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倾寒

  • 神君驾到
  • 郭三天
  • 4215字
  • 2022-04-23 12:38:50

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算了,不去考虑了。倾寒出来,看见粉嫩的女孩睡在自己床上,嘴微微嘟着,还挂着晶莹的水珠,脸还红扑扑的,就忍不住落了一个吻在白熙脸上,反应过来才知道自己失态了。

马上坐好,谁知道把睡觉的女孩吵醒了,迷迷糊糊的样子着实可爱,忍不住想捏。事实上的确也捏了,软软的嫩嫩的,滑滑的,不愧是女生,果然就是身娇体弱啊。至于容不容易推倒,应该不难,看这单纯的样子,好像回到两个人刚认识那会儿了。倾寒心里已经在yy乱七八糟的东西了。

但是白熙不知道。

一睡醒就被捏脸,心情莫名就不好。

“姐姐,别捏我脸。”白熙抱怨得语气,在倾寒眼里就是撒娇,满眼冒红心。毕竟本来倾寒也就对白熙没有一点抵抗力,在之前的世界说开了以后,自己天天日日,都缠绵悱恻,温柔乡里醉生梦死了已经。

倾寒立马反应过来,还是要出去历练,这次有保命的人,就不用有后顾之忧,可以放心历练了。倾寒变强的心还是没有变的,毕竟强大了才能保护小熙儿。

“好,以后不捏了。晚上吃什么,吃完饭翻墙出去玩啊。”倾寒很有耐心的哄着小家伙。虽然表情一脸轻松,但是白熙知道,她心里这会儿并不轻松。

“晚上吃什么还没想,我也不会做饭,空间有厨具也没用啊。之前都是有人给做饭,现在还真是难为我了。要不就随便吃点吧,空间里好吃的还挺多的。”白熙这说的倒是实话,一直以来,顶多煮个泡面,别的还真是做不来。

白熙带倾寒进空间以后,去果树上摘了梨还有李子,苹果,葡萄,放了一个桌面,又去拿了自热火锅,还有麻辣烫,还有奶茶,万年不变的炸鸡,还有日本买的半干拉面,配的有料,还有制作方法,还挺容易的。还拿了肉夹馍,酸辣粉,烤肉串。好好吃一顿,应该晚上是准备狩猎了。吃饱点,省的饿了。

倾寒也没拿,去煮了拉面,白熙就洗了水果,等她煮面。其实没想到她会去,不过去了也好,白熙省事儿啊。吃着水果等着她煮面。

白熙才想起来,倾寒还没怎么了解自己的空间,白熙带着倾寒大致的看了一圈,从上空俯视下去,还真挺大的。倾寒看着广阔的面积,多变的地形,多少有些头疼。哎,无论到哪里,自己都没有小熙富裕。

白熙等她煮好,就跟封面一模一样,还加了卤肉,真是美滋滋啊。欢快的吃了拉面,然后吃了小吃,最后奶茶收尾。

她让白熙慢点喝,不用急,等出去以后路上再喝也行。只当散步了。她语气虽然轻松,但是白熙知道,没那么简单。咳,老是喜欢说自己,这都久别重逢了,还是没改。

“知道啦,姐姐。”白熙摇头晃脑的,但是白熙也就没喝,放在了桌子上,反正还是热的,不怕。出了空间,看着外面的两个俾子没有发现什么,才悄咪咪的出门了。

倾寒抱着白熙从墙上翻了过去。然后就散步一样在街上走,毕竟也没啥人。古代都是日落而息,现在天已经黑了,大多数人都睡觉了。

白熙看她连个趁手的兵器都没有,就把之前世界的银两找了出来,等从森林里出来,去买一把趁手的兵器。毕竟现在所在的位面,还是比较低的位面,也没有什么上好的兵器。先买一把不太显眼的用着。

