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知青时代

  • 神君驾到
  • 郭三天
  • 4324字
  • 2022-05-01 14:48:22

三人来到虚空界,白熙千挑万选,挑了一个不错的地方。

看到一个世界,就很满意,因为是一个衍生世界,不是小说也不是漫画,就只是大概的世界发展的一个主要剧情,所以倒是没有天选之子,那就不用怕有麻烦之类的。白熙就带着两人进去了。

进去之前,白熙先回了老家那块,子苏倒是都习惯了,圣若也大概熟悉这个地方。

白熙把那座四合院搬进了空间,又让他们给盖了一个,监工的差不多了,白熙才离开。白熙也看到圣庭了,每日打坐,不问世事,三人回来他停了几天,白熙又是几天炼狱天堂,三人一起,也不分配了,一天有半天都在昏了又醒,醒了又昏。剩余半天,就睡觉。

三人倒是精神头十足,各个神采非凡。

白熙等着新房子盖好,就慌张逃离,去了新找的那个地方。子苏圣若两人跟着,圣庭又继续不问世事。

这个世界竟然还是知青时代差不多的情形。

没办法,就在这个国家的首都郊区买了块地,现在这里还很便宜,就买了很大三块地,反正自己也不会老,就把在之前那些世界的房子都挪了出来,有一个竹屋,一个石头屋,四合院也刚好,其实当时也是考量着这些元素,才把四合院挪过来的。

后期赔偿的话,也可以谈判嘛,实在不行就盖几栋高楼,只卖房子,就许多存储了。

因为这里是真的偏僻,其他多出来的地,就可以让圣若的人,把那些地,用之前用剩的石头砖围起来,竹屋刚好就被围进去了,也好。

因为看中的是三块完整的地刚刚好一座房子一块地。因为那座石头屋也是250*250的。(不要认真哈,剧情都比较夸张。)

三块地都是250*250,买的时候写清楚就成了,这里是以后的三环,白熙来的时候还是荒废的田地,破败不堪,附近人影都没几个。想好了规划,就直接看了地图,去了当时的土地局。

(就是架空背景,没必要纠结史实。)

因为去买的时候是荒地,不需要很多钱。心里这么想也就轻松了很多。直接进了土地局。

虽然正在营业,但是里面人并不多,而且房子已经很拥挤了,只是还没有人想过二环三环的概念。挺好,以后还可以在这个世界,挣些钱,何乐而不为呢。

到了桌子前面,一说要买地,那个人见怪不怪,“要买哪里的房子,价格不低,考虑好了没有?”头都没有抬一下,因为现在来问的,其实大多都不会买,正是饥荒的时候,谁都过得很拮据。

白熙倒是也没有生气,又问了一遍,那个男人才抬起了头,一看,面前三个精致漂亮的女孩,站在面前,穿着旗袍,现在都很少人穿旗袍了,想来应该是官家的女儿之类的,留洋回来了,立马态度就尊敬了很多。

又问他买三块地大概要多少钱,他笑了笑,“也不多,就是你买的地有点多,才价格高。”

这次的表情,就是只怕白熙不买似的。一块地差不多五头成年猪的价格,那个年代,三头猪已经很高了。不过因为是京都的荒地,高一点也正常,白熙也没多想。毕竟现在饥荒年代,买地的价格,的确不高。

白熙就说,“我没有钱,给你二十头猪行吗?不过都是刚杀得,很新鲜。”他肯定不能决断,而且他感觉这女孩在开玩笑,看这富贵样子,也不像啊。

仔细想了想,还是去后面找了领导,现在这饥荒,宁可错过,也不能放过任何一个机会。

他去找了领导,领导当然同意,现在正是缺粮食的时候,(剧情允许土地交易)自己搞二十头猪给上面,上面肯定开心,重要的不是二十头猪,而是这女孩张口就是二十头猪,家里应该还有更多,这才是让人惊喜的。

