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灵异故事

  • 神君驾到
  • 郭三天
  • 19994字
  • 2022-05-17 20:30:04

白熙回了虚空界,认真挑选着下一个世界。发现了一个从来没有接触过的概念。

灵异,白熙倒是没有接触过,只是借用过两个人的身体,在离开上一个世界的时候,离开以后,那个身体,直接消散了。

白熙看了看剧情,是都市灵异,讲的就是一个女道士,接受不同的委托,除鬼的故事,女道士也没有感情线,挺好,不用考虑很多很多问题。

白熙本来决定用自己的身体,不过是个完整的世界,身份之类的可能会有些难办,还是决定找一个肉体。

白熙选了半天,发现了一个不错的身体,是女主上小学的时候,她的同班同学,因为车祸去世了。

这小孩家里有钱,而且爸爸跟妈妈感情很好,两人都是家族生意在一起的,倒是挺不错的,可惜了,有些短命。

白熙选定,就进了漩涡里。

等白熙有意识,浑身上下都是疼的,差点没又睡过去。这不正是车祸现场吗?白熙睁不开眼,但是周围嘈杂的声音,让白熙脑子都是疼的。

白熙感觉到两个人,把自己抬到担架上,颠簸了一段,很快就平稳了,警铃声还在响着,一声闷响,什么都听不到了。

白熙再次醒来,就已经浑身上下都包扎好了,这太疼了,下次找个正常死法的姑娘。

睁眼就是白色的房顶,还有仪器的声音。还有呛人的酒精,消炎药,各种药物混合的味道。

白熙身上还扎着水,看着架起来的腿,这孩子当时是没了,如果还活着,腿也废了,应该挺难过的。不过人也走了,也算少受了点罪,白熙也不怕有什么,就算真的残废,也没什么所谓。

白熙看着手边的女人,看起来也不过二十七八岁,打瞌睡的男人,也不过三十出头的样子。

这女孩原名韩熙,十二岁,上面有个哥哥,韩泰。夫妻两个其实都已经四十岁了。韩泰也十六岁了。

白熙了解了大概,这场车祸,也就是因为那些东西搞的鬼,一群冤死的鬼魂,趁着天气不好,捂了司机的眼,就出了车祸,除了白熙,还有三四个都是借尸还魂,不过他们应该很容易穿帮,最后被道士灭了。

白熙在医院就呆了三个月,等到全部好利索,才回的家,果然不出所料,腿废了,不过白熙其实不太在意那些,在坐上轮椅的那一刻,白熙就在学习怎么使用。

还是电动的,除了爬楼梯,其他的都可以完美解决。白熙回了家,就该去上学了。

一个学期过去,第二个学期都开始一半了,天气也越来越热。蝉鸣本来都只有一两声,大多都是鸟叫,却逐渐响亮,如今都盖过其他声音,清一色的“吱吱吱”。

白熙看着窗户外面茂密的枝丫,别墅是三层,白熙住在第二层,因为白熙出事,家里再几个月里,安装了电梯,在两边各又建了一栋。

本来也就是比较偏僻的农村,韩父韩母,祖辈也都是农村的,到了韩熙爷爷,外公这一代,两个人都去当了兵,回来领了大量的退役金,两个老爷子,就开始投资地皮,后来在一个竞拍里认识,两个老爷子一见如故,最后虽然是韩熙爷爷用的地,但是当时,那块地,是韩熙外公拍下的。

因为两个人一番交流下来,竟然是战友,更是直接定了亲事,两家孩子,从小也在一起长大,青梅竹马,后来很自然的就结了婚。

韩熙的哥哥,如今也快成年了,韩父,就盖了一栋别墅,一想,女儿如今这样,就也盖了一栋。招个上门女婿,也可以照顾闺女,离得***日也可以帮扶一下。

一栋简洁大方,但是也奢华方便,一栋就是偏现代风格,建筑风格完全都是韩泰喜欢的。

左边的只是缓慢的施工,是为了让原身自己设计。白熙也觉得原身父母费心了。

其实白熙也没想到,他们有钱,已经有钱到不再追求功名利禄,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让自己享受,跟父母子女时常交流上。

因为虽然是农村,但是其实也就是市郊。看起来,不知道的,以为是一个度假村,山脚下一个厚重的大木门,旁边是纯石头砖的围墙,跟树林对接就停住了,开始围上五米高的铁网,围绕整个山坡。石砖铺路一直延续到不算高的建筑群,开始四散,包围整个平地。

大门处还有保安,其实也就是象征性的安装一个门,平时没人上去,不过还是防护到位的。

中间还有一块石头堆砌的花坛,里面种的是一棵树,说起来,整片山坡的树,都是韩熙的爷爷外公,两个人亲手种的,当时这个山头,是韩熙爷爷的,两个人就自己下手,种上每一棵树,但是两人在不久后,就离世了。

而且有人不愿意他们把山围起来,也是不讲道理的,要知道,两人也在当地的很多建设上,出了不少力,自然有人记着这份恩情的。

白熙让他们挖了一个大的泳池,夏天可以游上一圈。这原身父母也不缺钱,而且对泳池也是一直都想搞了,干脆就大动工了。

白熙也是回家呆了一个月,才去上学,原身父母还怕跟不上,但是白熙总归还是要上学的,两人只好把白熙送去。

白熙一进校门,就被老师接进班级,也因为白熙的缘故,学校出于照顾学生,就把白熙的班级,放在一楼,不需要走楼梯,离厕所,食堂也都挺近的。

对啊,如果一家人有钱了,那什么都是美好的,虽然现实,但是现实才能吃饱饭。

白熙并不排斥,进了班级,扫了一圈,还是那些孩子,女主小时候,还是不受欢迎。

白熙坐在女主旁边,原本两个也是同桌,白熙因为不露富,但是教养好,跟这些孩子根本玩不到一起。

女主就整天阴沉的不行,孩子们都怕她。两个人做同桌也没有很多话。

“我回来了,想不想我?”白熙写了张纸条,递给女主。

女主好像看傻子一样看着白熙,但是白熙亮晶晶的眼睛,让女主收回了嘴里的话,鬼使神差又在纸条上写了一句“我告诉过你,让你注意。”

白熙才想起来,原身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

“还有现在是下课时间,你可以开口跟我说话。”从女主嘴里的话,跟女主软萌的形象完全不符合。

一个可爱的女孩子,非要老神在在的,怪不得不讨喜,不过白熙也是知道原因的。

女主的家族,虽然没有教授女主道法,女主却天生有阴阳眼,能看透生死。(自然是设定问题,显得女主很厉害。)

白熙倒是不意外,艰难的拿起左边挂着的书包,里面有一个保鲜盒,都是水果,还有两瓶牛奶,保温杯里装着。

白熙拿出来,跟女主分享。“好呀,一起吃吧,在医院呆了几个月真的好闷呀,好不容易才回来的。”

白熙嘴里的话,让小小的女主有些诧异。这是她这个年纪会说的话,这么小就会避重就轻。

不过女主也没说什么“不用了我吃过早饭。”女主看着丰盛的水果,其实是想吃的,但是家里严格控制饮食,女主养成习惯了,也可以说强迫症,不到点,不吃东西。

白熙不管她怎么样,趁着年纪小,更容易让她卸下心防,早点让她对自己没有防备,是最好的。

拿起一块水果用叉子插起来,递给绫音。绫音接过,呆愣的看着诱人的樱桃。小心翼翼的放进嘴里。咬上一口,汁水爆了出来。

“好甜。”绫音明明不喜欢特别甜的东西,但是这个樱桃,让绫音觉得好甜,甜到心里了。

白熙适时的炫耀一番,小尾巴翘到天上了“对吧,这可是我家自己种的樱桃树,很好吃啊,我每年都吃。对啦,今天放学要去我家吗?我想带你去看看,去摘樱桃。”

