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反派儿子养不熟啊

  • 神君驾到
  • 郭三天
  • 8074字
  • 2022-04-20 14:35:23

白熙看中了一个小说世界,跟自己看的小说不同,就有些新鲜,剧情也没细看,就进了漩涡。

没一会儿,白熙就感觉到真实的触感,才缓缓睁开眼。

因为还是借尸还魂,感觉意识飘了一会儿,才有落地的踏实感,睁开眼就是破败不堪。

窗户都掉了一半,松垮垮的挂在窗框上,刺眼的阳光直直的照在墙上。粘腻的衣服,贴在皮肤上,还真不太舒服。

说起来是个卧室,连个门都没有,就连衣柜也就是个小木箱子,里面看着,也一眼到底。

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这是个什么世界。毕竟一睁开眼就是满屋破烂,周围一看,就是烂茅草房,顶还透风,连个好的桌子都没有。桌子都是只有三个腿。

一想不就是自己选的世界吗?心里真想骂自己,最后还是叹了口气,罢了,权当体验生活,重新修整一下,也是不错的。

白熙尝试,抬了抬手,还不太适应,就碰到一个软软的,热热的东西。

白熙缓缓起身一看,周围还有两个小孩,瘦弱的不像样子,唉,心里想着怎么就没有个好身世的小姐什么的死呢,但是也很无奈,懒得换身体,既来之则安之吧,也呆不了多久。先了解一下基本情况吧。

看看世界大概,这是个跟孩子们相依为命的后妈,真是糟心事儿。这几个孩子应该都是最后被主角搞死的反派。

因为白熙看到小孩子身上的胎记了,就是简单的一个花形,肯定不用想,设定呗,脚趾头也能想到,小说世界,很多设定都不讲究什么逻辑。白熙也没觉得奇怪。

(毕竟要是觉得奇怪,不就是吐槽自己的小说没有逻辑吗?我又不傻。)

看着故事大纲,也没有详细描述这几个小孩小时候啊,咋回事儿?就是后妈虐待小孩,然后被小孩反杀,然后就没有了,就是活生生一个炮灰啊。

不过看剧情现在还没有死,因为在屋子里的两个小孩,年纪不大,按理说里面这个后娘被杀也最少要四五年以后,怎么现在就死了?哎呀,懒得想,想也想不通,不如不想。

白熙起身,慢悠悠的下床,看着破了底子的鞋,白熙干脆光脚了。

算了,本来也不准备待多久,把这几个小孩生活条件搞得好一点吧,最起码不要让他们长歪了,最后命运那么惨淡。

白熙也没养过小孩,倒也是很有兴趣的。有那个机会把女主也收了,一起养着。至少不让这几个小孩死的太难看。

这就是个荒山野岭,想来也就是小说设定。正好方便白熙盖楼啊。女主后期会从这里飘下来,然后被救,然后被虐待,然后逃跑,然后变强,然后反杀炮灰,再然后杀了几个见死不救的反派,咳,挺俗套的。

这个附身的女的也是可怜,还是黄花闺女呢,就接盘了几个小孩,丈夫自然是天灾死了,太俗套了。但是这几个孩子是当朝皇帝的子女,因为宫变,几人被送出了宫,由护卫保护,护卫回了老家,然后娶了媳妇,还没等过门就被密探杀死了,密探因为找不到孩子,只能作罢,就是这种俗套情节。

而这个女孩还真以为是天灾,只能作罢,带着孩子来到了这个深山里。盖起了房子,其实她也没错,只是脾气古怪,经常打骂,倒是没有卖掉小孩,还是有一点良知的,好吃懒做之类的,其实没有多可恨。只是孩子也没错,最后也不知道该怪谁了。这女孩之前也是个什么都不会的,房子让她盖成这样,也很不错了。

白熙拉过屋里的小孩,看看身体什么的,都还挺健全,谁知道两个孩子被拉醒,以为这后娘又要打他们,哭的稀里哗啦的,尖细的嗓子,哭的白熙脑门子疼,也已经看了身体状况,就松手出门了。