那个领导也是有魄力,直接签了合同,当即就写了地契,亲自带着人,给白熙划分地,划分完之后记录在案,还上了土地局的光荣榜。

白熙也不能凭空给变出一头猪啊,只能让他们过两天过来拿,他们想了想也不怕被骗,毕竟就三个小姑娘,能怎么样呢。乌泱泱的一群人就放心的走了。地契也还没交,自然不怕。

白熙就先把竹屋拿了出来,他们来了问了就说这两天临时盖的,先住着。也不会有人怀疑什么。

他们也有点脑子,地契没给,合同就是一张纸,说等交货再给,还是很聪明的。

过了三天,几人带着地契开着车就过来了,那个领导一脸的笑容,跟着五六个人,一个人身上的血还没有来得及洗净。应该是屠夫。

白熙也没有拦着,直接把他们带进屋里,因为是秋天快入冬了,肉能放两天,但是新不新鲜只有屠夫才知道。他们这样想才带着屠夫,一进屋就看见二十头猪,开膛破肚,有人忍不住这场面直接出去吐了。

但是屠夫过来看着切割的痕迹,不禁自愧不如,“李局长,这的确是刚杀的,还冒着热气呢,血也还是新鲜的,切割手法也很好,我都很难做到这种地步,目测这一头猪有四百斤。”

几人一听,嘿,喜笑颜开,立马捧着地契就过来了。也顾不得血腥味什么的了。

李局长当时一听就愣了,一头猪四百斤?现在的农户家自己养的猪最肥的也不过三百斤,这都四百斤,屋里是有多少粮食才能喂的这么肥。幸亏当时没有怠慢,不然这以后还怎么合作。

他们动作也很利索,地契直接盖章,合同盖章签名,让人把猪搬到车上了。白熙也没吭声,就看着合同还有地契,又看了一眼不怎么壮实得几人,轻松抬起猪就放在车上。

都搬完以后,几人看着白熙,其中那个李局长缓缓的开了口,话语里是明显的讨好,“白小姐,的确是新鲜的肉,您也信守承诺了,不知道白小姐家里有没有更多的猪。”白熙才抬起头看着他们。

白熙也只能笑笑,空间里没有猪了,肯定不能应啊,还有圈养着的,都是活的,灵力充裕,自然是白熙要留下自己吃的。

“剩下的我要自己吃,不过有别的肉,牛羊,兔子,鸡都有的。还有一些野兽。你看你要吗?要的话用合适的东西跟我换就可以了,我也不要钱。”毕竟买了一块地人家都没要钱。

李局长一听,野兽都有?一定要跟这位小姐处理好关系。那个局长心里想着,表面上赶紧答应“啊。好的,白小姐,如果有的话,请到土地局找我,具体内容可以商谈。”

白熙就回了他可以,他就带着人走了,地契放进空间,以后有大用。白熙看了几块规整的地,又看了眼空间里的几栋房子。

接着就是把房子放了出来呀,又不是水泥做的,都是木材,白熙就说找了工人给弄的,一个月也就好了。

如果有什么也可以过去找他,然后直接交谈对接,他也不用过来,就不怕他看见这些房子了,到时候,直接找个地方交接,他也没话说。白熙想好了,就找人挖了地基,也挺费劲的,挖了半个月。他们挖好,就用粮食还有肉打发走了,直接几座房子一放。围墙围上,就好了。

然后白熙三人就可以在这里度假,玩了几年,几年里,白熙又去换了许多的好东西。

白熙给他们的可不止肉,还有谷种,麦种,这些高产的粮食在以前可没有,李局长带着其他的相关人员去试种了以后,要了很多这种种子。

白熙也不打算卖种子发家,还是要了当时交易所的货币。这种东西,以后可以卖钱啊,这东西在以后多贵啊。反正自己也不会老,等个百八十年的,那不就值钱了嘛!

但是现在不值钱,白熙就用种子换了几十张不同的货币。然后告诉张局长“以后有新货币发行的话,把未来八十年发行的各种货币一样一百个,不管是什么材质,给我送过来就行。”