白熙这是趁机拉近距离,绫音倒愣住了,自己还没去过别人家,也不知道家里人会不会同意。绫音已经同意了,不过在考虑可能性。

白熙看她没有说话也不逼着她,把问题都抛给爸妈“没事,等下午我爸爸妈妈来接我的时候,跟你爸爸妈妈说说就好啦。”

绫音显然没想到这样的处理方法,但还是点点头没有说话。白熙把盒子放在两人桌子中间。自顾自的吃起来。

别说,的确挺甜,坡上有不少果树,原身父母亲自照顾,每日除了处理文件,就是照顾那些树,饭有厨师做,家务有保姆,两个人每日亲自照顾那些果树,也增进感情,整日蜜里调油似的。

绫音又插了一个樱桃,填进嘴里,就没那么甜了,但是汁水顺着喉咙到胃里,很舒服。

白熙倒是没想到这个的,绫音其实有低血糖,半晌里,吃点甜食才更有精神,这算是误打误撞了。后来两人上了高中,白熙每天都会装上几块巧克力。这都是后话。

很快就上课,又恢复如常,对于白熙来说,这些知识,早就烂熟于心,所以游刃有余的回答问题。绫音都惊了,虽然绫音成绩很好,但是也不会几个月没上课,还能赶上。到了中午,白熙又拿出自己的盒饭,不错,芦笋虾仁,鱼香肉丝,还有一个海带豆腐鲫鱼汤,一个番茄炒蛋,不错不错的。

一份盒饭,白熙是吃不完的,还有几块切好的煎猪排牛排,还有一整块的煎鸡排,两个煎鸡蛋,全部都是少油的。

其他孩子都吃的中午学校的营养餐的盒饭,看到白熙的肉,都羡慕惨了,白熙把自己的那份营养盒饭,给了班主任吃,班主任也有些不好意思,白熙知道这家伙,是个单身,没有老婆,还年纪轻轻,孩子吃饭他看,孩子午休他再出去随便凑合一顿。

总归白熙也不吃,还不如给他,让他也省点事儿。老师看白熙的盒饭,还是收下白熙的营养餐。

白熙看着绫音一直盯着盒饭里的煎鸡蛋,白熙用叉子给绫音的盒饭里放了一个。

本来水果就够让班里的同学羡慕了,这又有盒饭,都坐不住了,耐不住老师在,一个个眼神都快把那些肉给盯透了。

白熙倒是没所谓,把虾仁,还有鲫鱼汤,都给绫音分了一半,因为营养餐里没有汤。其他人羡慕坏了。

午休的时候,白熙还有一个躺椅在轮椅后面卡着,就让绫音睡了,自己放平轮椅,就睡的呼呼的,口水都流在脸蛋子上。

很快一天就结束了,白熙的牛奶,还让绫音喝了一瓶。

白熙坐在轮椅上,手拉着绫音的手,不快不慢的朝校门走,两对父母都看到自己孩子交了朋友,也都很开心。

绫音的父母虽然严格,但还是希望她有一两个朋友的。白熙的父母也一样,原身性子有些腼腆,没有朋友。

两对父母都惊喜迎接孩子,这一碰头,白熙直接开口“爸爸,妈妈,这是我同桌,我们从一年级,就一直是同桌嘞,她叫绫音,是我的好朋友。”

韩父韩母一听,高兴坏了“好好好,我们小熙的好朋友,爸爸妈妈也喜欢。多漂亮的小姑娘。”

绫音那边的父母一看这孩子,应该就是先前绫音说的出车祸的孩子,之前绫音就说同桌要出车祸,果然第二天,就上新闻,这孩子几个月都没上学,现在看来,的确是。

绫音的父母也知道她有阴阳眼,而且家里也是祖传的道法,自然想要她继承的,但是还是想着她在以后的工作之外,能有一两个知心朋友,但是这孩子,话也少,性子也孤僻,说的也就是哪家哪天会出什么事,除此之外,跟两人几乎没有交流。

两人看着白熙开朗天真的笑容,也是有些感慨,但是人家父母都在,也不好说什么。“你好,我是绫音的爸爸,我们家孩子不懂事儿,多多担待。”

韩父也是客套了两句“哎呀,小孩子嘛,今晚两位有空吗?不如去我家里聚聚,孩子们也好了解了解。”韩父说出了后面的两句。

白熙还没开口呢,这就自己上道了,白熙跟老爸使眼色,没想到老妈眨了眨眼。

白熙倒是没想到,这对夫妻,还是两个活宝。恍惚之间,好像回到了自己小时候,突然之间,白熙心里彻底通畅了,看着眼前的父母,既然都来了,有这么一场,那就好好的替原身尽孝,也享受原身的爱。

“对啊对啊,我们家可大了,走吧走吧。”白熙说完也不给其他人机会,拉着绫音,推着她就上了车。

韩父趁机也推两人上车,绫音爸爸妈妈也没反对,绫音爸爸锁了在停车位上的车,就跟着离开了。

这搞得,几个人想一块儿去了。路上越走越偏僻,绫音的父母还是没想到的。很快就到了,保安打开大门,让车开了进去。

绫音的父亲一看,不自觉的就在心里已经看了这地方的风水格局,是极好的,生意也好,人丁兴旺,就是两人命中注定,只有儿子,女儿已经离开。

但是一看这孩子还好好的,绫父又算了两遍,还是如此,但是看这孩子身上,竟然会有非常浓郁的道法自然,莫不是哪个道家先辈历劫,误打误撞,上了这已死孩子的身。

绫父想到这里,那两家交好,应该就是福缘,也就安心下来,只是不免多看了绫音两眼,以后要是一直跟这孩子一起,也能少了许多麻烦。

想着想着就进门了,两栋宏伟的别墅展现在眼前,太阳恍恍惚惚要下山了。

绫父绫母倒也是见过大客户的,也没有过分失礼。韩父韩母倒是一直观察一家三口。满意的点了点头,看着顺眼的紧。

这就像看对眼了,你也满意我也满意,白熙倒是顾不得什么,被保镖搬下车,就拉着绫音到了上山的路上,一路都是紧密的石砖铺路,也不颠簸,到了晚上,林子里也有灯,也不会太过阴暗,绫父下意识想拦,被绫母拦下。

韩父韩母也是,“随孩子们去,我让人跟着,不会出事的。我去交代厨子烧几个菜,今晚不喝酒,就是两家认识一下。哈哈哈,我家孩子,调皮捣蛋的很,以后啊,还是让绫音要多多关照我家韩熙。”

