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亲爱的,对不起

  • 拾忆梦想飞扬
  • 仓原弦穆
  • 2009字
  • 2021-03-22 12:25:49

时光飞逝,春秋冬夏,每一天,太阳东升西落,第二日又重复如此。

繁花盛开,朵朵飘移,在风中飞舞。然而又繁华落尽,朵朵低零,在地上安息。世间万物都有自己的发展规律,包括人类,从出生,成长,成熟,到瓜熟蒂落至死亡。

我们无法左右我们的生命规律,无法在世间苟延,世间万物都有自己复杂的裙带关系。每株植物都连带每条枝干或每条枝叶,它们或是自己的朋友,抑或是自己的亲人,永远都和自己连根,所谓“本是同根生”。一旦夹断根部,便血肉模糊,痛不欲生,那种痛是永恒的。

我每天在第二初中愉快地学习,和新朋友一起探讨学习,知识,八卦,百科。日复一日,和他们建立了深厚的友谊。每天奔跑在宽广的操场上,每天遥望蓝蓝的天空,每天放学和朋友分路狂奔回家。

而海燕一样,她在重点初中也认识了她的新朋友,每半个月她都会告诉我他们学校的趣事,我们的友谊并非因地域问题而有变化。

而这次我仍旧在老地方等她,却迟迟不见她的身影。我在路口等待,任凭蚊虫叮咬,任凭烈日灼心,我来回跺步,焦急地望着她回来的方向。我心想:她或许已忘了还有某个人在某个路口等她。等到天快黑了,我缓慢的走向家去。

第二天一早,她来找我,尚未进屋,一看到我立马拉着我走到一边有些难过的对我说:“对不起,小仓,不是我忘了约定,而是我家里有急事,我妈妈生了很严重的病,我一放学立马奔上医院去看她。”说完她啜泣起来:“妈妈,需要每天需要吃很多的药,整个人都显瘦了很多。”我心里一沉,拉了拉她的手,对她说:“阿姨,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的。”说完海燕,对我说:“这个周末我得去医院陪母亲。”我坚定地对她说:“没事,阿姨的身体要紧。你快去吧!”

我缓慢地回家,原来这种不幸会发生她的身上,会发生在她的家庭里。我闭着眼睛,双手合十,默默祈祷:“希望阿姨快点好起来。上帝,请还她一个健康的妈妈。”

又到了周一,然而这次却是沉重而又沉闷的。我怀着忐忑不安,惶惶不安的心情,听着校长在台上致辞。我和亭亭聊着我的朋友,她也似乎感受到了我的悲伤,自己也有些悲怆。

阴云掩盖了太阳,接连几日阴雨天气,细雨绵绵,雨雾濛濛,空气中夹杂着一些凉意,或许是十一月份的原因,深秋时节,秋风瑟瑟。

中旬,海燕放假,我可以知道她妈妈的情况。可是天公不作美,还未到中旬,便传来噩耗。她妈妈因为直肠癌去世,这个消息是我回家我听到妈妈说的,它仿如晴天霹雳,震撼了我。

马路对面,敲锣打鼓,空气传来了哀鸣声,声声入耳,悲怆恫天。我想此刻海燕可能是最难过的,毕竟是自己至亲至爱的人死去。我好想跑过去抱抱她,可是妈妈说这种事她人最好别去别人家里,等到丧席再去。

漫长的两天,漫长的周末,我不知道我要等多久,才可能看到她,才可能看到她瘦骨嶙峋的她,才可能看到遍体鳞伤的她,才可能看到她千疮百孔的她。她是否暗自在黑夜里哭泣,她是否任由暗夜吞噬。她是否每天以泪洗面,她是否每天泪流满面,她身边是否有人保护她,未来的路她该怎么走。

下葬的日子已定好,在周二。对不起,我的海燕,这次可能要让你单飞了,我没能力保护你。我想,你双眼红肿,我没法保护你,替你拭去眼角的泪水。我想,你彻夜难眠,我没法保护你,替你承担这一切。

我没法忍着难受上课,却又不得不完成作为一个学生的义务。老师在讲台上“嗡嗡”地讲着,而我的心却在想你,此刻跪在棺材前的你。

看到自己挚爱的人躺在另一个世界,自己也想跟着她去,留下生的人难过,逝去的却难得逍遥。看着自己最爱的人躺在另一个天堂,想着她在另一个世界可以过得幸福快乐,自己的人生也可以得到她的在天庇佑。

没有任何母亲可以舍得下自己的孩子,独自离开。没有任何母亲可以舍得下自己的宝贝,独自逝去。这世上的每个人都会有从生到死的一天,只是时间的长短,如果对于人世,没有什么留恋,抑或偶遇意外,而不得已弃掉快乐的生活,忘掉疼痛,忘掉过往,忘掉尘世,奔赴天堂。

海燕,对不起,此刻我不在你的身边。不是我故意,也不是我无意,我是“心有力而余不足”,我没有任何可以保护你的能力,身在人世,我们总会被这样的权利和义务牵绊,作为人,这是我修行的必经之路。作为个人,这是我们修行的必经之路。

如果可以,如果我有能力,我想让你的妈妈起死回生,让你的妈妈陪伴你多一些时间,让你的妈妈陪着你以后出嫁。

如果可以,如果我有能力,我想减轻你的伤痛,让你少受离别之疼,少受挚爱之痛。

如果可以,我想用我的寿命期限换你的妈妈,对于我而言,认识你,成为你的朋友,这辈子已经死而无憾。

可是,亲爱的,对不起。原谅我没办法陪你在你身边。你所承受的,并不是你这个年龄段所能承担的。我多么想把你抱在我的怀里,让你不那么孤单,不那么无助。

亲爱的,对不起,原谅我没能力保护你。等某天我有足够的能力,等某天我足够强大,刀枪不入时,我便可以保护你,为你撑起保护伞,不让你经受狂风骤雨,不让你经受血雨腥风。

亲爱的,对不起,我想朋友之间可以相互理解。你的身边走了一位至爱,但是我依旧在你身边,不离不弃,我想这世间友谊长存。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