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穿梭

  • 神君驾到
  • 郭三天
  • 20000字
  • 2022-04-06 16:29:34

白熙实在无聊就又想着找事了。最近几个家族族长也是难得有时间,跟白熙要度假村呢。

白熙也没有霸着,让他们给修理一下,仔细一想,还是按照他们现在的风格修建吧。

让他们四大家族都出力,利益共享,所有权还是白熙的。还要提前通告下去,可以住人,但是住了以后,让异能者给好好清理干净就可以,消毒杀菌做到位。安保也要最好的。让入住的人,没有后顾之忧。

每天清理,就跟酒店差不多,也可以度假。设施也用最好的,把这里打造成第一家联合度假村,从别处引流过来,有水有树,有花有草。就算四大家族入住也要付钱,不能坏了规矩,最后收益平分,支出也是均分,必须仔细到一个毛巾。

做典范,以后就会有更多的贸易往来了。白熙代表中央发布消息。让他们通知下去,能不能一天,让所有人知道,还问了个大概什么时候能建成?

一问他们也是一脸笑容,很有自信,三天时间,绝对搞定,看来到底是四个家族一起,人多力量大。

白熙也没多问,带着巫溪就走了。四大家族的人也是恭敬的站在一旁。进城一看,还真的不错,街道上,人声鼎沸,就是科技与文化的完美融合。看起来就是传统与创新的碰撞。

他们能力还不错嘛。不过白熙还是喜欢自己的窝。大不了把现在的房子放空间里,让他们再给盖一座,也就一个星期左右。还是等他们度假村盖好了再说吧。

回去一个人都没看见,也习惯了,拿着他们给的新的通讯器,叫了华卉做好吃的。白熙就坐在客厅沙发上,软软的陷在里面。

因为是夏天,现如今天气正常了,虽然热倒不是难以忍受,更何况白熙也不怕冷热了。早早也不会饿了。

白熙有阴影了,就特意修炼了冷热不惧的秘术。

但是还是想吃饭,美食是最不能错过的东西。华卉动作也快,榨了个果汁,还是我的专属杯子,几块冰块,行云流水,做了个冷面。也不过十分钟时间,煎了块牛排。

白熙吃着他做着,又做了两份不同的咖喱饭,然后两份凉皮就做好了,热的一个餐盘,冷的一个餐盘,很贴心的把餐盘加热,饭菜可以保温,等白熙吃的时候,还是热的,不影响口感。冷的也一样。

看着一桌子普普通通的饭菜,白熙就觉得很香,家常味道,也比较喜欢吃面,倒不是吃不起别的,就是单纯喜欢吃。

又过了三天舒坦日子,去看了度假村,还不错。已经建成了,又让他们给盖一栋房子,还盖在树林里,还是那个位置,这次盖一个二层的四合院就差不多了。

白熙让所有人出来,白熙把那个房子带着地基地下室给收了,放在空间里,有一个坑差不多的形状,没想到刚好放下。

白熙也就借口说自己有空间异能,糊弄过去了。

白熙准备让其他人去首都研究所里,没事儿可以回来,至于白珏留下,还给看病,山本种菜养鱼,卉哥给做饭,闵安给修电器,其他带上秘书八个人全部去研究所,因为白熙的缘故,也没人敢找他们事。

这期间也发现了一些事,程晨一直都不知道要保护的是白熙,因为末世来临之前,他们从没有见过白熙的样子,只是听过名字。

程晨也是后来才知道,白熙就是自己所了解的白熙。

程晨最开始也只是以为同名同姓而已,程晨寄宿的家庭其实很好,那些人也把他当做亲生孩子看待,只是他自己,因为经历的事情,性格有些孤僻。

白熙跟秘书说要人的时候,程晨就接到秘书电话,才知道白熙就是,就直接留在了家里,他应该也告诉了秘书,而且白熙的行踪被秘书知道,也情有可原的。

因为白熙虽然跟那十一个人住在一个房子里,但是平时有私密的事,还是倾向于跟程晨说。

程晨跟他们聊得来,也就解释得通了,呵,如果白熙不问,也不知道这中间的事嘞。白熙其实怀疑过,不过一想,无论怎么样,结局是好的,过程也已经过去,不能介意。

不过没所谓啦,反正都是当哥哥了,怕啥。(这等虎狼之词,也只有女主敢这么想了。)

因为白熙准备把他们几个安排到研究所里,几个家族的人心里就开始有鬼了。

白熙和几个家族的人一说,他们立马说,最近几个人盖了一个研究所,正差人呢,这次好了,有人了。

白熙知道他们几个打的什么主意,直接让几人过去了,他们也不好说什么,毕竟原本也就是那么个想法。毕竟那么好的人才,任谁都想招揽。

四个人高兴的找了人给白熙盖房子去了,白熙就暂时住在度假村里,住在石头木头做得房子里也不错,因为都是最好的配备,睡着倒也舒服,住了有一个星期,他们就带人来请白熙回去看房子了。

沈丘父子两人,还是没有继续住下去,回了基地,靠自己双手,重新兴盛起来了。

盖的四合院,有木亭子,秋千,石桌石凳,倒是还可以。跟白熙之前的房子装修风格差不多。配置也就是现在最好的,也不敢要钱啊,给白熙盖房子,应该是他们可以说几辈子的事了。(女主太狂妄了,不敢吱声。哭唧唧)

他们四个就恭恭敬敬又出了门去。白熙也没多余添置东西。就这挺不错的,又不用自己花钱也不用自己操心,挺好。至于危险什么的,不存在的,只那几个妖精都够了。

说起来因为这么大的动荡,交通工具都直接换成木船了,有小的,有大的,全都走水路,当然是河里,因为水系异能者可以操控水,浅浅的河也足够了。普通人都可以乘坐。当然是跟之前的客车差不多的。因为这就是现在的交通。

当然速度异能者直接可以自己跑,修仙的也是可以自己解决。身体素质好的,走路也未尝不可,也有自行车,甚至还有马车,当然除了烧燃料的车,各种车,还都是有的。不过都是经过改良的,而且网络那么发达,有什么消息不需要人力传达了,交通工具也就不急了。

因为很多人以为末世是因为污染才引起的,所以都特别重视这种问题。至于运输货物什么的,都有高级异能者来解决,不用普通人担心。所以最基本的交通就可以了。

而且水运也很快,因为每个地方都有水,不管大城小镇,都有河,所以还是很快的。毕竟司机是高级异能者。当然异能者平时没事还是要生活,所以货币也是必须的。肯定会接受这份高薪工作的。

住在四合院里,没事儿就是去外面转转,或者在屋里,吃吃喝喝,有什么新科技,就试试,过着逍遥自在的日子。

这种生活实在太无聊了,白熙觉得自己都快成猪了。就想着开发新技能,自己都成神了,应该可以玩些新花样。

想着就开始扒拉古籍,还真给白熙找到了,哎惹,大能就是大能。

了解了一下,原来每个世界都有很多个走向,就算是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时间,也是完全不同的景象,甚至还有小说世界,漫画世界,虚拟世界,神就这么任性吗?!

