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醉酒

  • 神君驾到
  • 郭三天
  • 4316字
  • 2022-04-22 12:00:00

醇香的酒流过喉咙,白熙觉得这种感觉很久没有了,就一口接一口,身体被辣的流眼泪,但是白熙觉得很舒服,不知不觉下去了半瓶,白熙看着眼前有些模糊的场景,抹了一把脸,上面全是水。

后来去洗手间洗了把脸,清醒了点,一走路,腿却使不上一点力气,直接瘫软在地。

白熙靠在卫生间的门框边上,看到绫音从床上起来,把自己抱上床,白熙在那一瞬间,就放松了神经,结果一放松,人就不清醒了。

连眼前有什么都看不清楚,白熙胡乱的抓,抓住绫音的衣服,好像有谁闷哼了一声。后来就感觉一阵刺痛,意识渐渐消失。

白熙醒来看着满身的青紫,想试着抬腿,却一点力气都用不上,心里其实也没有什么,但是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白熙求看着绫音,想问问她,自己怎么了,可能是鬼气不起作用了,白熙从来没有失控过,这还是第一次,就想问个明白。

但是绫音看来,眼前的女孩,无助的看着自己,眼神里满满都是求助,手放在腿上,用力的掐着自己的腿,却没有一点反应,眼泪瞬间盈满眼眶。

绫音记得清清楚楚,昨天自己是有意识的,没忍住,做了个可恶的事,绫音让九,吞噬了韩熙腿上的鬼气。

绫音抱着喝醉的韩熙,轻轻的抱上床,看着这个自己残废都没掉一滴泪的女孩。却因为自己的父母,哭的泣不成声,绫音一瞬间一个念头充斥了脑海,占有她,保护她,让她变成我的。

绫音的眼里满是爱意,就这么看着这个没有反抗能力的女孩,轻轻的吻上她的唇。

这个自己渴望许久的嘴唇,跟想象中的一样软,味道甜甜的。绫音着了魔一样把自己的气息侵略性的遍布这个珍视的人儿。把手伸向了…。

绫音不记得多久,抱着白熙沉沉睡去,绫音是被刺眼的阳光叫醒的,绫音揉着发疼的太阳穴。

一低头,就看到一个浑身淤青的韩熙。绫音清楚的记得自己做了什么。

“小熙,你的腿,以后可能都好不起来了。我昨天喝醉了,我,对不起。”绫音有些慌张,害怕韩熙恨她,害怕韩熙离开。

“没关系,如果是因为喝醉了,我可以原谅你。腿嘛,我之前也一直都没好,能好起来几年,我已经心满意足了。”白熙撑着胳膊,忍着身上的疼痛坐了起来。口中随意的好像就是个小意外。

绫音听着特别难受“你能不能不要老是这样,你哪怕打我骂我,不要老是一切都自己扛,好不好,还有我啊。”

白熙听了倒是没什么,毕竟一直以来照顾自己的就是绫音,注意自己的饮食,还有忌口,不厌其烦的推着自己出门散步,或者去购物。

“你一直都在啊,我没有自己扛。”白熙只是说了句实话,其实白熙不意外的,不过只是没想到,百合会是这样的。

绫音听了彻底绷不住了,又哭了起来,原来一直以来她都知道,绫音心里五味杂陈的,有开心,有愧疚,有自责,觉得自己很愚蠢。

两个人现在的思想,根本不在一个频道。不过看样子,并不妨碍沟通。

白熙撑着不免有些累,重新躺床上,呼了口气。其实后来白熙也想通了,就算自己不会老,不会死,那也可以爱,可以恨,只不过白熙一直都把自己当做一个过客,不愿意把其他人放进心里。

而且白熙一直也没有爱情观,比如男生,还是女生,白熙好像对什么都根本没有那方面的想法,就算经历了那么多年,也还是没有什么特别清楚的去向。

白熙跟绫音在一起,时间久了,好像都已经习惯了绫音的照顾,不自觉的就会想,绫音在做什么,上班会不会受欺负,接委托的人,长什么样,每天看诊的病人,会不会骚扰她,之类的。

白熙又很多时间思考,但是很多问题,最后白熙都没有答案,就像现在一样,白熙并不排斥,而且昨天隐隐约约也有一种新奇的体验。

白熙知道那是什么,白熙在想,如果是跟别的人呢,白熙突然之间不敢想象,觉得还是绫音吧,别的就算了。可能这就是爱情吧,只不过不是轰轰烈烈,也没有激情四射,只是细水长流,很慢的过程。

