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渡劫

  • 神君驾到
  • 郭三天
  • 10481字
  • 2022-04-04 19:22:38

然后吃了卉做的早饭,告诉他们计划,就准备出发了。他们几个的异能都没怎么升级,趁着这次,去北方凑个热闹,顺便收集物资。他们也可以升级异能。

他们也没什么意见,因为跟白熙一起行动,运气总是很好,他们本身实力虽然也很厉害,但是既然有那个运气,不占白不占。

还是上次的规矩,不过这次,只带五个人,他们七个都呆在家里,给看家。

因为可以用意念跟人交流了,也是新学的技能。就和几棵树交代了些事,重要还是让他们替我看房子,回来给他们浇水。

就这样开着房车出发了,因为温度太高,让闵安用水系异能不停冲轮胎,倒也没事,也算锻炼他的异能了。

白熙前几天看的一本书,学会了保护罩类似的法术,就把车罩了一层保护罩。

防身术嘛,用来罩着车,省的因为温度过高爆胎。一路上畅通无阻,从开始走白熙就看着哪里有超市,哪里有金店,哪里有卖玉的地方,哪里有工厂,造车厂,标注好。

然后由近到远,一点一点收集,他们下车锻炼,我去店里搜刮,全盘皆收,金银也都收走了。然后收一堆,就把有空间的吸收了,一路上没有停顿,不管是繁华地带,还是稍微落后一点的小县城,小镇,全部一个不留。

只要是金银珠宝,全部拿走,小区里也不放过,玉器也还可以。可能是因为有人带过,滋润着玉,就品质都挺好的。还有意外收获,古董字画什么的也都搜走了,不过吃的喝的都在留着,如果感知一下没有人了,就彻底放开,什么都拿走,有用的都拿走。

走了一个月,也算是勉勉强强两个省,有人的就直接搜刮玉器古董,金银珠宝,就走了,大部分地方还是有人的,小镇上可能没什么人,而且好像能感知到哪里有好东西,不用浪费时间,直接就找到了就撤,也不算很慢了,觉得差不多了,就往北方去。

一路上正好有时间好好吸收一下空间。当时看的时候,直接把有的没有的都拿了,没有的可以回去铺床,做枕头都行。拿到空间里泉水滋润,铺到空间床上,做冰床。

去京都的路上应该还要七八天,路上还要休整。

他们这一路上也收集不少晶核,要轮换着吸收。白熙睡在二楼,他们几个有在一楼会客厅睡得,也有在一楼后面的双人床睡的。一楼会客厅上面还有一个双人床,驾驶舱也有两排座位,第二排座位可以睡觉。六个人肯定能睡下了。

白熙就进空间吸收小空间,他们就也不睡觉,吸收晶核,他们不开车了都在三楼,坐着吸收晶核。白熙就在二楼房间里,因为空间里八天抵外面一天。

白熙在空间里可能连着吸收两天,再睡两天,在吸收,再睡,两轮过去,外面才一天,所以也很快就把搜刮的东西消化掉了,空间也肉眼可见的干净了许多,而且白熙抽了一天时间彻底了解空间,才发现那些白雾都是灵力,几乎要实质化了,可想而知,有多浓厚。

而且因为比较纯净的原因,可以直接消化吸收,几天里空间在不停更新,白熙也在不停吸收灵力,突破了两个小境界了。看白熙目前的状态,应该已经大乘圆满了。(至于境界就是很多小说的俗套等级啦。)应该很快就能化神了。

就这么随意的话,白熙觉得在努力,应该很快就可以成仙了,然后仙君,然后神君。(筑基,开光,融合,心动,金丹,元婴,出窍,分神,合体,洞虚,大乘,渡劫,渡了劫就是仙了。虚仙,金仙,玄仙,大至,大乙,大罗,仙王,仙尊,仙帝,仙君在以后就是神了。神人,神王,神尊,神君。还是说一下吧,我的有些可能跟别人不太一样哈。)

白熙也知道,空间到底有多大了,山外山,还有一个湖泊,四周都是雪山,一整个空间,好像一年四季,各种地形,各种植物,就是一方世界,可能跨度,比地球都要大些。想想都觉得背后一凉,不敢继续探究了,起码实力不够,就缩起来。