白熙也是震惊。不过想着,这么方便的话,可以去小世界里看看,度假什么的。

不过也不能太过影响社会走向,那就找一个日常一点的世界吧,好吃的多就行了。

白熙还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知道可以随意旅行,就已经开始盘算了。谁也不知道中途会有什么意外发生,她倒好,没心没肺,快乐加倍?

白熙想着就开始付诸行动。尝试着按照古籍里的结印手法,却失败了。

白熙还没学过结印,阵法。想出去,只能从头开始学习。白熙意识到这个问题以后,颇有气焰。

也是为了出去,拼了老命,到空间里,每日都是学习灵力掌控,然后空间里长白山一样的湖泊,就每日动荡不休。

白熙一直在空间里呆了一年,没有出去,就为了结印,兴致再好,照白熙的性子,也会疲惫的,白熙本来准备歇歇。

出了空间,因为外面也不过两个月过去。白熙就随意一挥手,竟然直接掉进空间裂缝,而白熙消失以后,那条裂缝又好像没有发生过一样,恢复如初。

白熙都要放弃了,竟然歪打正着出来了。白熙看着周围令人眩晕的五彩斑斓的漩涡。

转头就又看到一个小的光晕,白熙用手点了一下,上面就显示了世界的一切信息,白熙看了半天,才发现是自己的世界,就没了兴趣。

白熙浮在半空,却掉不下去,正好奇呢,左看右看,光晕乱七八糟的飘散着,白熙正大条的欣赏呢,脚下一空,白熙以为要掉下去,结果横在刚才的那个面。

白熙惊奇的像个孩子一样,在整个迷幻的色彩星空来回上下,好像没有任何束缚一样,身体很轻,好像躺在一团空气里,但不会坠落的那种感觉。

远远看过去,就好像是在一片海里,里面有许多发光的圆圈,一个女孩在海里尽情畅游。

白熙正玩呢,眼一瞥,就看到一个非常美的海景,海水湛蓝,清澈柔和,还在闪着光。白熙对于这种美丽的画面,毫无抵抗力。

白熙点开一看,就是一个小世界,还有主线,这么看来,就是小说或者漫画世界,那应该挺有趣的,而且帅哥美女也比较多。看了一眼,俗套的总裁文,不过看了世界,跟之前的世界还是有差距的,这个世界是人鱼和总裁相爱。

白熙想进去,却突然想到典籍记载,不能影响到世界的发展。说白了,就是只要不太影响主线,随便找一个快死的年轻女孩,就行了。

要么就用本体,然后苟起来,但是照白熙的性子,也不太现实。所以这个法子,被白熙否定了,万一因为太嚣张,不小心被杀,灵魂还是完整的,身体不就没了?亏大发了。

就算是一个小世界,也还是不小的,死人也就很好找,白熙找了许多,筛选了一个身份清白的女孩,就借尸还魂就成了。玩够了,在走就完了。

毕竟最好是人际关系单一的女孩子,相貌身材,就差不多就行。其实白熙也不知道,自己已经少有人能比得上的,不过白熙没这个自觉,不觉得自己算什么美人。因为白熙知道,原本的自己是什么样子。

也从来不会因为相貌,而做什么荒唐事。

白熙点了女孩的履历,就一阵眩晕,睁开眼已经成功了。还有些不能适应突然的落地,在虚空海里呆太久了。

临末了,白熙才想起来那个地方,叫虚空海。

艾玛,醒了就躺在地板上,真凉啊,凡人的身体就是不经造啊。白熙想着,还是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头却一阵疼,这家伙,走的时候头着地啊。

白熙揉着脑壳,心里嘟囔着却也没说出来,毕竟小姑娘人都走了。

这姑娘也挺可怜的,死就死吧,死了都没人知道,看这墙上的表,离她死都一天多了,竟然没一个人给她打电话。

应该是因为是个孤儿,死了也没人知道,看了看这女孩生平,脾气古怪,性子冷淡,平时也不跟人交际。除了工作,就是宅在家里打游戏。

离开的原因,也是因为熬夜猝死。白熙看着手机上几十条消息,直接照着老板的电话打了过去,辞职了。

可能是因为头疼,顺带着脾气都不怎么好了。电话挂断,就嘀咕着,开了卧室门,看看四周。

租的房子倒还差不多,一室一厅一厨一卫,还凑合,一扭头看见一个人,倒是吓了白熙一跳。

“神君,你怎么会来这里呢,这里是一个完整的世界呀。我是这个世界的本源树,简单来说,就是世界的本源力量。控制世界走向的角色。至于为什么实体是树,也不太清楚。可能不起眼,更容易隐藏身份。”一个男孩,个子不高不低,刚好比白熙高上半个头。

白熙一听放下心来,那就没人看到这个女孩,没气了,又活蹦乱跳起来。如果真看到,吓的都要半死。

本源树自言自语,一直叭叭,跟相貌一点也不符合,应该说,完全不沾边。

白熙也没搭腔,这孩子,这么活泼。不过看那架势,如果自己不说话,这家伙绝对能一直叭叭下去。

“嗯,我知道了。”白熙耐着性子,笑着应了一句。转头就好像没看到他一样。还有正事儿呢,来了一个世界,肯定先要立足脚步,吃喝住行是首要考虑。

白熙看着屋里空荡荡的,连桶泡面都没有,垃圾也没有,应该是丢了垃圾以后,还没来得及做什么,回来不久就猝死了。不然屋里起码会有些吃的。

白熙有些烦躁,啧了一声。面积不大一穷二白,搜索这孩子的记忆,这屋里,她就填了一个电脑,一个人,一个手机,一套床铺。厨房几乎没用过,调料都没有。

又打开冰箱,里面冷冻层,有一包水饺,看日期,一个月前的,应该是刚买不久。

进卧室,又看了衣柜,白熙自顾自打开衣柜,看着一整个衣柜少得可怜的几件衣服。是真没几件衣服,几套夏装。一个外套,两条长裤,两身冬装,搭配好了,挂在衣柜里。

这孩子,虽然不会做饭但是屋里也是井井有条,起码地不脏,窗户也每天开着,看起来,如果好好拾掇拾掇,也是不错的一套小居室。

白熙自顾自的打量,身后稚嫩的男声就没歇过。

“神君,我可是本源树,你想要什么我都能给你,不过需要东西交换。”本源树及时的出声,让白熙更头疼了。

那个声调还高,还活泼,要是本源树都这样,那还真是不会寂寞。自娱自乐都能一辈子。

白熙是不准备靠他的,他能听懂自己的心声也正常,现在是一具凡人身体,他想了解自然就知道了。

白熙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本源树,如果是世界走向的重要控制中心,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显露自己?

