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闲适雨夜

  • 神君驾到
  • 郭三天
  • 4738字
  • 2022-04-02 16:26:56

突然就下雨了,刚下班的白熙,看着外面豆大的雨滴心情糟糕到了极点,要和程晨见面,偏偏下雨了。万一他照常的去了没看到自己怎么办,抱着这样的想法,打着伞去到了那个公园里。

没等一会儿他就到了,看着他一身的狼狈,还傻兮兮的笑,突然心里一暖,平静的心被荡起了涟漪。把他拉到伞下,不免责怪起来“你怎么不打伞呢,都淋湿了,会感冒的。”拉着他进了附近的奶茶店,把自己的外套给了他,让他去卫生间换下了湿衣服。还向店员要了开水。

等他换好,把水递给他,让他抓紧喝了。耽误了半个小时,自己的衣服在他身上意外的合身,也没有开口,他尴尬的说“你外套还挺大,我都能穿上。”当时都蒙了。是啊,为了省钱,买大了几号,长个子了依然能穿,毕竟经济有限。

奶茶店因为下雨并没有几个客人,两人的气氛渐渐尴尬了起来。白熙看着窗外的雨,滴滴答答,水珠落在地上的水坑里,一层层的波纹让人眩晕,也可能是不太自在的情景,让白熙觉得有些呼吸不畅。“大晨,以后下雨了就不过来了,天晴了过来就行,不然你又忘了带伞,淋湿了会感冒了。”

没有话题白熙也不想多停留,憋闷的气氛真的不好受。就想着以后要不不来这里好了。毕竟两人也没有很熟。

刚说完他就拒绝了“不要,下雨了来这里看雨也挺好,我一个人回家也挺无聊的,没人陪我聊天。不如以后下雨了就去附近的小吃店里逛逛啊,可以吃点东西,也当是放松嘛。”他满眼的期待看着白熙,也不好意思拒绝,虽然荷包里没几两碎银。唉,又不能告诉他自己并没有多余的钱去吃小吃。只好答应,心里就期盼着千万不要下雨了。

两个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大多时候都是他在说,白熙在听,偶尔回复一句。但是也没有很密集的话题。再看着雨,身体都放松了,闭着眼,听雨。他一看到自己闭上眼就不说了,一起享受属于下雨的时光。

看着外面雾一样的雨,有点发愁,“我们去吃小吃嘛,这附近有一条美食街,整个都被盖到了,淋不到雨,还能吃好吃的。”他一句话就把僵持的现状化解了。

在他眼里,不说话两个人在一起,很尴尬,就想着法的找话题。白熙看着兜里的几十块,觉得去小吃街,还不如去吃自己常去吃的面馆。但是又不好意思说,毕竟他看起来不像缺钱的样子。学生都是多少有点零花钱,但是白熙嘛,就自己工作,挺吃力的。

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嘛,自己也没多大饭量。“嗯,走吧。”

跟着他一起去了美食街,刚刚好是家附近那个,去了就很有归属感。就偶尔请客一次也没什么。

“你喜欢吃什么,总是去那个公园,那你家离这里肯定很近啊,没有来吃过吗?”

“来过,每天都在,怕你吃不惯就是。”白熙能少说就少说,尽量不说。

他跟在后面,路过了好多好吃的东西,勾人的香味不停的往鼻子里钻,下午也不影响小吃街的生意,拥挤的人群让两人只能勉强看清路。

还好记得在哪里,不然要被挤丢。一边走还要看着他跟上没有,好不容易到了店门前,这家店是附近比较干净面积差不多的店铺,虽然价格不贵,但是味道极好。在白熙印象里,小时候她偶尔来这里吃。爸爸不在以后就自己经常来了。

毕竟母亲也重组家庭,没人做饭,只能来这里。自己又不会做饭。

他看着这个铺子“这家店味道很好的,今天说来小吃街就是想带你吃这家店。”

“还好吧,我经常在这里吃,老板是我爸的朋友,听说当时因为经济不太宽裕,我爸还支援了几次,陈叔叔对我还是不错的。”这次倒是多说了几句。

白熙也没多说就进去了,里面的人挺多的,“哎,小熙来了,来快坐,今天想吃什么,不好吃不收你钱。快,媳妇儿先别洗碗了,陪着小熙一起吃点,你也忙一天了。”刚进去老板就看到白熙了。

还叫着老婆擦了一张干净桌子,就把两人叫过去了。“陈叔,我今天带了个朋友过来,就不跟婶子坐了,婶子,你也别见怪。”白熙拉着凳子就坐下了。也叫着程晨过来了。

“哎,是这小子啊,哎呦,你俩怎么认识的,没事儿这孩子会来这儿吃饭,你们怎么就成朋友了。不过也没事儿,年轻多交点朋友有好处。”老板一边说着一边拉着面条,熟练的下锅切配菜,一拉就是好几碗,不然够不着吃的。