绫父绫母也笑了笑,跟着进了门。虽然院子里正在施工,也没有特别乱,土都堆在坡上,重新种上树苗,石砖堆的好好的在树林边上。

白熙拉着绫音去看了一小片樱桃树,白熙自然摘不了,保镖折了一个结果多的,放进白熙怀里。绫音就放开了,摘了许多。

绫音摘的拿了袋子装了起来,正是樱桃甜的时候。白熙按着下坡模式,小心翼翼的下了坡,就立马飞快的到了客厅,绫音也跟在身后。

四人正在喝茶,等着吃饭,白熙也没打扰几人,把绫音手里的樱桃给了保姆,让保姆做成点心,明天带去学校吃。

绫音也没说什么,白熙带绫音坐电梯,到了二楼自己房间里,两个人写作业,保姆没一会儿端上来一盘水果。

白熙让绫音吃,就弹起钢琴,这也是白熙唯一的娱乐方式了。

绫音写着作业,听着舒缓的琴声,人都平静了,很快写完,吃着水果,看着白熙的房间,一张大大的床,还有一排衣柜,梳妆镜,换衣间,卫生间浴室,绫音竟有些自卑。

虽然绫音家里在市区买了房子,但是一家四口,还有一个表姐住着,虽然平日不回去,但是一回去,就是精神不怎么好,她在绫父的店里工作,是家族传承的店面。

房子装修的也不错,却没有这么宽敞。白熙感觉到绫音细微的变化。

“你知道吗?我爸妈不在市里盖房子,就是因为,市里买一套房子都够在这里盖上一套房子了,所以才在这里盖的。”白熙说的也没错,但是韩父韩母,找的顶尖的团队,其实便宜不到那里去。

绫音自然知道只是安慰,不过还是很开心,跟白熙也彻底没有隔阂了。

韩泰在高中,一周回家一次,韩父韩母在高中附近租了房子,雇了保姆,照顾韩泰的生活。

因为韩泰在省会的高中离家远,就只能那样,两个人也跟韩泰商量过,好好照顾妹妹,韩泰自然巴不得,毕竟自己上学没时间照顾妹妹,就让爸妈去照顾。

一家人都很宠原身。

正好明天就是韩泰回来的日子,白熙想让绫音跟韩泰认识一下。肥水不流外人田,女主跟着韩泰,白熙还是放心的。

毕竟韩泰在未来,也是继承家族企业,生意做的风生水起。

不过白熙不知道,韩泰,喜欢男人。绫音,喜欢女人。当然都是后话了。

到了晚饭时间,保姆叫了两人下楼吃饭,白熙看着满桌子菜,没有一个辣的,瞬间蔫儿了。

无辣不欢的白熙,自然是想吃辣的,不过厨子手艺好,不辣的菜也做得好吃,但是白熙就是觉得差点味道。

两人一看白熙的模样,瞬间就懂了“等你以后长大了,再吃辣椒,现在肠胃不好。”韩父韩母在给白熙画饼,白熙怎么可能不知道,不过也没有顶嘴。

拿了一碗糙米饭,让保姆给夹了些菜,小口吃着。绫音也没说什么,看着一桌子有些都没见过的菜,小心翼翼的拿起筷子。

“绫音,你不用管他们大人,我们吃,吃完我们去玩去。”白熙靠近绫音,两个人凑在一起吃饭,四人看两人这样,都是由衷的开心。

吃了饭,白熙也没有留着绫音,毕竟绫父绫母工作就是在晚上。肯定要先把绫音送回家的。韩父韩母派人送几人到了学校停车场,让保镖开车护送几人回家,才返回韩宅。

往后就是白熙没事儿就拉着绫音回家,绫父绫母也不反对,几个春秋冬夏过去,韩泰已经上了大学,去了国外,走之前,哭的稀里哗啦的,抱着白熙,眼泪鼻涕一大把。

白熙嫌弃的推开他,看他上了飞机,绫音在旁边看着两人,只笑不说话。几年里,三个人都熟了,没事儿就插科打诨经常的事儿。

绫音比白熙大一岁,不过出生在十一月,错过了开学季,就等到第二年才上学,白熙出生在五月,所以两人正好同届。

初中两人还在一个初中,还是坐同桌,绫音也没怎么吃力,只是开始神神秘秘,避着白熙写写画画。

白熙知道,她是开始学习道法符咒了,现在不过是记住基本的符咒怎么画,到后来,就要真实的画了。

也没特意打听,还是每日无论什么饭菜,白熙都会跟绫音分享,每日的水果,牛奶,两个人都会一起吃,随着季节不同,水果也不同,绫音也不好意思,但是白熙觉得没所谓,自己也吃不完,分享了更好。

上了初中,就没有午休了,不过下午还是到点放学,白熙也受到了许多恶意的眼光,因为同学都分开了,不过白熙每日还是很乐观,渐渐的,所有人对白熙的印象都改变了。

很快初中毕业,两人成绩都很不错,韩父韩母本来的安排,还是去省会,但是看白熙跟绫音感情深厚,市里的学校也离得近,方便照顾,就把那边的安排都散了。

而且高中位置就比较偏僻了,刚好离白熙家不远,绫父绫母就把孩子托付给韩父韩母,每个月给一万的生活费,韩父韩母也没有拒绝,每个月就把这一万当做白熙带来的财富,单独存了一个卡,给白熙。

白熙两人上了高中,也还是感情不错的。但是白熙也发现了绫音越来越频繁的接触道法。

而且两人身边诡异的事,也越来越多,多到白熙有些恍惚。可能因为绫音的父母身体每况愈下,绫音便提早接触了。

这在剧情里也有说明,倒是不奇怪,只是她因为更多的精力用在那些东西上面,学习就落后了,白熙就每日帮她补习,记笔记。反正写字也快,不妨碍多记一份。

这个学校也因为白熙腿脚不方便,把班级安排在低楼层。

倒是很方便,白熙在上午第二节课的大课间,拿出水果,习惯性的递给绫音一个叉子,因为两个人,水果份量翻倍,都在白熙的轮椅旁边,白熙的书包里。四瓶牛奶,也翻倍了。

挺多人都挺羡慕的,毕竟公立学校,每天都有专人接送的人,也有,不过没那么多。

白熙倒也习惯了,不觉得有什么。两人吃了水果又喝了牛奶。很快一天结束,绫音推着轮椅,白熙抬头看着绫音,时不时拉一下头发,跟绫音调侃两句,因为操场很长,两人平时速度也不快,每天放学都有许多人看着两人同进同出。

白熙也不解释,绫音想说话,白熙都拦着,绫音也就不说了,因为两人都长大了,模样也逐渐精致起来,也有不少人暗生情愫。

不过白熙明白拒绝了所有人,绫音也冷冷的,除了白熙,其他人都不能让绫音笑一笑。白熙对男人,也实在不怎么感冒,美男有一堆,都看免疫了。

时间也匆匆如流水,在高三开学的时候,绫音家出了一个不小的事情。

绫音的表姐,离开了,但是绫音没有多难过,绫父绫母,也只是匆匆火葬了,把绫音的大姨,姨夫叫了过去,办了一场丧事,匆匆结束。

自从那件事过去以后,绫音回家了三天,等绫音再次回到学校,白熙就感觉绫音身上,有一种特别的气息,具体是什么,白熙也不清楚,就是觉得,灰蒙蒙的一个人形,因为可以感觉到形状,但是具体的模样,白熙看不清楚。

而且自那天以后,白熙的床尾,每日都会站着一个女人,准确的说,是透明的一个女人。

白熙才反应过来,就是那种特别的气息,灰蒙蒙的雾,就是这个女人,但是过了一个月,这个女人,也只是呆愣的站在白熙的床尾,没有别的动作。

白熙想着,应该就是绫音安排的,具体的什么原因,应该也大概清楚了。

绫音的表姐,其实早就离开了,但是绫音的大姨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就拜托绫父绫母救救那个孩子。

