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成长

  • 神君驾到
  • 郭三天
  • 9890字
  • 2022-04-20 12:00:30

现代时间差不多九点,他们都睡着了,二层的墙面的材料也都准备好了,还有两匹布,现在要做衣服,也快,一个小时多就搞完了,把竹子都编在一起,然后明天直接做二楼,一切都准备妥当,空间里拿出一身薄薄的纱裙穿上,周围设了结界。

躺到了床上,白熙还在想着明天去河里看看有什么好玩的,古代的河里没有污染,东西味道应该也好。一天里也是累的够呛。先不想那么多了,睡觉。

都睡着了,只听到蝉鸣水流,不自觉的就进入梦乡。

第二天梁桉早早地就睡醒了,起床就看到几身崭新的衣服,叠的整整齐齐,最大的一身,拿了穿上,正合适,梁桉有些别扭,但是更多的,还是逐渐接受的。梁桉摸着柔软的衣服,就想到白天白熙红透的脸蛋。

白熙睡醒,穿了衣服,出门,就把梁桉吓了一跳,梁桉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表情恢复了冷冷的。发红的耳朵却瞒不住白熙,这样的小孩挺可爱的。

其他几个小孩被梁桉叫醒,一一穿了新衣服,一个个喜笑颜开,白熙就开始处理昨天的大麦还有稻谷。

梁桉也是一副小大人的做派,让几人添水烧火,做早饭。

白熙也没闲着,找了一片干净的地,把之前的被子上的布扯了下来,好好的清洗了一下,太阳出来以后,放在太阳下面一会儿就晾干了。他们在做饭,白熙在洗,做好了也就洗好了,太阳也出来了,这么一晾,等饭吃完,收拾干净,也就差不多晾干了。铺在地上,开始打麦,把种子打下来,然后清洗,晾干,就可以打面了。

稻谷就是打下来,晾干就可以了。忙了一上午,趁着他们不注意把东西放进空间,然后借口上山就上山了,三十分钟打完了粮食,就下来,才想起来没有容器,之前的都是些烂的。

白熙只能又去水边,避人做了两个差不多五十公分的石缸,装米面用。

下午就是让他们摸龙虾,在浅水处,顺便玩水,还有田螺,摸了几个给他们看,然后让他们摸,毕竟下午他们也帮不上忙,就连老大,都难得的有了笑脸。

白熙还穿着那一件纱裙,梁安还好,因为年纪小,也没觉得什么不对,就觉得娘亲怎样都好看,因为娘亲对自己好。梁平也是喜欢这种漂亮的衣服,还让白熙也给她一件,这就难住白熙了,只能说没有,但是梁平也只是一瞬的沮丧,接着欢欢喜喜去摸田螺了。

其他人也没说什么。

等白熙弄好房子已经五六点了,中午也在忙,也没吃什么,几个孩子吃了野果子。太阳已经不高了,温度也已经降下来一点了,看他们抓了挺多龙虾的,晚上可以吃龙虾了,在蒸点米饭,烤点辣椒,还有猪肉,哎呀,美滋滋啊,幸好有孜然,还有花椒,麻椒。

白熙也下水抓了两条鱼,可以烤来吃了。

玩够了水,让他们上来衣服烤干,暂时衣服还不够换的,也没有草了,明天再去搞一点。再织衣服。

放入猪油,烧热,龙虾放进去炸,然后出锅,留点油,放入花椒八角干辣椒,炸香爆炒,放盐,放白酒,这么一焖,十分钟出锅,香辣扑鼻,教给他们怎么吃。

小家伙们,顾不得热,就要吃,白熙就在一边,把洗好泡着的田螺放到一个烂了一半的水缸里,盖上盖子,省的半夜都跑了。

升起碳火,支了几根木头,把鱼插在竹签上,再搭在碳上,这么烤着,过一会儿刷层油,然后烤着,快熟了孜然辣椒粉这么一洒,盐,香葱一洒,往木盘里一放。

香气都钻到几个人的鼻子里,最小的家伙忍不住,上手,直接烫到了,引着几个人都是哈哈大笑。他也不好意思的笑了。

一顿饭吃的也是其乐融融,中途去乘了米饭,每个人都吃了一大碗,吃完洗了碗,几个人都不急着睡觉,在院子里,铺上一层草席,除了白熙几个人都在上面坐着。没有人先说话,白熙看着月亮,恩,真好看,又圆又大。