白熙完全不知道,自己的空间里一座山上,到处都是神器,圣器,谁能想到呢。

到了小路上,白熙一边走一边喝奶茶,就跟逛街一样悠闲。反正也没啥人,而且有危险倾寒都解决了不怕啊。

倾寒看着鼓着腮帮子的白熙,又忍不住yy了,还真是色心不小。也没走多久就到了,两个人的脚程还是很快的,到了魔兽森林里面,外围不时传出野兽的吼叫。

倾寒谨慎的让白熙跟在她身后,一会儿就出来了一个魔兽,倾寒看见白熙腿都在发抖,立马就想着露两手。

很容易的把它干掉了,一路上都是这样,所以收集了很多魔核,倾寒倒是也放心,把魔核全部上交给白熙保管,白熙也不客气,再说了这东西白熙也用不上。

而倾寒就是在想,工资全部上交媳妇儿,给媳妇儿保管。还是那种俗套的设定,魔兽森林内部肯定都有让人不敢轻易靠近的魔兽。

倾寒就很幸运的得到了,其实也不是。因为越往里走,可以察觉的确气氛不太好,一路上走了半个月了,也杀了不少,终于到了内部,女主自然不想放弃,而且女主空间里的小白也告诉女主这里面有好东西。

至于他不说白熙的事,是因为他害怕,而且白熙对倾寒也没有坏心思,小白就没有说什么。

其实倾寒来这个世界以后,可能一年里,只有几天在休息,其他时间都是在赶路,要么就是修炼。

就是俗套的一个小狐狸,或者小猫,走出来,被倾寒的烤肉吸引。结果是一个上古血脉的魔兽。而且这个魔兽的宝藏也都送给倾寒了,然后契约。的确,倾寒做饭还真是挺好吃的,都给之前的白熙喂胖了不少。不过最后又瘦回去了。

其实就是累了,中途休息,白熙拿了肉串给倾寒,倾寒也把之前杀得魔兽,能吃的全部放进空间,准备过两天回去了,好好处理一下,暂时就没有吃魔兽肉,而是空间里拿的烤肉。

把那个小狐狸吸引过来了,没想到是上古神兽白泽的后代,小狐狸浑身雪白。跑过来追着手里的肉串,给他一串吃的特别香。然后看着倾寒,就要求契约。

因为他的真身说实话,白熙也看不上,他就很识趣的去找倾寒了,倾寒也就契约了,直接一连升了好几级。然后小狐狸也带着倾寒去了它的住处,把它的宝藏全都放空间里了。自然还是白熙的空间,倾寒对被子那是肯定放心的。有什么都不隐瞒。

倾寒的空间性质,大概就是就是升级然后里面的东西才会慢慢显露,跟白熙的还是有些差别的。白熙也是努力了几个月,才把空间搞得像点样子。不过是吸收其他空间,跟自身修为关系不大。

白熙突然感觉附近有些东西,就离这个洞穴不远,感觉有一个好东西。这还是第一次有这种感觉,就很激动,在森林最深处,倾寒让白狐狸跟着白熙一起过去,就进空间里巩固修为了。

因为这个白狐来头不小,一整个森林,是没有魔兽敢招惹他的。越往里走,越荒,可以用寸草不生来形容。

最里面是一个深潭,狐狸说里面没什么东西,自己之前进去过,白熙也不管他,自顾自的跳了进去。

白狐一想,主人都交代让自己看好她了,肯定也要跟着,就一起下来了。虽然心里多有不爽,还是没有说出来。毕竟自己不能跟傻子计较,后来这小东西知道自己口中的傻子是谁的时候,差点没摔了。

闭气往最下面去有一间房间,的确是没什么,外表看起来是个烂的,但是仔细一看,只是障眼法。

白熙破了阵法,门一开,里面直接隔离了水,也是挺神奇的,自己还没学过阵法之类的,以后有机会,可要好好研究一下子。

白狐也是一惊,自己都没发现的东西,这个小姑娘竟然发现了,来头不小,但是也只是心里想想,对这个女人要多提防才是。

进去就是完全干燥的,看着外面的水,就像是一层水幕,手伸进去,拿进来,是湿的,但是这个房间的确没有水,这里面有什么禁制,白熙对这种东西,还是很感兴趣的。

最中间是一个玉器,然后还有一鼎丹炉,想来应该是炼药的,终于找到合适的丹炉了,可以开始炼丹了。空间里也有一些丹方。

其他的都是些法器丹药别的乱七八糟什么的,白熙是看不上,灵气稀薄的可怜,给倾寒用倒是正好,现在等级也不高,用这些仙器就足够了,想来应该是散仙在这里陨落了,传承被这个湖保护了起来。白熙也没多余想别的,这么低的位面,竟然会有散仙,完全不考虑合理性。