绫父绫母也没办法,她的魂魄已经散了,去了轮回里,怎么可能找回来。

绫父突然想到一个恶鬼,是绫父的父亲传给绫父的,是一个封印,在绫母的脖子后面,两人平日去做法,压制不住的恶鬼,就会让这个恶鬼处理掉,如果净化以后,可以轮回,就送去阴间路。

如果依然不愿离开,就让恶鬼吞了,增长修为。

这个恶鬼,其实也不是恶,只是死去的时间太过久远,已经忘了自己的执念,这样下了阴间也找不到路,当时是这个恶鬼,自己找上门,让绫父的爷爷,收了她,也不让她消散了去,她就帮绫家,驱鬼伏魔。

绫老爷就把她封印了,问了她的名字,只说了一个九字,本以为不会成功,毕竟这糊涂家伙,连自己的执念都忘了,却也没想到,真是单字一个九。

这也只可能是古代的娼妓名字,也只能作罢,这让如何找起。

绫家的驱鬼,一直是度化为主,绫家老爷,也只是想让这九,找到归宿,投了胎去,没成想,是找不到了。

一代代传了下来,便让她上了绫音表姐的身,每日住在家里,晚上时常不在家,也就是去驱鬼了。

这死人的身体,也不是一直能用的,满满开始出现问题,无奈之下,只能重新回了封印里,烧了这尸身。

绫音回家,也只是因为绫母身体已经不好,封印松动,只能封在绫音体内。

没想到绫音是个聪慧的,已经能自由支配这九,白熙倒是没仔细注意过,怪不得最近绫音总是穿着衬衫,原来是要遮住脖子上的封印。

白熙也没有说破,只当没有看到,每日照常生活。很快一年过去,高三了,绫音也没有再学习道法,而是拼命的补习,因为白熙成绩不错,绫音想跟白熙上同一所大学,就恶补了一年,最后两人分数差不多。

考完试当天下午,白熙就跟韩父要了银行卡,整整二十四万,都是绫父绫母给韩父的。

还有一张,是白熙从小到大的压岁钱,都是亲戚朋友给的,说起来也是巧合。

这绫父绫母,都各自有一个哥哥,下面没有弟弟妹妹,因为绫父绫母无心继承家业,就让两位哥哥主持大局,绫父绫母各自开创了事业,也都有了起色,一整个家族,总共也就那么几个人,但是奈何,堂哥堂姐,表哥表姐,都比这原身大上两三岁,自小就喜欢原身,毕竟家里最小的,难免是宠上天的,压岁钱,年年都不少。

白熙倒是没想到,这原身从小到大,竟压岁钱都有三十多万。

绫音也先回了家,两人在校门口分别。

当天晚上,白熙就跟绫音发了讯息,“我们暑假去旅行吧,我爸把我的零用钱都给我了。”

绫音那边等了一会儿才回复。“好,我说是跟你一起,我爸妈就同意了。”

白熙也料到了“好,刚好填报志愿那天就是我生日,你记得来哦,我家里肯定特别热闹。”

那边秒回信息“好,我一定到,我爸妈也知道你过生日,你不说,也准备带我去。”

白熙说要吃饭,就结束了谈话。白熙进屋就又看到九了,这就算离开两天也不放心,还把人,不对,鬼留在这儿。

不过全当没看到,把银行卡放进钱包里,钱包还放进抽屉里,就找了睡衣换了。

换衣服的时候,九竟然扭过身去了,白熙也疑惑,明明是女的,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不过也是,她可能都几千岁了。

白熙换了衣服,就下楼了。吃晚饭的时候,跟韩父韩母商量,生日在家过。

“行啊,自然好,今年你舅舅舅妈,还有表哥表姐,都要回来。肯定热闹。”这是绫父说的。

绫母接着说道“对啊,你叔叔婶婶,堂哥堂姐,也要回来给你庆生,之前他们都忙,不能给你过生日,都是过年回来看看你,这次,可是你成年,几个人都特别重视。”

两个人,一个说自己小姑子,一个说自己小舅子,只怕白熙吃不到两个人甜甜蜜蜜的瓜。

“好啦好啦,我知道啦,还有五六天呢,爸妈,赶紧吃饭,一会儿都凉了。”白熙总用吃饭堵住两人的嘴,不过也很管用,因为两个人,腻腻歪歪的,你给我夹菜,我给你盛饭,真真儿是不错。

白熙火速吃完,离开现场。去了旁边已经盖好结构框架的别墅。

因为耗时久,白熙就干脆让用青石砖砌墙,小路用鹅卵石,两边种上月季,外面的墙面,也不用粉刷,在墙上,画上油彩立体画,再涂上防水层就可以了。

里面除了承重柱之外,没有任何墙体,因为白熙还没想好怎么装修。几年了,月季开了又败,房子还没搞好。

(我也不知道符不符合逻辑,只是自己喜好哈。)

不过韩父韩母也很认同白熙的设计理念,而且三层,第一层的层高是六米,二层四米,三层三米,因为其他的也是同样的高度,就也那样盖了。

算下来,白熙的这一栋,其实跟其他结构的费用差不多,就看装修了。

不过白熙也没想好,毕竟以后如果回来发展,倒是可以好好装一下,要是就在大学附近发展,那还没必要装修的特别好。

白熙进房子里转了一圈,因为白熙让把楼梯做成轮椅可以上下的斜面,就没让装电梯。采光之类的,也都挺不错的,白熙其实一直都很满意。

出了别墅又看了樱桃,正是吃樱桃的时候,刚好都要回来,真好,白熙想着,又进了屋,就逛这一圈,就出了一层汗。

等白熙看一圈回去,两人也吃过饭了。“妈,我先去睡了,明天还要去拍写真。”

是韩母给白熙预定的,说成年了,要拍一套的,白熙也没拒绝。

想着鸟居的时候,被木头奴役的日子,一把辛酸泪啊。

白熙甩了甩头,幸亏这个世界是完整的,本源树也没出现,怕了怕了。

说起本源树,九在,白熙还真不好进空间看看他们都怎么样了。

白熙倒是也会隔两年进去看看,本源树,还有老六,把空间整的有模有样的。

衣服又多了一堆,也更清晰明了,只不过白熙还穿不上,撑不起来,可能这个身体,过两年就行了。

看着床尾的九,竟然习惯了,还挺安心的,真可怕,习惯一个鬼站在床尾睡觉。

白熙睡醒,就全副武装,帽子,冰袖,口罩眼镜,全部带好,保镖扶着上了车,就朝着摄影室去了。

去了白熙选了的都是坐的,或者躺着的姿势,衣服也都是各式各样,因为先前被奴役的缘故,很顺利的拍完了室内图,又转战室外,已经中午,韩母还贴心让保姆准备了便当,白熙吃了饭,又拍了一下午,拍好了,就拖着疲惫的身体,回了家。

白熙也有了装修灵感,反正最后都是要进空间的,就设计一个空间里没有的风格。

晚上白熙匆匆吃了饭,就开始画设计图,这还多亏当时给鸟居做装修的时候,白熙想设计的称心如意,就专门读了一个相关专业的研究生,原本也不准备继续进修,耐不住太闲。

画了大概的图纸,就已经深夜,白熙就睡了。白熙也不知道,白熙每天晚上做的事,九,都会跟绫音报告。

虽然不知道原因,但是显然,白熙在绫音心里,已经有不轻的地位。

因为在忙着筹备生日,家里无形的有一股匆忙的意味。

“小熙,哥哥今天回来,能不能你去机场接接,妈妈爸爸这两天还有些事情要忙,就拜托你啦。”韩母说完,就拉着韩父进了书房。

显然两人是要把后面半个月的工作,在这几天里做完,就有时间给白熙好好过个生日了。

之前也有过这种情况,但是夫妻两个把白熙养的从来不知道钱是什么概念,两人也没告诉白熙,两人的事业。

韩父韩母就以为,白熙还是个单纯的小姑娘,还照顾不好自己,也不知道两人的事业。

“没事儿,什么时候到机场?”白熙随口一问,“今天上午十点半,小熙你吃了早饭就去吧。”