“娘,你以后,会不会一直这样。”最小的梁乐开了口。“当然会,你们可是我的亲人。”

接下来,就是长久的沉默。直到睡觉喊了几人一声,他们才反应过来,慢吞吞的上了床,白熙收了草席,放了禁制,躺在床上,很放松,很快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白熙精神满满的去割了草,又做了几身衣服。然后让他们出去玩。

现在生活差不多安定了,白熙也不会教书,不行的话,把他们送私塾去。

问他们愿不愿意吧。要是想去,可以卖一点食谱什么的,就差不多够几个孩子上学了。

织了衣服,把他们几个叫来跟前,问他们想不想上学,几个人都表现出不感兴趣的样子,这个倒是很让白熙意外的。

现在的孩子一般都对上学挺向往的,既然他们不想上学,也不逼他们,白熙也省点事儿。虽然白熙不会教,但是白熙会的东西还是不少的,大不了让他们自己学,都学自己喜欢的东西,也挺好。

第二天醒来,一切已经安排妥了,现在就是该让他们练武了。但是该从何教起,是武术,还是刀枪剑戟。

算了,他们正在长身体,就适量训练,以后每天都规划好了时间,先写了一个计划表,让每个人都看了记住。最开始也就是跑步啊,拉伸,骑自行车,这种,慢慢的负重,障碍跑,引体向上,俯卧撑,身体素质练好了,就开始冷兵器。

吃饭也是营养均衡,就开始计划。一年时间过去,连最小的孩子也长高了不少,不在瘦弱不堪。每个人都是精神气很足,而我自然坚持,每天一勾引,身心更健康。

所有人都习惯了,自然没什么,每日都精神奕奕。老大的脾气却又冷又臭。除了白熙,其他几个孩子,都不敢惹他。

又是跟往常一样,早起训练,从水的上游,飘下来一个女孩,不出所料这个就是女主了。是梁乐发现了女主。

白熙让他们几个把他捞上来,然后白熙就日夜照顾,贴身喂药,昏迷了半个月,看来受的伤挺重。

女主睁开眼自然是惶恐不安,但是看白熙没有恶意,而且几个小孩也都很友善就放下了警惕,也不过是个八岁的孩子,不过很聪明没有说自己是什么身份,想来还是有个心眼的。

又养了半个月,因为身体逐渐好了,就也加入了训练,虽然一直没有跟外界联系,但是他们的思想见识也因为白熙,而变得宽阔了许多,没事儿,白熙就会给他们讲故事,每个人都有各自的看法,并且都有自己的判断,等成年以后在出去经历一番,自然就能彻底理解了。

女主倒是也很惊讶,没想到这么一方小天地,竟然还有这么几个谪仙般的人物。

又是五年过去,白熙已经不用动手做事了,每天就是沏茶喝茶,吃吃水果,看看书。

没事儿看着他们训练,女主已经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大姑娘,梁桉几个的姿色自也是不凡。而白熙因为过来的时候是十五岁,所以会一直保持原貌,这么看来,白熙倒是跟他们差不多年纪。

最小的家伙也已经褪去了稚嫩。这天正喝茶呢,天气很好,冬天难得见这么好的天气,穿了个短袄,一个马面裙,倒是看起来跟女主是姐妹。

“义母,灵儿今天是来辞行的,在这里呆了这么久,灵儿想去寻找自己的亲生父母,虽然机会渺茫,但是灵儿还是想试一试。”

她来了就跟着他们一起称呼白熙娘,不过她称呼的是义母。白熙算了算日子,男主该长大了,至于女主,可不是去找父母的,而是去给父母报仇的。

白熙也不说破,毕竟她来的这五年从未提及以前的生活。不过跟他们四个相处很融洽,除了老大。因为老大就对外表现出一副不好女色这种表情,而且女主也没心思谈恋爱。

她因为在这里学了武功,回去以后,很容易就能报了仇。

这个世界是一个完整的世界,所以白熙也不用费心做什么。估计没几天,这几个小家伙,也要出去看看的。

才过了没几天,果然几个孩子,都按耐不住,训练都浮躁不安。“怎么回事,教了你们多少次,出拳不能犹豫?”白熙在旁边冷声吼了两句。

几人立马精神抖擞,梁平却说“娘,我们兄弟姐妹几个,也想出去看看。”

