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大革命

  • 拾忆梦想飞扬
  • 仓原弦穆
  • 2018字
  • 2017-11-07 14:44:03

自从‘石头’颁布了一系列改革政策,班上每一位学生都开始严格遵守,严格执行,丝毫不敢马虎,按照条例规定,如果出现丝毫懈怠,就会被‘斩首示众’,就会被‘马革裹尸’。

这超前的改革,有点像蒋介石统治,专攻,非治,辽野,齐身。‘石头’想争取每年‘优秀班集体’的荣誉,于是满怀信心,把所有的期许放在我们的身上,为我们量身定制,量体裁衣,教我们扬长避短而又严慈相济。

自从‘改革’一提出,整个班上热血沸腾,人声鼎沸。每个人都投身于实践,投身于社会,投身于学习。当然投身于这项‘伟大的革命事业’里,还有我们的各科科任老师,受政策影响,其他老师也为我们颁布了一系列附则,在这种高压,高强的条例下,我们忍辱偷生。

我们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持对外开放,坚持弘扬中华文明,坚持改革内政,坚持贸易往来。所谓贸易往来也就是班级与班级之间,开展友谊交流,学术交流活动。所谓改革内政,针对班级的问题,设置监督督导制度,内部各个部门,各个机构相互扶持,相互发展。石头说中华文明是一个国家的最深的烙印,如何把这种印记加深就需要我们的大力宣传。坚持对外开放,引进其他学校先进的生产技术,教育经验来改革自我。

规定制定后,石头开始从班上七十多个人里开始挑选优秀干部,积极政府份子,设计领导核心,分设指挥部、教育部、审计局、劳动技术服务、督导。五局合一,都听从领导核心的指挥,有点像皇帝颁发召令,以领导核心为重心,中心发展,局部扩展。

若是部门里你说谁最重要,其实都是相辅相成的关系,但教育部各科老师们必定尤其关注。我们的成绩直接与老师们的绩效考核,国家奖励挂钩,重点在于教师们都希望我们考上适合自己的中学,继续我们的学业,而不是辍学在家或者是外出打工。社会不断向前发展,教育也得更新换代,跟上科学技术的与时俱进。

石头一直强调我们的价值,不管是社会价值,还是自我价值。人生的价值,在于不断的精神探索,在于永无止境的追求,在于不断的汲取学习,提升自我,便成了一辈子的事。

哥哥姐姐比我大两届,我读三年级的时候,哥哥姐姐读五年级,常常一个校园里看到他们的身影,然后亲切地互相问候,我喜欢甜美地称呼别人,问候亲人。

学校里两栋教学楼,每天人声鼎沸,人山人海。两栋教学楼呈现平行方向,下课时,我们经常和对面低年级的同学四目相望。我喜欢对面教学楼楼顶停格的鸽子,喜欢它的千姿百态,千娇百媚,喜欢它扑腾的瞬间,张扬的生命力,喜欢它飞翔时的高度专注。张开双翅的瞬间,便是生命的魅力,便是人生的魅力。

石头的儿子也和我哥哥姐姐一样,在读五年级。经常中午石头守我们午自习时,他经常跑到我们班,询问石头的帮助。我常常看到这个清秀的男生,高大而又俊俏。每次他的熟悉的脚步,我一听便知道是他来了,于是幻想我能有个自己的弟弟,或者哥哥。哥哥可以保护我,可以宠溺我一辈子,凡事能有人扛在我的前面。我可以保护弟弟,争当大哥大,我这女汉纸的性格,什么都要自己咬牙坚持的性格怕是一辈子都改不了。

幻想便成了一辈子的幻想,我的人生旅途上没有过分的宠爱,也不会去过度宠爱他人。有个哥哥便成了我人生旅途中的一种遗憾,也便成了我人生的缺憾。

儿童时期,男孩子都比较顽皮,喜欢捣蛋。比如有些男孩子玩水,常常放学义务劳动时,有口袋接水故意泼在女生身上,然后等待追逐打闹。再比如体育课上,因为位置比较靠近,做伸展运动时常常用手戳女生的后背或者头发。

学校里一望无际的都是碾压的水泥路,坚硬但却平坦。上午第二节课课后三十分钟的时间,都要求做早操。常常这时候,男生便逃跑在教学楼背后各种深丛里吃着早饭或者说才从小卖部买的零食,也有的人跑到厕所一直等待早操做完。我在想厕所不臭呢?怎么大家都喜欢厕所?

因为我们班上有督导制度,男生便不敢私自逃离早操,因为会被惩罚,会被站小黑板。你若想成为班上的光荣使者,可以去试一试,挑战石头的耐性。能尽量不惹石头,就别去拿鸡蛋和它相碰,不然怕不是‘粉骨碎身全不怕’,也不是‘清白留人间’;怕是臭气熏天,鸡飞蛋打,还流失了自我。

很多人听着广播通知,扭扭捏捏,半天挪步操场。这时候‘老魏’(教导主任兼体育主任)一声巨吼,整个教学楼好像都颤了颤,全体学生受到这巨大的咆哮,都胆战心惊地加快脚步。

舞台上领操的那个靓丽的倩影便是她的女儿,当然是与我同届一班的‘老胡’(一班班主任)学生。老胡比石头更变态,例法更苛刻,石头大革命的翻版,升级版。每次放学回家,我们排好队,走在校门口,必定一班的灯还亮着。我常常在想,这些老师们是有多舍不得学生,常常请他们回家‘吃饭’。一班是走的最晚,放学最晚,但好成绩的同学最多,排名奖项最多的。一班便成了石头的效仿对象,所以才会改革内政,自我发展,相互监督。

一班长得漂亮的女生也最多,比如老魏的女儿,每次表演都有她的惊艳出场,如果我是个男生,绝对会排队追她,因为她身上与生俱来的气质,超凡脱俗。我每次坐在台下欣赏她的表演,多么期待那舞台上表演的人是我呀。

不仅班级大革命,学校大革命也在悄然滋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