“我不过是太无聊了,难得有个人能不用顾忌的交流,太开心了呗,毕竟几万年了,从来没有什么特殊的人到来,别的兄弟姐妹,都多多少少会有问题,偏偏我,终日无聊,在这世界,每日荡悠。”难得的说话有些落寞,声音都小了很多。

白熙本以为这孩子没几岁,毕竟听声音,是断不可能知道这家伙,已经几万岁了的。

这么看来,时间线,每个世界都不是共通的,而且时间流速也不尽相同。

而且听他的说法,是别的世界出现问题,会有外来者。他又说是完整的世界,意思是,不完整的话,就会有外来者。不过不是自己该打听的,白熙还是不想惹是生非的。

应该本源树之间可以互相感应,但是可能也是有限制的,可能是距离,也可能是衍生世界跟主世界,会有关联,小说世界更容易跟漫画世界亲近。

当然这些,也不过是猜测,具体的关联,白熙也不清楚,也不想清楚,毕竟那些东西,知道了也没什么好处,俗语不是没道理的,知道的越多,死的越快。

看来无论是什么东西,都有群体性,都更倾向于共同点比较多的同类。而且无论什么物种,应该都有等级之分,也都有鄙视链。

白熙甩了甩头,当前可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因为世界货币也是普通人民币,倒是挺好,之前去银行扫荡的钱,倒是有了用处,又可以屯一波好吃的了。

白熙记得,之前那时候银行已经没有什么秩序可言,每到一个地方,因为银行里会有一定的金银,所以每次搜刮,都是顺带把钞票也搞走了,就算没用,堆在那里,看着也舒服。所以倒是无心给这个世界省了许多事。

本源树围着白熙左边一句,右边一句。白熙充耳不闻,听到重要的信息,就默默记住。该应得,应上两句。

“你是只有我能看到,还是别人都可以?”白熙还是比较在意这个,不然人家以为白熙对着空气说话。

“我变成人类的模样的话,所有人都可以看到。不过也可以让他们看不到。”说了这么一句,好像说了个废话。

白熙只简单穿了一件白裙子,随便梳下头发,带了一个帽子,就带着本源树出门了。

先去了附近的便利店,又是超市,买了一些想吃的东西,在超市的餐厅区,吃着东西,刷着手机,在上面查找比较好的房子,白熙看中了一个刚建成不久的小区。

本源树跟着也没说话,只是看着白熙,白熙都没注意到本源树眼底一闪而过的亮光。

因为可能年轻人是买房的大头儿,户型,都有灵活的变通。白熙挺中意小区的网上介绍的,就打算吃了饭过去。

又去之前的地方,把本就不多的行李收拾了,除了笔记本值点钱,还真没啥了,也没什么好收拾的,白熙决定自己白跑了一趟,不过没关系,闲着也是闲着。

毕竟钱对白熙来说除了买吃的也没用,不想委屈自己。

然后就去到那个小区,离白熙现在住的地方也不算远,就步行过去了。白熙到售楼部,就看到许多年轻小夫妻在看房,果然还是更吸引年轻人。

白熙直接朝顶楼看,售楼小姐看着白熙两人。笑嘻嘻的就过来了。

“小姐中意什么房子了吗?”白熙也不好扶了面子,“顶楼。面积最大的那个,送天台。”白熙直接说了诉求。

“啊,小姐真有眼光,现在还有一套了,套内面积是160平,挑高五米八,天台是八十平。其实平时天台也不一定用得上。小姐,实际面积可能只有154左右,其实普通户型也不错的。三室两厅一厨两卫,也够用,有老人孩子也不怕,毕竟也一百四十几平方,足够了。顶层的价格要比普通户型,贵上五六千,真的划不来。”

售楼小姐倒也直接,白熙却是没想到的,不过的确不喜欢交际之类的,能安静一点最好。

“不用了,我喜欢清净,带我去看看吧,合适就定下吧。”白熙也有自己的考量。

那个女人看着白熙,只是笑了笑,带着过去了。毕竟如果稍微富裕些,谁都更想买顶楼。女人一听白熙说的话,就差不多估计了白熙的家底。

“好的,那小姐就跟我来。其实也有独栋别墅,不过说实在的,真的买别墅,还不如去郊区买地自己盖,也清净,不过就是交通不方便些。”售楼小姐也很实在。

白熙听着只是笑笑,如果保持这份初心,这售楼小姐肯定能过的不错。

“小姐,方便告诉我,您的名字吗?我来做一个登记。我是方桦。有什么后续的问题都可以联系我,我会帮您反应上去。”售楼小姐递给白熙一张名片。

白熙接过“苏淮。我叫苏淮。”继续跟着方桦便后面的小区里去了。

是原身,叫苏淮,白熙就顺口出来了。

去看了房,看起来很宽敞,因为是顶楼,屋子里就有楼梯上天台,白熙看了以后,还是觉得挺不错的,可以搞一个复式loft公寓,挑高也足够。

直接定下了,全款买了以后,签了合同。至于钱,白熙有是有,不过还是可以用来买更值当的东西。

就本源树出钱,白熙又让本源树找的最好的装修团队,装修成自己想要的那种风格,天台一半遮起来,一半露出来,当天就拿到钥匙开始动工,白熙也不会验房,只听本源树说没问题,就放心签了字。

就算有问题,还有装修团队,不怕呗。只是要辛苦他们些了。

等白熙回到出租屋,已经下午五点,就施了一个清尘术,坐在床上,打开电脑,开始看电视剧,可是很久都没有看电视了,所以一看就看入迷,白熙晚饭都没吃。

打开电视找了一个韩剧,就看了起来。不知不觉就到了晚上。屋子里也渐渐黑了下来。

白熙还没有铺的盖的,不想用空间里的,就又拿到本源树派人送来一套,也不用很好,舒服就行,毕竟到时候,拎包入住,就连被子毛巾都准备好了。本源树看到屋里的盆栽,直接欢欢喜喜挤进去了。

美滋滋的那个脸,白熙还记忆犹新。

白熙简单收拾了一下,铺了床,就准备出门吃饭,找了一个汉堡店,吃了炸鸡,又去了小吃街,找了个摊位,买了几样吃的,少不了代表性的臭豆腐,冰粉,麻辣烫,烤串,炸串,肉夹馍,奶茶,各种粉面,每样吃一个,吃完也就差不多饱了。

没有急着回去,在夜晚的街道上散步,沿着海边,吹着小风。霓虹璀璨,路灯昏黄,因为河边不远就是小吃街,人声鼎沸,倒是也不寂寞。逛了一会儿,消消食儿,就回了出租屋。

因为装修团队靠谱,而且自己不出钱,白熙就也放心。很快三个月过去,白熙就每天赶海,一日三餐点外卖。

不过都是高级餐厅的美食,都是极不错的,白熙也不想麻烦,更何况,白熙也不会做饭。

白熙正在睡觉,一阵手机铃声,吵醒了起床气严重的白熙。“喂,谁啊,大清早,不让人睡了?”白熙颇不客气的怼了那人一顿。

那边的人,还没来得及说话,被白熙一通数落,但是对方没有生气,愣了几秒立马反应过来,白熙听到有些耳熟的声音,才想起来对方是谁。

“哦,不好意思,我是方桦,苏淮小姐,您的房子已经装修好了,装修队让我给您带个话。冒昧的问一句,苏小姐什么时候有空,可以来看看,顺便拿保管在我们这里的备用钥匙。啊,对了,苏小姐打算什么时候搬家,我可以找人去帮您搬家。”