渡劫也不知道是怎么渡,难道是传说中的被雷劈?那些文献里写的都是模棱两可,而且一般都是历劫以后才能深层修练的东西。

想着就听到雷声,不会吧这么快,想着就来了,赶紧出去,别给房车毁了。想着就麻利的出了房车,然后给房车施了好几层法术,包了一层土遁,最后实在不放心,还是放空间了。他们几个也丢进去吧。

幸亏车是在停着,他们这两天也累了,找了个没人的地方睡得格外香甜。感觉车来回颠簸,醒的时候,已经在空间里,几个人都是一脸懵。白熙也还在懵着,就算不是劈自己的,还是防备一下的好。

现在也睡不着,不如慢慢走着,往北边去,雷还在轰隆隆,还没下来的打算。我就只当散步,在路上逛着。缩地成寸的走着,倒是跟开车差不多,毕竟没想着走多快。要是尽全力,那肯定分分钟的事。不过也会比较累。

看着雷在不远的地方劈下来,还没这么近距离看过,赶紧让空间里的人看看,把画面打开,空间里十几个人站在竹屋前面,一脸懵的看着近距离的电闪雷鸣。

白熙给自己身上加了一道保护罩,刚加上,抬头就霹雳啪啦的下来了。幸亏加了保护罩,整整霹了两个小时,艾玛,这么爱我吗?

其实不知道,别的大能成仙的时候,整整霹了一天一夜,都是最少的了。

劈了以后也没啥感觉,倒是感觉周身轻了不少。但是也吵到了周围零散的感染者。

这雷劈的倒是把空间里的人吓得眼都不敢睁,这么近距离感受上天的爱意。

现在应该就是渡劫吧,那现在应该就是成仙了?这么草率?我去!白熙想着也顾不得吐槽。

附近的地都被劈的焦黑,劈一会儿就要换个地方,所以附近的土地树木,房屋车辆,无一幸免。

平静了心情才把他们放出来。他们也是惊魂未定。不过还是保持着理智,问了几个最有用的问题,白熙一一回答了,比如修仙,还有刚才的是渡劫。他们听了还真的被打击到了。

现在的世界还真是玄幻了。他们现在也是毫无困意,而且很理智,现在马上离开这里,估计一会儿最近的幸存者基地就派人来这里了。京都还有别的地方估计也一样。

这么想着开着车一溜烟就跑了,路上发觉了挺多新技能,不止感叹,太牛了。果然成仙就是不一样。走了一路都没发现人,走了两个小时终于看到人了。

离刚才那地方已经是一百多公里了,没事了。收了房车,换成了摩托。两个人一辆,到了那群人面前,装作休整的样子,然后和他们交谈。

也了解了大致情况,他们队伍里也有普通人,是前往京都幸存者基地的。十个人七个异能者。还不错的实力。

晚上反正也睡不着了,还是继续赶路吧,跟他们说了再见就骑着摩托走了。远离他们以后房车放了出来。继续快速的开着。华卉简单的做了炸酱面,煎了几个蛋,给白熙榨了西瓜汁。

他们换着开车,每个人都吃饱喝足了,白熙去了副驾驶,副驾驶有两个座位,后排有四个,让他们几个过来坐在这里。因为驾驶座到后面有一个推拉门,可以直接过来。

中途没有任何停留,到了白天已经彻底远离了那个被雷劈的地方。已经到了京都。

进了京都范围就开始有关卡,守卫森严,应该是为了抵御即将到达的尸潮,这次过来是想去研究室看看。

谁想到研究室被保护起来了,只能先过关卡了。一路上可以看见市区已经几乎清理出来了。其他地方都已经建起基地了,基地附近也是安全的,京都应该是最大型最安全而且科技最先进的基地了,估计爆发当天已经直接控制了。

整个京都已经恢复了正常生活。只是物资还是紧缺,毕竟京都这种寸土寸金的地方,吃的喝的大多都是外省运送,现在断了供应,应该要派人去外省寻找物资然后运回来。

想要进幸存者基地可以不交物资,三级以上的异能者可以什么都不交,带人就要交了。

因为进去的时候直接检查,然后登记,给了几个小东西。有这几个东西就可以很容易的过后面几个关卡。

进去以后跟别人一打听,研究院在国家监管下,要进去就要进去京都最大的幸存者基地,那里对所有人开放,也不要物资,也会给每个人安排住处,安排物资,但是每个人都要完成国家的任务。

