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生活经书

  • 拾忆梦想飞扬
  • 仓原弦穆
  • 2026字
  • 2017-11-07 14:35:59

生活里发生了太多的小事,这些小事构成了我们一次次的的经历,难过,痛苦,悲伤,喜悦,欢乐。每次都刻骨铭心,岁月的痕迹总是难以湮灭,在我们的脸上,在我们的身体里留下刻刀。

辗转多年,然后发现某些小的事件,一直在我们的脑海里,挥之不去,或许那是一种‘沧桑’,在我们的骨子里,有些事,有些‘沧桑’在我的人生旅程里难以磨灭。

时间的沙漏,嘀嗒嘀嗒的走个不停,一点一点从我们的指缝间溜走,一点一点从我的手中滑过,然后温婉了丝丝缕缕的触感。我看它定格在某一个瞬间,某一个霎时,某一个刹那……

家里的日子越来越萧条,生活水平越来越紧张,我们也越来越拮据。妈妈和爸爸,始终都想修一所新的楼房,也一直都在努力着。妈妈从日常的财米油盐里精精挑细选,爸爸从日常的普通工资里精打细算。

农村里,最多的就是依靠牲畜来赚钱,喂猪,喂鸡,喂鸭。我们家喂了两头大白猪,五只小鸡。赚钱总得投入,前期的‘饲料’催养,有点像薯条这类‘膨化’食品,需要让猪体型‘膨胀’变大,然后变胖,变重。相比之下,鸡就简单,它需要时间的成长与历练,所谓鹤立鸡群,也所谓闻鸡起舞,这些都与它的历练脱不了关系。

外婆工作的那户人家,在医院背后的旧式居民楼里。妈妈常常拿给我几块钱,让我一个人去找外婆,让外婆帮我买菜。外婆总是疼我的,每次去她都会塞给我一些吃的,要么就是哥哥姐姐阿姨们穿过了的衣服,每次我总会有‘礼物’,总会有‘惊喜’。生活里的吃穿住行,雨露均沾,外婆风里雨里都带给我生活的启迪,生命的启慰。

我穿梭在大街小巷,来来往往的人群,缓慢前行的自行车,吆喝卖菜的人们,宽容他人但安抚秩序的城管,我看见很多孩子的手都被父母拉着,我一个人走在街上,仿佛有点格格不入,但却谨小慎微,谨言慎行,大步流星地走在青石板上。

那时候大姨父跟着我大姨,一起在我外婆这边。(有点像倒插门)大姨在城南的旧式小厂房里,过着自己的生活。我的两个姐姐也随着她们颠沛流离。

大姨有一辆做生意的车,长两米,宽零点八米,高一点八米。大姨父常常跟着我的大姨,学手艺,学制作。大姨父骨瘦如柴,身材高大,清秀俊朗,比起我爸爸那副‘贼眉鼠脸’,远超太多。

不过,每次大姨父总是‘碰壁’,因为个子太高,总是撞在推拉的卖凉皮的车上,总是叮叮当当响个不停,当然我也笑个不停。起早贪黑,每一张皮都要自己提前做好,两个人齐心协力,大姨父属于没脾气的类型,虽然有时候大男子主义。

忙碌的时候,我的大表姐经常帮忙,她比我大两岁,虽然她跟我一样在学校上学,却总是比我勤快万分,时常带着我的另一个表姐,也就是她的亲妹妹,穿梭在矮小的平房里。

九几年,少有高楼大厦,少有摩天大楼,一排排望去,很多都是低矮的平房。人们的生活水平处于资金资本相对富足的状态。却还是有很多人,因为温饱问题,因为家庭缘故,仍旧在外漂流打拼。有的北漂,有点南游,也有的西走,还有的东去;为了生活的谋计,无计可施,随处漂流。

很多人,分隔两地,咫尺天涯。很多人,背井离乡,家境萧蔷。也有很多人,发家致富,宴请宾客,高朋满座。人与人之间,在此刻也就拉大了差距,渐渐开始拉开了隔膜。在战乱的年代里,我们渴求和平;在饥饿的年代里,我们渴求温饱,在温饱的年代里,我们渴求富裕;在富裕的年代里,我们渴求追求;在追求的年代里,我们渴求幸福。

生命里,我们的一生,宗其根本都是为了自己的生活。只是如何通过自己的双手,如何通过奋斗,来蜕变自己华丽的人生;如何通过学习,来提升自己有用的价值。归根结底,还在于我们有没有先见之明,一生所求,所谓“生活”。

大姐带着自己的妹妹,我和妈妈经常来蹭吃蹭喝。对于妈妈而言,有个姐姐,已是再好不过,因为对于妹妹而言,有心灵的依靠,当然也有物质的帮助,所谓‘血浓于水’,因为生活里每一件琐碎的小事,而相互联系在一起;所谓‘骨肉亲情’,因为生命里的每一次特定的出现,而相互牵扯在一起。

大姨勤劳善良,美丽动人。因此大姨父才不远万里,追逐此地,长留此时。生活所迫,但在这种压力下的他们,他们仍旧举案齐眉,相敬如宾,两个人风风雨雨里相互扶持。有些东西是难以言说,有些情感是难以言表的,所谓‘爱情’也不过如此。

世间少有的恐怕是情感。不管是友情,亲情,爱情,我们总是被其环绕左右,因为每一件事而相互联系;就好像初生的婴儿的纽带,无法割舍,无法抗拒。我们也不愿抗拒,不愿割舍,因为它们是爱的源泉。

姐姐,也为家里献出自己的绵薄之力,仿佛是被家里的浓浓的氛围感染。摊凉皮,制作调料,带孩子,大姨父就像是家庭里的‘老妈子’,伺候着一家老小,因为他不愿看着大姨,这么辛苦,如此劳累,承担了生活里的重担。

舅舅们也常常串门,因为亲情是需要滋养,而不是放任自流。亲人与亲人之间,因为这种微妙,也因这种纽带,情感因而更加深厚,几个兄弟姐妹之间,互相帮助,互相爱护。

我时常去大姨家找表姐玩,我是个粘人的小姑娘,喜欢姐姐们牵我的手,也或者是我去追逐她们的身影。常常看到,大姨父独自推着那辆‘凉皮’车;也或许这就是我们应该独自承受的生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