白熙立马清醒,凑合了几个月,总算装修好了。本源树一听也变成人形,看起来明显长大了几岁的样子。

白熙赶紧回话,“不用了,我自己过去,你在售楼部吗?给我准备一份早餐。我十分钟内赶到。”那边同意了,白熙这边接着就挂了电话。

因为白熙想要什么,也不是没有代价的,需要给本源树灵泉水作为交换。几个月里,这家伙也吞了不少。不过对于白熙来说,不过是沙漠里的一粒沙差不多的损失。

“前几天不是买了车,让司机开过来呗。”白熙揉了揉有些疲惫的眼睛。

本源树屁颠儿屁颠儿去了,白熙也没什么好收拾的,几个月里一直在凑合,也没什么可以带走的。笔记本也被白熙卖了,旧手机也卖了,换了个新的。

穿了一件几个月里,唯一买的一身长裙。毕竟除了这一身,其他的都是苏淮的。

说起来也巧,白熙一周前换的手机,就突发奇想,想搞一辆车,本源树当天下午直接搞来一辆价值不菲的商务车,还配备了司机。白熙也就没客气,收下了。又给房东打电话,说退租,因为房租的确也快到期了。

房东利落的退了押金。好像时间就赶的刚刚好,租的房子也到期了,刚搞得车子,换的新手机。

白熙也没时间想,铺盖衣服也没要,还原封未动,毕竟是苏淮的东西,权当自己给房东找麻烦了。

白熙下楼坐上车,本源树已经在副驾了。“走吧。”嘴上冷静的很,心里却激动非常。

毕竟之前的房子其实算是白父的,后来末世来了,也是秘书出钱。后来的四合院,也是几个老东西出力。这算是白熙靠自己,得来的第一栋房子。

虽然还是靠本源树,不过只有白熙自己,就当作自己的了。

从电话挂断,到白熙下车,也不过七八分钟,因为距离实在不算太远。

果然方桦在售楼部门口等着,正是深秋,一身干练的职业装,玲珑有致的身材,脸蛋也是不错的,白熙上下打量一番,接过白桦手中的咖啡,还有西点。

“怎么样,十分钟不到。”白熙有些得意。方桦自然看到白熙的车了,只是笑了笑。

“嗯,走吧。我带你去看看,顺便带你去办房产证之类的证件。”方桦几个月没见,也成熟了不少。

其实是之前白熙说不懂那些,就拜托方桦了。“好,走吧。”方桦带着白熙到社区派出所,身份证,户口簿,还有这些文件,复印件,本源树都准备好的。

白熙也从来不好奇为什么本源树懂那么多,毕竟他闲着没事儿,学习这些,也不足为奇。

大早上的人少,很快就办好了,又去不同的地方,办了应该办理的东西,就拿到房产证了。

白熙把房产证递给本源树,就跟方桦聊天。几个月里两人也没少发消息。都是白熙无聊,找方桦,方桦也耐心的解释。

“你还刚毕业,就准备一辈子做销售?”白熙倒不是有歧视,只是刚好熟悉,就了解一下,毕竟这里也没什么朋友,认识一个两个,还是可以的。

三人并排走在小区的鹅卵石铺的小道上,车已经停在赠送的车位上了,因为顶楼,赠车位。地下车库总共三层,白熙的车位在负一层,而且还专门有保安看着,不让别人占了,就很贴心,果然有特权就是舒服。

白熙手指上挂着钥匙,口袋里一个车钥匙,看起来就像一个嚣张的富家小姐。

因为装修队给换了一个语音指纹识别的智能门锁,还有防盗系统,其实钥匙也就没电的时候用。

“暂时没别的想法,毕竟也没攒很多钱,这个职业,虽然累些,挣得多,而且管吃,虽然不管住宿,也有补助金,还是不错的。”方桦倒也没隐瞒。

因为在方桦眼里,苏淮,就是一个单纯跋扈,又让人恨不起来的小女生,没必要隐瞒什么。

“你之前不是说租的房子快到期了吗?现在找新房子了吗?还有啊,我看这房子,大多都已经安装窗户,有的空调都装上了,应该也没几套了,这售楼部,很快应该就变成小区服务站了,你怎么办?卖出一套,全款提成少,搞房贷的,提成是多些,但是也是一个月一个月的,你要真想攒钱,还是要换个门路滴。”白熙其实也就是随口一说。

方桦看着悠闲自在的白熙,叹了口气。方桦知道白熙并没有什么炫富的意思,但是白熙举手投足,一言一行,大家闺秀的气质,都盖不住,而且也把自己当朋友看,就算自己普普通通,可能还有些不尽人意,她也没有一点介意,这种女孩子,可能真的不懂人间疾苦。方桦看着她单纯的样子,也不想让她懂,应该说,会不舍得。

“你不用担心我,我还有些积蓄,应该能撑一段时间,在找到工作。”方桦也不想表露自己的难堪。

“这样啊,哎,是不是到了,A栋,走啊走啊,陪我去看看,反正也没事儿。”白熙知道方桦什么意思,也没接着说,顺着就带她一起去看看。

“行,最近半个月也没单子,走吧。”方桦长舒一口气,笑着说。但是这笑里,白熙只感觉到满满的无奈辛酸。

白熙拉着方桦的袖子,上了电梯。本源树被忽略也没什么反应,只是沉默的跟着两人。

很快就到了顶层,52层,白熙才隔了三个月没来,小区一层的商业房,已经全部售空。大多数都开业了。

白熙所在的A栋,一层是一个大型国际连锁超市,二层也是超市,三层四层,是餐厅,影院,四层中间是贯通的,还挺不错的。

五六七八,四层是高级洗浴按摩会员制的会所,16、17、18层,是美容养生会所。48层是一家私人高档餐厅,也是会员制。

一栋楼,两台电梯。每台电梯上都是广告,公共楼层不需要电梯卡,但是其他楼层需要,因为为了住户的隐私,还有入住体验,也是安全考虑。

9到十六层,是一个星级酒店,整个小区,看起来,就像一条商业街,怪不得广告就是打造高档社区,服务一体化,这一栋楼,总共也不过五十二层。

整个小区ABCDEFGHIJKL十二栋楼,每栋楼,都有不同的设施服务,就像旁边的k栋,一到三层,是健身房,k栋一整栋,还是住户比较多。也有一家钢琴培训机构。也是白熙后来才知道的。

因为白熙刚入住,第二天早上准时早上九点就有舒缓的琴声,白熙每天都是听着钢琴起床,看着星空入睡,自然是后话了。

白熙刷了电梯卡,很快就到了顶层,白熙才发现,顶层的面积,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小。

有一个室内的休闲区域。整个顶楼,只有一户人家。怪不得一平米,要比下面一层贵上将近一万。

“我其实一开始就告诉你了,不过你没注意听。”方桦看着白熙有些疑惑又惊喜的表情,有些隐隐的开心。

“当时这里是毛胚,应该是装修队搞得。”方桦看着窗明几净的门口,都有些意外。

白熙虽然看过设计图,也知道面积不小,但是实际装修起来,跟看图完全不一样。

白熙看着大大的透明墙,特意内推了八米,留了一个阳台,阳台有一米八的透明钢化玻璃作栏杆,嵌在墙里,三面都有窗帘,靠里的一面墙,是上下层的,也有帘子。可以拉上,独享自己的时光。而且窗帘还是有一定隔音效果的,遮光也杠杠的。