每天都有很多人进去,但是每天有很多人被赶出来,然后没几天就死了。

除了异能者,普通人进去除非有什么特长能被国家利用,否则全部都被拉去做实验,一半多的普通人都死了,也有少部分成功觉醒异能的,更甚者听高层说,有一个修仙门派,能被看上就可以修仙。

因为异能者不能修仙,也不浪费资源,就尽全力寻找晶核,然后升级。然后一部分接受实验,想要修仙,还想要异能,当然这个实验是自愿的。

最终的结果是没一人成功,所有人都死了。白熙听了大概的描述,差不多都一样。还是决定进去看看,看看秘书有什么发现。

他们几个是异能者,白熙登记的是普通人。所以分配的住所不一样,不过没有那么严格,如果是一队的,当然可以继续住一起。车开进去以后就找了停车场,因为全都是地下停车场,停车的时候特意找了个死角,把车收起来了。

出去看了分配的住处还不错,家具什么的一应俱全也可以洗澡。吃的喝的统一发放,也可以去超市买东西,也可以去交易所,兑换东西。

想来超市买东西的应该是晶核。现在也没有多少晶核,可以去交易所看看。

到了以后看着跟赶集似的,一个摊位挨着一个摊位。看着也没什么能入眼的,就来回逛逛,到了一个卖玉石的摊位前面,看着那些玉石,还有成品,还有半成品,也有一整块玉的,想来之前也是商人。

看着他的货,还都不错的样子,问他要什么东西,他说不要多,几颗晶核就行,也是,毕竟现在这种东西很多人不知道有空间,现在这种风雅的东西估计没人能看得上,真的有用的是食物或者晶核。

要了一整个摊位的东西,也才十几颗一级晶核,他们随便拿出来几个就够了。

毕竟也有很多队伍来这里,进来这里也不没收物资,几个晶核还不至于特别显眼。

每一个都有空间啊,还有几个极品,也是没见过那么好的品相。

后来又到了一个卖古董的面前,看中了一个铜鼎,倒是可以用来做药鼎。

看着也顺眼,就几个晶核买了,现在这物件还真是不值什么钱了。

又转了一圈下来,没什么有用的,就没了兴趣。先回去吧,联系秘书让他接着进去,看看情况。

手机拿出来,这里竟然还有无线网,还真不愧是京都。连上了无线网,又是游戏,又是缓存电视剧电影,有些喜欢的美食博主,也把视频缓存起来,全部内存卡里去。

不能忘了干正事,让他们每人一个手机给下载,白熙给秘书打电话,响铃一声就接了。

他已经知道白熙来了,也没多说,只说一会儿来接,白熙还没说话,他就挂了,那边也什么都听不到,除了他的声音之外,很安静。

等他来,已经下午了。带着几人进了研究所。他们五个人很自觉的穿上衣服鞋子带上手套,消了毒,进了实验室,白熙也跟着做了。

进去以后发现,整个实验室,很嘈杂,什么人都有,大多行色匆匆,只有秘书悠哉悠哉的。

他说,他只是科技部的,他不管基因,只管研发,最近的实验也有了头绪,就比较轻松。带着几人直接进了实验室,开了屏蔽器,才开始说话。

他让白熙赶紧去那边的研究所,里面有一个危险的生物,但是能保护白熙的安全,把他安全带离京都,回去基地,不要再回来了,把五个人都带上,一起回去,秘书私下藏有一些实验器材,还有实验数据,也有实验要用到的机器。

让他们十一个人加紧研究出结果,然后实验到那个研究所里的危险生物身上,只能成功不能失败,还给了白熙很多高科技精密仪器,让尽早脱身。

秘书知道白熙有空间的事,毕竟几人都知道,秘书是他们直属上司,怎么可能不知道。

“这两天暂时不要走,就这两天,等这两天一过,立马走。”秘书说完,把白熙轰了出去。

应该是要先暂避风头,等事情稳定,在去偷人。反正也没事,可以在这两天好好看看京都有什么好东西。

大致的也交代了,就让白熙一个人回去了住所,他们五个人秘书应该有用,白熙也不强求,就出了研究所。

等从研究所出来已经晚上了,回到房间里,开了屏蔽器,直接进空间,废的玉石全部铺到床上,枕头里也全是玉石。好的就直接吸收。

还有的小块的,拼在一起,裱起来,挂着也好看。实在还多的,丢到泉里去,其实不知不觉,泉水的面积都扩大了许多,底部竟铺满了玉石。生生填起来几公分。

老头的东西,都是上好的材料,里面的空间也大,而且有一个已经出现田地了。那个老头还是有些好货的。

白熙在空间里待了一天,已经吸收彻底了,这次空间又变了很多,种出来的东西明显作用不只是吃那么简单了,带了灵气,之前不知道,后来才发现,这些都是灵田,之前灵气不是那么浓郁,现在灵田里的植物,已经可以明显感觉到灵力波动了。