老板也没有说过多关于我俩身世的事儿,也是个通透人,虽然白熙不知道程晨家什么情况,但是该说的说,不该说的不说,老板知道的清楚。

“陈叔叔,我跟小熙在公园认识的,小熙帮了我一忙,就认识了,说起来还真的没碰在一起过,今儿您不说,我还不知道呢。”程晨也顺意坐在了对面。

“哟,你这小子什么时候这么调皮,还调笑起我来了,之前你过来可是没这么多话,怎么了,今天是开窍了?回头我可得跟你妈好好说说,现在就挺好,活泼大方的,有点儿朝气,对不对?挺好挺好。哈哈,媳妇儿,真好啊现在。”陈叔的最后一句两人都是似懂非懂,但是也没有去问,有些事儿啊,一问就没意思了。嗓门也大,听的两人脑瓜儿嗡嗡的。

“是啊,你说这孩子都这么大了,转眼的事儿,看着一个个都出落得多标致,真好。”老板老婆说着。他们夫妻俩因为婶子年轻时候干重活,流了好几个,不会怀了,到现在也没有个小孩,想收养白熙好几次都被拒绝了,每次都说一个人也挺好,就糊弄过去了。

但是他们俩并没有因为没有小孩有啥遗憾,两个人在一起也是照样恩爱,小打小闹肯定有,但是日子还是甜蜜的。

白熙知道他们现在都走出来了,只是看到感慨一下,并没有别的意思。也没有接话,夫妻俩心里也知道,就没有多说,招待客人了。

程晨也不在说话,等着拉面上桌。看着老板有力的胳膊,一拉一转,都是一种别样的美,面条带着生面一上一下之间,多余的面粉在空中飞了出去,看起来云里雾里的,在来回拉几下,一掐,面条就下到牛骨炖的浓郁的汤里,看着就美。煮了一会儿,筷子一搅,碗里一放,舀一勺卤汤,这么一颠,那香味直窜鼻腔,几块牛肉,一点香菜,绝了,再放一点辣椒油,青青红红的一层,看着都馋人。

至于炒的,就更热闹了。拉面下锅先煮,差不多熟了筷子一捞,往炒锅里放油,葱段,姜蒜末,干辣椒一炸,香味就出来了,然后放包菜碎,胡萝卜碎,生菜碎,当然也不一定一年四季都是这几样配菜,看季节,当季的新鲜蔬菜,都可以,这么一炒,辣椒面,孜然粉,生抽,老抽,五香粉,一点点盐还有鸡粉,断生了左手捞拉面,这么一放,直接就大火窜上半空,叮叮咣咣,热火朝天的。出锅一装,看着那颜色红红绿绿的,还有辣椒孜然,牛肉还有配菜的那股子火辣的香,让人看着就热血沸腾。

就喜欢这种街头巷子里,热热闹闹的,人声杂乱,美得很。看着就风风火火想来上一碗。说是新菜,其实就是换个卤汤,炒上一点鸡杂,一淋一拌,就是新菜了。上桌热气腾腾,拿起筷子趁热来一口,绝了那味道。一口接一口就不想停。

因为面条是拉的,揉面的时候,加的有鸡蛋,有盐,吃起来筋道爽口,鸡杂也是紧实弹牙,吃起来很有嚼头,一会儿一碗就下了肚,在这种地方吃饭,就要这种气氛,呲溜呲溜,大口吃,大声笑,市井气息就是这么来的。

程晨也是第一次不顾印象,吃的满头大汗。“陈叔,你看给大晨辣的,脸都红了,哈哈。”白熙倒是难得见程晨这副模样。

“咦,你这话说的,小晨他吃辣不行,可不怪我做饭太辣,各位,你们吃着面条咋样?”老板大声吆喝着,让店里的客人评理呢。

“哎,老陈,我在你这吃了十几年,哪一次不是辣的满头大汗,我不照样天天来,你这话说的我可不爱听了。”一个面相和善的大叔说着还擦着额头上的汗。

另外立马有人接到“小伙子不能吃辣就算了,你个老家伙也不能吃,还好意思说在老陈这儿吃了十几年,来哥儿几个,你们说是不是,啊,哈哈哈”这个白熙认识,总喜欢调笑这个面善的老爷子。

给老爷子气的“嘿,老梁,你这说的,每次你都要跟我吵一架,你才安心是不是,你个老东西,回去就跟你老婆子说,你又来吃饭,看你老婆子揪不揪你那驴耳朵。”