阳台上的客厅里一排沙发,一张桌子,一个冰箱,还有投影仪,地面是瓷砖。

分成两层上面还有一个小阁楼,该有的都不少。两个卧室,一个卫生间。一层有厨房,办公用的房间,还有一个卫生间。卫生间都是遮蔽起来的,不过墙上都画着立体的画。两个卧室也可以用帘遮起来。

阳台顶部还有外沿的电动收缩透明墙面,下雨可以合起来,以防漏雨,因为都是玻璃,看起来没有那么憋屈,二层的地面是木材,一排栏杆。还可以看到两面水泥墙上的三角铁架稳定。空调外机挂在本来盖楼就提前准备的平台上。倒是不用发愁。

一个阳台也不过八十平。中间,还有一百三十五平的空间,五米宽的过道。

阳台两边,还有两个区域。一个晾衣区,一个娱乐区,也是内推,不过就是开阔的栏杆,推拉门代替墙壁,推拉门拉上谁也不知道外面是一个晾衣区,一个休闲区。分别六十平。也都分成上下两层,不过每层都有栏杆,开放式的。

总不能密闭起来,还是要空气流通的,因为晾衣区上面是空的,白熙可以自行安排,休闲区,一层是客厅差不多的布局,二层也是空的。

白熙看到都惊呆了,这不等于一套的钱买了四套房子,外加一个室内小居室?电梯周围留了足够的空间,不过没有安全通道的门,安全通道门在天台。

中间的空间因为也还可以,最上面是两圈无主灯。无论从哪个电梯出来都看不到对面的电梯,因为两个电梯是对着的,装修队就放了几个象征性的的植株。几个长的靠背凳子。白熙不喜欢,肯定是要丢进空间的。

中间的空间,就是一些基础的东西。装修队没有下什么功夫,只是基础的油漆,地板铺好的。

总体也就是大开阔的状态,没有划分区域,这是说的好听,说白了,就是空的。

阳台内挖的,本来四四方方的格局,中间就变成长方形的一个过道。

另外一边,12.8*12.5的空间,装修队是用心了的。天台的可利用空间只有八十米,正对着那个空的区域上面,装修队就把楼梯搞在那里。也划分了两层。

一层就是普通的格局,应该是客房,因为只有两个卧室,一个卫生间,一个差不多的客厅。其他的四个房间,就是空的,二层是小型的健身室。一些健身需要的设备。一排沙发,一张桌子,一个冰箱,L型的厨房操作台,饮水机。一台电视,一个卫生间,一个小的房间,用来休息。因为这一片就是普通的格局,所以窗户,采光都有,二层也比较开阔。

上了楼梯,就是天台,从门出去,是一片开放区域,没搞什么花里胡哨的。三十多平的封闭空间,也没什么特别的,还是透明墙,跟客厅布局差不多。(我也不懂房屋方面的东西,随便写的。)

白熙转了一圈,发现水电都通着,冰箱里冷冻层,都是一些肉,冷鲜层,就是各式各样的饮料。浴巾毛巾,非常细微的细节都已经准备的妥妥的。

也没有灰尘,也没有怪味,白熙拿到钥匙的时候其实料到了,钥匙会很多,但是拿手里一看,只有六个大门的钥匙。

也幸亏有本源树,了解白熙的喜好,一切装修,色调,小摆件,都非常完美。

白熙打开最应该看的房子,当着方桦的面设了密码,还有语音。

打开门,果然本来应该惊喜的,因为已经习惯了,就觉得,还不错。就只是还不错。

本源树有些邀功的小眼神,白熙会心一笑。“不错,你找的团队,真不错。”白熙边说,递给本源树一瓶水,里面是掉了包的灵泉水。

本源树开心的接过,大口的灌了进去。

虽然走马观花式的看了大概,不过几分钟的时间,但是真的住起来,体验感好不好真不好说。

方桦看到一切的装修还有心思包括家具,觉得白熙买一套房子的钱,可能只是刚好够装修,看来还是太过低估她了。买房加上装修,可能真够买上普通房子一层了。

因为是三室两厅一厨三卫,还是复式loft公寓。白熙就打算住在楼上,雇一个年轻的保姆,会做饭,清洁之类的,刚好住在隔壁的客房里。

看了一圈也算勉强安定,白熙想着,还是细看了解一下,再去买些必需品,毕竟超市就在脚下。

白熙看着有些愣神的方桦。

“方桦怎么样,我只看过装修图纸,还没看过实际效果,看起来还不错吧。实在不行,你过两天搬来吧,给我出房租怎么样。刚好也能陪陪我,我每天没事儿干,好无聊的,而且人生地不熟的。”白熙拉拢的原因,其实就是觉得刚好遇到了,就拉一把,反正也不费力。

而且本来也就是来度假的,也不用担心很多问题。想做什么就做呗。

“好,那我下个月月初,搬过来。”方桦考虑了半天,还是同意了。

白熙知道她会同意。“好,说定了,还有三天,到时候给我发地址,我去接你,我这几天刚好熟悉一下,也去买点必需品。”白熙说完,方桦点了点头,就离开了。毕竟她还是上班时间,不能停留的太久。

等方桦上了电梯,本源树耐不住性子了。“神君,怎么样,满意吧,我可下了些功夫呢。不过还好,顺利完成了。”求表扬的表情,都快飞到天上了。

“是挺好的,走,陪我去买衣服,我刚才看衣柜里,除了被子毛巾,浴巾,枕头之类的,没有什么衣服。你买单,还是老规矩,五万100ml。”白熙其实都习惯本源树的陪伴了。

不过白熙还是到了过道里把那些植物,凳子,收进了空间。因为白熙实在受不了,五米宽,二十五米长,能搞得东西多了。

风景肯定不行,实在不行,那么高呢,搞一个图书馆。也够放挺多书了,但是白熙不喜欢读书。如果只在这里呆几年,不至于折腾。

倒还不怪装修队,把白熙也给难住了。

转念一想,差什么补什么。白熙瞬间有了思路,什么都全了,差一个娱乐。

但是想象力有限,全部搞成不同风格的开放式的休闲茶吧,还能有些收入。两个电梯口安排两个结账点。还是两层,划分不同区域,总共两层十二个,搞上简单的隔断。一个区域再安排两个1.5米的榻榻米,肯定也是要隔开的,白熙自然把任务交给本源树了。

因为本源树可以读取白熙的想法,而且积极的很,巴不得多搞些贵的,本源树早就一溜烟没影了。

白熙也不急,毕竟要搞好,起码还要一个月时间,沙发都是简单的,两天三天就好了,其实过道有几根承重柱,挨着柱子修二层就简单多了,修成隔间也简单,只在下午六点到早晨十二点开放就行了,本来也就没有光照。

至于温度,简单,空间里有挺多可以稳定温度的晶石,无论冷热都可以恒定舒适的温度。至于灯光,也不怕,一个变压器就够了。

每个房间再预留五六平米,做干湿分离。一个洗漱台,里面一个淋浴,一个浴缸。一个马桶,应该就差不多了,细碎的东西,装修期间在搞也不晚。

白熙打定主意,就和本源树传音,找人安装变压器。然后白熙就下楼买衣服去了,毕竟有人积极响应,能省事,绝对不绕弯。

白熙去了一个比较隐蔽的裁缝那里,定做了一百件旗袍,因为这个苏淮,跟白熙原本的身材也差不多,倒是不麻烦。

跟人商定好了,就付了定金。这还是本源树告诉白熙的,这人表面是个裁缝,实际上,是人鱼族手最巧的小人鱼,不过因为是男性,就算织出来的神女布质量上乘,也没有被族人赏识,反而被驱逐到陆地上,因为不会说话,只能靠着修补衣服,维持生活。