这样离炼药就又近了一步。

第二天又去了市场,看到一个卖刀的,就过去看了一眼,还不错,果然是末世,好东西都拿出来了。

之前和平年代,国家管控严,就没有这么高品质的刀。制作很精良,不像别人那些粗制滥造的。

有剑有刀,看起来不错的挑了两三把。什么价格,一听可是口气不小,要二级晶核,不是真的喜欢就不买了。拿了几个出来,又拿了把小刀,他也同意了。

白熙两天一直都在捡漏,买的刀都扔在灵泉里,灵气滋养着。又没有积分,也没有太多晶核,再者说,想要物资,哪里都有,没必要非去用晶核换,做冤大头。

白熙还抽空去找了刘叔,他现在还住在那个房子里,因为末世降临,国家第一时间就派出军队,绞杀殆尽,他们就很安全,而且刘叔也觉醒了异能,国家也没有逼他从房子里出来,就继续让他住在里面了。

白熙就去把自己那些东西收拾了下,他们竟然什么都没碰,冰箱里的东西,也完好无损。白熙其实还挺意外的,不过也是,刘叔人品还是有的。

说了些客套话,白熙把自己卧室所有的东西全部放进空间了,因为那个卧室,有密码,他们进不去,所以也容易解释,至于那个小仓库就在白熙的房间里,所以倒是不用解释了。

然后就把冰箱的东西也带走了一部分,毕竟带走的多了,没法解释。然后就离开了。两个人眼里闪着泪光,肯定在想,这孩子这么久,都是怎么过来的啊。

不过两人还是没有说出口,心里却也是开心,看着白熙还活着,眼里竟有些亮闪闪的。

至于白母,白熙在广告牌上还看到了她的身影,她因为觉醒了异能,又是一个比较有权威的护士,所以生活过得也是挺不错的,至于尸潮能不能活下来,就是她的事了。

因为这次过去跟她说清楚了,跟她再不会有关系了,不会拖累她,也不用她在努力的维持好妈妈的角色。

白熙知道她跟爸爸在一起不幸福,平时见面的机会都不多,生白熙的时候,白父也没有回来。白熙不怪她。只希望她能跟现在的家庭,和和睦睦的吧。

其实也就是去问候了一下子,她把那个宝石项链给了白熙,外面还有一层袋子,又把她脖子上的红宝石项链也给了白熙,就没多说什么,去忙了,白熙也沉默了。

一个人站在诺大的广场上,看起来跟傻子似的,白熙就回给分配的房子里。因为天已经慢慢黑了,时间快到了。趁着时间还没到,白熙就神识探入蓝宝石,果然,白父不会送白熙简单的东西,这个宝石里面,有许多钱,还有很多跟白熙的空间相似的东西,里面有很多没见过的古董文物。就滴了血上去,直接一道光闪到耳朵边,蓝宝石直接内嵌到玉扣上了。

白熙用镜子一看,耳朵上,出现了一个蓝色的火焰纹路。唉,看来自己是最晚知道的。爸爸还真是藏的够深的。想来那个红宝石应该也是,果然,化作一道红光,跟那个蓝色的火焰交缠在一起。玉扣上,也多了一块。

想着她给我那块宝石以后那个笑容,白熙知道了一切,不过有些事,可能就是这样遗憾又美好。可能妈妈,只是觉得亏欠自己,看着自己也有生存立命的能力,就不再担心了吧。

红宝石里面,都是一些白熙喜欢的东西,其实白母,一直都知道白熙喜欢什么,一直都在意,不过一直没有说出口,到最后也不愿意说出口。有各种各样的,还有很多医疗用品,药啊,纱布之类的基本物资。说起来白熙空间里这种东西倒是也有,不过占的比重,不算太大。

