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生病

  • 拾忆梦想飞扬
  • 仓原弦穆
  • 2011字
  • 2022-05-14 20:15:41

每个人终其一生,都会面临死亡。在此路途上,我们会恰逢生命里最奇特的境遇,或许是一场意外的邂逅,也或许是一次美丽的出行。

每个人的一辈子都不易,我们数着星星度日,日升月落,我们感受每一天的时间流逝,从我们的忙碌的学习中悄然溜走,从我们每一段人生轨迹里陨落,从我们每一次生活里流走。

听闻高三文科又增加一个尖子班,只有每个文科班前几名进入新班级,并且配备的都是文科各科教学最好的老师。所以高二下册我的重心放在我偏科的科目上,通过努力,我考到了519分,其中英语奇迹般地考了119分。19班有很多的艺体生,学习氛围没有其他班级那么浓厚,所以我一直渴望去一个学习氛围浓厚的班级,良好的班风为我们的发展提供环境基础。

我不知道前方等着我的是什么,我不知道我即将遇到的老师他们又是怎样的人格,我不知道我能不能适应新班级。人总是要为自己而活,这并不是自私,而是自我成长,我们每个人都有为追求美好的权利。但我心中仍然会牵挂19班,毕竟这儿有我很多的好友。

我们的新班级(高三二十一班)果真是人才辈出,班主任‘老屈’教我们地理,他有着令我们女生全都羡慕的‘沈腰’(目测一尺八),骨瘦如柴,坚挺的鼻梁上佩戴着一副黑框眼镜,唯一的缺点便是他那小小的透露出严厉的眼睛,我想每个同学回答问题时都不敢看他的眼神。不过他最让我钦佩的地方便是徒手画地球、徒手画世界地图,每一个弧线在他的笔下都是那么连贯,每个国家的轮廓他早已轻车熟路。

我们班的语文老师为‘马小跳’,起初我一直不知道为何会取这个别称,后来我教一年级的学生为了提高教学氛围,在某购物软件上发现了《马小跳》这本书。这很贴合我们班的美女语文马老师,别看她个子不高,却是各科老师中最活跃的,她走路带风,特别喜欢穿高跟鞋,走路感觉一蹦一蹦的,五官完美印刻在脸上。我想这世界没有比她更完美的人吧!只可惜个子矮了,有时候板书,可能除了垫脚之外,还需要‘跳一跳’。

我们班的历史老师是历史年级组组长,高高的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听闻她家属是当时在教育局工作,她很在意细节,尤其对于我们每次习题的练习的不懂之处着重讲解。

我们的英语老师和我们语文老师一样,都是外地人。她和蔼可亲,大概是这么多老师里最温柔的一位,声音甜美而又温婉,喜欢民主教学,喜欢征求我们的意见。

我们的数学老师也是个挺有名气的老师,她也在教理科重点班,并且是数学年级组组长,直直的长发,鼻梁上戴着一副眼镜,匀称的身材,从她甜甜的笑中能传递给我们幸福。

分配给我们的教师资源是最好的,当然我们的学生资源都是四个文科平行班里挑选的前几名组合成的文科尖子班。高三任务重,学习压力大,班上的小群体很多,大都是一个班一个班的聚一起,很少跨班级。

冬季休息时间短,再加上我家远,所以妈妈为我买了保温桶,我早上带饭中午吃,也方便快捷,一来节省我的时间,二来节省家里的开支。大冬天,风一吹饭就冷了,我每次都狼吞虎咽地吃着饭,害怕其他同学看见我的窘迫,我不想让他们看见我保温桶里的素菜,不想让他们评论我的贫穷,不想让他们看见我的狼狈。

当然也有特殊时期,每个女生每个月都回来例假,对于我而言却是个特别痛苦的事,从初三开始,每个月的那些天对我来说像是地狱般地生活。每次月事到来,我经常痛得死去活来,如果一遇到感冒,就更奔溃,全身发冷,脸色苍白,呕吐发晕。所以这些时候,我经常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

可是总是有意外,我带饭来学校,有次早上走得匆忙,保温桶没盖好,中午打开时,饭菜早已凉了。又恰逢我在例假期,我勉强吃了几口,便盖好盖子收拾好桌面,向厕所奔去。

下午上地理时,我小腹疼的厉害,脸上直冒虚汗,脸色苍白,浑身无力。我举手示意去厕所,在楼梯口下楼时,我扶着肚子一步一步走着,走到平坦的楼梯平台时,我索性蹲了下来暂缓,然后一步一步扶着墙壁下楼梯,转角走向厕所。我深吸了一口气,立马占据第一个坑位吐了起来,连同我刚喝的开水。

我洗了洗手,疼得我没敢喝冷水漱口,我又扶着墙壁上楼,每一步对于我而言都是艰难的一步,虚汗如雨,一滴又一滴紧随其下,刚好遇到下课,老屈出教室门,看见我这样,立马请我同桌来扶我,并让我回家好好休息,而且替我喊了一辆的士停在教学楼下。我捂着肚子,收拾好作业,在女同学搀扶下,在老屈的注视下,一步一步地挪下楼梯。

我打开车门,后背靠在座椅上,老屈替我付了钱,关好车门,在车窗前对我说:“小仓,如果你还不舒服,记得和我说。”我点了点头,我现在只想盖上温暖的被子,躺在床上。

我说了目的地,下车后又挪步回家,好不容易回到家,妈妈看着我这样,让我躺床上,立马抱来她的被子,加在我的身上,并为我端来了一杯温开水,叮嘱我:“好好照顾好自己,特殊时期,千万不要感冒。我还有很多农活,我先去忙。”说完,她拍了拍我,我虚弱地说:“好。”

从那后,每个月的特殊时期,我总是穿得比平时多。特别是夏天,别人穿短袖,我得穿长袖,在家我就得加一件衣服在外。从那后我就再也不敢在特殊时期感冒,因为我知道我的老毛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