白熙看着桌上一人份的早餐,两个人应该早就起床吃过了。白熙因为高考完,不用上课,就每日睡到自然醒。

白熙看着手腕上的表,已经八点半了,吃了饭九点,过去路上都要一个小时,应该赶得上。

白熙吃了饭,也没收拾什么东西,保镖给扶上车,轮椅放在后备箱,就开车出发了。

这还真是,每天都有事,闲不下来啊。心里想着也没说。“路上在那个面包店停一下,给我买点我喜欢吃的面包。”白熙把钱递给保姆。

就开始在平板上,画设计图,保姆点了点头,到地方给白熙买了面包,又往机场赶路。

白熙吃着面包,画着图,因为有思路了,但也不是特别难,昨天晚上也已经画了大概,路上的一个小时,就画好了,刚把平板收起来,图稿保存了,就到机场了。

白熙下车坐上轮椅,在出口等着韩泰。没一会儿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就站在白熙面前,白熙倒是认出来了,只是没想到,竟然会长成这样,原本好好的阳光活泼美少年,现在就活脱脱一个商业精英的模样。

“哥,你好丑。”韩泰推着轮椅,看着白熙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没有照顾好妹妹,一听白熙这么说,还是那个活泼的妹子。

因为白熙说着韩泰丑,手里拉着韩泰的衣摆,没有松手过。

两人在车上,也没有多话,白熙自顾自优化设计图。韩泰也摆弄这笔记本,处理事务。

“哥,过几天我生日,叔叔他们,舅舅他们,都要回来,还有堂姐表哥他们。你这次回来,还要走嘛?”白熙就是平常的问一下。

韩泰却思索了半天,“不走了,学业也完成了,打算回来,替爸爸妈妈照顾你。小东西,我再丑,也是你哥,切,你都不知道多少人追我呢。”韩泰也是难得的有了这个年纪该有的模样。

“哎呀,我知道,你最帅了,就是开个玩笑嘛,回国礼物。”白熙把一个表送给韩泰。

韩泰接过,看着没有品牌也没有什么标志的表。“这是我自己做的,零件,还是表带,都是自己打磨的,怎么样,还喜欢吗?我记得你之前特别喜欢那个品牌的表,照着给你做了一个。你看扣带那里,还有你的名字缩写。”

这倒是不假,不过是用灵力做的,没怎么费事,就学了拼装而已。

韩泰看着精致的表盘,针头上还嵌的有蓝宝石。这么一个表,自己做下来,韩泰有些感动,但是倔强的没有说出口,只是默默把手腕上的表,取了,把白熙做的表戴上。

两人回了家,韩父第一眼就看到那块表了,有些吃醋“切,我说神神秘秘,原来是要给你小子,我要她都不舍得给。”

韩泰一听,不好意思的摸摸头。理直气壮的说“怎么?我带才好看,跟我般配。”

韩母看了,故意秀了脖子上的项链,韩父故意秀了皮带,三人才反应过来,原来这小家伙,谁也没偏袒,都是互相看看,笑了出来。

白熙默默退出攀比圈,上桌等吃饭,几人也都反应过来,进了屋。

“你的行李前几天就收到了,在你屋里,以后你就搬出去,回你自己屋里,我们可不养闲人。”韩父对着韩泰说。

韩泰也没在意“切,知道了,过几天我就去公司上班。”韩泰学习的是服装设计,刚好韩父的公司有这方面需求。

说些菜就上桌,白熙只当没听见,欢欢喜喜得吃饭。“妈妈,我想让绫音过来陪我玩,在家里好无聊啊。”

“好,下午派人去接她,你们下午去摘水果吃,桃子也熟了,让保姆跟着,给你们摘几个,洗了吃,新鲜的好吃。”韩母也没反对。

一家子都知道,这个家,韩母当家,没人敢唱反调。白熙乐呵呵的吃了一顿饭。

跟绫音发了消息,就等着绫音过来。两人玩了几天,生日前一天下午,亲戚们都来了,跟白熙打了招呼,都不免小心翼翼,看着白熙开朗活泼的样子,也都松了口气。

几人都把礼物给了白熙,白熙还是跟往常一样开心的抱着礼物,把礼物都放进电梯,保姆也跟着,绫音也跟着上楼了。

几人看白熙走了,都有些愁眉不展。“这孩子,也是个命苦的,以后该怎么办啊。”

韩父韩母还有韩泰一听也有些不好受。韩泰率先开口,“我会照顾好她的。”韩父韩母也是跟着说“能照顾几天,就好好照顾她。”