白熙也没强求“罢了,你们几个去收拾东西,如今晌午时分,吃了饭,下午便离开。”毕竟也留不住他们。

几人都欢天喜地,去收拾了两身衣服,也没有银钱,只是各自拿了珍贵之物。几个孩子被送出宫时,身上都有各自不同的信物,一直被白熙收的好好的。

中午白熙也没吃多少,吃了一上午水果,茶水也没少喝,菊花枸杞,还是不错的。

几人折腾了几个菜,白熙让他们把鸡也杀了,兔子也剥了,平日都是过年了才吃的上,虽说不缺,但是也不是随随便便就吃上的。

平时也都是吃腊肉,没有冰箱,只能做成腊肉,也能保存的时间长些。猪崽子也有许多,后来这几年,一年能吃掉三头猪。

因为驯化了,喂的东西也舍得,个个都膘肥喜人。

白熙又让他们杀了头猪,半头猪拿来,炒了菜,打包起来,白熙做衣服的时候,剩的边角料,就和木屑之类的混合起来,晾干涂上菜籽油,再晾干,就是油纸。

白熙也没少让几人劈柴,他们劈开的柴,白熙都拿去用作船的原材料了。

几年里,白熙没事儿就去弄上一会儿,也搞了一个不错的船。

他们处理猪的时候,白熙把船推了出来,底部也有几个轮子,容易上岸。

两人收拾东西放进船里,船里有一个小灶,可以烧水用,路上热菜煮粥也不耽误。

等他们处理好,又把院子清扫干净,太阳都挂在山顶,半落不落的,雾紫色,往上逐渐明亮,粉色,淡黄色,粉红色,一个太阳周围,就像被天空独宠,美妙的过渡,一点也不突兀。

可能自然永远是画作最难模仿的精髓,说它是画作,可能不恰当,更为恰当的,应该说是天空的得意之处,让人模仿不出,就独属于它了。

白熙看他们快收拾利索,进屋找了一个巴掌大的几个袋子,里面是几个孩子,先前的紧要物件儿。

几个孩子接过,噙着泪跟白熙拜别,白熙也没说什么,转头回了屋子,实在是困了,美景佳酿,任谁,也扛不住多久。

众人也知道白熙的性子,都以为母亲是不想看几人离开,几人也赶紧抹去眼泪,笑着离开。

其实只是困了,回了屋里,关上门,小睡一会儿。等白熙睡醒,月亮已经高挂,正是每月十五十六,月亮是最圆的。

白熙又拿出桃花酿,坐在房顶,喝了起来。

因为几个孩子逐渐大了,本来露天的灶台,也盖上木屋,房子也有了院子,菜地有了篱笆,顶楼也连上梯子,上面搭了一个小棚,放了一张桌子,两三把椅子,屋里也添置了不少东西,都是几个孩子动手做的,白熙倒是省了不少事儿。

白熙早些时候,在山上的野桃林里,摘了许多桃花,入秋,就摘桂花,一到冬天就摘梅花。酿了几缸子酒。

还有些米酒,不过白熙喝不惯,也就冬天给煮了,放上红枣枸杞,银耳,给他们煮了喝,暖暖身子。

赏月,配上几块梨花酥,喝上两口酒,还有茉莉花茶,还真是悠哉乐哉。

正云里雾里,酣畅之时,白熙隐隐约约看到几个人影,接着就睡着了。

等白熙睡醒,正躺在床上,左右环顾,不正是船上,时不时的摇晃,让白熙有些头晕目眩。白熙往外一看,这怎么还停在院前的梨树前。

梁平一看白熙醒了,笑骂道“每日都如此,我们兄弟姐妹在了,还能给您扶上床,昨日干脆睡了去,若是我们不回来,怕是要着凉。”

白熙只是笑了笑“怎么回来了,莫不是路上有些事?”