人鱼擅长织造神女布,织造出来的布,就好像有生命一样,而且的确也有特别的用途,如果织造的人,在织布制衣的时候,注入灵力,就会有特别的效果。有的是诅咒,有的是祝福。

白熙都想收入麾下,毕竟白熙还是挺喜欢漂亮衣服的。

“我这一百件旗袍,要多少钱?”白熙带着灵力跟那个小家伙交流,小家伙感觉到充沛的灵力滋养,瞬间就有精神了,因为感觉眼前的人,也没有恶意,小裁缝难得的露出笑容。用手比划了个一。

“一万?”白熙问了一声。小裁缝点了点头。有些害怕这个人类走,但是也不能让步。小裁缝还是挺有原则的。

白熙倒是意外,毕竟就一件普通绣工的旗袍,手工做的,都要几百了。

“小东西,实在不行,你跟我回去吧,在我家给我做衣服,我也给不了你别的,能让你吃饱穿暖,不受委屈就是。”白熙有了主意自然要实践的。

小裁缝听了连连点头,白熙看着小东西凹陷的脸颊,应该是吃了不少苦,看起来是干净利索,却总是没精神。

水离一听这个人类没有说谎,而且身上有很浓郁的灵气,自然是万分乐意的。

白熙也没想到这么轻松,人鱼族可以分辨人是否在说谎。当然,也是世界设定缘故,真实有没有人鱼都还是未解之谜,小说世界,存在即合理就是。

白熙看着小东西就带了一把梭子,还有一把普通的刀子,还有一卷的线,上面一圈密密麻麻,全是针。就准备离开,抬头看了看铺子。

其实也算不上铺子,就是一个别人丢弃不要的三轮车,搭了一个棚。的确也没别的东西。

白熙却看到了一个生锈的铁盒子,上面有隐隐约约粉色的雾气,就上前打开,里面满满一盒子的粉色珍珠,各个圆润饱满,迎着光,光泽感也很独特。

应该是这小家伙的眼泪,白熙随手扔进手提包里,其实已经放进空间了。

“走吧,跟我回家,回家再做。”白熙说完,走在前面,后面的水离一听到家,湿了眼眶,又要哭了。

“别哭,以后有我在,谁也不敢在欺负你,眼泪收回去,人鱼的眼泪,很珍贵,不能随便流。”白熙没有回头,也没有说话,用神识跟人鱼沟通。

水离一愣,想起来这句话,自己的父亲也说过瞬间止住了眼泪。眼里都是坚定。

水离才意识到,这个人,不是普通人,能用神识跟自己交流,起码也已经洞虚境界了。

眼里满满都是崇拜,屁颠儿跟着白熙离开了。到底是单纯,转眼就开心起来了。

“你叫什么名字,小东西。”白熙总不能一直叫他小东西吧。

“水离,离国的海水。”两人上了车,白熙让司机发动车子以后问的,倒也听话,乖巧的说了名字。

“好,我是苏淮。”白熙不打算用真名,以后其他的世界,也是不会用真名的。

水离也没说话,毕竟水离来陆地也有半年了,从来没有坐过车,第一次坐车,难免惶恐。

“不用怕有我在。”白熙神识安慰着水离,一想他是人鱼,那直接放进灵泉里好了。

白熙让司机快点,一脚油门,已经六十码了,不能再快了。

不过也没多远了,到了以后,白熙就带着水离,上了电梯。等两人进屋,本源树已经回去了。

“你还真带来了?我以为神君你开玩笑呢。”本源树只是打量了一眼,就不再理睬。似乎有些吃醋。

“嗯,安排的怎么样?”白熙直接顺着手腕把手指搭在本源树身上。泉水直接浇在本源树肩膀上。

水都直接消失了,白熙输了也不知道多少,才停下。直接把水离丢进空间的那片海里了,里面没有生物,倒是有不少宝物,不过白熙也没精力去捞。

水离本来正好奇呢,怎么水滴在身上就不见了,就一阵白光,掉进一个久违的怀抱里。

水离还有一瞬间的恍惚,等到反应过来以后,开心的直拍鱼尾。

白熙看着空间里高兴的水离,也没多说什么只提醒了两句。“水离,这是我的随身空间你在里面很安全,灵气也充裕,你就好好修养几天,再做衣服也不迟。”

水离听到熟悉的声音,彻底安心,整个身体跃出海面,重重的落回海里,水离在接触到水的一瞬间,就已经变成鱼尾了,鳞片是漂亮的蓝色,而且一瞬间,就变成一个朗朗少年的模样,丝毫没有那副消沉的样子。可能是因为灵气的缘故。

白熙才想起来,特殊的光泽,就是蓝色。也不担心没有吃的怎么样,人鱼也是依靠灵气修炼,不吃东西也没事。

本源树一看鱼没了,脸肉眼可见的晴朗了。

“我都安排好了,变压器也安装了,下午装修队伍就过来。中午吃什么?我给你点啊。”本源树又勾搭着白熙花钱。

“你不用这样的,你想喝多少有多少,不用非要跟我交易。”白熙其实觉得没所谓。

“这是法则,我不能白要你的东西,同样的,你也不能白白得到一些东西。”本源树神秘兮兮的说了这么一通,白熙也不想明白,胡乱点了头。

“我中午就不吃了,还缺一点东西,我去买。”诺大一个房子,没有一个零食,白熙怎么可能受得了。

本源树也知道白熙的脾性,还没等白熙下楼,电梯就上来了。里面两个穿着制服,带着帽子的人,把电梯上,半人高,一米长宽装满零食的推车放下,就乘坐电梯离开了。

白熙注意到,两个人都被控制了。扭头看向本源树,他却一脸理所当然的模样。不过的确,本源树,就是这个世界的老大,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他却没有,想来也是良善的。

“我们本源树,没有一个良善之辈,哪一个都是千年万年的,一日又一日的生活,被困在这里,再新鲜,再发展,也不会有丝毫的新奇了。”本源树突然的这么一句,白熙心情有些复杂。

“你能离开吗?你要是能离开,我可以带你离开。”白熙也只是随便一说,本源树却心情不错。

“能,这个世界出差子,才有可能离开。”白熙觉得他在说废话。

两人正逗嘴的时候,后面的电梯也推着推车走进两人,不过把东西搬了出去,推着空的推车下去了。接着另外一部又上来,来来回回十几趟,才彻底停下。

白熙也正好不用出门,把东西搬进休闲区的二楼。就进屋了。

三天很快,当时两人争论的时候,装修队就来了。看起来,跟本源树很熟,几人开始干活,很快就盖好了一层。一层是封闭式的,二层是开放式。

三天里,白熙也没闲着,各处都施了一遍清尘术,又把当时送上来的物资,归纳起来,填满冰箱,冰柜,屋里各处的柜子还真不少打开一看,里面都有不同的惊喜,应该是本源树准备的。

