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留守儿童

  • 拾忆梦想飞扬
  • 仓原弦穆
  • 2102字
  • 2017-11-07 14:32:20

自从上次经历了‘死水’之后,妈妈不再让我靠近池塘边,害怕我再一次发生这样的事,害怕我再一次离开她的身边。

漫长的暑假,我在家里奋笔疾书,因为老陈布置得作业实在是太多了,双管齐下,五管齐下都没有用。(五只笔用胶布缠绕在一起写字。)后来,想了个办法,用复写纸垫在本子夹页里,多垫几张。自然而然就写快了,高效,低时。(复写纸是去银行‘捡的’。)

开学了,我把暑假落水的事告诉海燕,她大吃一惊,不可思议地看着我。她也没想到因为我的调皮捣蛋害了多少人担心,因为我的年幼无知浪费一次生命。她更加的‘疼爱’我,或许这就是友谊,害怕另一个人离开,或者说与世长辞,也或者说猝然长逝。

时间悄悄溜走,不知不觉已二年级,还依旧是老陈的那张‘豆腐皮’的脸,满是‘褶皱’;“不知道什么可以脱离老陈的魔爪,什么时候上苍怜悯我,换一个班主任。老陈布置的作业多,太严苛,我的‘皮肉’快经不住拷打,禁不住摧残,祖国的花儿快‘凋谢了’,什么时候上帝带我走。”我呆呆地想着。

堆积如山的作业,严格规范的书写,冗长的课文背诵,压的我喘不过气来。作业本上的字太潦草,会被老陈叫到办公室,重新‘手把手’教学;课文背不到会被老陈中午留下来,背完再吃饭,就跟‘留守儿童’一样,不过不是说放逐孩子在家,而是监督我们的一举一动。老陈秉持公正公开的态度,认真对待每一个人。

海燕,是我们这组的组长,负责我们的语文背诵,我们的三科作业检查,收发。本原以为海燕会特别对待我,结果也‘老陈’了,太公式化,也更严苛,后来想了想,如果老陈发现弄虚作假,那我早就狗带了,早就洗白白了。

那篇文章,是老陈提前一天就让我们背诵,我不知道是太难还是什么样的原因,班上很多好成绩的学生都背不到。海燕也是今早上匆忙赶来,背诵了前五个自然段。而我只背了两个自然段。老陈昨天就发话了,今天背不到的同学中午留下来,背完再吃饭。

看我吊儿郎当的样子,你就知道我的‘光荣革命’。中午我,海燕,龙月,还有其他几个同学都留下来背课文。空旷的教室,却是朗朗的读书声,真是应了那句‘好读书,不好读书,好读书,不好读书。’

老陈死守门边,就像是守门球员,害怕我们钻‘空隙’,按照四川话来说就是钻‘箜子’。老陈规定背一个同学,走一个同学,我看着她双手叉腰站在那儿,好像拦路虎。我哆哆嗦嗦,颤颤巍巍,看着海燕果敢地拿着书走向老陈,然后大声背诵。我内心摇摆不定,拿着书也走向老陈,还没等我开口,心里咯噔一下又忘了。

反反复复多次尝试,我内心打起了退堂鼓,我急得都快哭了。‘我是不是太笨了,做什么都做不好,比起海燕差远了。’我不安分地想着。看着墙上的钟,一分一秒的流逝,心里很难受。海燕转过身看着我,我看着她坚定的眼神,仿佛在告诉我:“小仓,加油,别怕,你可以的!”

我鼓了鼓腮帮子,涨红了脸,然后深呼吸,努力让自己镇定。终于一点四十,我终于把那篇历史性的‘文章’背到了。然后我听见老陈询问每个同学家庭住址情况,然后给每个同学一元钱,让我们出校门吃午饭。

拿钱其实也相当于‘借钱’,有借必有还。我,海燕,还有龙月三个人一起去校门口第一个拐角处买午饭。一元钱在那个年代可以买很多东西。五角钱满满一大碗的凉面,紧紧的用泡沫盒子装着,我捧着饭盒,狼吞虎咽地往嘴里塞这美味的食物。海燕,龙月吃的都是五角钱一大碗的酸辣粉,飘香的花生米,绿油油的香菜,美味的汤汁,叫人好一个沁人心脾。我们相互分享美食,也相互讨论着变相惩罚的‘老陈’。

吃完饭,然后匆忙回教室作业,因为已是上课时间。第二天,班上的同学都把昨天借的‘钱’还给了老陈,除了我以外,因为我知道家里的情况,父亲工作一天也才几块钱。我昨天回家也忘了跟父母说。今天星期五,只有下周一拿给老陈。

下课铃声想起,我步履蹒跚地走到老陈办公室,敲了敲门,听到‘请进’的声音,一瞬间就走到了老陈身边,然后低下头轻声说:“陈老师,那个……上次……我借的……午饭……午饭钱,我今天没带,下周一带给你。”说完一溜烟就走了。害怕老陈把我喊住,也害怕老陈瞧不起我。

从老陈办公室跑出来,我一直记得还钱这事儿。因为妈妈教过我欠别人的东西要按时归还。

放学回到家,我弱弱地对妈妈坦诚了这件事,妈妈并没有责怪我,然后我看见她从卧室的洞穴里掏出一个厚厚的玻璃瓶,里面用塑料袋紧紧裹着一些东西。我看她把塑料袋掏出来,然后一层又一层的打开,里面放着几十块钱,她从中抽出两张五角的拿给我,让我仔细拿好,然后周一拿给老陈。

不知不觉,周一。我高高兴兴地背着妈妈缝补过得浅灰色书包上学。来到教室,还没上课,我悄悄地摸索到老陈办公室,然后准备把皱巴巴地一块钱放在她的桌上。突然地等我转身,就看见披头散发的老陈,在我身后,不禁猛地一跳,这老陈神出鬼没吓死人。

这个动作,老陈看在眼里,然后只见我没回过神来,她走近我身边,拍了拍我的肩膀,意味深长地说了些话:“小仓,其实我认为你应该不属于‘留守儿童’这一类,像你这样的好成绩,应该为班上其他差生作出贡献。我也看到你的努力,从你的‘语言’里,从你的‘认真’里,相信你不会辜负了老师对你的期望。”说完,我看见老陈第一次的灿烂微笑。

我心里像乐开了的花儿一样,绅士地点了点头,大步地稳健离开了办公室……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