“好啦好啦,不提了,明天妹妹生日,又是填报志愿。我们就好好陪陪妹妹,难得回来。”表哥出来打圆场。

白熙是听到这些谈话的,绫音自然也听到了,不过都装作听不到。绫音在心里却默默有了一个念头,有些东西,一旦生根,就会疯狂生长,直到吞噬整个人。

白熙觉得没什么,兀自拆开所有的礼物,有的是礼服,有的是电脑,有的是珠宝,有的是现金。

白熙也觉得这还真是太直接的,一个红包,厚厚一沓,还有的,直接一张银行卡,密码就写在红包上面,这也太豪了。

白熙瞬间觉得,自己可能低估了这群人的能力,堂哥还带了堂嫂,每个人都给白熙送了礼物。

就这堆东西,绝对不下五十万。

白熙还装进礼盒里,放在房间的角落里,那里堆了一堆礼物。

收拾好,绫音就推着白熙下楼,保姆送白熙上来,就下去做饭了。

整整坐了两桌子,不过没有小孩,虽然这新一代的年轻人,也有结婚的,也有谈恋爱的,但是都不急着要孩子,家里父母也不催,两个人就过二人世界。

还真是都是强强联手,门当户对,还是挺重要的看来。

白熙也顾不得想什么,一大桌子都是白熙喜欢的菜色,白熙只顾上吃了。

吃完,也没多晚,白熙带着一群年轻人,去了山上的果园里,消食,顺便摘果子。

老家伙都各自商量事业,年轻人都不感兴趣。白熙带他们摘了樱桃,八个年轻人,各自聊着,几人都很默契的没有聊到白熙的腿。

“你考得怎么样,准备去哪里读书?”表哥问了一嘴。因为他就是在做这方面的,跟每个高校都有合作,因为表哥在首都创办了一家图书厂还有几家出版社,倒是的确能说上话。

提到这个,几个人,都是纷纷表示,在哪里都能帮得上忙,韩泰还想让白熙去Y国读书。

“我都想好了,去首都,绫音也跟我一起,你们不用担心我,我能照顾好自己。”白熙说完,就自顾自的吃起樱桃。

“恩~,好甜,你们都尝尝,我每年都吃,你们往年都来的不是时候,可吃不上这么好吃的樱桃。”几人知道白熙不想说这些,就拿了樱桃吃,果然很甜。

“对,是不错,个大饱满,汁水丰富。”堂嫂说了一句。“喜欢明天摘一点带走,不是说别处没有樱桃,只是自己种的吃着放心。”白熙回了一句,又吃了起来。

几人就轻松的结束了对话,韩父韩母给几人安排了住处,白熙就拉着绫音进了自己卧室,打开空调,然后去洗漱了。

洗漱好了,穿上衣服,推着轱辘到梳妆台旁边,吹头发,绫音就呆愣愣的看着刚洗完澡的白熙,皮肤还在冒着热气,白嫩的皮肤,透着粉色,灯光下,还有光泽,沾着水珠。

吹头发的风带着发香,满屋都是樱桃味,还有淡淡的牛奶味。

可能因为白熙天天喝牛奶的缘故,身上总有一股奶香味。

绫音不自觉的脸红了,慌忙进了浴室冲凉,好一会儿才好些。

砰砰直跳的心脏也冷静下来。绫音也换了睡衣,白熙的头发也吹干了,绫音给白熙梳头发,蚕丝一样轻盈,绸缎一样的手感,绫音又有些不对劲了。

压下心里的悸动,给白熙梳顺了头发,“我先去睡了,今天好累。”慌忙逃了。绫音本来还答应白熙,陪她打游戏。

白熙有些摸不着头脑,便也没说什么,自己打开电脑,玩了起来。

等到各个房间都没有动静,白熙才合上电脑,合上之前,又看了一眼细化过的图纸。

第二天,白熙去填报志愿,绫音有些心虚走神,白熙叫了几声,绫音才反应过来。

“你怎么了,我们说好了,都报那个学校的,一定能考上,你放心吧,你准备选什么专业。”白熙被保姆推着,绫音跟白熙并排。

“我?我选什么都行,我以后还是要回来继承家里的小店,学个对家里事业有帮助的专业吧。”绫音有些不安。

“那是什么?天文地理,琴棋书画,多的是专业。我打算去音乐学院。从小就弹钢琴,就是为了去首都读音乐学院。”白熙其实也就是随口一说。

“我打算去学医吧。”绫音是想治好白熙的腿,就算没有希望,也想试一试再说。

“这样啊,那咱们都报B大学,你去医学部,我去随便混个专业。以后跟着你,肯定吃喝不愁,嘿嘿,绫大夫。”白熙故意说了一句。

绫音直接涨红了脸“好,肯定不会饿着你的。”谁知道,两人还真的都填的B大学,绫音学的西医,白熙就学钢琴,还能选修一些专业,比如土木工程。

关键毕业了还能把自己的房子,好好装修一下,绫音要回去发展,那自己也就回去好了。

当天晚上给白熙庆祝了以后,亲戚住了一晚,早早都走了,能呆上一天就不错了。

白熙也没说什么,两人是肯定能被录取的。白熙就盘算着先过去学校附近,租房子之类的。

跟绫音商量了,两人都跟家里人说了,就坐飞机到了大学附近。

因为白熙进了家族群里,韩父韩母把白熙在学校的事,跟几人说了。

谁知道表哥直接跟学校两个学院的老师说了,就把两人安排在学校的研究生宿舍里,因为环境比较好,两个人一间,有厨房,有浴室,倒是省了租房子,两人也在首都转了一圈,就又回了家。

白熙带着绫音住在别墅里,韩父韩母在两人离开的几天里,给韩泰安排了工作,也去了J市忙工作去了,就留两人在家看家。

两人每天,就是玩游戏,去后山上摘果子,白熙画图纸,优化细节,把每个房间都仔细的琢磨了个遍。

绫音也接到了第一个单子,有个房地产公司,请绫父绫母做法事,其实是收鬼。

绫父绫母,就让绫音接了,去看看。绫音本来打算自己去,奈何白熙非要跟着,只能带着白熙在白天去了。

两人去了以后,第一感觉就不对,大白天的,灰蒙蒙的天,那个委托人非说没别的事,做场法事就好了。

白熙记得这个地方,他们已经请了人,布下阵法,绫音过去,就是自投罗网,会被用以献祭来平息那些亡魂。

白熙拉着绫音,“我们走吧,这里好不舒服。”白熙虽然学了阵法,但是这种邪气的布局,白熙也没见过,而且剧情里,也没表明阵眼在哪儿,不冒险。

绫音感觉到白熙的不安,也察觉到了不对,“我们明日再来,今天时候不对。”绫音一说那人也不敢轻举妄动,放了两人离开。没有发现那人眼底的阴险。

“九,有什么不对吗?”绫音在跟九传音,一人一鬼,心意相通。

“恩,这里,有别人的阵法,我在这里,就觉得封印隐隐有些松动,忍不住的想吸食你的精魄。”九倒是也没有隐瞒。

绫音第一次接到任务,未免会想做好,就跟绫父绫母通了电话,那边却是不在服务区。

挂断电话以后,绫音发现,走了半天,还在刚才的工地不远处。

出不去了,被困住了。绫音才反应过来已经来不及了。打开天眼,就看到密密麻麻的亡魂,竟有上千人之多。

都贪婪的看着绫音,绫音下意识的握紧了手,才反应过来,白熙也在。

绫音还开着天眼,看着白熙,白熙周身竟有金光护体,让那些东西不能靠近。

绫音愣住了,这金光浓郁程度,起码是道家先祖才有如此深厚的道法。

但是看着白熙还不明所以的样子,也不像,难道?绫音反应过来,那个时候绫父说,这个女娃子不简单,能护自己周全,竟然是如此这般。

白熙看着绫音周围的黑雾,她竟然已经陷入幻境了。拽着绫音胳膊,输入灵力,让她多坚持一刻。白熙试图找到阵眼。

眼见几个人围拢过来,都穿着道袍,正一步步逼近绫音,白熙不免有些慌神,却也因为慌神,看到一个老道身上的酒壶,白熙用灵力,打破了酒壶,通天的的黑气,竟瞬间吞噬了老道。几个人因为老道死了,阵法出现缺口,还没来得及收回,就也被拉进黑雾里,骨头都没剩。

白熙拉着绫音,慢慢走出黑气。看着绫音眼前的黑气,一挥手就散了。

绫音正跟恶鬼搏斗,眼前却突然一片清明。绫音恢复理智以后,就看到脸色发白的白熙,额头沁出层层汗珠。

白熙的确有些支撑不住,这具身体,受不了那么强的反噬。

绫音看着不远处的黑雾,还有挣扎的几人,冷哼一声,推着白熙离开阵法,绫音给白熙缓缓输送道法。

白熙的脸色才渐渐好转。

白熙感觉绫音在给自己输入一股温暖的气流,平息了五脏六腑的躁动。白熙忍下了喉咙的腥甜。

还真是凡人的身体不经造啊。白熙也没有吭声,缓了半天。

绫音看着阵法解除,那些黑气,四散开来,有一股明显冲着白熙来的。绫音还没来得及收服,直直冲着白熙的腿过来,然后融合了。

绫音才反应过来,这些,应该是那些老道,强行收集的婴灵,被投放在此处,想挣些黑心钱,顺便把死对头消灭了。

绫音想起绫父说过的话,有一群老道,整日谋财害命,还想把绫家除之而后快。

今日却被自己的贪婪夺了性命,付出了代价。那些婴灵,应该就是夭折的孩子,被抓起来,催化怨念,原本这些孩子的灵魂会进去轮回,而这些孩子的鬼气便会回到妈妈身上,帮妈妈恢复身体,现如今看来,这一股子鬼气,应该是孩子们的感谢,因为鬼气杂而多,应该是孩子们一人贡献了一些,给了白熙。