两个小孩显然没想到,竟然没有打两人,当时也忘了哭,呆愣愣的坐在床上。

白熙自然是觉得孩子哭起来有些恼人的,出了门看了看四周的环境,正是夏天,但是在山里,也不怎么热。

想着山里应该有野棉花什么的,野草也好,可以揉揉搓搓,然后泡水晾干就柔软了,就可以做衣服了,总不能从空间里拿衣服,惊世骇俗的。

白熙打定主意,在屋里找了一圈,发现一把斧头,石头做的,也是钝的不行,斧头把是木头,也不怎么结实,应该是这群孩子里的老大搞得。

白熙是看不上,拿起丢了,从空间拿了一把,肯定是避着两个孩子,又拿进屋里。

看着那些碗筷,还有锅子,都算不上什么碗,都是有坑的石头,实在看不过去,一个屋里,就没有能看的。

无奈之下,白熙就近砍了木头,还有竹子,又去河里捡了些圆润的石头,灵力破开,做了十几个碗。

筷子就是半根竹子,劈开,做了十几双。又找了一个大石头,做了一个一指厚的锅,用的都是青石,不容易裂开,还找了块儿稍微小些的,做了个小锅。

厨房说是个厨房,就一个小板凳,一个泥灶,白熙做了那些,也不过几分钟的事儿,两个孩子只听到叮叮咣咣,看不到白熙在做什么,倒是省事了。

白熙把大些的石头,切规整了,然后堆起来,就是一个灶台了,把两个石锅架上了。

看着头顶毒辣的太阳,白熙身上也出了一层汗,就随便捡了几根干柴,拿打火机引了火,架上石锅烧了一锅的水,没有盆,也没有桶,时间也快中午,想着还是算了,下午在洗也不迟。

水刚烧开,就有两个孩童的嬉笑声远远传来,应该是这两个孩子的哥哥姐姐。

果然,从屋后走出来两个孩子,看起来,也都是脏兮兮的,身上的衣服。都结块儿了,还是不换。

白熙站起身,拉过两个孩子,想看看身上有没有伤口之类的。

白熙拉他们的时候,他们明显有些闪躲,眼里是满满的害怕。白熙也没办法啊,一时半会儿肯定改变不了他们的想法,跟他们说也不信,还不如自己实际行动来的真实。

跟那个稍大一点的孩子交代了一句,准备去后山看看。“小九,你照顾好妹子,我去山上看看。”也不管他们有没有听到,毕竟人不可能一时半会儿改观,还是要慢慢来,白熙也没那个耐心跟他们废话。

刚去了山上,白熙就看到野兔也抓了两只,可以回去圈养,野鸡野猪也行,不过白熙也懒得抬,直接给原地设了个不大不小的结界,让它们不跑出去,饿两天就听话了。

然后还真让白熙运气好,找到了野棉花,还有野生的香料什么的,都搞了一点,又砍了两棵树,可以做桌子什么的,毕竟家徒四壁。巫溪也没跟来,想来应该知道白熙会回去,在家里等着,不错,贤妻良母。

不跟着更好,白熙也不用天天应对他,太粘人了。

然后白熙又打了一只野猪,背了回去,香料也知道在哪儿,可以以后移植,先不急,中午的饭先解决了。

回去已经正午,太阳挺毒辣的。顶着烈日回到家里。就看到四个孩子,两个大点的也回来了,看情况是空手。本来几个人嬉嬉闹闹,也算是有小孩的样子,一看见白熙,几个人都禁了声,只怕白熙生气似的。

老大赶紧站了出来,“我们下午会去找东西的。你不要打我弟弟妹妹,家里还有些粮食,足够中午吃了。”

白熙听着他说话,呦呵,还不错嘛,知道护着自己弟弟妹妹,虽然年纪不大,心思也没那么复杂,但是能这样也挺难得了。

白熙也不准备打他们,芯子都换了,怎么可能打呢,白熙也没有家暴倾向。

几个孩子看眼前的女人不动也不说话,心里满满的恐惧,最小的孩子耐不住性子,直接哭了起来,求饶,“娘,不要打我,我会听话的。”

