查证了,才知道这里面的弯弯绕绕,反正这件事一出,这孩子就活不成了,还不如被自己收了去。

也是个玲珑剔透的,留在身边也是极好的。七海蓝让那婢子回了,也坐在屋顶上,不想是个妃子,也没有扭捏。

“的确是好酒,你母亲是鲛人,你应该知道你的父亲是在家乡与你母亲相遇,两人是在海边定情,才有了你。”子苏也明白白熙的意思,直接脱口而出。

七海蓝显然并没有太过震惊,果然白熙的猜测是对的。

子苏一直都知道白熙没有屏蔽过谁,所以也一直都能听到白熙的心声。起码从两人第一次游走世界开始,就是这样。

“跟我们走吧,我们有法子,让你脱身。”白熙给她倒了一杯酒,自己也喝着。

七海蓝自然知道,随着时光流逝,终有一天会脱身,不过在这深宫里,再呆上几年,是七海蓝也不想的。

“好。”而且七海蓝也没有怀疑两人,毕竟能调查到这么多,还能把握自己的心,也不是什么等闲之辈。

两人身上可怕的气息,让七海蓝丝毫没有怀疑,就相信了白熙。

白熙也没想到能这么顺利,但是既然解决了,就也省事了,便不再言语。

三人一直喝到半夜,白熙把七海蓝托付给梓一,至于水玦,两人倒是可以试一试,不过白熙也不勉强,而且显然,几人都没这个意思。

七海蓝倒是也融入的很快,白熙让她换个名字,也当做重生了,七海蓝想了想,便去了姓,唤作海蓝。

白熙也没说什么,几人这么自然就打成一片,自己还担心什么。至于海蓝的父母,白熙也的确不打算出手,普通人的寿命有限,海蓝心里也清楚这些。

而且在进去白熙空间的时候,海蓝就意识到,自己可能跟一个厉害的人物挂上钩了。

海蓝也并不想牵扯到父母身上,便压下了心底的事。

白熙则是找了那个蠢笨的婢子,给她的脸稍微动了一下,跟海蓝一样才停手,至于身材,衣服宽大,两人身高差不多,也没什么明显的差别。

白熙又把她放在海蓝的居室里,把另外一个不怎么起眼的丫头,做了不少暗地里勾当,也该偿命的,就换成了这婢子的脸。搬了地方,才松了口气。

这样下来,照这婢子的蠢笨,没几天就真把自己当妃子了,肯定少不免要去探查巳早,这么一来,便不耽误剧情了。

至于那个阴险的小丫鬟,便随了这婢子去吧。

白熙只转瞬,就得到了一个不错的人才。

安稳过了几日,果然发现这婢子已经开始飘飘然了,蠢笨无比的行动了。

还不要命的去找了大男主,自然被哄了,就傻子似的,开始敌对巳早。

白熙倒每日都没做什么,吃喝玩乐,在宫里每日消遣,吃了不少好东西。

很快巳早就被发现了,白熙在当天晨起时分,便跟巳早道了别,早早离去,当天晚上便在之前巳早父母被杀的地方,放了一座竹屋。

因为时间久没人住,原本的房子早已经破败不堪,白熙让垃圾系统回收了些货币,就把竹屋放出来。

才安静没一周,巳早便带着重伤到了边界这里。白熙刚刚安顿好巳早,一个相貌不俗的男人,就追了上来。

因为没感觉到巳早的气息,只得回了人界。白熙也没理他。

让之前的两个妖兽好好照顾巳早,白熙便去了一个树妖那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