狐狸看着里面的东西,目瞪口呆,这可都是好东西,自己都不多,这女孩还真是有缘分。不忍咋舌,自己在这里几千年都没发现,被一个黄毛丫头发现了,还真是丢脸,这件事,以后绝对会是自己的笑柄。白狐狸想着就没精打采的上了岸,这水底也没啥危险的,而且这女孩也不简单,自己担心就多余。然后出了地宫,到了湖边。

因为这个位面的人等级太低,这森林里的魔兽,对于外面的人,的确也是够喝一壶了。就没有人发现过,再说这里面睡着一个九尾狐狸,再厉害的魔兽也不敢造次。

白熙把所有的东西都收进了空间,除了那个玉器,那个药鼎,其他的都堆放在空间里别墅的院子里,九尾狐狸的宝物就堆在那里。

出了空间,从湖里出来就看见九尾狐狸在湖边打瞌睡。白熙叫了他一声,把空间里修炼的倾寒也拉了出来。在灵泉底修炼,倒是进步飞快。

白熙把玉佩挂在了腰间,倒是挺好看的,就没在动它。已经吸收过了,自然是不错的东西,药鼎就放在泉底,灵泉滋养,也能防止空气腐蚀。

倾寒出来就神清气爽的,看着精神状态挺好的,好东西不浪费,在森林里移植灵树,灵草,灵药,高级的,低级的,全都移植进了倾寒的空间,因为这些东西进去就可以直接栽在地上,白熙的还要开垦,懒得动手。

在森林里总共也就待了一个月,白熙算算时间,回去就是定了娃娃亲的三皇子,来退婚了,三皇子和女主原身的姐姐搞在了一起。要不是想看戏,非拉着倾寒回来,倾寒可能已经去了别处的森林了。

两人回去好好睡一觉,就看倾寒虐渣男了。坐着小黑(九尾狐狸的名字,女主给起的。起了以后,的确脸都黑了。)没一会儿就到了流云城的外墙。

倾寒收起小黑,脸上附上了面纱,给白熙也带上了一个。不想让别人看到自家漂亮老婆。因为是白天,这进城不用偷偷摸摸,直接从城门就进去了。

好巧不巧遇见三皇子跟原身她姐在一起,因为她姐是流云城第一美女。

传闻就是原身是个废物,长相丑陋无比。所以这两个人在一起厮混,也是公之于众了,只是普通家庭不敢打听皇家的事,都只当看不到,听不到。

自然也都是传闻,除了倾家人,还真没人知道倾寒的模样。这原身是个胆小怕事的,不经常出门请安,逢年过节,也是闷在屋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没事儿就哭哭凄凄,这不就给自己哭死了,倾寒过来了。

白熙倒是了解各种秘辛,这原身,母亲是上层位面的一个世家小姐,父亲,是九九重天宫里,一个逍遥的剑仙。两人一见钟情,一夜过去,便有了原身,谁知道,原本两人浓情蜜意的生活,过的好好的,咳,有人看不过去了呀,随便找了理由,就开始通缉这原身的母亲,无奈之下,只能到了这里,遇到了倾正,原身的母亲,相貌不俗,就被这倾正娶了,但是两人从未同房,原身母亲只是跟倾正做交易,这倾正鬼迷心窍就同意了。

后来又娶了几房,各个给他生儿育女,他开始觉得不公平,想要强迫原身的母亲,却奈何打不过,一气之下,抬了平妻,想以此逼她就范,结果她就只当事情没发生,该怎么样怎么样,无奈之下,也只能如此僵持。

所以倾寒这么些年,一直不受待见,原身母亲却也无可奈何,只是吃穿用度,没有委屈了原身。倾寒出生便被下毒,不能修炼。

若不是补天石里的洗髓丸,倾寒如今也不过是个受委屈的世家窝囊小姐。普通的大夫,又怎么可能救的了,时间久了便耽搁了,其实原身也是资质不错的,毕竟一个剑仙老爹,一个上层的世家小姐,能差到哪儿去。

倾寒倒也不在意,自己爱的人又不是那劳什子的三皇子。白熙倒是见不得自己的人受欺负,就算不怎么样,也要去清空了他三皇子的宝库,让他哭都没地方。

白熙是个睚眦必报的性子,但是也不主动招惹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