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不论天涯,友谊长存

  • 拾忆梦想飞扬
  • 仓原弦穆
  • 2050字
  • 2021-06-04 16:10:39

这世间除去亲情之外,便是友情最为珍贵。友谊如酒,越斟酌越醇香,不会变质永保初心。细细品来,入唇浓烈,入齿微苦,舌尖处却满是麻木,沁入心田,不知沉醉。微微薰薰,踉踉跄跄,两腮处却泛起涟漪,沁入心脾,不知酣醉。

人生相逢一笑,谈笑风生。人生相识恨晚,高谈言欢。人生相遇难觅,畅所欲言。人生相见不易,相得甚欢。人这辈子,能交心的朋友不多,能两肋插刀的朋友也不多。朋友不在多,只要她是一颗真心待你,仅此足矣。

我在家刻苦复习,想为最后的冲刺准备。我是一只笨鸟,离海燕还很远很远,想要并肩齐行,就不得不咬牙高飞,习得本领。

七日,我早早的吃过饭,妈妈叮嘱我后,我便满怀信心地奔赴考场,语文、数学、英语……

每堂考完,我和老班长一起对答案,不听不知道,一听吓一跳,顿时惶恐不安,感觉自己不能和海燕在一起了,心里有些失落。

考完最后一堂,我快速地飞奔出考场,终于解脱了。我望向楼道外的天空,白云飘浮,阳光温和,霞辉散漫,在湛蓝的天空下,显得更加美丽。

考完后,便是漫长的等待。而等待对我而言却是如此煎熬,如此漫长。太阳一天比一天毒辣,一天比一天狠毒,晒在身上,好像万鞭长鞭打在身上,万分疼痛。

我站在三楼露台处遥望,望向四周。近处房屋倒塌,青瓦割断,百草丛生,青苔肆意,没过屋顶,原来早已物是人非,屋内陈设破烂,或许虫蛇交替,或许禽鸟横行,大概屋内有什么粮食美景。不远处,车辆往来,快速飞驰,田间小路阡陌,交通相互。行人翩翩,青衣布纱,蔓草萋萋,和着知了的蝉鸣声,仿佛唱起了农歌。

邻居栖息在柚子树下,躺在躺椅里,好生惬意,仿佛在等待树上的果实成熟。麻雀栖息在柚子树上,站立在树干上,好生欢愉,仿佛在等待朋友的杳杳音信。突然,麻雀往他处飞行,惊起了酣睡的树叶,树叶惊慌地抖动着身体。风儿时不时吹来,也和着和谐的画面,勾勒了一幅美丽的画卷。

在传送信息不便的时代,一般通过电话或者信息。可是我有亭亭家的电话号码却弄破了纸张,我自己连秋秋也没有,更别说和亭亭联系了,所以一切都得靠等。不知道亭亭怎么样了,她是否和我一样,在焦灼的等待,她是否和我一样在焦虑的等候。

农活没那么繁忙,最多的便是洗衣服做饭。我做饭喜欢独创,更喜欢沉浸制作美食时的认真状态。不管荤素,我都能做成美味佳肴。烹制时,一定要注意火候,可大可小可调节。

我常去河边洗衣服,如果清晨不凑巧的话,你会遇到好物—蛇。我常常惊恐万分,立马背着背篓飞速地向河边跑去,所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因为小时候,邻居男孩把死蛇放在我脸上,这件事给我造成了一定程度的畏惧。

有时候幸运的话,会遇到海燕,我们可以畅聊几句。早已没了以前的亲切,或许时间和距离拉近了我们的陌生感。我们平行不相交,彼此有了自己的朋友圈,彼此在自己的交际圈交流。

八月终于来到,我和其他同学报了学校暑假计算机免费培训班。计算机老师给我们讲解知识,特别是说到一技之长,他说到他自己,喜欢用五笔输入法,而不喜欢用全拼输入法,五笔快,最快的一分钟可以敲打两百多个字。我仔细地学着,也学会了五笔输入法。

八月十日发榜,我和海燕一起去重点初中看看校门外发布的张贴榜。怀着忐忑的心情,我们来到重点初中处。看到很多人都围着公告,好几个公示牌,我翻来覆去的寻找,终于在倒数第三个公示牌处看到了我的名字。前些时间听说了重点中学中考录取线是627分,当时我还害怕进去不了重点中学,如今看到自己的名字,真的是万分幸运,终究努力会有回报。

接着我又寻找亭亭的名字,可是翻来覆去的没找到。很遗憾,我们不能在一起学习,或许她在其他学校吧。看到我们班很多人进入了重点中学,我由衷地开心。

紧接着便是领毕业证书的时间,当见到老班的时候,我接过老班手里沉甸甸的红色的本子的时候,面对老班深深鞠了一躬,‘此时无声胜有声’,没有什么报答比尊敬和崇拜更为有力,更为有意义。

老班语重心长地说:“小仓,恭喜你考上了重点中学,老师为你感到高兴。”我听了,心里十分开心,拿着红色的本子一边走一边看。看到语文114分,数学130分,英语136分……

“平时数学七十几分,模考一百一十几分,这次竟然能考到一百三十分,真的太神奇了。不过英语比平时考差了,平时模考一百四十几。”我思考着。我算了算,总分635分,差不多压线通过重点中学的录取线。

我快速地跑回家去,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妈妈。妈妈告诉我:“海燕考了六百八十五分,小仓,你得继续努力!”我听了,不足为奇,她的学习能力确实非常强,各方面综合能力特别厉害,学的快,吸收的快。

我去亭亭家准备告诉她这个好消息,来到楼下,却发现她已不在此处居住。她搬家了?搬到哪儿了呢?我们不是说好的在一起,怎么不辞而别了呢?她在哪个地方呢?我很想她,想她的微笑,想她和我一起学习,想她和我一起愉快交谈。

或许她去了广州,我曾听她说,她想去她父母那儿,毕竟多年不见父母,她十分想念。她想在父母的陪伴下,茁壮成长。而我不能自私地要求,是朋友总会分别,是朋友总会分离。

人去楼空,连天空都如此昏暗,和我此刻的心情一样,依依不舍。我想:不管她在哪儿,我对她的友谊依旧不变,友谊长存。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