梁乐接着说“也不是,想起娘亲,格外担忧,便回来,打算带娘亲一处去了。”

白熙一看,梁桉正给白熙收拾细软,白熙便下了船“放下吧,我来收拾,你们便去吧,我也不想去那繁华之地,伤心之处,便自此在这处仙境,余生托付。几个小子,有空来看看娘亲便是。”

其实也是不想搅和几人的事情,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如今也安定下来,在这里安逸呆几年,也是不错的。

几个孩子一听,眼泪又要往下掉,白熙实在看不过去,“罢了,去便去了,那便把这些家禽,都宰了剥了,做些零嘴儿,路上消磨。”

白熙难得动手,他们几人处理干净,白熙把不同的部位分开,鸡的翅膀,内脏,腿,爪子,都处理干净上锅卤了,刚刚入秋,却也不热。

几人都在处理,一人清理毛洗净装了起来,一人清理内脏,一人烧火,两人给白熙打下手,一人去屋里,收拾出几床被褥,路上用。

白熙是卤的卤,炒的炒,煲汤,清蒸,煎炸,一样不落,处理好那些,已经过了中午,中午随意做了米饭,本来也没剩多少,便全部煮了,中午美美吃了一顿,白熙在下午,又用米饭做了一些糕点。

处理好了以后,就油纸包了拿在船上,白熙拿了一小罐酒,又把屋里上下检查了一遍,锁了门,上船离开,趁着几人不注意,把房子收进空间,就放在那栋高楼旁边,连地也不放过,一起挪了进去。

一路上,一人时不时看看方向,几人就在船舱里,喝酒吃肉,好不惬意,年纪稍小的,就喝茶吃糕点。

沿路也看着岸边风景,到了一个港口,便要问上一次路,磕磕绊绊也算是顺利到达。

最后只剩到底的酒,也逐渐靠岸,中途行驶半月有余,几人却没有疲劳之色,每日好吃好喝,自然是不难受的,大多都是炸物,就是怕变质,只有少半是熟食,前几天就能吃完的份量,晚上还能熬一锅猪血汤,也是颇为安逸,也有凉菜,前几日,是最为舒服的,后几日,便天天吃炸物,不想吃了,便煮汤,不过熬了几日也算到了。

皇都就是不同,刚到港口,就是来往的货物,看起来也是繁华富裕的。

几人粗衣素布,却未曾被轻视,反而岸上许多人都看上了这艘船,因为白熙学习了不少技术,才做好的,自然是精致的。

结果,就闹了个乌龙,不知道是哪个人,报了官,说几人是奸细,如此粗衣素布,却乘坐上乘工艺的船只,一定有蹊跷。

结果就被押戒,不过白熙也很淡定,让几人也不必忧心。跟着官府走了。

白熙跟着几个孩子自是吃不了什么苦,刚到这皇都边上,就被说是外域之人被官府抓了去,梁桉也是个冷静的,跟这官员说个清楚道了明白,除了几人的身世。

又问了是何人当政,梁桉一听,自是喜不自禁,拿着信物,便让这官员,带着几人,去了皇都。

一切变故也不过瞬息之间,白熙看着坐在面前的梁桉,几人都还穿着自己的衣服,看起来,却丝毫没有胆怯懦弱,一个个都是目光炯炯,梁桉还有稍大的一个梁文,都是记得的,现如今,梁国未曾倒下,反而兴盛如此,几个孩子,以后自然是不会受苦的。

白熙把最后的几口酒喝了,便在轿上睡去,一路颠簸,足足三日,才搞到皇都。

皇帝听了几个孩子来寻,自是惊喜,立马朝堂宣见,几个孩子,都一一拿出信物,皇帝一看,这几个孩子,眉眼也的确是跟皇帝相似的。

皇帝是从来没有停止寻找,结果几个孩子,自己露面了。看着几个孩子,穿的虽是粗衣素布,却也干净整齐,也没有补丁,各个也都是清明俊朗,皇帝也是笑容满面。

“起来了,孩子们,这些年,受苦了。”皇帝嘴里是心疼,更多的却是开心。

“皇上,不苦,我们兄弟几人,被护卫护送,半途护卫被杀,护卫还未过门的妻子,却带着我们兄弟几人,未曾抛弃,十五六岁的年纪,整日辛苦奔走,夜夜难眠,就为了给我们做件衣裳,熬了几宿未睡,为了让我们吃上一口饱饭,一人抬起锄头,养了我们六个人,如今还落下一身疾病,我们兄弟几个,却未曾受一点委屈。未曾读过私塾,阿娘也从未懈怠,每日教我们练武做人,现如今长大,阿娘又让我们自己寻了爹娘,怕拖累了我们,实在不曾委屈分毫。”