白熙才想起来方桦的事,到了早上九点,被钢琴声吵醒,因为白熙几天里,为了监工方便,一直住在阳台上。白熙住在二楼,就没有合起来,每日也能呼吸新鲜空气。

“方桦,定位发给我,你东西多吗?多的话,我多开一辆车。”白熙跟方桦联系了以后,就放下手机,洗漱一下。

因为三天过去,空间里就过去十八天了。水离已经做好六件了,不过都是单纯的只有花纹没有刺绣的旗袍。花纹也是织布的时候就织进去的,水离的手很巧,也很快。

同样的布料,就做了六种样式,还没做完。厚的,薄的,长的,短的,开叉的,紧身包裹的。

白熙选了一个稍长,也厚些,穿在身上,衬托身材,也保暖。外面裹了一个编织紧密的围巾,粉色的很衬肤色,是兔毛编造。还有细小的绒毛贴在皮肤上看起来的确是不错的。

头发因为太长,刚来这个世界,就去烫了大波浪。毕竟原身苏淮的头发,的确不短,散下来,都隐隐到大腿。

白熙收拾完毕,看到方桦的消息“我东西不多,就几件衣服,一双鞋子。地址发你了,有点远,就麻烦你了。”

白熙倒也觉得没什么,毕竟这原身苏淮,也不是什么大户人家。

“好,等我半个小时,记得给我准备早餐哦。”白熙回了消息,拉着本源树就下楼了,施工队就随他们。

白熙接到方桦以后,在车上没怎么说话,因为白熙在考虑一些细碎的东西,洗发乳沐浴露洗手液香皂,牙刷牙膏,之类的,可以定制,白熙就找了一个做洗护用品不错的品牌,准备长期合作。毛巾浴巾,被子之类的,也是找了一个大牌家纺。

床垫也都是不错的品质,因为是榻榻米倒是省了床的费用。

白熙就在三十分钟完成了商谈,剩余的就是施工队装修团队的工作了,因为单间也更容易施工,装修起来也快,应该两个月之内就能完工。

两个月里,要做的事,还有很多。宣传,还有关于这个世界的很多东西。

白熙本来不准备跟女主打交道,但是看起来,女主跟方桦,还有些恩怨。

方桦是男主高中的初恋情人,女主也是跟方桦比较相似的长相,本来方桦也就是一个一闪而过的角色,不过白熙记得剧情里,方桦最后却没有什么好结局,女主从中作梗,让方桦死在一场车祸里,尸骨无存。

白熙本来都不打算跟女主接触,毕竟看起来脑残剧情,还是不要掺和的好。

不过都是后话了,男女主相遇,起码还有半年。按照剧情看,是第二年夏天。

还有足够的时间强大起来,毕竟白熙不可能一直呆在这里,只有让方桦强大了,才能防止女主的伤害。女人的嫉妒心,真可怕啊。

“苏淮,你在干嘛?”方桦看着手指飞速在电脑上操作的白熙,有些莫名的害怕。

“我在跟其他品牌方联系,房子中间的空地也没什么,不如做一个可以盈利的东西,就做一个不需要什么大型改造的小型的胶囊旅馆。用户就面向工薪族的年轻人。”白熙简短的说明了情况。

“也可以帮他们宣传品牌,到时候在几个隔断的走廊里放上饮料机,零食柜,天台可以让他们搞烧烤,之类的。顺带也能做冷鲜生意,充分利用,然后让利益最大化。也搞成会员制,就挺不错的。”白熙只是随意说了一部分的构思。

毕竟还有两个月时间,可以做的细节部分还是很多的。而且白熙也不缺钱,有本源树一个移动钱包在,不怕会有什么问题。

几人很快到了顶楼,本来已经干净的过道,已经因为施工,搞得面目全非。

不过看已经有了大概雏形的结构,施工队还是很有水平的。白熙跟人打了招呼,就开了阳台的门,带着两人进去了。

“暂时都先住这里,他去隔壁住,你不用理他。”白熙打开电视,拉了一层纱,可以稍微遮点光。然后拿着新搞得笔记本,敲定细节。

“不行的话,你就给我工作吧,我记得你专业学的是管理,就帮我管理这个鸟居吧。当做房租了,每个月底拿百分之十的营业额。成本算我的。至于房间价格,到时候,根据装修风格,还有舒适度来决定,可以找两个试睡员测试一下。其他的细节我都安排好了,只是可能会累一点,晚上六点营业,中午十二点歇业。怎么样?”白熙也不想亲自亲为,刚好方桦就是专业的,可以管理,抵了房租,还拿分成,方桦是不会拒绝的。

方桦都有些意外,没想到苏淮还是个有商业头脑的,都已经不差钱了,还要利益最大化,也不愧她有钱。方桦想了想,这是苏淮在给自己台阶下。

也把自己当朋友看待了,方桦想到这里,点了点头,心里满满都是白熙的好。

“去收拾收拾吧,往后这里,就是你的宿舍,你都了解大概的布局了,晾衣区我又买了六台洗衣机,原本的两台,一台你的,一台我的,两台用来清洁床单被罩之类的,其他的就是客人用的。洗衣服用的各种产品,也都准备好了,在栏杆那一排柜子里,也划分了区域,就是衣架之类的还没买,不说我都忘了。我也在各处都安装了摄像头,以防出什么事,一个月后,就正式运营,宣传就靠你了,我还有其他的安排。时间比较紧。辛苦你了。”白熙简单的说完以后,就出门了,也是为了给方桦一个时间适应。

其实出门也没什么大事,不过还是带着本源树下楼了。

漱口杯,茶壶,拖鞋,衣架,烧烤架,空心碳,烧烤需要用到的各种用具,冷鲜柜,生鲜,白熙都从本源树那里,问到了质量好的货源,一个上午安排好了所有的细节敲定,也都商议妥帖。

零食饮料,展示柜,也都讨论完毕,已经开始送货。毕竟该安排的还挺多的,虽然本源树可以直接把各种材料运送上楼,但是需要安装,连接的线路,也都挺多的。

也幸亏施工队装修队人够用,倒是磕磕绊绊,十天盖好,十天装修,就那段时间,每天阳台那面三个区域的门都大开,通风散味。

剩余的十天,监控启用接上系统,细节部分也都差不多了,便签,指引,警示语,也都贴好了。方桦也给力了,宣传做的很不错。一整个小区的人,也都有不少人上门参观,方桦就领着参观介绍,毕竟小区里,顶楼也就只有十二户。其他普通住户还是比较多的。

白熙就制订了一些详细的服务,然后手写了一份说明还有介绍,也被方桦挂在宣传页上。然后每一处都细心检查,就用了三四天,也就差不多开业了。

白熙也让方桦写了一份,白熙拿去打印,然后裱起来,在每个房间合适的位置放上,不影响美观,还一眼就能注意到。

方桦才发现,白熙的艺术敏锐度非常高,因为整个布局,都是白熙安排的,大到台阶窗户,小到水龙头茶杯,就连热水壶,还有榻榻米,十二个房间样样不同,还都给起了非常合适的名字。