白熙整理了差不多,也整理了心情,可能就是自己太过偏执了吧。

白熙看了看手腕上的表,是白母给白熙带上的,最后说了句话,就走了。不过白熙,也没心思,搞情怀。还有几个小时就到两天了,眼看天都黑了,他们几个还不来。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还有十分钟的时候出现了,白熙等的有些着急,还是在他们来之前把车先开了出来。

刚好跟他们碰面,秘书催促着抓紧走,现在在换岗,十分钟足够出基地了。

开着就走,也不管有没有人看见了,这个时候也都睡了,守城的看起来也蔫蔫的。

应付的问了干什么的,因为研究所每天都开车出来抛尸,看见几个研究员也没多问,直接放行了。

白熙就让他们直接朝着那个空的研究所飞速的开过去,用望远镜观察,已经有人在过去的路上了,看来也是去找那个东西的。

要加快速度了,他们的队伍因为太长,还在防备着树林里的变异生物,进程还不算太快。

白熙直接摩托一放,周身施下保护罩。让他们几个在树林尽头的路口等着,白熙进去拿了人就走。

不是说对白熙没有危险吗,那白熙自己过去应该是最快的。不让他们跟着才是最好的选择。

骑着摩托不管路了,直接朝着那里飞速骑过去,因为隔着距离那边也没发现,他们还有两公里了,白熙已经到了门口。摩托车收了,进去找了一圈,把之前过来,没去过的实验室都走了个遍,发现这个研究所也挺大,看看空间的山那边的树林里,有个差不多的空地,直接把研究所挪走吧。

想着就干啊,赶紧加快了脚步,出了研究所。

刚跑出来,就集中精力,花费了几分钟才收进去,收进去以后,就觉得没什么力气了。但是看着越来越近的部队,白熙咬咬牙,额头沁出密密的汗珠。

耳朵边是他们越来越近的步伐,快了快了,大部队也快来了。收进去以后,立马放出摩托,趁着大部队还没到,防护都来不及,骑着摩托,一脚油门,匆匆朝反方向去。

骑了十几分钟才到了房车旁边,上了房车收了摩托,让他们直接发动车子离开。要不是有空间,今天可能就没那么容易了。

刚发动车子,就听到京都里乱哄哄的,警报声直接响彻天空。

赶得时间刚刚好,如果不是趁乱,几人出来应该没这么容易。

警报声应该就是尸潮来了,上了车顶用望远镜看了大概,果然是尸潮。(要问为什么不用法术,因为懒,而且法术也很费精力,我们的白熙刚才研究所就累得够呛。)丧尸从京都后方突袭,没有从正门。

白熙看着丧尸队伍中心,明显有几个被其他感染者稍微的隔开。离得近看不出,因为距离够远,能看出那里是个空缺。应该就是高智商的感染者,进化速度比较快,看样子,也有了元素的差别。

说起来异能者如果被感染者咬伤,也有几率异变,因为异能者是因为世界法则为了不让人类灭绝,就让一批人觉醒异能,偏偏一部分人没扛过去,就变成首批感染者了。

本质上其实是一样的,还有半感染者,就是异能者拥有感染者的感官,可以跟感染者交流。但是还有自己的思想。

感染者是通化进化,来获得部分的智慧。如果异能者被咬,抗的过去,就会进化,扛不过去,就会变成有不同能力的感染者。

京都片刻的松懈,给了尸潮可乘之机。但是现在正门反应也很快,直接封锁,丧尸已经从四面八方开始涌出来,城内也涌出了很多丧尸,这让京都应付不及,因为他们清扫街道建筑的时候,忽略了下水道,现在涌出来的应该都是下水道上来的,丧尸已经进化出成人的智慧了。

因为是从正门离开的京都,发现尸潮从后面围着京都,白熙就让他们直接顺着路从环城高速上了高速,从路上看过去,整个基地都被丧尸包围了,也不知道他们能不能扛过去。

现在京都附近的丧尸也都开始往那边聚集,这次直接街道上各处都被丧尸占满,京都就是腹背受敌。高速上看起来还是比较安全的。

已经上高速很远,还能看到火光冲天。无暇顾及这些,车顶降下来,六个人都坐在榻榻米上,喘着粗气,如果晚十分钟出城,直接就没有机会活下去了。

当然白熙肯定有,只是会累的够呛,才喘口气缓一缓。

他们几个人看着互相眼里都有泪花,他们应该是在为研究所的人哀悼,也是为自己劫后余生而高兴。总之很复杂。

白熙,也心里默念,希望白母能躲过一劫吧。

说起来白熙从来没有问过他们的来历,而且他们都在,那是谁在开车?