绫音试着轻轻锤了一下白熙的膝盖,有膝跳反应了。绫音有些激动,不敢相信又试了一次,小腿直直踢了出来。

白熙也有些意外,没想到鬼气还能治腿。尝试着站起身,腿也有知觉了,试着走路,走了两步。便没有力气,瘫倒在轮椅上,应该是时间久没有走路,猛地还受不了,毕竟腿的肌肉都萎缩的不成样子了。

虽然外表看起来,还是健康的两条腿,也只是因为保姆每日按摩,减缓了肌肉萎缩。

白熙倒是不怎么高兴,绫音却笑着笑着竟有些泪花。白熙反而还要安慰她。

“怎么了,不是应该开心吗?我也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就有力气了,看来医生说的可以恢复是真的。”白熙平静的语气,让绫音更心疼了,转过身去,推着白熙,离开了。

绫音也没想到,竟被一群孩子的鬼气,治好了,那自己学医…,到时候开个药房也行,收入稳定,没事儿想走就走,不用给别人打工,也挺好。

九收到了小鬼们离开之前的许多情报,都告诉绫音了,比如这几个老道挣了多少伤天害理的钱。因为老道死了,灵魂也被这些小鬼吞吃入腹。算是因果报应。

绫音把白熙送到车上,就说回去给父母回个信儿,就坐车去了一个地方。

绫音给绫父绫母打电话,这次打通了,说明了白熙的事,老道的事也说了,不过没有说其他的东西。

绫音坐车到了一个偏僻的村子里,进了一个荒废的屋里,是几个老道聚头的地方,绫音把那些东西,全部放了,他们送了绫音许多鬼气,都让九吞了。

绫音又把埋起来的那些珠宝首饰,金银玉器,通通给绫父绫母带了过去,房产还有铺面绫音就全部变现,自己开了一个账户存了进去。

委托人怕事情败露,给了绫音一笔不少的封口费,绫音也趁势敲打了他们几间门面,那人慌忙签了合同,把门面,给了绫音,等这里的房子盖起来,绫音就有铺面,到时候出租还是经营就全凭自己。

做完了一切,绫音才晃晃悠悠慢跑到韩宅。

白熙也知道后续,就没有多过问,只是在屋里,练习着走路,让保姆做饭多做些蛋白质丰富的,虾呀,牛肉呀,鸡蛋啊,豆类,牛奶,白熙一天能喝三瓶牛奶。

避着宅子里的人,一个月时间,就恢复的可以跑跳,自然都被九看到了,白熙想避着绫音都避不了。

一个月里,绫音也没有接活,绫父绫母也有些累了,反正也有些存款,就闭店了一个月。

白熙还是往常一样,坐着轮椅,在屋子里测量一些数据,然后修改图纸,韩父韩母回来了。

白熙倒也没说什么,让两人好好休息几天,就又去了果园,美名其曰散散心,其实是去跑跑跳跳撒撒花。等两人恢复了往常的生活,白熙就告诉了两人自己的想法,又把图纸给了两人。

两人看着详细的参数,还有图纸,就连样式都决定好了,两人也觉得不错,就找了人开始采办。

绫音白熙两人的录取通知书也下来了,韩父韩母高兴之余,也是担忧。

腿脚不便,去了学校不免会麻烦,听白熙说表哥都安排好了,才放心一点,毕竟白熙一直没怎么离开两人视线,两人更多的还是舍不得。

白熙也只是不停宽慰两人。绫音也每日听着九报告白熙在树林里蹦蹦跳跳,每日心情都颇为不错。

“叔叔,阿姨,我会照顾好小熙的。”绫音明明很正常一句话,两人听着却有点不对劲,看着白熙没事人儿一样,绫音看白熙的眼神,却有些不同,两人显然明白了怎么回事。

“是了,小绫啊,我家姑娘我知道,你可要多多担待,我们这也有工作,实在去不了,我家小熙,就交给你了。”韩母说完,拉着韩父回屋了,头都没回。

毕竟前几天,韩父韩母就把白熙的东西打包好,寄过去,放在小熙表哥那里了。

还跟他打了招呼,用什么品牌的洗护用品,各种各样的吃的喝的,交代的事无巨细。

那边也是耐心的一一回复,也安慰韩母放宽心。绫音的东西也提前寄过去了,倒是不怕过去慌慌张张的。

白熙坐上车,跟韩父韩母告了别,绫音就也上车关了门。

看两人走远,韩母才有些说不上来的兴奋“哎,你没发现绫家那孩子,看咱们闺女那眼神,跟咱俩那时候一模一样。”韩母其实心情有些复杂,但是也不是不开明的父母,毕竟真的找个女婿,两人千挑万选也觉得不怎么合适,就怕姑娘受了委屈,现如今,这女婿就在眼前,两人却一直都没反应过来,那心情,真是有些复杂。

“害,人家俩孩子的事儿,就让她们自己经历吧,小熙你又不是不知道,看起来乖巧懂事,唯独对这个感情,那是迟钝的紧,就是怕绫家这姑娘,要吃些苦头了。”韩父看这绫音,也是越看越顺眼。

两人互相看了一眼,笑了笑,韩父搂着韩母“走吧,我们不用担心那俩孩子,午饭都没怎么吃,我给你下碗面条吃吃。”

这边两人坐上飞机,白熙就开始睡觉,倒在绫音怀里,睡的那叫一个香。

绫音透过衣领,都能看到里面的风光,绫音立马坐正,绯红的脸却暴露了悸动的心。

两人到晚上才下飞机,韩表哥早就等在出口了。白熙坐在轮椅上,隔着老远就看到仪表堂堂的韩书。

三人也都见过面的“哦,是小绫啊,你也很小熙一起,那挺好,小熙就不孤单了,我每天也不一定有空闲,有你陪她我也放心。”

韩书带着两人,到了学校附近,“小熙你想吃什么,你哥我请客。上次你来,一直想吃的那个糕点屋,今天我去买了一点,放在冷鲜里,明天你去宿舍,也带上,里面有冰箱,上次带你们看过的那件,这里是钥匙,门禁是十一点。”

韩书把钥匙给了绫音,两把都给她了。

“好,我知道了,那我们今天晚上就去也行啊。不用管我们啦,上次来的时候,什么都办好了,学费也交了,后天去上课就行了。我们今天晚上自己去逛逛。”白熙是不想跟韩书一起吃饭,一会儿一个电话,也难为他了。

“那好,我一会儿叫人给你们搬东西,也没多少,就几件衣服,还有一些洗护用品,去了你们自己整理,我还有事就先走了。哎,小刘,你不是正好在旁边那栋楼吗?就是二号楼,你帮她们搬过去,我还有事儿,就先去了。你们聊。”韩书接着电话出的门。

“你好啊,我在这里打工,挣些零用钱,你就是老板的表妹吧,走,也不算远,我送你们进去。”小刘开口。

出门就把车开了锁,车不贵,二十多万,看这情况,应该不是挣些零用钱的。

白熙也没有说破,绫音把白熙抱上车,折叠了轮椅放在后备箱,小刘把两个行李箱放在后备箱,还有两个大的,就放在车顶。弄好了,都带两人进了学校,虽说明天开学,但是平日里,也有学生在学校住。

