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分科

  • 拾忆梦想飞扬
  • 仓原弦穆
  • 2007字
  • 2021-09-04 20:08:28

每晚晚自习后,便是我们的休息时间。漆黑的夜空,昏暗的灯光,我们提着暖水壶走在校园狭长的小路上。

我和室友谈笑风生,聆听路上的欢声笑语,当然也有些特别的风景,有的在校园内石桌上探讨知识,有的在校园里栏杆处享受美食,有的在校园里操场上锻炼身体。

我们加快脚步,飞速的向寝室楼走去。我们争分夺秒,每晚十点半学校必定断电关灯,我们得抢在熄灯前洗漱完毕,不然黑灯瞎火,还得小心翼翼,避免磕磕碰碰。

每天的旧知识得复习,新知识得预习。我们都在桌上放了一个小桌子,小台灯,为避免关灯后未完成当日的学习任务,我学习速度较慢,每晚忙到十二点后才能关灯睡觉。

中午吃饭,按部就班地下课冲到校内食堂,排队打饭。中午就餐像赶鸭子上架,虽迅猛但秩序井然,我狼吞虎咽,快速扒拉完饭菜,然后快速洗碗。虽然一洗二清三消毒,可是我常为了节省时间,直接忽略三消毒。我在学校吃午餐,每天可以省五元钱,这样我就可以多买一本作文书。

我迷上了看书,它仿佛是一种无解的毒药,让我沉迷久久不能自拔。它身上有一种独特的味道,虽无色无味,但一旦沉浸其中,浑然不觉间,举手投足间,释散而来的便是它的毒气,让人欲罢不能,长久想念。

我常常被迷的神魂颠倒,仿若入醉梦仙霖,看凤蝶浅笑,美人莞尔。听琴瑟嫣然,琵琶含笑。悦泫泫露盈,云烟娟娟。于是,身子摇曳,和谐应和,蔓蔓轻舞,沉醉不知时光。

看书是我最快乐的时光,透过书籍,我仿佛走进了作者的心中,我仿佛作者笔下那一个个鲜活的人物,我已身临其境,感受当下的一切,喜怒哀乐都成了我自己。

我喜欢看作文书,也喜欢把所有的一切当作‘恋人’来写,不管是人是物是景,它们都是我的另一半,于我都有很深的感情。

我是个特立独行的人,与其他人格格不入。但我的行为仍旧影响了其他人,其他同学也开始看课外书籍,或许他们认为我获得了宝藏,也想要去书海里去畅游一番。

时间在文字里一个一个消逝,在我的每一个笔下一笔一笔流逝。临近期末,最让人头疼的时候又到来了,期末考试加高一分科。我想:文科更适合我。从日常种种表现来看,物理化让人害怕,政史地让人亲近。而且我很喜欢地理,以后打算去周游世界。

我问了问旁边的唐僧,他说他要学理科,理科好就业,而且他的梦想是医生。我摇了摇头,说了句:“兄弟,对不住,我们没法穿一条裤子了!”我也不知道,我选择了文科,以后学不学得走,就我这水平,感觉会挂。

然后我也问了我们的班长小龙同学,他说:“其实,文科理科对于我而言只是学习的科目有些不一样,但是该努力的还是要努力的!小仓,我相信你通过努力会达到目标的!”

晚上,上完晚自习,我和兰亭走在路上,探讨着分科的事。她微笑着:“小仓,不管以后我们还是不是室友,不管我们以后在哪儿,我都会在心里送上我最诚挚的祝福!”我听了,点了点头。兰亭是个聪明开朗的小女生,而且又是英语课代表,我想她一定会在期末考试中取得优异的成绩。

我们一起打水,穿过一个又一个路口。我有些伤感,不管我去了哪个班,我的心一直在一班,我永远是一班的学生。

站在长长的空旷的走廊上,我远远地看着远处的万家灯火。霓虹弥漫开来,一个又一个朦胧的圆,闪过我的视线。一家人一直在一起真好,不知道妈妈现在在做什么呢?人长大了,总是会做各种各样的的选择,并且为此承担责任与后果。

风呼啸而来,划过耳畔,久久回荡,瑟瑟作响。我听见树木呼呼大喊:“就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紧接着,雨点儿一粒一粒落下来,拍打在手臂上,忽而越来越大,不断线地侵蚀大地,侵蚀我们的肌肤,浸湿我们的心灵,关上了我们的灵魂。

一束又一束透明的枯枝,跌落下来,重重的摔在地上,以至于身体变形,渐渐地形成凹陷,然后经过力的相互作用,又舒展开来。

灯火已朦胧,隐隐约约,昏昏暗暗,早已丢失了先前的色彩,不再斑斓。思念却更加深刻,想念母亲,想念父亲,想念妹妹,想念一家人团聚的时光。任凭风雨飘零,我仍旧岿然不动,像是下定了决心要奋力拼搏的勇士,与这不和谐的因素对抗到底。

我转过身来,望向长长的楼道。昏暗的灯光下隐射一个孤单的身影,我摸了摸手肘,径直向寝室走去。

该来的都会来,不必惧怕,不必惶恐,是金子哪里都会发光,是糙石哪里都一样。

期末考试来临,我握着笔在考场里奋笔疾书,不受身边任何因素的影响,不顾周遭的一切,调控我有序的节奏。考场里只有两三个人是同班同学,答案试卷,我转过头望向他们,微笑着。然后回头,检查平铺在课桌上的试卷。

不管结果如何,努力过就无悔。不管分科怎样,彼此相爱相牵挂。温和的阳光透过门缝折射过来,暖暖的。

果不其然,我分到了文科班,而唐僧依旧在一班。他的同桌早就该换人了,我也懒得听他的唠叨,如今想听也听不到了。和我同被分出去的还有几位同学,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我们去了文科,总有人填补一班教室内位置的空缺。

学校6个文科班,我和一班某一位同学恰巧分到同一个文科班(高一十九班)。当我看到她的名字时,顿时激动起来,还好上帝为我打开了另一扇窗,不然我欣赏不了其他的风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