白熙赶忙下楼看,一看不是秘书是谁,他什么时候过来的?难道是自己出去的时候?他们一个个都不告诉我。

“哎,秘书,你也太不厚道了吧。来了你都不告诉我,按理说研究所不是国家重点保护对象吗?你应该没有安全问题啊。”

他说“也没有,因为研究所最近发现了有人可以预知未来,这也是一种异能。她说会有尸潮,而且京都死伤惨重,异能者死了一半,普通人更不用说。”

藏了一份私心,上报了内容,但是尸潮真的来了,国家也是能保多少保多少,他们虽然特殊,但是耐不住损伤实在太大,只能顾上那些修仙者,还有他们的徒弟,至于研究人员,他们知道了尸潮会来,也没有提前转移研究人员,可见重视程度。

至于那些高层,已经早早地离开了京都,指挥打仗的都是一些军人。

这次的做法也是让研究人员寒了心,但是秘书也没那么好心,去救其他人。就想着这次白熙既然来了,就跟白熙一起回去也挺好。

这十一个人都是从小跟白熙一起长大的孩子,是白父收养的孤儿,本来就是打算应对现在的局面而培养的。

只是没想到,白熙自己有了安身立命的保障。

毕竟之前做了好多次测试,白熙都是不可能觉醒异能的。“你还记得你小时候两个月去医院体检一次吗?其实是检查各方面数据,来做测试。”秘书自顾自的念叨。

“所以才找了这么几个人,不过也没有辜负你爸爸的期望,他们都很优秀,每个人都掌握着现在最高精尖的技术,我走的时候也把研究所最机密的文件材料,还有所有的记录都做了备份。

等回到你的基地,就可以开始研究了,研究器材你也早早地就搬空了。你会是享受第一批最新科技的人。

你看,你沈叔叔我对你多好。”

开着车,还不忘跟白熙挑眉耍帅。

“是是是,你最好了,秘书,意思就是他们几个其实一直都在我身边,只是我找你要人,你让他们过来了而已,对吗?那他们的异能也是末世之前就觉醒的?”

他又说,“是的,因为之前你爸爸在华立山研究所,那里有一个峡谷,去采集样本的时候就发现了变异情况,然后让他们几个去做实验对象,是在他们十六岁那年吧,有五个没抗住,死了,他们几个是活下来的人。

从那个时候就开始锻炼异能,然后开始接触研究,之前的十年里,一直在训练增强体质,就是为了应对这次变异,没想到还是有人没挺过去。”说到这里秘书还是忍不住叹气,毕竟都是有血有肉自己带大的,就算在无情也会多少有点难受吧。

知道了大概就不在问了。应该没有尸潮,这次秘书也会跟白熙一起离开。毕竟打听了情况,京都现在也是很焦虑的一种状态。

他也不吭声了,不找话说,专心的开车。

白熙上去看了他们一眼,就觉得他们也是幸运也悲哀。幸运的是被秘书带回来,就决定了他们不凡的命运,还有比别人更容易立足在这个末世,悲哀的就是一出生就没有了自己选择的权力,也是,本来一切都是有代价的,没什么好可叹可悲的。

想通了就也不烦了。趴在榻榻米上,闭上眼,好好睡一觉。他们几个人眼神里都是宠溺,从今天开始,好像有些东西不一样了,也好像什么也没变,白熙也不想去探究,费脑子,毕竟一群人,好像开始就把自己当妹妹似的。

其实白熙觉醒了异能,预支能力,不过只能靠做梦得知。

一觉睡醒,身上盖了一层厚厚的被子,空调也换成了暖风,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放在了床上。

看着天窗,外面的景色在不停变换,应该还在路上。下了床,把二楼到三楼的楼梯入口关了,换了一身厚厚的睡衣,才把入口开了,头发稍微整理了一下。下楼到卫生间洗漱,顺便洗了澡。