我去,这小孩,虽然知道她是害怕的才哭,但是终于知道为什么几个小孩长大了,非要杀了这个后娘,每次这小孩一哭,他们就把罪过推给这个娘,几个人的怨恨加重了。其实原主很少跟这个小的动手。

唉,也是要好好带,不然这性子怕是以后害人不浅。如果有是非观念,在有这么个性子,就很完美,因为这样的性子,能很好的保护她,但是如果三观不正,迟早要完。

几个孩子里有一个肚子突然不争气的一叫,回过了神,不管他们,先做饭填饱肚子。

叫老大帮忙给猪搬到石灶旁边,刚好走的时候,烧了一大锅水。他们几个小的才看到院子里的野猪。

老大也是奇怪,之前这个女人从来都不去后山的,这野猪哪儿来的。

白熙自然知道他的想法,找了个理由。“我在山下捡的,应该是受伤了,没人管,就死在那里了,先帮忙,我也不会打你们。”

老大虽然不相信白熙的话,但是还是听话的帮忙把猪搬到了厨房,毕竟几人都挺饿的。

白熙拿了菜刀给野猪放了血,让老大找了两个碗,把血给接着,毕竟猪血也是挺好吃的。肥肉割了下来可以炼油,瘦肉洗了一下,也不顾他们的眼神。

因为旁边就是河,水源也方便,古代没有污染,水也干净,用石锅蒸上仅有的两碗糙米,外面的小些的锅炒了一盘肉,野的小葱回来的时候拔了几棵,剥皮,洗干净,切成丝,油热往里一放,放上辣椒丝,煎出香味,放肉,翻炒,肉快熟了,盐一放,在撒上剩余的葱丝,就可以出锅了。

看着都很有食欲,端上了桌子,让他们几个人吃。虽然只用了盐,可能没有特别好吃,但是在古代,白熙这厨艺,也算不错的了。

几个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动作麻利的人,那眼神跟看见鬼了似的。白熙也很无奈啊,唉。

白熙也不饿,看他们不敢动筷,直接吼了一声,才都开始吃饭。几个人心里都在以为白熙有什么心思。

不过因为很久没吃过肉了,都吃的很饱,因为放了辣椒,几个人吃的都是一身汗,还忍不住的往嘴里塞,不时有一声好吃发出,那是肯定,这古代调味就是盐,肯定不好吃,白熙用了天然调味,味道好很多的。

白熙做饭就算不怎么样,到他们嘴里也是好的。他们心里应该在想就算有事,也要做个饱死鬼。每个人都吃的肚皮圆滚滚的。白熙告诉他们自己去山里一趟,让一人随行几人表情怪异,因为这个后娘平时可从来不去山里。以为白熙要卖他们。

这几个小孩大的不过九岁,小的不过六岁,心思在多,也到底还是小孩,老大出来了,说要跟着,还说让白熙不要耍什么花招,白熙笑了笑,没有说话。

老大想着,就算要卖也是他,弟弟妹妹他会逃出来救他们的。就跟了上去。

白熙在想,只能让他们看到改变才行。因为房屋后面没多远就是山,也不用很累,这个老大因为长久没有吃荤腥,猛的吃多了,一路上,去出恭了好几次。

白熙也没说什么,这个东西,还真要慢慢调理。时间久没吃荤腥,肯定是要拉肚子的,倒是老大,难得的脸红了,虽然没看到他脸上的表情,倒是通红的耳朵,是出卖了一切,还挺可爱,到底是还小。估计屋子里的几个小家伙也是不好受。这倒也算是圆了白熙的一桩梦想,有小孩了,不亲近也没事,慢慢来。

等着他缓过来,让他背了一捆草还有被白熙扎起来的棉花,上来了三四趟,背下去了五梱草,中间也叫了老二过来,搞棉花,棉花老二拿了四趟,老大一直在背草,他们两个虽然疑惑,但是不敢问,毕竟以前的九熙可是很凶的。(这个世界附身的女孩叫九熙。)

