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冲突

“老大,这青城第一冰山美人就在这死了,啧啧啧……这小脸被人划成这样着实可惜了。”

说话的人尖嘴猴腮,一脸猥琐的看着地下的女子。

只见女子一身白衣已是不见原色,衣袖与裙摆也是一条条的被人撕碎。

白皙的小臂与大腿裸露在外,到处都是划痕,一张脸血肉模糊已是看不清本来的样子。

周围一群是五大三粗的男人正看着这样一具尸体讨论的热火朝天。

却未曾有人注意到,突然从森林深处奔来一红一白两道流光一同没入这具尸体,

那惨烈尸体本来紧闭的双眼却在这两道流光没入后猛然睁开。

“老大,小心!”

一人惊呼下,众人只觉周围突涌出一股灵波

不知何时,地上那如同一滩烂肉般的尸体站了起来。

二话没说伸手成掌,就把其中一个男子打飞出去,男子撞到后面的大树瞬间没了气息。

速度之快让众人都未来得及做出反应。

其他人见状脸上纷纷露出惊恐的表情。

“诈尸了,诈尸了!”

不知道其中谁喊了一句,刚刚一群男人一瞬间便没了踪影

只留下那被叫老大男子的尸体软软的倒在树下。

突见地下茵草被瞬间割下,再看那草叶已如利刃般四散而去

只听“噗噗噗咚咚咚”的几声

那些四散的彪形大汉已然倒地气绝

只留下瞪大的双眼

到死也不知道究竟怎么回事

见周围已是了无人烟。

“你是谁?”

“你是谁?”

一男一女两道声音同时从女子身上传来。

此刻若是有人在场就会发现这女子双眼乍现不同的光彩

一只红色瞳孔妖艳邪魅,一只银色瞳孔流光滟潋

说完两个虚影同时从女子身上显现出来,对立而站。

女子身躯软软倒在地上,没了气息。

再看那对立的二人,隐约能看清是一男一女。

一身火红的轻衫穿在女子身上,没有任何首饰装饰的青丝随风而动,面容妖媚倾国。

周身隐隐流转的强势扑面而来,霸气之感油然而生。

再看另外一抹白色衣衫,浑身白烟围绕,清冷异常周身隐有矜贵之气

那随风而立的身姿仿佛优雅与生俱来。

两人对立而站那气场隐约间竟有些不分伯仲。

“这具身体是本王先看上的。”

红衣女子面容妖魅声音也极为魅惑好听。

“恩?尔当如何?”

白衣男子的声音传来,声如其人,冰冷清贵,那样的声音仿佛冻人入心,可是声线却极优美好听,这样的反差竟出现在同一样什物上,还是让人难免不有所关注。

“哼!自然是本王占有,你去从新选一具就是。”

“本君就屈就一下吧。”

“这么说你是不走喽!”

红衣女子说话时妖魅的脸色透着疲惫的神色,脸色也格外苍白的很。

“既然如此,那就比比谁的拳头硬吧!”

说着红衣女子便动了,右手成掌

掌风已是触及面门

只见他一个侧身极为轻松的就躲避了女子的攻击飞身而退。

掌风吹着白袍,男子动作极为优雅,仿佛间不是两人打斗

纵是如此,男子身上围绕的白雾也没有半点消散。

一击未中,女子加快了速度,换左手成掌,掌风之力强劲,飞身朝男子打过去。

这次男子没在闪躲,而是优雅的伸出一掌与之相对。

“啊……嗯!”

女子被掌力击退,退出数步,身体撞在那参天的古树上才堪堪卸去这恐怖的力道。

女子嘴边溢血,皱着眉,扶着古树慢慢站起身

眼中直直的看着不远处的白衣,仿佛能看透那浓雾下的容颜。

思索瞬间便道:

“你不是婺星大陆的人!”

千洛虽为妖皇却生性好吃好玩,这片大陆有多大她不知道

但是但凡是有人族的地方,自己已经去的七七八八了。

虽然面前的是一缕魂魄,但是定然是人族的

自己在大陆游历多年从未听过见过这样一号人物。

虽然现在自己如今落败,可曾经的辉煌也不是轻易能抹去的

这红衣女子就是妖界的新晋妖皇千洛。

月前妖族被人族挑衅,千洛与风宇岚对峙,不过区区人皇之子,千洛不过当场闹剧而已,本是完胜的战局,

没想到自己的亲弟弟千均竟内外勾结

在她与风宇岚打斗时,在身后用仙器青锋剑破开自己的护身结界。

千洛是拼了命逃出来的

如今外面还有许多追兵在沿路搜索

她现下最紧要的就是不能让自己的魂魄再流连在外了

早早千洛就已经感觉到冥界的使者在拘捕她了。

若是让使者拘回去,那就真的死球球了

这丫头气绝身亡无意间被自己撞见,想来这也是命运使然。

可如今自己还没进,来个男的就来抢,打又打不过。

这把千洛气的。

要是眼神能杀人

那白衣男子早让千洛的眼神飞刀杀一万次也有了。

千洛看看天,攥了攥拳头又松开,攥了攥拳头又松开。

轻轻叹息一声

打不过啊打不过

千洛无奈的坐在那树荫下撇撇嘴看着男子道

“怎么说,你也是一方人物,找个身体吧,还找个娇滴滴的小姑娘,不怕以后叫人知道贻笑大方。”

男子也不说话,就站在远处,面容被薄雾掩盖,可千洛还是感觉他在看自己。

男子耸耸肩,两手一摊,仿佛在无声的说

无所谓啊,你打我啊

那样子,把千洛气的就想低头吐血。

两人陷入沉默,千洛抬头看了看烈日炎炎,转过头看着男子问道:

“你说怎么办?”

白衣男子突然动了,轻轻的缓缓的一步一步超千洛而来。

千洛看着一步步朝她走过来的男人

“这男子并非婺星大陆之人!”

千洛更加肯定,婺星大陆绝不会有如此强大的魂体。

虽然看不清容貌,但是千洛还是感觉到那视线落在了自己的身上。

灵魂在叫嚣,这是危险的信号,来自灵魂深处的警觉,是对这个男人本身的警觉。

可是莫名的千洛又特想离他近点

千洛整个人都不好了,这是闹哪样,

又觉得他强大,应该离远点,可是不自主的又想离他近点。

千洛都觉得是不是自己的魂魄或者脑子之类的被打坏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