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失魂人

  • 拾忆梦想飞扬
  • 仓原弦穆
  • 2055字
  • 2017-11-07 13:27:58

灵魂总是在世间游走,总想找一个‘归一’的地方;他总是在世上飘荡,漂泊无依,孤苦伶仃。我常常在深夜里仰望,他总会在我‘心上’出现。

‘外公’就是这世间游走的‘灵魂’,他游走在外婆的身边,一直默默地‘陪伴’;我想轮回就是灵魂赎罪,或者说需要贡献‘一生灵气’,待到耗尽时,也就是‘投胎’时。

外公,就这样走了;都说人死后,他的头发、血液、皮肤都会腐烂,我想其实那是一种‘升华’。外婆每天以泪洗面,外公走后,留下的是更重的担子;落在了外婆的肩上。我看见外婆哭了,急忙跑过去,用手抹掉她脸上的泪水,满脸天真的说到:“外婆,外公坐摇篮呢!”外婆,总是破涕为笑,总爱摸摸我的头;就像摸家里的‘大黄’。

人死后,必定披麻戴孝,悲伤的锣鼓升天,曲调苍凉荒芜。家家户户都来吃丧席。全家人一脸沉痛的表情,只有我拿着纸做的风筝搞怪。那时候还不懂什么是‘丧亲之痛’,还不懂什么是‘生离死别’。

过了些时日,外婆心情开朗多了,觉得自己一个人不方便;于是经朋友介绍去了别人家,给别人当保姆,洗衣做饭赚钱;外婆一个人也要生活,女儿儿子都结婚了,自己也才四十多岁,于是毅然选择了独立的道路。妈妈舍不得外婆这么辛苦,可是在那个年代里,嫁出去的女儿又没有什么可以依靠的能力。

外公死后,爸爸沉迷于赌博,整晚夜不归宿。因此我记得特别清楚,半夜十二点,我骑在妈妈脖子上,手里提着一把菜刀,走在泥泞的马路上;妈妈实在是气急败坏,爸爸也不思进取;妈妈满世界找‘丈夫’,我满世界找‘爸爸’。寒风冷冽,我还记得妈妈穿的那件绿色毛衣,上面有些小鱼点缀,我常常捏来玩。我妈是个‘彪悍’的女人,一路上我嘤嘤呀呀。

等找到时,妈妈冲进别人的家里,看见我爸正在打牌,立马把刀往桌子上‘钉’;我妈狠狠地说了句:“要家还是打牌还是要命”,旁边的人都被吓到退去百米。我爸也被吓到了,也是第一次看见我妈发这样大的‘脾气’。从那以后,我爸去哪儿都必须报备;每次我都坐在背篓里,我爸用一块大石头压着绳子,好固定我。每每我饿了,哭了都是抓旁边的泥土往嘴里‘喂’。

那段时间吃了好多红红的‘土’,爸爸每天上班都带着我,我每天蓬头垢面,吃着我的手指,别的阿姨看见我可怜,总会对我爸说:“光光,我带你女儿吃饭”;于是我经常在别人家里蹭吃蹭喝。别的阿姨帮我梳头发,那时候妈妈还在娘家;好像女子一受委屈就喜欢往娘家跑;就喜欢找自己的亲娘哭诉。

爸爸实在太累,也看我每天眼泪涟涟的,于是跑回娘家跪搓衣板认错。就这样我爸我妈又和好了。真是不给我爸颜色看看,不知道天高地厚。

四岁时,家里人商量,跟着亲戚一起去XJ打工;我妈妈爸爸也决定去那边发展;女人注定是跟着自己心爱的丈夫漂泊。其实妈妈放不下外婆,可能这一去就不会再回来。临走前,妈妈拜托身边的哥哥嫂嫂照看好外婆。离开故乡的女人,总是难舍难分的;可是自己终究有一个漂泊天涯的‘家’。

爸爸背了两床破棉被,带了仅有的家里十几件四季衣服,带着仅有的几百块钱,牵着我妈牵着我,一起南上北,中上西。那是我记事起第一次坐火车,那时候从四川到AKS没有直达的火车;只有从CD转车。当时互联网还没有现在这么发达,都需要排队买票,我们家穷也没有手机。我记得很清楚,爸爸带着妈妈一路兜兜转转;终于买到了第二天的站票。爸爸拿到火车票似笑非笑,似乎忧愁了起来,好像在为晚上住宿问题担忧。

偏偏时运不济,当天下雨,爸爸把两床破棉被铺在屋檐下,剩有的一床用来盖,你可以看见他套了好几件衣服,棉被一大半都在我妈身上。我坐在他们中间,都破了好多洞;冷得我直打哆嗦,在CD北站,一家三口在凛冽的寒冬里瑟瑟发抖,欣赏这雨景。

我记得非常清楚,那是一位不认识的老婆婆,看见我们可怜给了我两块钱,当时的我知道,小朋友不能随便拿陌生人的东西。婆婆把钱紧紧地拽在我手里,她对爸爸说:“小伙子,带这孩子去吃点饭吧,大人能饿,小孩不能饿到了。”我甜甜的微笑着对婆婆说了句谢谢。说完老婆婆转身就走了。爸爸在旁边不远处的的店里买了几个馒头,热腾腾的,拿了两个给我,两个给妈妈,自己傻傻地看着着我们吃,妈妈看我吃完了,问我够不够,我微笑的点了点头。

清晨,爸爸裹好被子,牵着我牵着妈妈,坐上了CD开往AKS的火车,因为是站票,没有座位,当时的车上很拥挤,过道水泄不通,从CD到WLMQ需要五天四夜,时间很漫长,每每我看到爸爸妈妈饿了的时候,都从包里拿出一个干瘪瘪的饼出来填肚子,一人一半,就着免费的开水一起下肚。爸爸几天都没合眼,妈妈实在困极了就靠在爸爸肩膀里睡觉,而我在爸爸怀里呼呼大睡。到了WLMQ,我看见四爸来接我们,爸爸妈妈又跟哥哥聊起天来。就这样,我的XJ之旅开始。

我跟爸爸妈妈搬到了一个新家。刚到外地的人,总是思念故乡,灵魂总在故乡游荡,就像是自己的魂魄从AKS一直游荡去了四川,中间跨越了许多的高山湖泊,森林江川,总是牵挂故乡的每一位亲人,故乡的每一位朋友,总是惦念家乡的熟悉的味道,总是惦念家乡父母做的美味佳肴。我们都是失魂人,在异乡念他乡,在异乡思故乡。

那是我人生中跟家人的第一次‘旅行’,也是此生我最美好的记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