“卉哥,醒了吗?我好饿啊,给我做饭吧。今天想吃点好吃的,在京都那两天吃饼干快给我吃吐了。”白熙洗完澡,刷着牙跟外面的人聊天。

因为懒白熙洗漱完,上楼就不想下去了,准备在上面吃饭,他们几个个子高,上二楼连坐着都要弯腰,白熙就刚好可以坐下,头顶还有一点距离,从榻榻米下面拿出来小桌子,等着吃饭。

“醒了,好好好,知道啦,今天给你做好吃的。一会儿就好啊,等一会儿。饿了先吃点面包,今天早上烤的。小馋猫。”宠溺的语气,真是让人格外舒服。

说着就从下面伸上来一双白皙纤细的手,端着个盘子,里面有几个精致的小面包,还有一瓶热牛奶。说实在的,白熙都很羡慕,明明天天做饭,这手还是那么白嫩。

白熙接过就吃了起来,配着牛奶,香甜软糯,还真是好手艺,不愧是专业的。

昨天秘书的解答,他们几个似乎也解开心结了,放的很开,各自交谈着,开着玩笑。根本感觉不到一点末世的气息。

白熙也释怀了,竟然现在也算是几个哥哥看,那就尽情使唤,哈哈。当然如果不愿意,白熙也不强求。

说起来,白熙高中毕业不过十六岁,十九岁遇到程晨,当时程晨正在上高中,年纪却比白熙大上两岁,应该是故意安排的身份。

早上吃的还是很中白熙心意的,煎的鸡蛋,下了一碗热乎乎的面条。吃的一点不剩。他们也没有上来,都在一层活动。

白熙把餐具递到楼梯口,有人来拿。这真的有点想残废,不过白熙也不在意,被宠坏就宠坏吧,他们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白熙自然乐的轻松。

又变天了,昨天还是艳阳高照,过一天就白雪飘飘,京都应该挺不好过的。

不过白熙还是比较中意冬天,因为可以吃火锅。不太喜欢夏天吃火锅,就觉得冬天吃火锅比较舒服。白熙喜欢某个季节或者某条街,可能不是因为风景或者气氛,而是美食。

一路上走了一个星期,除了换洗床单,衣服,洗漱,白熙几乎没下去过。偶尔下去自己做点速食吃吃,其余时间就是连着车上自带的WiFi,看剧,然后吃饭,然后睡觉。因为最近白熙不急着修炼。

也是,毕竟她天天都不急。而且刚刚渡了劫。还飘飘然呢,虽然知道不能骄傲,还是有些小雀跃。

没事儿就打开暖气,穿的精薄,在车里上蹿下跳。看电视剧,吃零食,那日子过得美哉。

一路上比较沉稳的华卉就是做饭,然后看地图,给秘书指路。

其实秘书也没比白熙大几岁,十几岁是有了,但是不至于叫叔叔,关键是视觉上,叔叔就叫不出口。

他们六个人换着开车,一路没停留,也差不多四天就到了。

到了小镇上,已经集聚了不少人。看起来穿的也是很整齐,有些人还是修仙的,看来这里有什么好东西啊。那些政界大佬都来这么一个小地方。

白熙自然不知道,他们是探查到了这里的灵气比较充裕。

也不管其他人,把车开到角落里,因为整个镇子,已经被黄沙覆盖,京都的所有人都住在帐篷里。白熙也没有让他们看到行踪。

因为远远打开望远镜,就发现一群人,就收了房车,为了不引起注意。

放了几辆电动车出来,不引起骚动的情况下,快速的朝家移动。

到了树前没想到还真发生了白熙担忧的事情,真有人找到这里了。看来屋里的机器出问题了。白熙也没管他们,坐上升降座椅回到了里面。他们几个就爬树。

那几个找来这里的人,也想爬树,一往上爬就被树枝打下来,有异能也没用,比着千年树精的道行还是不行。

他们在吼着让他们进去。白熙看都没看他们。

有本事进来再说别的。就带着他们兀自进屋了。白熙觉得他们脑残了,就这智商,还大佬,绝了。

心里其实并没有很嘚瑟,只不过想讽刺两句,果然灾难面前,遭殃的都是平民百姓。

本来就没有公平可言,也没必要感慨。如果跨越不过,那就不跨,让自己的生活,更顺遂人意,才是关紧,不去做那被人牵着鼻子走,还乐呵呵的人。

不听不信,过好自己,别人无论说什么,坚守自己的一寸土,一分钱。就算国家,军队,就算政府,单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