绫音看着发呆的白熙,又有些无奈,这家伙,是不是根本不在意跟谁。越想越生气,一口咬在白熙的腿上。

白熙的腿没有知觉,只是奇怪绫音在做什么。绫音一抬头就看到满脸疑惑的白熙。

生气又没有理由,不禁有些憋闷。“你是不是觉得无所谓?”绫音闷闷的说。

谢天谢地,白熙这句话听懂了,可能是正在思考这个问题的缘故。“不是,我在想,如果是别人,我可能接受不了。我不知道爱情是什么,但是,这种事,我也不会随随便便的。”

绫音听了,之前积蓄的所有情绪全部都消散了,无论是自卑还是憋屈,各种情绪,都因为一句话,没有了。绫音觉得,自己可能是魔障了,但是也愿意一直魔障下去。

白熙看着表情变换有点快的绫音,有点疑惑,但是她也知道,可能有些话,并不适合现在说,比如现在这个尴尬的情景。

白熙坐上轮椅打算去浴室,打开水冲洗一下。绫音一看,慌忙开了水,一直到浴缸里已经有不少水了,抱着白熙放进水里,又在水里,放了一个精油浴球。

绫音仔细的擦洗,然后换了一遍水,冲洗干净,擦干以后,趁着皮肤还是水嫩的状态,涂抹上精油,冬天皮肤容易干。

白熙穿了衣服,坐在轮椅上,反正也是冬天不妨碍的,嘴唇有些肿,也好说,就说上火了。

绫音送白熙去上班,绫音也去了药房。等白熙下班,保镖接到白熙,白熙在路上买了一些菜。因为过年也不热闹,都各自忙事业,白熙就算大年三十,也还要主持,所以过年也不凑一起,就够两人吃就够了。

那些保镖,只留了一个,还有一个保安,保姆还有厨师还留着。整个韩宅,就只剩下十个人,主人只能白熙绫音两人了。

白熙回去把菜给了厨师,厨师做好,就在锅里热着。

白熙坐在沙发上,正画图呢。往日绫音可不是这个时间点回来。但是今天绫音已经回来挺久。

白熙看到电梯里出来的人“今天下班好早,饭在锅里。”

说完又开始画图,绫音不干了,抱着白熙进了电梯,是三层却被做成四层,一层变两层上面的层高不够,就保留。

进了三楼的卧室,刚关上门,就趴在白熙肩膀上,折腾了两个小时,白熙睡了过去,绫音才罢休。下楼吃了饭,拿着电脑上楼了。

绫音把药房租出去了,已经回本还挣了几倍,就打算继续出租,以后每个月拿着房租,在这一个地方,足够两人生活了,那些雇佣的人,是韩泰出钱,水电什么的,也都是韩泰的事儿,两人只需要顾好自己就行。

