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校园生活

  • 神君驾到
  • 郭三天
  • 3017字
  • 2021-07-02 12:00:00

分了班,她们两个分散在旁边的两个班级,开学肯定是先军训,认识同学,对白熙来说就毫无压力可言,其他同学倒是累的不轻。

没事儿回家就猛灌水,其余时间要干嘛,要训练,所以嘞,就回家喝。

一个星期的军训很快结束了,班里的同学都差不多认识白熙了,因为长相好,而且还没有晒黑,皮肤依然雪白,在整个班上,比较显眼。就比较高调,毕竟稍微帅点的,都逃不脱是同。

稍微美点的,就差不多是橘里橘气,所以就很迷。

气氛比较微妙,白熙也就乐的自在。

而且军训结束,办了一个晚会,白熙去表演了一个古典舞蹈,自然就出名了。

不少人因为青春懵懂,给白熙写情书,白熙就觉得学校生活其实也挺好的,上课,写作业,然后就是回家,每天都很充实。

因为白熙吃的用的都是比较好的,所以班级里也有挺多女生看白熙不顺眼的,这也是学校的坏处,校园霸凌,要不是手段硬,恐怕就真的被欺负了。

方语存在感也不低,因为俩人做同桌,而且同出同进,让不少男生羡慕。这样的话,自然就有谣言。

免不了班主任就把俩人拉到办公室谈话,可是还真的没啥关系,人家喜欢男人,自己喜欢女人,还真不是一路。我白熙直接拉着班主任还有校长,到了家里附近,把子苏圣若,还有方语都带着,到了房子前面。

“你看,我们四个住一栋楼,同出同进很正常,有什么不对?谈恋爱?我不会谈恋爱好吧,我对他也没兴趣,只是朋友关系,还有,我是他们三个的房东,我不跟他们要房租跟谁要,难道跟你们要吗?住在一栋楼,还都是学校学生,不是很正常吗?我跟他亲近也只是因为房租还有朋友而已,不然能怎么样,你们不教学,天天就搞这些有的没的?

不怕我跟教育局告发你们?你们的底子我可知道的清清楚楚,在招惹我,小心开不下去,我爸可是为了救你这个老东西,死在火堆里了,你都不记得了吗?用不用我去法院翻翻记录?”

校长一听,直接瘫坐在地上,的确是有一个人救了他,准确的说,是这个校长害死了那个人,而那个人的确有个女儿叫白熙,不过那个女孩早死了,白熙只是本源树给搞得这样一个身份而已,毕竟没人知道白熙真的死了,而且这处房子,也就是那个白熙的爸爸的房子。

那个校长直接带着那个班主任,哆哆嗦嗦的走了,然后就给了那个散布谣言的人处分。

几个也可以光明正大的来去自如了。不过白熙也没那么闲,真的出去闹事啥的,还要看着男主。

每天早上子苏都会提早起床,给白熙做好一日三餐,然后叫几人起床。

白熙每天也都乐呵呵的,整日看着学校里的年轻的人,悸动的心跳,青涩的那么多人,的确很多人最多的回忆都是高中。

除了一日三餐,就是听课记笔记,除此之外,大概也就是欣赏方语的侧颜。

方语指定是1,因为五官是比较硬朗的,虽然是有点害羞,但是长大了,就是个不错的攻系男友。

白熙一向看人很准,从来没看走眼过。

就像找到子苏一样,一眼就知道那人就是子苏。(啧啧啧啧,完全忘了那个时候就因为找到绫音,就腿软激动的不会说话的是谁。)