白熙就弄了山上看到的几个品种的香料树,或者藤蔓,回去可以栽种,至于野葱,到处都是不需要种,野辣椒也弄了几棵。野猪就先放着吧。

等到几人回去,时间还早,让老大去泡草,其他几个孩子择棉花,白熙就去山上的竹林里,又砍了许多竹子,做了个晾衣杆,又用石头做的铁锹,挖了个水道,通到屋子里,可以直接用水。

现在是夏天,等过两天房子搭起来了,去抓鱼虾吃。白熙也很久没有自己动手过了,也是一种乐趣,不从空间里拿挺好。本来天气就热,这么一折腾,更是香汗淋漓。

还是从空间拿出来一个不起眼的砍刀,这些道具还是很多的,用屋里的粗制滥造的工具实在太慢。把竹子劈成两半,然后插到地里,一下午就差不多四面墙搞好了。砍得两棵树明天去弄下来,趁着他们不注意,赶紧加工好就行了。就不会怀疑了。

又做了两个木桶,两个木盆,一大一小。

弄好了以后,天也黑了,看着屋子周围就有很多野菜,就炒了个辣椒,炒了个野菜,把仅剩的面给活成了面团,然后擀面杖一擀,没有别的工具,只能手切,切成了差不多宽窄的面条,下热水锅煮,梁乐给烧火,很快面条也好了,每个人一碗刚好,不够了在下,不然面就煮的不好吃了。

(梁乐是老三,老四叫梁月。老五老六,就是梁平,梁安。)

乘一勺汤,然后一筷子野菜,这么一搅,配上一筷子辣椒,那味道真是没的说,因为怕晚上不消化,就做的面条,看几个人睡着了,把竹子剩下的边角料,烧了,借着亮光,看着那些草,已经泡软了,也够细,制成衣服应该很柔软。

又掺了点棉花,还是怕太硬,从空间拿出来之前在小世界,水离送白熙的织布机,人鱼的织布机都带着人鱼族的秘术,自带一层柔和的光,而且不管什么织出来都是很好的品质,整齐绵密。

自然白熙把织布机放在几人看不到的视角,又费力的抬出来,不然太过怪异。

其实几个孩子都没有睡,在偷偷看着这个突然怪异的女人,几个人伸着头,从窗口往外看,一个下午就盖起来的房子,让几人都觉得很神奇,但是没有吭声,几人都以为这个娘亲,是仙女附身了。几个孩子都眼冒光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娘亲,是上天来救她们了,太好了,几个孩子都是又惊又喜。

到底是小孩子,很快就困了,除了老大,三个小的都去睡了。

白熙感觉到几个孩子在看着,但是也没打算瞒着他们,开始织布,毕竟有些事情,不让他们知道,是真的不方便。而且白熙的确在改变,这种认知,会让他们很快就接受。

四个小孩,应该两个小时就差不多了。现在还早,看时间也就是八点,古代都是日升而起日落而息,所以睡得比较早,白熙是睡不着。就那样的床,白熙也睡不下去。

烧了一锅水,可以等会儿洗澡用,盆也做好了,倒是方便了些。

点起的火刚好代替灯了,因为在山里,温度不算高。就算是夏天,其实也还好,白熙平时也不会让身体不惧冷热,会让她不知道自己是死是活。

白熙就不快不慢的织,之前感兴趣,跟水离学过一天,也不需要什么技巧,就拿着梭子,织一层,穿一下,半个时辰就做了两匹布,还真是效率挺快,怪不得她们做的那么快。

又把山上找的野花捣碎,染色,需要泡半个小时,趁着这一会儿,白熙去洗了澡,从空间找了一身比较朴素的大袖襦衫,是先前最开始的时候,白熙买的,正好拿来穿上。

然后用灵力把地耕了,下午的几棵树还有藤蔓给植了进去。

又用竹子还有木头,编了几个栏杆,明天去把那些兔子野猪野鸡给圈进去,菜地也弄了栏杆,半个小时,倒是有个家的样子了,把布拿出来架在火堆旁边烤干,开始打棉花。

一看被子被面被里还没有,就又织了四匹布,也才不到一个时辰,看来熟练了就是快。拿出针线,棉花铺好,这么一缝,针脚做的小而密,小孩子喜欢蹬被子,不这么做棉花容易一堆一堆的。