梁桉这番话,有真有假,几个孩子却都眼泪汪汪,悄悄抹泪,白熙的懒,在几人眼里,竟然是顽疾,白熙也懒得解释,只是低着头站着。

朝堂之上,也有人湿了衣襟,铠甲之上也沾了泪痕。

皇帝听了也是悲喜交加“罢了,从此便改口,朕便是你们的依靠,梁桉恢复太子之位,其他几个孩子,便还是皇子皇女,朕特赦民妇九氏,为一品诰命,便住在宫里,给几个孩子,做伴读。”

接着大声笑到“好,大设宴席,恭贺太子回宫,也以表朕的感激,九夫人对几位皇子皇女的栽培养育。免去一年赋税,普天同庆。”

说完便退朝,带着几个孩子,各自认了额娘。

白熙倒是还愣在原地,两个宦官来唤了,白熙才反应过来,跟着两人,七拐八绕,到了一处宅院,春华苑。

“夫人,听太子说,夫人喜欢桃花,这院儿里,到了春天,满院的桃花,是这宫里景致不错的宫苑,也僻静,无事喝茶赏花,都无不可。一会儿送来几个婢子宫女,夫人也挑几个如意的。咱家,便先退下了,还要去伺候皇上,多有不便,见谅。”那人恭敬的退了出去,没有一点作势的模样。

白熙也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毕竟白熙也算是个功臣,虽然诸多人,看她不顺,也没人敢动手的,这几个孩子的亲生母亲,肯定听到风声也都要来一遍。

白熙倒是没所谓,看这院子,也像是经常打扫的,不过到底没人住,被褥铺盖,茶杯香炉,都是有些灰尘的。

很快就来了十几个婢子,还有五六个小宦官,看起来年纪都不大,却都是机灵的,白熙挑了六个婢子,两个机灵的,两个杂役,两个老实的。宦官,也挑了两个,剩余的,就让带过来的嬷嬷又带走了。

白熙安排她们打扫宫苑,两个宦官去领了被褥细碎的东西,到底是有些力气,也容易些。

白熙便坐在院子里的桌子上,看着他们收拾,倒是正儿八经的干净,角落里,也都清扫了。

很快两个宦官就回来了,一个宫女立马洗了水果,摆上糕点,去小厨房煮茶去了。

两个小宦官,又去了几趟,领了赏赐,官服,竟还有几个当值的宫卫给抬来,白熙便让他们放在角落的小库房里,送走了几人。

说起来是个宫苑,却也不小,右边厢房三间屋子,左边厢房,白熙让几个婢子宦官住在那里,几个婢子一听,都是跪地感激,白熙让他们起身。

“我也不懂这宫闱里的规矩,跟我就不用跪了,也不必时刻跟前伺候,我叫了你们再来便可,除了每日打扫,领吃食糕点,忙完了,想去歇着便歇着,就是少走动些。错了事,我也护不了,还是谨慎些的好。”白熙也不想那么多事儿。

这些人里,肯定有各宫妃子的钉子,不过白熙也不打算除了,没必要。

“谢过夫人。”几人行了礼,却是做的更为卖力。白熙去库房看了,还真舍得,上好的缎子,黄金白银,还有首饰把件,还真不少,白熙合了盖子。

又去吃茶去了,到了正午,便有人来送些吃食,摆在桌子上,十几道菜,竟有些摆不下,白熙随意吃了,剩下的,就让几个婢子宦官分了。

盘子还放在食盒里,放在苑门口,过会儿就有人来收。

整个春华苑,可以用萧瑟来形容。白熙也没所谓,坐到下午,几个孩子便带着额娘,一个一个的来,白熙收礼物收到手软。

看着几个孩子娘插不进去话的模样,白熙也不知道说什么,只让几个孩子,好好听话,如果不是战争,几人也不会分开,好好对待现如今的额娘,毕竟也没有不爱自己孩子的母亲,说了,就弹琴,几个孩子如同往常的舞剑,或者伴奏。

一个春华苑,却最是热闹,让各宫嫔妃才人昭仪,贵人婕妤,都纷纷驻足,倒不是没有色艺双全的,却都未听过如此乐曲,时而澎湃,时而婉转,大悲大喜,又温婉,又激烈,无人不声泪泣下,又义愤填膺。