小刘送两人到宿舍门口,绫音把轮椅展开,白熙坐在上面,怀里抱着两个背包,其余的行李箱,小刘看着,绫音分两趟拿了。

拿好以后,小刘把半人高的甜点礼盒给了两人,就离开了。就白熙和绫音愣在原地。

这叫一点儿?白熙觉得,可能家族遗传,一点儿礼物,就是一台电脑,一点儿礼物,就是一个翡翠镯子。

白熙看着绫音,绫音同时也看向白熙,两个人都是笑了笑,抱着东西,进了宿舍。

里面挺干净的,应该是找人打扫过。水电也都通,床铺都已经铺好了,桌子上还有一个香薰。白熙把甜点放进冰箱。

背包放在柜子里,白熙下了轮椅,把轮椅收了起来。绫音习以为常,两个人单独在一起的时候,白熙都是走路的。

打开行李箱,电脑放在桌子上,连上网线,生活用品搁置好了,衣服挂在衣柜里,几个空空的行李箱放在床下。

两个人轮换去洗了澡,换了衣服。白熙先洗完,开了空调,吹着头发。

吹完就躺在床上,舒服的眯起了眼。白熙没躺一会儿,绫音就出来了。因为绫音头发不长,所以不管冬天夏天,她都是自然风干。毛巾擦过就算干了。

“想吃什么,去吃点?”绫音问白熙的意见。白熙看了看冰箱,“走,去买两瓶牛奶,回来配着面包吃了吧。”

绫音看着白熙有些无奈的小表情,竟然觉得可爱,只是点了点头,拿着手机,推了一个轻便的轮椅出来,之前的那个是电动的,这个就是普通的轮椅折叠起来非常薄,那个可以自动折叠,但是也没有多轻便。

白熙坐在上面,绫音锁了门,两人就逛起了校园,白天生机勃勃的校园,在夜里也是安静恬淡的。

绫音看着配料表买了两大瓶牛奶,付了钱就推着白熙回了宿舍,实在是不怎么凉快,而且白熙穿的是裙子,漏了半截子的腿,绫音是一点也受不了了。

白熙也热的不行,到了宿舍就活过来了。绫音热牛奶,白熙拿面包,两个人美美吃了一顿,白熙一个人喝了1500毫升的牛奶。

两个人早早便睡了,就算不用交资料报名,其他的事情也有一大堆。

到了第二天,绫音推着白熙到了音乐学院,白熙就让绫音去医学部了。

绫音坐在轮椅上,自然吸引了许多人眼光,但是白熙没所谓,拿着笔记本,再画设计图,因为新生开学,要在学院的大会堂里,听那些老师演讲,还找了许多所谓的名家来表演。

整整持续了一个上午,因为白熙没有办法上楼梯式的会堂,只能坐在领导席位同排的过道里,还明目张胆的做图纸也是这个学院里,第一次有这样的阵容。

刚好上面的领导,需要一个随机的学生来回答问题,白熙就被问到了。

“同学,请问你叫什么名字?”那人倒是面善。

“韩熙。韩信的韩,康熙的熙。”白熙只是简单的回答。但是温柔如水的声音,却让本来嘈杂的会堂,瞬间安静。

“那请问你为什么要来我们学院呢,我刚才看了一下,你是你们省里的文科状元,但是没有艺考,全凭分数进了我们学院,如果头脑这么聪明,你应该有更好的选择。”那人却有些犀利。

“因为我喜欢啊,我没有参加艺考,是因为我的身体不太适合艺考。”白熙看了眼自己的腿,有看了眼那个领导,笑了笑。

显然他没想到白熙会这样回答,有些接不上来。

白熙接着笑到“我想好好经营自己的人生,无论怎么样,我都不想轻贱了自己。”眼里却好像有星星,要知道这个学校的入学典礼会全程录像放在学院招生网上。

白熙这一番话,让现场响起雷鸣般的掌声,久久不散。

白熙倒是没所谓,准备退回过道里,那人又问,“刚才选课的表格,你都填了什么?”那个领导,对白熙印象很深刻。

“我是弹钢琴的,选修声乐,还有播音与主持,土木工程。”白熙老实回答。

“哦,我就是钢琴老师,你方便的话,能给我们弹奏一曲吗?不用很久,两分钟就行。”那人显然是想看看白熙的水平。

“可以。”白熙控制轮椅,上了台上,刚好有一架钢琴,白熙试音以后,端坐在钢琴前。

“弹一首你喜欢的曲子就行。”男人看着白熙。

“好。”白熙弹了一首基础的入门曲子。一曲毕,白熙朝台下的人,坐着鞠了躬,下台。

一套动作,行云流水,那人听的呆了。“你学了几年钢琴?”

“十二年。无一日间隔。”白熙说完,就退到过道里。那人愣了一下,说了两句,基本功不错,就继续演讲。

因为台上那个,也不过从十二岁开始练到如今,不过二十年。

而自己的学生,却比自己还要勤奋,这让那人有些特别的情绪。

很快就结束了开学典礼,白熙被领导叫住“明天上课,记得带上谱子。”

白熙手里被那人塞了一沓的谱子。白熙放进旁边的包里,然后跟绫音通了电话,去医学部等着绫音。因为绫音这边,还没结束,两个学院,相隔半个学院。

白熙只能横跨整个学校,去找绫音,路上也被不少人围观,但是没什么所谓。到了医学部,就等在楼前,不到二十分钟,白熙就看到绫音了。

绫音跑了过来,推上白熙,两人回了宿舍,下午还要去各自的学院领书。

不用说,两人中午还是吃面包,实在太多了。过了一点,白熙就开始渴,喝了不少水。

下午三点,白熙记得路,就让绫音先去领书了,白熙拿了两个书包,就是为了装书。谁知道刚出宿舍,就碰到小刘,就顺路一起,他也能帮忙拿点书。

“我叫刘航,你呢。”他觉得尴尬,在旁边慢悠悠的走,因为这个轮椅,最快时速,也不过四十。

“韩熙,表哥没有告诉你吗?”白熙倒也是有个人陪着解闷儿。

“没有,说起来,你是什么专业的。我是土木工程的。”好家伙,这不巧了?

“我选修有土木工程,我主修钢琴。”白熙随口一说。

“啊,弹钢琴啊,很不错的。不过选修土木工程的话,会很辛苦的。”刘航看着白熙的手,的手指确纤细修长,皮肤白嫩紧致,但是没有指甲,修剪的很干净。

“没关系,我比较喜欢。”白熙说完,不知不觉就到了,因为有几个选修课程,也需要领,刚好顺路,白熙就去拿了。

“哦,到了,你是要来做什么?你刚才说你顺路。”白熙看着刘航,碰到的时候,他说有事,顺路,白熙也没说别的,就一起走了。

“对,我来找些资料。应该不会很久,刚好,一会儿这里汇合。”刘航说完,红着耳朵走了,白熙也没说什么,去领了课本。

果然差不多又碰头了,刘航手里,多了一沓子资料,白熙给了他一个公文包。

“我也用不上,给你吧。”其实是刚才从空间里拿的,在鸟居的时候,品牌方送了挺多的。

刘航看着皮质的公文包,看起来也很高档。上面还有鸟居两个字。白熙随口就解释了。

“我喜欢鸟,做的时候,就做了一个鸟居的字样,不嫌弃的话,请收下吧。”刘航自然收下,把资料装进去了,手提着,还是慢慢配着白熙去音乐学院,但是心里,已经没有尴尬的感觉了。

一个公文包,就收拢了人心。“到了,走吧。”白熙说完,头一个走,刘航跟在后面。

“名字?”发书的人有些机械的问。“韩熙。”白熙说了,那人查了以后,把成摞的本子,给了白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