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小偷儿
  • 拾忆梦想飞扬
  • 仓原弦穆
  • 2058字
  • 2017-11-07 13:42:12

所有的梦想都在风里放飞,每次放学回家,都喜欢追逐着小司跑;漫天的落叶飘落,伴着童真笑语,在整个童年里飞扬。我们看不见路上路过的行人,看不见沿途的风景,看不见路过的花花草草,眼里仅有彼此纯真的模样。每次,都看见小司的裙摆在风里飘扬,就像蝴蝶在花丛里飞舞;看见她脸上浅浅的微笑。我心里也泛起一阵阵涟漪。

爸爸妈妈,常常很晚才回家,我经常在小司家吃饭,做作业;爸爸妈妈总是那么的拼,为了我读上个好的学校也是费劲了心思。有时候看到他们拖着疲惫的身影回家,有时候看到他们累了,我常唱歌给他们听;那些外婆教会我的儿歌。下雪的天气里,妈妈爸爸妈妈常常走街串巷,邻居家常常闲坐,要么打牌,要么道家长里短。

XJ也有夏天,只是跟南方相比,稍微晚了些许。当四川还在穿短袖时,我们还在穿长袖。每到七八月份呢,是我最向往的日子,因为我可以跟小司在夏日里肆意嬉笑打闹,可以到处‘流浪’。五月的天气总是那么令人神往。一到周末,我就跑到小司家,约她出来玩。XJ物产丰富,水果种类繁多。

我跟着她的爸爸妈妈一起去她们家的地里玩耍,我们家的地里我很少去,主要是父母要忙他们的,我去了只是胡乱添乱。XJ的土地很有特色,家家户户土地中间相互交错的是水渠,因为西北地区干旱少雨,因此为了庄稼,经常可见,大人们拿着盛舀的工具,给每株植物浇水。从种子,幼苗,大棚接着就等开花结果,所采用的原理有点类似‘温室效应’,大人们一年四季很长时间都在地里。

大司(小司的爸爸)骑着三轮车,载着一家老小,全家人都去地里耕耘。我跟小司年龄比较小,就坐在三轮车里玩着‘家家酒’,我当‘老婆’,她当‘老公’;儿时最多的恐怕就是这个游戏。过了些许时间,我跟小司觉得不好玩,就玩‘躲猫猫’。每次,小司都找到我,我经常躲在绿色植被里,这是亘古不变的。

……

“小仓,你快看,那儿有个果园,我们去偷点水果”小司指着不远处的果园,对着我说。

我开心地随声附和,小司牵着我的手,蹑手蹑脚慢慢的靠近。

“小司,我听见狼狗的叫声,不会被追吧?”我有些忐忑不安。

“别怕,小仓,不是有哥们儿我么?有我保护你,别怕。”于是又壮了壮胆,不紧不慢地向前走去。

那时候,承包果园的都是‘地主’,也就是所谓的‘资产阶级’;他们是最有钱的‘土豪’。所以很多的果园都紧掩,都有专门的看家狗——‘狼狗’守护阵地。

“小司,我们等别人送货了,我们在偷偷溜进去,你说怎么样。”我拍了拍前面趴在草里的小司。

“好,小仓就这么办!待会趁机溜进去。”小司信誓旦旦地点了点头。

草里有很多的小虫嗡嗡地飞来飞去,我们忍着蚊虫叮咬,静静地带‘最佳时机’。

“呲呲呲呲……一辆中型货车开来”,小司焦急地拉了拉了我的衣袖,“小仓,快醒醒,我们快进果园去”;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小司拉着我一溜烟就跑进了果园。

“快快,快点摘。”一滋溜,我就看见小司爬到了树梢。

“小司,你这速度惊人啊!你摘,我在下面接。”我偷偷地掩嘴偷笑。

“快点,都是青苹果,估计酸酸的,怎么吃啊?”我有些不愉快地说着。

“这才脆,咬起来很好吃!”小司指着躺在地上的苹果。

突然,一个苹果‘嘭’地一声砸在我的脑袋上。“痛死了,哎哟。”我捂着脑袋坐在地上,眼泪流了出来。

小司嘲笑着我说:“你这是下一个牛顿呀!牛顿发明了万有引力,小仓你要发明什么?”

我傻傻地说着:“我是牛顿的后代,牛顿是我爸爸。”我弄弄了头发,“你不准再嘲笑我,你在嘲笑我,我不跟你玩了。”

小司认真地说着:“好了,我不笑你。”小司微笑着,“快点捡果子,不然没时间了”。

我抖了抖衣服,看着远处不远的凶猛的大黄狗:“快点下来,我们快点走,不然大黄狗要来追我们。”

我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只见小司转眼间就走到了我身边。

“小司,你属猎豹吧,这么快”我帮小司拉了拉衣服。“嘘,我们小声点出去,趁现在还没关门。”我郑重其事地说着。

于是,又蹑手蹑脚地走了出去。每次我跟小司去他们地里,必定都回去果园“溜达一圈”,“满园春色香”,看着肥硕的果子,总是忍不住垂涎三尺。小孩的世界里,觉得什么都好奇,什么都忍不住试试,看到好吃的都会忍不住摘下来。我们悄悄地把偷来的果子放在三轮车里,一个一个慢慢享受。

我微笑着说:“小司,别吃光了,给阿姨叔叔,还有你哥哥姐姐留一些。”于是每次都次敲小司的脑袋。夏日里的太阳总是那么毒辣。不一会儿,就看见汗流浃背的叔叔阿姨们从地里回来,准备喝点水补充能量。忘了告诉大家,九几年大家使用的都是军用小水壶,采用铜铁合铸;携带方便,可装容积大。

大司看着稀稀落落地苹果,马上询问我们从哪儿来,我们说,果园里叔叔看我们长的可爱‘送’的。我拿了一个青青的苹果,往身上蹭了蹭泥土,伸手递给大司,“叔叔,吃水果”,我露出浅浅的微笑。他们接过我们的水果,脸上乐开了花。看着他们的笑容,我的心里甜甜的。

到现在,其实他们都不知道那是我们是两个小偷儿,总是因为嘴馋,溜进去‘窃’水果。想起鲁迅的《孔乙己》里,“‘窃’书不能算偷”。其实,我们的行为不对,在那个童真的年代,只是属于我们的‘专属快乐’。两个‘小偷儿’,‘偷’走了童真,‘偷’走了快乐,‘偷’走了天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