白熙一曲毕,众位,是如何也不相信,这就只是个简单的乡野村妇,而且也不过二十有三,长相也是不错的,换上一身素纱衣,就清如泉水,粗布素衣,又自然的纯朴可爱,这可绝对不是村妇该有的样子。

所有的妃子,瞬间就有些危机感,现如今的皇帝也不过三十大六,完全能娶了这九夫人,还名正言顺。

所有的妃子脸上都不好看,唯有太子的亲生母亲,皇后,脸上满是亲厚,也是真心的感激白熙,拉着白熙的手,迟迟不肯丢,看着白熙有些茧子的手,也满是心疼。

“这几年,辛苦你了,我虽然贵为皇后,却未曾亲力亲为的带过桉儿,小时候他就调皮,难为你,我也没有别的可以给你的,这是我额娘给我的镯子,是我们家传的,权当是我的心意,夫人,一定要收下。”倒没有架子,白熙本来不想要,梁桉竟直接拿起皇后手里的镯子,给白熙带上。

“带上吧,挺好看的,衬您的肤色。”梁桉生硬说出这么一句。

皇后和白熙都有些意外。白熙也就不在客气“那便戴上,多谢皇后美意。”又扯了一会儿,就各自离去了,几个孩子也都依依不舍的离开了。

也是啊,本来日日朝夕相处,也都习惯了,不过白熙倒是还好,因为几个妃嫔送来的都有各式各样的酒,都是不错的,白熙开了一罐,酒香四散开来,因为技术还不够,所以度数都不怎么高,香气更多的,还是花的味道。

白熙倒了一杯,喝了下去。满满的花香从唇边,逸散到嘴里,把白熙一整个香晕了,白熙自己酿的酒甜度更高,但是更为清冽,这个酒,甜度不高,但是很醇香。

白熙生生喝了两壶,才被婢子搀扶着,睡在了床上。

这边女主刚报了仇,就受伤昏迷,被三王爷救了。

遇到了当今的三王爷,就是老大的三弟,因为当时王超并没有策反成功,但是这几个孩子也没找到,而太子之位一直在空着,就算没找回梁桉,也依旧没有在立太子。

而女主对三王爷一见倾心,最后成功上位,成就霸业。这是原本的剧情。

现如今,当今的三王爷也不过十四岁,也还是个皇子。还没有称王称霸的心思,只是单纯的喜欢女主,但是只是见了一面,女主就去闯荡江湖了,因为女主知道了三皇子的身份,觉得自己配不上他,就伤心离开,在江湖闯荡了三年,成为了江湖上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得女侠客,但是从来没有人见过,只有人知道那个标志性的笛声,就是女主。

这都是后话,白熙睡醒,才想起还要参加宴会,匆忙穿了官服,等待在苑内,很快,就来了两个宦官,来宣。

白熙跟着坐上轿辇,很快就到了大殿上,找到座位自顾坐下,旁边的宫女就斟上满满一杯酒,白熙一杯下肚,是好酒,但是太烈,白熙缓了好一会儿。

宴会已经开始了,轮着各位大臣送上贺礼,白熙倒是乐的自在,吃着水果糕点,时不时的有宫女斟满,小口抿着。

就是在这场宴席,皇帝给三皇子指婚,三年以后,等将军府的女儿年岁到了,就成婚。三皇子心里惦记着女主,自然是不同意,但是奈何指婚,不接受也只能作罢。

白熙看着三皇子犹豫的那样,看来女主要受些委屈。感情路,也不怎么顺畅啊。

白熙却也没说什么,毕竟自己也不算什么,哪里管的了别人,更何况,那个别人,还是女主。

白熙只是喝酒吃菜,一个宴会看的甚是无聊,看那些世家小姐,献舞弹琴,画画题字,白熙是昏昏欲睡。

白熙正在兴头上,喝的开心,一个妃子开了口。白熙瞥了一眼,没来过春华苑,应该是不认识的。

但是那人开口说的话,却是让白熙酒醒了一半。“听闻这几位皇子,被一位村妇教导,却各个依旧彬彬有礼,文武全才,皇女也是琴艺不俗,臣妾,想来见识一番,这村妇,是何等人物。”