上学的日子,就是那么漫长又短暂,很快就一个学期,两个学期,三个学期,四个学期过去。

白熙倒是还跟之前一样,方语却变化很大,性子也开朗了,格局也打开了,也学会挣钱了。

两年很平淡的这样过去,又笑又闹,也算平稳度过了一个青春期。几个人成绩都还不错,考完试以后,就开车,回到了房子里。

几个人都瘫在沙发上,方语建议出去吃饭,白熙也觉得没意见,不过今年的暑假,就只有一个月,不至于出门旅行。

虽然现在方语有钱了,因为老东西不敢惹几人,助学金还有什么项目,都给四人发钱,倒也是乐的自在。

小说内容里一笔带过的东西,几人却是真实的体验了两年,两年里也没发现方语有什么异常啊。

就是正常的上学,那问题可能出在高三。两年的时候,方语已经自己住在套间里了,他自己提出来的,白熙也乐的自在,但是平时有什么活动还是在自己的房间里。

打算是这个暑假还不出门,万一遇见第二个男主了呢。看了剧情,也的确开始说那个男主的事了,他也是个高中生,现在刚好准备来这个市里旅游,而且好巧不巧就在这附近。

而且准备在这个高中上高三,虽然不知道原因,但是吧,既然来了,肯定也是要租房的普通的房子他也看不上,所以这里就是最好的选择。

应该是哪家公子哥,没落了。

白熙看了看时间线,一周后的事了。那就安心的躺尸一周,等着他过来吧。

他们都各自进了屋,白熙又写了一张招租的纸上面写着潦草的招租信息,贴在了阳台外面,普通人看着就是一面墙,但是男主看见就不一定了啊。至于为什么这么任性,也是因为,其中一个男主就在这儿。

难得闲下来,子苏圣若两人也不顾白熙反对,白熙腰整整疼了一个月,每日都能听到隐隐约约的隐忍的婉转。

方语也没多想,一个星期以后,果然一大早上就有人来敲门,虽然被吵醒挺不开心的,但是吧,有可能是男主啊,为了本源树,加油。

白熙赶紧起床,光着脚就蹬蹬蹬的跑下楼,然后给他开了口,鞋都没穿,到了阳台才随便蹬了一双鞋。把门给他开了。

他也很礼貌的问了许多问题,白熙都一一回答了,然后他还是决定合租,白熙就知道他不会套房租,把他推到了隔壁方语那里。白熙就坐在沙发上等她们两个睡醒了。

方语看到男主一愣,但是也没有多说,有人跟他分担房租,何乐而不为呢。

因为白熙还是让租金放在冰箱里,买东西才拿,现在冰箱里四分之一都是钱,有零钱还有整钱,堆得乱七八糟的。干脆放在了一个冰箱抽屉里,刚好放满。

然后就这样,又过了一年,终于知道为什么没考上了,因为方语生病了当天,能考上就怪了,而且循环了好几次考试前两天,都生病了,但是按说他俩在一起,就应该能行了啊,毕竟现在他俩遇到了,白熙给制造机会了呀。

难道这个考试,是个什么执念?也有这种情况,比如作者的执念就是哪个,别人可能感觉不到,但是作者在写的时候,可能有一股子执念,世界就会感觉到,然后就会变成一个硬性的要求。

艾玛,这还挺麻烦呢,作者所在的世界是哪儿白熙怎么知道呢。只能偷听墙角了。

听了三次墙角,总算是知道了,这方语就是作者本人,给穿过来了,她应该是跟某个系统有了约定,然后能穿进自己小说里,结果考了一次又一次,都没考上,我丢,这么执着干嘛呀。

白熙实在忍不了了,又循环了一次,干脆找了一个别人的身体,把这个作者的灵魂给塞进去,然后方语考试通过了,他俩也在一起了,这个作者,被白熙丢到别的地方去了,把她跟那个系统的联系切断了。

这个世界就完整了,白熙就带着本源树还有那栋公寓,撤退了,反正他俩也都不住这儿了,都去大学附近了,白熙也没必要跟着了,跟他们道了别,就撤了。

这棵本源树的名字,还一直没问过,白熙问了才知道,华思。然后白熙丢空间里去了。再接再厉啊,这无脑剧情白熙都佩服了,这么普通的小说,都能是残缺的,没一点挑战性撒。除了那个作者是个意外,其他的都简单到爆炸,就跟养老有啥差别?

白熙找了一个大学附近的地方,让本源树又搞了一套房子,在这个世界继续呆了几年,看着两人的后续。

白熙在一楼阳台摆了个地摊,里面是小卖铺,就卖些小东西,零食饮料,跟工厂拿货。

也挣了不少钱,换了不少金银珠宝,白熙的乐趣就是俗,金钱美女。

子苏圣若似乎也是为了两年的忍耐,每日都折腾到半夜。白熙也是痛并快乐着,咱就是说,也挺不错的其实。

呆了几年,又到了疲倦期,白熙敏锐的察觉到,就立马着手清算资产,然后疯狂购物,好像那个报复性消费一样。

等白熙打点好一切后续,收了房子连夜离开了。

毕竟呆的久了,就会有些疲惫,状态不好,有些活着没意思的错觉。

(可能不是错觉,但是我不能传播这种低沉的思想。)

“姐姐,我们走吧,他们过的还不错,生活挺好的。”白熙拉着子苏,右手拉着圣若,重新出现在虚空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