白熙第二天睡醒,身上的疼痛加重,只能从空间拿了点灵泉水,一瓶下肚,就好了,果然还是灵泉水管用。

又神采奕奕去了电视台,白熙想了想,还是辞职了,当时竟然很轻松就离职了,白熙也没想到,不过既然这样,那也省了些事。

白熙几年里的积蓄全部用来盖房子,装修房子了,一装修好,就去一趟,收进空间,这些九都是不知道的。

两人都没事做了,也都坦白,两个人相视一笑,两人就都在韩宅,没事儿不在出去。白熙每日画画图,着实做到了一屋两人三餐四季。

绫音也没什么事做,就开始接委托,挣些钱。两人的时间还有生活,都自由了许多。

绫音就也得偿所愿,每日都是没羞没臊的。白熙倒是惨了,每日难免要腰酸背痛,有一段时间,干脆在床上办公,都不起床。

两人的日子一直平平淡淡,后来韩父韩母也离开了,韩泰去了国外,把两人在国外的一些财产结算,又把两人安葬在山脚下。

渐渐的,别人都老了,无论是曾经别扭的韩泰,还是沉默绫音,保姆厨师,也相继离开,几人的资产,都根据遗嘱留给了白熙。

白熙看着几人原本的财产,这几个老家伙,原来从来都不缺钱花啊。白熙笑了笑,把几人埋在山的另一边。

后来绫音也离开了,她走的时候,不过四十六岁,看起来,倒是不显老,只是难免有些皱纹,白熙也登记死亡,换了一个身份。

白熙站在绫音的坟前,绫音已经离开十几年了,但是白熙没事儿还是会去她的坟前转悠,白熙记得她离开的时候,灵魂飘的很远,还在跟自己告别。

九被留下,白熙就把九放进空间,找了一个一百年的人参,把九封存在里面。小说里并没有讲到绫音的离开。

但是白熙,活到了绫音离开。两人相处的点点滴滴,在白熙脑海里越来越淡,最后白熙已经不记得绫音的容貌了,才决定离开这个世界。

因为白熙觉得,这个世界的事,就要在这里解决,白熙不会变老的事,韩泰也知道了,在两人离开的时候,韩泰的全部财产都给了白熙。

白熙却遵嘱韩父韩母的话,把财产给了那些韩氏的孩子们。

自从那一批雇员离开以后,白熙就自己住在韩宅,还给这个山坡起了名字,白音。

后来韩氏的孩子们,也长大成人,结婚生子,他们的孩子却早已经不记得这个山坡,不记得这个白音局的过去。

白熙离开之前,扭头看了看周围已经建立起来的高楼大厦,把白音山的地皮,送给了韩氏企业,如今的掌势人。

白熙把白音收进空间,留下空空的地皮,还有几个孤坟,便离开了,最后,终究也没留下什么。

只在原地留下了一个没有呼吸的冰冷尸体,也是一个本就离开的人,白熙也不过是占了她的身体。

白熙回了虚空界缓了好久,不是伤心,也不是沧桑,只是有些空落落的,心好像少了一块儿。白熙觉得自己,一定是爱上绫音了。

可惜,并不能长相厮守,短短几十年对于白熙来说,只是弹指一瞬,眨眼之间。

白熙看着自己出生的世界,不过一月而已。白熙已经忘了绫音的模样,有照片吗?应该是有吧,不过白熙看着上面的人,跟心里的那人,却一点都不一样,明明是一张脸,明明也是一样的声音,就是不一样。

白熙恍惚之间,好像看到了一个跟绫音很像的身影。白熙觉得自己可能魔怔了,只不过是一个背影而已,人已经离开了。

但是白熙还是控制不住自己,去寻着身影,看了过去。白熙却也想明白了,离去的人,只要在心里默默怀念就好,就像当时的绫音一样。

白熙还抱着一丝希望,绫音没有投胎,灵魂飘荡在虚空界,进了另外一个世界,她还没有离开。

“神君,无论是哪一个,只要死去,世界的设定只是一个掩饰,所有的灵魂,都被收集起来,重新分配进另外的世界,有死去,就有重生,你若真的欢喜,不如找找看,虽然机会渺茫,但是总比一直消沉的好。”华易有些无奈白熙的状态。

华易想起来了,很久之前的一个故事。有两个实验室的人员,还是地位非常高的存在,两个人相爱了,两个人年纪相差几百万岁,可能更多,两人一直相守扶持,共同进步,据说本源树就是两人的研究成果。

一个女实验员,掉落进万千世界,灵魂七零八落,另外一个女实验员也陨落了,灵魂掉进虚空界里的一个世界。

要知道,如果不能坚定下去,那迟早会被世界同化,再也不能回到实验室。现如今,两人也没有回去实验室,身在何处也无从得知。

那件事,已经过去八千万年了吧。

华易正想着,一颗人参挤了过来,在泉底扎了根。华易也没在意,毕竟这泉底稀奇宝贝多了去了。

白熙听了本源树的话,却也没抱多大希望,只是回去,自己也是做不到的,还是走一走看一看吧,或许还能遇到呢。

(不出意外的话,一定会出意外,设定如此,经历了几千万年的锤炼,让两人重新相遇,也未可知呢。)

白熙多少有了点精神,就认准了那个有相似身影的世界,白熙看了世界大概,是修仙的世界,那应该可以学到一些东西,如果实在不行,就自己塑造一个好了,空间里有几只傀儡人参,可以让人参变成任何人。

其实白熙知道,只是安慰自己,她终究还是她。白熙进了漩涡,这次连身体都没选,直接就进去了,可能是有些自暴自弃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