那人也知道是说着玩儿的,两个人就这么你一句我一句的,逗得店里的客人,都是哈哈大笑。

老爷子也是替程晨说了一句话,到底都是老一辈了,包容小的,就算不认识也会打着两句差。

就这样吃完了一顿饭,每个人都心满意足的走出小店。其实生活就是这样,市井气息浓厚,给有理想有挫折的人,重新来过的勇气。就是陌生路人的一句话,一个眼神,可能就会鼓舞很多人。

白熙跟程晨就是,程晨也是跟着笑了笑,就没说话了。吃完了饭,准备付钱,老板又是跟往常一样少收了两块钱“小熙,来陈叔这吃饭,一直不涨价。”

因为说过不给钱不行,就这么来,最终只能妥协,其实老板是个好客的,也喜欢热闹,才开了这么久,本来早两年就准备不做了,都关店一个月了,忍不住寂寞啊,家里就两个人也不热闹,就又开起店了,夫妻两个都是喜欢热闹的。有些夫妻喜欢细水长流,也挺好,有些就喜欢市井吵闹,也很好,都是看人的性格了,没有不好的,只有合适的。

付了钱,外面雨已经停了,天也彻底黑了,一天都没太阳,就觉得时间都认不清了,天一黑才知道,天晚了,该回家了。

“程晨,天也黑了,回家吧,我也该回家了。明天见。”白熙说了一句话,直接拒绝了他想要去家里看看的想法。

“好,那你注意安全,我就走了啊,明天老地方。”白熙还是在提防他,可能是比较缺乏安全感吧。

沿着街道走,一路上都有路灯,就觉得稍微安全一点,每次都因为不走小路多绕一公里,但是好像习惯了,也是图一个安全,就没觉得有什么,每天晚上走在路灯下面,看着树枝树叶的影子还有我的影子,被拖了老长,惨白的月亮挂在天上,就想赶紧回家,总觉得路上有人跟着。

但是扭头一看,又没有。就觉得后背冷嗖嗖的。加快脚步到家了,密码一输赶紧关门,被人追着的感觉才消失。因为跑得快,回到家就虚脱了,靠在门上好一会儿才能缓过来,看着诺大的家里,就一个人,真的觉得有时候自己就是个笑话。

爸妈早就离婚了,妈妈改嫁了,爸爸带着白熙,之前家里还有人,现在一个人也没有,房贷是爸爸的,现在妈妈替爸爸还着房贷,每个月来看白熙一次,给她买很多东西,日用品,好吃的,水果蔬菜,都有,房子也过户给她了。但是始终有些难以释怀。

“小熙,你爸说这个房子过户给你,我会还房贷,就算是做些力所能及的了,我现在也跟你叔叔在一起,没有时间可以经常陪你了,但是妈妈隔一段时间会来看看你,哦,不多说了,你叔叔还在等着我呢,你如果想我可以过去找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你爸走了你也不愿意跟着我,我现在又没有孩子,你叔叔也就一个儿子,他也有钱照顾,不用我操心,他也很喜欢你,算了,不说这些了,不惹你讨厌,我知道你难过,以后你有什么,一定要告诉我,虽然我跟你爸离婚了,但是我就你一个女儿,我不会让你在受到伤害了。”她每次来都想劝白熙去她的新家,但是白熙不想去,她总说自己能养着自己。

她不想走,她没有讨厌过妈妈,但是从来不会告诉她,毕竟在她跟前白熙很少话,因为不知道说什么,妈妈跟爸爸不合适,离婚,白熙并没有很难受。

两个人在一起,如果只有痛苦,那分开没什么不对,而且他们两个人依旧跟以前一样爱着白熙,也没有让白熙因为他们两个受到任何伤害,已经很好了。

白熙现在在这里守着的,是他曾经的爱人,白熙觉得很好,这里也有妈妈的美好回忆。虽然不合适,但是他们两个在一起,也很甜蜜,没有吵过架,他们是和平分手。只是白熙过不去自己的坎儿。

因为白熙迷恋以前的生活,一直舍不得离开,这个他们曾经一起努力的结果。自己现在的生活也很好,自己养活自己,想要的东西自己买,可能有点辛苦,但是很开心,总会变好的。

这个空荡荡的屋子,却从来没有让白熙寂寞过。回到卧室,洗澡,看书,跟以前一样,每天都是这样,消遣时间,未来太远,白熙根本不敢想。

也多亏了程晨,让白熙有了短暂的友情,以后的事,谁也说不准。

这次妈妈来,白熙并没有在家,她等到了晚上,白熙看着电视上的倒放的监控,她给留了纸条,拿出了她买的睡衣,放在了白熙的床上,做好了早餐放在桌上,每次来都会这样。

无论白熙在不在家,她都会做第二天的早餐。白熙穿着睡衣,闻着洗衣液的味道,这个洗衣液是以前经常用的那个牌子,很熟悉,很安心。外面又下雨了,淅淅沥沥的小雨,听着雨声,抱着大熊,慢慢进入了梦乡。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