又做了四床薄被子,四床厚被子。至于褥子,准备用茅草,明天再让老大去弄一点,做六个褥子。六个小孩,现在挤在一张床上,被子都是污渍,一坨一坨的了已经。而且房子是用土和茅草做的,已经破烂的不行了。让白熙住在那种床上,她是受不了。

要加快速度,晚上本来也没有睡意,白熙就干脆不睡了,把房子建成算了,也已经十二点了,睡不着了。

又做了两匹布,褥子做好了,铺一层床单,不扎人。褥子就是茅草并排扎起来,铺两排,然后扎一起就行了,用的是荨麻扎的,比较牢固。

又做了几张床,说来也奇怪,古代没有钉子,床都是怎么做的,空间里找了本书,看了看才知道,都是做的特殊的孔洞,把木材往里一卡,进去就出不来了,还真是聪明,说干就干,四个床腿,没一会儿就做好了,因为怕掉床,做的都是比较低的床腿,床也不大,就是差不多一米五乘一米八,做了几根床梁,然后铺上木板,就做好了。

这是古代,工艺没有现代那么复杂,只是简单的平整光滑就行了,没必要抛光。

白熙才反应过来,做桌子的时候,是拼起来的,都忘了看看资料了。

因为成神以后,白熙身体素质各方面都很好,普通走路就是脚下生风,没怎么用力一棵树就断了,所以做起来也是很容易。

而且速度也快,床做好了,也不过公鸡打鸣,三点左右。然后就用木材又立了一层墙,里面一层是木材,外面一层是竹子,两三年坏了就在修,再者说,没几年他们就不在这里了,不用做的特别好看,只要牢固,挡风挡雨就好了。

而且空间里的竹屋也挺牢固的。就照着那个修的。四面墙做好天也大亮了,因为没有多少米面,倒还是个事儿,老大第一个起来,起来以后,白熙就让他跟我一起上山,把那些牲畜拿下来圈着。

他看着外面的东西有一瞬间的惊讶,倒是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没有那么排斥命令了,想来也是快了,估计再没多长时间,几个孩子,就都能接受白熙了。

不到二十分钟就下来了,野猪敲晕,野鸡兔子都饿的走不动道了。

直接圈里一扔,就不用管了。野鸡就丢在笼子里。剁了野草给野鸡野兔,吃的挺欢。

其实老大起来看见那些都很惊讶,但是没有吭声,白熙也没吭声,毕竟在山里,时间就是概念而已。他把几个小家伙都叫起来,白熙就锅里添了水,剩余的糙米全部熬了粥,梁乐烧火。最小的小子唯唯诺诺的看着那些野鸡野兔,才堪堪有了笑容。

又做了一个晾衣杆,把褥子被子都晾在上面,太阳已经出来了,晒晒盖着舒服,晚上再在房子周围布上禁制,给他们吹吹风就不热了。

几个人看见做了一半的竹屋,还有崭新的被子都欢天喜地的。也因为吃饱了饭,几个人倒是有了精神。看起来也活泼了很多。哗啦哗啦的水声吸引了白熙的注意。

小孩子没心计,也没在乎那么多,只顾着开心了。

刚才还在发愁中午吃什么,看着河里活蹦乱跳的鱼,有了主意。中午可以吃鱼啊。想来他们也是小,不敢下水,没怎么吃过鱼。

白熙就让老大老二(分别叫梁桉,梁文)耕地,白熙也在耕,毕竟要种一点粮食够吃啊,初夏,刚好可以种红薯,花生,玉米,还有水稻。

因为在水边,日照也充足,倒是不用浇水,省了些事儿。

三亩地,除了水稻,其他几样,一样半亩,也够吃了。平时可以养点鱼,鸡鸭,说起来最近的镇子也有二十多公里,还得做个马车才行,毕竟成熟的时间也要一段,中间总不能不吃不喝,至于种子就说是山上找的就行了。实在不行骑自行车,真是懒得做自行车,这种东西太难了,对于白熙来说。