白熙还跟各个品牌长期合作,然后售卖不同的产品,可以给客户送货上门的那种,小到茶杯大到家具,还真是不错的营业模式。

方桦也没有搞传单,就是网络营销,倒是节省了成本,还加大了名气,所有的介绍都写的清清楚楚,而且因为只能网上预订,就会少许多麻烦,比如一些人的恶意找茬。

白熙去配了四个电梯卡,招了四个人都负责接客人,其中两个负责处理客人的需求,记账。两个人负责结账,一个月一万。

也招了四个服务员,管住不管吃,毕竟没人会做饭,服务员两男两女,女生负责清洗床单之类的用品,还有补料。

男生就负责搬运东西,都要年轻人,工资一个月一万,管住不管吃。毕竟活也累,不过福利也不错,一天工作时间九小时,两班倒。

没有休假,有事就让人接替她,然后再补上,也可以自行交换班制,就可以少很多麻烦。

白熙在开始就开始招聘了,也是很快就招聘到了合适的人选,都是普通人,但是都是踏实能干的,相貌也不错,而且他们急需钱,也没有住处,都是刚到这个市里的人。

因为说好的是有接送服务,所以白熙准备四辆普通的轿车,招了四个司机,每人一个月10000。毕竟工作量不算大,只需要下午六点以后去接送客人,不是一直都很忙。

方桦一个月里没有收入,但是还有些存款,只吃饭花费不了多少。白熙因为招到合适的员工很省心。

十二个员工,六个女生住在天台下面的两个客卧,洗澡上厕所可以在里面的两个卫生间。楼上的区域,白熙锁起来了。六个男生住在晾衣区上面的区域,白熙做的隔断,也安排了三个卧室,六人上厕所洗澡,可以在晾衣区的两个卫生间里进行。上面有客人不能入内的标识。

客人要上厕所,就在自己的房间,要么就在天台。每个房间也都有呼叫装置,也是很方便。白熙做好了一切能想到的准备。

十二个人培训了一周,几人本来也都有工作经验,方桦没怎么费心。

也为了不打扰楼下的用户,十二个房间,都用了隔音材料,地板也安装了隔音的板材。(我也不懂,不一定符合逻辑,凑合着看,哈哈哈。)

很快就到了营业当天,一周前的下午两点开启预订通道,最早可以提前一周预订。一周前就有客人开始预订,一周的房间都订满了。

毕竟对于一个经济发达的城市来说,同样的条件,其他地方起码要1288起步,而且也没有那么多服务。白熙把价格订在999,自然是吸引人的。其实也有一部分原因是特殊地理位置的缘故。

对外也解释清楚,因为空间有限,房间有限,价格就没特别贵。白熙计算过,加上所有的成本,起码一个月净利润,打底都有二十万,因为还有其他营收。算起来,十年,就把整一套房子回本了。

如果只有自己住,别说十年,二十年也不一定回本。自己又不会老,来度假十年,还白白一套顶层海景房,这不是稳赚不赔?

预订客户,可以和前台打电话,就会有人下去接应。天渐渐黑了,前台的电话,第一次响铃,白熙心里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白熙坐在走廊里的沙发上,四人下去领客人去了,已经来了几位。其他四个人,倒是也没出来,白熙也没有特别规范化,毕竟都是一起挣钱的,没必要搞那一套,只是六点到第二天十二点,人要在这里,不忙了也可以进屋休息。其余时间自由支配,至于吃饭,有两顿饭,两个小时的休息时间,可以自由支配。

白熙觉得已经不错了,看着陆陆续续进来的人,有小情侣,有年轻夫妻,也有一个人来的,做了登记,都去了各自的房间里。

没一会儿有人出来,在售货机买东西,也有人去问前台,烧烤在哪里,白熙也来了兴致?毕竟忙了一个月,都没正经吃顿饭,方桦在休闲区喝茶,休息。

白熙看着那一对小情侣,“跟我走吧,在天台。”白熙带着两人上了天台。一楼已经改造成一个小型生鲜超市,二楼就是有一片空地,专门放烧烤用品的地方,用墙隔开,里面是私人空间。

“就是我们有那个用户导读,有什么话我也都想说在前面,就是烧烤炉,还有炭火,是我们鸟居免费负责,但是食物,还有调料,之类的,我们是需要收费的,当然,也可以自带,零食柜,饮料柜也是有的,生鲜都在一楼。”白熙笑着对两人说,接着又补了一句。

因为一个员工服务三个房间,那个员工看白熙在,就只是跟着没有说话。

“因为我们也没有厨师,需要你们自己动手生火。烧烤可以在天台,有大概四十平方,还有一个开放的休闲区可以休息,也有观测工具,可以看星星,望远镜是调试好的。不过也要小心使用,因为坏的话,如果维修师傅修不好,我们是要向你们索要赔偿的。”白熙的话,两人自然都清楚,毕竟方桦的宣传也不是白做的。

“我们清楚的,不过还是谢谢你能告诉我们。”两人也有礼貌的回复。

白熙就带着他们上了顶楼,那个员工看老板这么直接,也抓了一把汗,不过看客人正常的表情,松了口气,跟了上去。

“哇,好漂亮啊,这个小房间,今天的星星也好美。”那个女生开口,拉着身边的男生都快蹦起来了。

“请自便。”白熙看着旁边眼观鼻鼻观心的小员工,倒挺懂事儿。

白熙看着星空,的确很美,小区在海边,A栋正好建在最边缘,下楼以后,拿着小区的通行证,就可以去那片海滩玩上一次。

白熙的客人自然也可以,不过少有大晚上,十月份,有人愿意吹着冷风去玩海,一般都是白天。

“明天可以去海滩玩上半天,记得前台给你们的那个手绘的小插画吗?是我们鸟居的独有产物,不过只能用一次,只能今天晚上六点到明天中午十儿点之前用。上面写的有使用时间,虽然只有十二个图案,但是上面的日期,每一天都有独特的记号。如果不方便,也可以不去,留作纪念,凑够十二张不同的插画,我们鸟居,会有神秘礼品赠送。”这小员工,说的非常及时嘛。

这是个隐藏福利,网上没有介绍的。也是留住客户的一种办法。

白熙点了点头,孺子可教也。然后随手打开冰箱,拿了一瓶可乐。打开拉环,喝了一口。

真舒服啊,白熙长舒一口气,看着天上,一闪一闪的星星,因为是晴天的缘故,星星很亮,密密麻麻的,你推我挤,好不热闹。

两人看着随意拿取的白熙,才反应过来,她是鸟居的幕后老板。

因为网上一直有股风,在猜测是哪个富豪买了顶楼海景房,还改造成酒店的。两人也是因为好奇才来的,结果来了以后,就发现是个身材长相极好的同龄人,为人也豪爽直率,两人自然是惊讶之余,又带着一脸了然,也只有她能想出来这样的挣钱方式。

两人搬了烧烤炉一箱炭,又叫了两个朋友,的确,鸟居网上预订的信息,就是显示可以入住四人。白熙没说什么。

起身带着两人到一楼的生鲜超市,“要储值吗?没什么可以送的,但是以后你们来住,消费八折,房价八折,住满三十天,送一对枕头,一床被子,都是鸟居同款。也有其他礼品,看你们想要什么,跟礼品等值的东西,都可以。当然了,也要看我们又没有。”白熙若无其事的说着危急鸟居的言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