那妃子,一口一句村妇,白熙倒是没什么,几个皇子皇女却不愿意。

“不知贵妃如何得知我们兄弟几人过的如何,又如何文武双全,才艺双绝。”梁桉先怼了一句。

那贵妃被说的脸一阵红,一阵白,脸色不好,却倔强答到“昨日路过春华苑,便听到里面悠悠琴音,路过的妃嫔无一不驻足围观。”

要是其他的妃子说不是,就会被皇上以为,是去做什么,只能纷纷附和。

白熙不紧不慢的说“我虽为村妇,却也不会一口一句粗鄙之言,至于我品行如何,我既然做了这一品诰命,那我便是称得上的,还不需要你来评判。”

接着悠悠喝了一口酒,起身拿过身边不远处歌女的琴,随便坐下,抚琴一首,嘴里哼的是一首小调。

白熙摘下帽子,一头长发,四散开来,琴音陡然凄怆,白熙醉了,不自觉流下眼泪,脱去官服,里面是一身素纱衣,跟着笛声,随意舞动,拿起酒壶喝了起来,酒水顺着下巴流在胸前,一个没站稳,摔在地上,白熙顺势就躺在地上,喝了几口,起身在整个大殿旋转,所有的人,都息声屏气,看着这个洒脱自在的女子,无声的流泪。

白熙在快倒下之际,梁桉还有几个孩子扶着白熙,白熙说了句不胜酒力,戴上官帽,拿上衣服,独自挺直脊梁,不摇不晃,一步一步的离开大殿,回了春华苑。

几个孩子慌忙退下,跟着去了春华苑。

一场宴席,就此不欢而散。皇帝也深深迷上了这个洒脱恣意的女子。

白熙不知道皇帝什么心思,但是在隔天,白熙就跟皇帝辞行,离开了皇宫,走之前,跟几个孩子告别,让几个婢子还有宦官,回了管事嬷嬷那里,就把春华苑连根拔起,收进空间,然后就离开了皇宫。

在皇城里转悠了一圈,买了些首饰。就乘船离开了。白熙也不管皇帝同不同意,直接驶船离开了。

四处看看,走走,也听闻了一些关于女主的事。白熙就四处游玩,看到心仪的房子,就买下来住一段时间,然后收进空间。

玩了七八年,白熙也多少了解了皇宫的事,女主也混的不错。

在白熙离开皇宫的两年多以后,女主实在思念不过,而且皇上给三王爷指了一桩婚事,女主就想着回来看看,再告个别,谁知道三王爷并不喜欢那个女孩,而是跟女主在一起了。

虽然两人成婚,但是三皇子很少宠幸那个女孩,还借助女孩身后的势力,登上了帝位,不过最后也是封了女孩皇贵妃,而且待她也算亲厚,育了一儿一女,而女主则是生了五个,除了这两位妃嫔,再也没有别的。自古皇帝最无情,这个男主还好,只能说起码没有辜负两个女人,而且女主自己也不介意,只要男主最爱她就行了,女主也没有男人不可以三妻四妾的想法,这就是封建社会吧。

虽然套路挺俗的,不过结局比大多的都要好,起码几乎每个人都有了善终,除了前世的反派之外,也是。

如果不是因为白熙这个原身,可能几个反派也可以平安喜乐一辈子。毕竟三王爷也不是特别心狠手辣的人,只要他的兄弟不太过分,他都只当看不见。倒是没有废一兵一卒,成功上位。

后来这几个皇子,皇女也都是各自去了封地,平安一生。

倒是挺不错的结局,起码几个孩子,也有了不错的人生。

这个世界还有什么好玩的呢,看了看,后面的世界线,男女主现在也在满世界的玩,会在哪儿呢。在世界上看了一下,刚好就在附近,去看看吧。

过去一看,哎呦,一个老爷子,一个老婆子,两个人都佝偻着背,后面还有一个老婆子,想来应该是他的正妻,虽然老了,但是眉眼还是可以看出来,以前也是个美人啊,三个人在街上走着,看来果然如小说所言。后来大概就是小辈里的故事了。这一辈子都没有生小孩,想来应该是这世界不允许留有神的子嗣。

似乎自己改变了世界的结局,但是世界并没有崩塌,难道,结局可以任意改变?想不通。

没有回家,又去了下一个世界,觉得这样每个世界走走看看,也挺好的,没事儿进一个世界,选一个角色,体验不同的生活。是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