因为白熙行动快,很快就开垦好了一亩地,他们两个连半亩都没弄到,白熙看了一眼,算了,还是自己弄吧,让他们几个学着劈柴。

他们都忍不住凑了上去,也许是知道白熙最近这两天变了,就大胆的上了手,白熙演示给他们,他们就学,本来最小的梁方准备问,被老大制止了,他心思很深,怪不得是反派头头,小时候就这么聪明。

其他两个也很自觉的没有开口,几人也很聪慧,白熙也没有管他们,一上午就劈了不少柴。最小的倒是没有劈,毕竟的确也还小。

而白熙这边也搞完了,带着他们上山吧,他们去摘野果,白熙就可以去搞点大麦,昨天上来看到还不少,可以收集起来,也够吃了,也有类似水稻的植物生长在山里比较潮湿的地方,今天去搞一点,让他们背下去。他们几个也很听话,跟着上了山。

其实老大应该察觉了这个后娘已经变了,脾气各方面都不一样了。以前懒得动,什么都是指示兄弟两个,脾气暴躁,什么也不做,而现在这个,就跟神仙一样,脾气也很恣意,话也不多,可能是想开了,而且也变得聪慧灵秀,懂得也多。

毕竟他们也见过后娘,的确跟爹结婚的之前,是个温柔大方的人。

而且九熙才只是比老大,大了六岁,平常的九熙也是被宠到心尖上的,唉,现在看来是看开了。

老大已经在心里想了很多,毕竟梁国被偷袭的时候也已经记了事,皇宫里,能有几个单纯的呢?但是没有多问,毕竟是最大的反派,除了男主就他天赋最高,觉悟也是一定的。

白熙懒的探查他们是怎么想的,但是明显对自己态度已经改观了,这样就好。心里也是松了一口气,终于,终于。以后就可以养儿子种田了。

白熙长舒了一口气,给他们偷偷布下了结界。让老大看着他们,去摘野果吃,白熙叫着老二一起,去割大麦,割了十几捆,一路上看到的野稻谷也不少,一下午也割了几捆。回去拿到空间里,用打粮食的机器一打,就好了,也够吃几个月了。

割了够一捆,就捆起来,让他叫老大他们几个往山下扛,因为没有深入去,离家也不远,小的就两人一捆,大的就一人一捆,白熙割着捆着,他们背,到了黄昏,就搞完了。因为也累的够呛,给他们炖了一锅肉汤,用剩下的面,给做了面条。因为是野生的,倒是不分季节,也挺方便。

每个人都吃的满嘴流油,白熙就吃了几个野果子。让他们看见,他们还以为是白熙舍不得吃,心里彻底没有防备了,让他们坐在白熙昨天晚上用边角料做的圆凳上,下面四个斜的凳子腿,上面就是一层木板,还是特殊的孔洞,让凳子腿嵌进木板里上面铺了一层棉花还有一层茅草,茅草揉软了才放上去,上面盖了一层布,底下一圈用针缝着。

高度也不高,桌子就是高度不够的剩下的木桩,本来白熙准备给自己做个高床,再一想,算了,这木材都砍了,刚好做了桌子腿,上面就是木板拼接成的桌面,只做了一个二十公分高的床。

他们几个坐在桌子边,很安静,也没睡觉,被子都晒好了,还在搭着。今天晚上房子应该就能建成。二楼先不搞,明天再搞,上面一层的房顶一个时辰就弄好了,找了几根粗度差不多的木头,做柱子,简单的削了树皮,然后弄几根房梁,跟柱子一镶,就好了,房顶就一铺就完事儿了。

把床挪进去,褥子铺上,床单铺上,一个人一张床,盖着薄被,让他们都把衣服脱了,直接烧了,都是棉花,也不会有污染,直接烧成灰了。

白熙连夜给做的衣服,不然几人起床,只能光膀子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