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中国风
  • 拾忆梦想飞扬
  • 仓原弦穆
  • 2020字
  • 2021-09-24 21:31:42

雨淅淅沥沥地打在窗上,失重地滑落,滴落在窗缝里。连窗户都爬上了一层雾,水汽凝结,模糊了我们的视野。风随着空白处疯狂地袭来,不留一丝温柔,蹂躏着我们的身体,在教室里穿梭而过。窗外的树也瑟瑟发抖,不由得害怕起来,裹紧自己颤抖的身躯。

车在路上飞驰着,不愿接受这残忍地风雨的洗礼。行人撑伞,彳亍前行,结合着紧张而欢快的旋律,又快速走过每一个陷阱,害怕被溅湿,害怕被沦陷。地板砖被洗得发白,一团又一团水印刻在地上,透过倒影,我们清楚地看到了我们自己;当然也有模糊的时候,我们沉沦在破损的身影中,随风摇曳,无法复原。

每天下午放学,我和三两个好友一起去校门外吃晚餐。我最爱路边移动摊贩的酸辣宽粉,简单方便快捷。只见阿姨从桶里捞出宽粉,扔进热气腾腾地锅里,然后在瓢里放着佐料,等个五六分钟,把蔬菜又扔进锅里,紧接着和宽粉一起捞起来,双手抖几抖,便倒入打包盒内。有时候遇到时间紧凑的情况,我便请同桌帮我带回来,在课桌上吃晚饭。然后擦擦嘴,又立马投入学习中。

我喜欢唯美的意境,更喜欢唯美的情景。特别是校园内银杏树叶翩翩落下,我希望来一次唯美的邂逅,不管和我对向而来的是男子,还是女子。人生的机遇讲究缘分,石碑上刻着醒世名言,时刻叮咛着我的目标。

万事万物在我的眼里都是有生命的,也因此万事万物都成了我至亲至爱之人,也因此在我的笔下它们成了我一个又一个爱人或恋人。对于懵懂的我们,我们渴望有一段纯洁的爱情,像小说里那样邂逅一个蹁跹走来,文质彬彬的男生。

老师们总说言情小说害人,看多了影响身心健康。其实不全是,我们只是向往里面的故事情节。言情小说物化了人物,美化了现实,正是我们没经历过社会上的泥流,小说里也很少把社会深刻地写出来,我们才认为这世界一切美好,所谓‘世界充满爱’。

古文越多了,我也开始写起诗来。当然除了学习的积累之外,音乐也熏陶了我。好友小米经常放着河图的歌,以至于我也耳熟能详,能大致唱出其中的歌词,能够身临其境地领悟情景,领悟每一字每一句,同歌唱者一起感受喜怒哀乐。

俗话说文史不分家,每次听河图的歌,我都会联想历史背景,或者想到某个历史人物。比如河图的《倾尽天下》,我会想到杨玉环的一生,想到她和玄宗的爱情佳话,也会想到安史之乱,想到红颜凋敝。我喜欢李白每次课上拓展延伸讲的历史背景,特别是关于感情。历史在不断发展,社会在不断发展,为了感情,粉骨碎身都不怕,为了气节,杀身成仁都不惧。

我也因此喜欢写诗,特别是听着中国风的歌曲,听着墨明棋妙的歌词,更有感觉。董贞的歌我也喜欢,只要文曲优美,我都会反复聆听。表哥送了我个MP3,同桌借了张SD卡,我请小芳帮我下载一些歌曲。

她是个粗心大意的人,有时候连她喜欢的动漫歌曲也一并下载,我一听感觉不对,不像是有韵味的歌曲,便看了下目录,原来是《妖精的尾巴》主题曲。同学们大多数都是诺基亚的手机(现在同类型的叫老年机),极个别是智能手机,可以听歌。班上很多人都用MP3或MP4,用它听歌,音质音色才是最好的。

同桌金香同学也被我感染了,也喜欢上了中国风歌曲。渐渐地我们的这个中国风队伍逐渐壮大。连男生也喜欢柔和风中国风,特别是小灰灰同学。他喜欢唱歌,没事喜欢卖弄两嗓,每次我背着书包走到教学楼下,都能听见四楼传来他响亮的歌声,不知道还以为我们走进了KTV。我的好友还有小胖,他是个内敛的男生,但却乐于助人,甘于奉献,也是数学课代表,每次我有数学问题就会和他探讨交流。他听的歌很杂,各种类型的都有,他说:“音乐好听就好,不管内容。”“小仓,我知道你喜欢古风歌曲,有时间你可以把SD卡拿给我,我帮你下歌。”我听了特感动,别看他一身肥肉,做起事来从不喊累,每次体育课,即便最后一名也坚持跑完全程。

还有个好友叫曹皮,最开始我以为是他父母取错了名字。后来才知道,他特别顽皮,所以叫曹皮。三国有个曹丕,十九班有个曹皮。曹皮喜欢开玩笑,一米八五的大高个,镶嵌在后门边,每次我收作业都能看见他那幽怨的眼神,仿佛在和桌子说:“你挡住我抻腿了。”他的女朋友叫佘颖,也和我做过同桌。佘颖特别喜欢古风歌曲,他喜欢动感歌曲,可是真爱至上,他特别宠女友,也跟着女友一起听古风,每次看他想要切歌却又欲罢不能的模样真是好笑。

我和小米、金香常常课间站在教室外的走廊上,戴着耳机,放着熟悉的歌词,嘴里一起和着词。不管是十分钟,还是五分钟,我们投入放下,放松身心,身心神往。我们和歌唱者同心同德,温婉伤感的文字与曲风,激起我们情感的共鸣。

我们常常忘了时间,有时候老师从我们身边路过,我们都没注意。等老师说一句:“你们在做什么呢?这么认真”,我们便灰溜溜地快速拔掉耳机,关掉MP3,马上冲进教室。午休时,我们做完作业便戴着耳机,开始小栖,音乐能很快将我们很快带进梦乡,梦里我们一起遨游快乐的世界。

音乐也可以舒缓情绪,带走我们一起烦恼,带走我们一切悲伤的情绪,带走一切伤痛。镌刻心上便是文字,便是曲风。那些饶有中国意的歌曲,是我每次创作写诗时的灵感来源,也是我平复一切的灵丹妙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