张局长自然会算账,这些种子的价值,可比货币价值要高,于是当即定下了协议。欢欢喜喜的换了三袋种子。

在未来八十年里,换了三代人来给白熙送货币。也是信守承诺的。

白熙都照单全收,在空间里找了个相册,把这些都放进去。等到现代的时候,最新的一版货币刚发行,那个张局长的孙子立马给一样拿来了一百张新发行的,然后恭恭敬敬的走了。

不知不觉就八十年过去了。白熙看着已经有了巨大变化的城市,这也是他们最后一次给白熙送了,现在的科技也已经很发达了。

周围都是高楼大厦,没事儿就出去,房子后面就是商业街,吃吃好吃的,买买衣服啥的,日子也挺悠闲。

白熙亲眼看着这些变化,还是挺震撼的,当然其中也有很多次,有人来找白熙买地,白熙都没同意。还不准备走呢,现在给卖了,以后怎么生存,全部拒绝了。

为什么呢,现在这里的物价已经今非昔比了,白熙这房子,是没几个人不知道的。

因为什么呢,白熙这地契,期限是多久呢,上面写着呢,九十九年。而且因为在三环,占地面积还大啊。肯定知道的人不少啊。

白熙如果不卖,这地就是白熙的,再拆了盖房,谁也拦不住。

一个户口本三个人,其他的谁都没有,更何况白熙也没什么亲戚,想来冒认,都去做亲子鉴定,这么一说,就怕了,就滚蛋了。

现在这地契还没到九十九年,白熙又去办了不动产证明,再加上之前种子的事儿,哪个不是尊重的态度,人家之前买的地,期限还没到(就是虚拟的,不要当真哈。)这上面写着,章给盖着,也不能抵赖,白熙也不接受调度。

这话一出,想来收地都收不了,赔偿人家不要,人家就要这块地,也是跟人家签的合同,当时照片也在呢,一些重要人物都在那有啥办法。人家完全符合规定,遵纪守法良好公民。

白熙过得日子逍遥自在,就看着那些人犯难。房子还在,期限也还没到,也不能撵人家走不是。人家是合法建筑。三处宅院,三个人名下。也不一户多宅也不违规建筑。

白熙就这么过着舒心日子,正起床准备换房子住呢,门口站了一个人,开门给白熙吓一跳,穿的西装笔挺的。说是局长的二孙子,白熙也没拦着,就让他进屋坐了,开口就是,“白小姐,你好,我呢今天来是想谈一谈想回收土地这事儿,您这真的没商量?我们给出的条件是不错的。”

还没等他说完,白熙就故意问子苏,“子苏,今天房价又涨了吗?要是涨了我就盖楼,然后卖房,肯定挣得盆满钵满。”

那边马上开口,“可以啊,预测着一个月以后开楼盘,应该能挣不少呢,咱们自己的地,也有产权,这么下来,比其他房子便宜几十万咱们也不赔,还能把首都的房价给打下来,挺好。”

那二孙子一听就着急了呀,这要是盖楼,也没有理由不批准,要是不批准这事儿一闹失了民心,这房子一盖起来,房价一下跌,这经济危机说来就来啊,就这么大一片地,盖个五十层,够多少人住了,还是在市里,而且她这自己盖楼卖,能挣的钱可比补偿的多的多,这怎么办,没办法谈拢了?

白熙看着那小子一头汗,就忍不住笑了,“怎么样,你还觉得你们开出的条件好吗?好好说话小伙子。”

他一听,赶紧陪笑,说了失陪。就出去打了一个电话,不到五分钟就又回来了,开口,“白小姐,您先别急,我们可以在谈谈,一会儿人就来,咱们坐下喝喝茶,吃个饭。慢慢聊。”

白熙也不急,今天不换房子住也行,这不是有事儿了吗?不无聊了。毕竟闲着没事儿,过几天换着住,心情也变换一下。

两人一到,看着这房子,之前听说也没觉得有多大,有什么好的,一过来看,亭台楼阁小桥流水,青瓦飞檐,这进了门还别有一番滋味。

朱门大启,进了门就是鸟语花香,屋子也是连绵交错,石砖红木,装修也是别具一格,整个房子不就是一个繁华府城的闺阁小姐的标配吗?只是可惜了,住的人是个蛮横无理的丫头片子。两个人心里都以为这房子住着一个不合适的人。

到了大堂看到端坐的小姐,白色旗袍,黑色长发及腰,一头卷发,悠闲的坐在红木椅子上却不显得散漫,周身自带着一股子慵懒雅致。

悠闲自得的喝着茶,轻抿一口在无声放下,一举一动活活一个大小姐啊。两人刚才的想法抛出脑后,倒觉得这屋子配不上这小姐。

白熙看着两人到了,一看,也不眼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