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向左,向右
  • 拾忆梦想飞扬
  • 仓原弦穆
  • 2100字
  • 2021-01-06 18:50:47

暑假是漫长而又枯燥乏味的,或许是因为少了朋友的陪伴,或许是因为未来无知,也或许我和海燕之间隔了一条“路”,也或许大家都在忙碌自己的事,很少交流和沟通。

知了在树上叫个不停,我躺在黄桷树下乘凉,望着天空,望着白云,想着我和她的约定,想着临近开学,想着可能会分道扬镳,心里不由得一阵难过。

妈妈站在家门口大声呼喊着我的名字,我立马跑了过去。妈妈对我说:“小仓,我刚托江叔带信回来,问了一下你们班主任,她说你考了264分,考上了第二初中。”听到这儿,我高兴得跳了起来,说“妈妈,那你问了海燕考了多少分呀!”妈妈拍了拍我的肩膀对我说:“你可以去找她问一问哟!”我像是收到了重点大学通知书一样,开开心心地跑去找海燕。她慢跺跺地跺步,我看她这样,连忙地询问到:“海燕,你怎么了?”她有些失落地说道:“小仓,我不能和你读一个学校了”说完,她开始哭泣。我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没事,考差了,大不了我去你的学校读书,陪着你,我们又可以愉快的玩耍了!”

海燕摇摇头,失望地说道:“小仓,不是我考得差,而是我考上了重点初中!”说完她又开始抽泣。我听了恍然大悟。我知道重点初中,需要住校,需要上早晚自习,半个月放两天假。听到这儿,我脸上顿时严肃起来,转而又放松下来,对海燕说道:“没事,每个月不是有那么几天么,我们总会见面的。”我拉了拉海燕的手,摸了摸她的头发。我明白:“此时无声胜有声”,果断选择转身离开。她向左回家,我向右回家。

是朋友,总会相聚,是朋友,也总会离别。因为我们两个选择的不一样,因为我们走的路不一样,我们的梦想不一样,所以分开。

9月1日开学,每位家长牵着自己的孩子,满怀希冀地去学校报名。第二初中因离家近,我选择了走路,而重点初中离家远,海燕选择坐车去。我看见她背着书包,上了村口的公交车,头也不回地淹没在车上的人群里。或许从这一刻注定我已跟不上她的脚步。

新学校报名,真的是辗转不开。一会儿这儿,一会儿那儿,还没开始,我已身心疲惫,可是我也没办法,被我妈强拖着走,因为我知道,我一松懈,我妈的“无影脚”绝对饶不了我。

不知不觉,已开学了一周。新的学校哪儿都好,就是厕所太远。十分钟的下课时间,感觉不够用,你正在方便解决燃眉之急之时,刺耳的上课铃声便催促你。新的班主任和蔼温柔,但毕竟对于我而言,突然适应新的环境,适应新的教学方式,需要时间。新的英语老师,身材苗条,魔鬼教学,虽然严苛,但我仍旧喜欢英语课。对于初中而言,还要学习什么思想品德和历史,对于刚步入新阶段的学生,需要我们自我调试。

特别期盼的就是我们的微机课,每周就那么两节课,却是我们放松游戏的愉快时光。当老师让我们交完作业时,我们马上投入到游戏里。“抢海登录”是我们最热衷的枪机游戏,简单,快捷,特别喜欢暴打敌人。当然也有部分同学见不了“血腥”,玩的是什么卡哇伊的“泡泡龙”,吞食升级。

除了微机课,能够让我们活动筋骨的就是体育课。对于我而言,特别的“衰”,基本每次姨妈光顾时,都是体育课。女生特殊期间又不方便请假,本身我又内敛,我只得咬牙坚持,以至于身心疲惫。或许正是因为这样,为我以后获得了优异的体育升学成绩提供了基础。

历史老师在讲台上按部就班的讲述着那一篇篇知识经历了时间的沉淀的中国文化,给我们推荐阅读书籍《上下五千年》,好像作为中国人如果不了解过去,就不算个人。他给我们讲解历史文化,历史传统及历史演变,我们在无聊而又枯燥乏味的课堂里,找寻最质朴的“中国情怀”。

思想品德课是最有趣最让我们全神贯注学习的一堂课。我们政治老师叫“小尹”,他那风趣的外表,最幽默的语调,最诙谐的话语,让我们忍俊不禁,尤其是他那火箭般的读字速度,让我们不得由衷赞叹!他最爱和我们打成一片,课上是老师,课下可谓“同道中人”,我们班的大小事,他都了如指掌。

随着时间的一天一天流逝,在秋天美丽的校园风景里,我渐渐习惯了没有“海燕”的生活,习惯了独来独往,习惯了行色匆匆,来去自如,在忙碌的校园生活里,我已来不及悲伤,来不及感叹,因为知识推着我前行。

车水马龙,灯红酒绿,人来人往,我只是人群中最渺小的“蝼蚁”,力量微薄,茕茕独立,我早已适应了独立的生活,只是在我的心里那一个狭小的角落,仍旧住着“一个人”。

今天是第二周的周五,我满脸兴奋地上学,聚精会神地听课,因为下午放学,我就可以去找海燕玩了。想来我们已经有十五天没见过面了,这漫长的十五天,仿佛是漫长的十五个世纪,我很“想她”,我很“想她”。一打放学铃,我立马收拾好书包,来不及看书籍是否整齐,飞速地奔出教室,以神速奔向海燕的家。

我站在槐树下,跺步。我的视线从未离开过那弯弯曲曲的小路,想着能有海燕的身影。时间一点一点流逝,天一点一点变灰,周围染上一层朦胧色。百家灯光,缓缓升晕开,海燕才出现我的视线里。我急忙跑过去,急切地问她:“最近怎么样?”,她和我说:“她一切都好”,还和我说了他们学校新颖的事。听她的描述,我多么想去她的学校看一看,想去她的世界去了解。

天黑了,仿佛把我弱小的身子压垮了,我们两个像是平行世界的路人,被这黑色给拉锯开来。我多想和她畅聊一晚,可是我知道我该回家了,又到了分岔的路口。原来,她向左,我向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