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死水

  • 拾忆梦想飞扬
  • 仓原弦穆
  • 2165字
  • 2017-11-07 14:29:00

一学期,又一学期,老陈似乎瘦了一学期又一学期,不知道是累的还是操心的。老陈喜欢拿着‘戒尺’到处‘巡视’,好像故作镇定,又好像故作矜持。总之,我可没少被惩罚,要么是‘熟透了’的手掌心,要么是‘红透了’的脸蛋儿。

老陈,不惩罚我们,好像就没法树立威信。最喜欢看我们‘出糗’的模样,恐怕是她了。课文,生字,拼音,加法,减法,她无一不细细‘排查’,就好像是监狱里的‘警察’审问‘犯人’一样。哪怕是‘减号’写成了‘破折号’,她都会严格要求。因为从小不纠正错误,从小不培养品性,长大以后是很难纠正过来,这也是她带给我的教育启蒙理念。

从金爽的秋天,严寒的冬天,再到明媚的春天,然后向炎热的夏天过度;我们的皮肤仿佛过了四季,从白,黄,灰到黑,就和四季里的时光一样,经历了岁月的‘蜕化’。

我与生俱来的‘黑炭’,丢在人群里,不细看,你以为我是拾粪的,黑的你吃不下饭,看见我像‘呕吐’。夜里你也看不见我,可能我一微笑,唯一看见的就是我‘白白’的牙齿;除非是强光照射在我的脸上,才略微显现。

我最喜欢的就是暑假,一来时间长,玩耍久;二来可以在水里‘摸鱼’。虽然老陈教导过我们不能私自下河、塘、堰洗澡,但是‘水’这种奇妙的东西,依然阻挡不了我的好奇心。我喜欢和水有关的事物,比如雨水,冰雹,海啸。

‘水’里有各种各样的生物,‘水底’里有另一个世界,另一个天堂。我总感觉,水底里有大房子,像宫殿一样的地方,富丽堂皇,金碧琉璃。水里住着白马王子和美人鱼公主,他们幸福的生活在一起,无忧无虑,无拘无束。

我喜欢大伯家的池塘,因为那里是我的天地。一放假,我回到家,就是往那边神秘的地方游逛。我的大伯的女儿,也就是我的大姐,她比我大五岁。一岁时,大伯母就去世了,只剩她和大伯父,孤苦伶仃,相依为命。我经常喜欢屁颠儿屁颠儿地跟在她身后,有时候帮她添柴火,有时候帮她摘菜。我也才七岁,她十二岁。

大姐在村里的学校上小学,因为家庭情况不允许,于是初中就辍学在家,帮着料理家务,割猪草,喂猪,洗衣服,做饭,翻土,种菜。大姐,就像个男人一样。大伯父(外号:强强)跟光光晚上都在砖厂里上班,十一点半下班。白天都在工地里忙碌,强强是石匠,光光真的是光光,都没什么手艺,只有搬砖,提沙,和水泥。

强强的工资比光光的高很多,虽然是倒班制度,但是兄弟两人有什么事都会齐心协力。因此厂里的的人都称他们为‘光头强’组合。大姐家比我们远不了多少,很多时候,做完作业,我就跑去大姐家,跑到她的床上,听她聊天,听她给我讲故事;或者是她锁好门,来奶奶家跟我们一起看电视。看完以后,我拿着我们家三块钱的手电筒,站在奶奶家的石头旁边,为她点灯。等到她应和我,确定安全了,我再悄悄的溜回去。

我很怕黑,黑黢黢的没有光亮,会给我莫名的恐慌,莫名的恐惧感,最怕黑夜里有飘荡的‘鬼魂’,或者有凶恶的‘抢劫犯’。我一个人胆小如鼠,贼眉鼠眼地瞧着周围的一切,等到大姐平安到家,我就马上飞奔到有光的地方。

白天,妈妈在家里忙活家务,我就去找大姐玩。一般早上天微亮,我就去了。因为可以蹭早饭。别人家的饭总是那么的别有味道,我吃的津津有味。然后,接着大姐就要忙猪食,这时候我就扒拉着去池塘了。因为大姐要拿桶去池塘打水,石板有些青苔,大姐穿着雨靴笨拙的走在石板上。

我佝偻着身子,用手拍打着水,丝丝滑滑的轻柔,看着四处飞溅的水花,别样的感觉,正当我准备往水里伸入一点的时候,突然脚下一滑,鞋子滋溜一下,我光着一只脚,连人一起滚落到了水里。(鞋子大了一码)大姐听到扑通两声,转过头来看发生了什么事,原来我掉入了水里,大伯父跳到了水里。说时迟那时快,大伯父拼命的寻找我。(我已没意识,都是听妈妈说的。)

我仿佛喝了好多的水,大伯父艰难的摸索着,搜寻着我的身影,看到我粉红色的衣服,于是拉扯着我,他稳稳地抱着我,然后往石头边上走。然后把我平放在地上,快速地解着我湿漉漉的衣服,按压着我的身体,然后捏着我的鼻子,扯开我的嘴巴,对着我人工呼吸。(后来才知道我的‘初吻’就这样没了,当然父母除外。)他反复交替着十几次,我吐了吐水,隐隐约约感觉,一个陌生的男人趴在我的身上;然后昏过去了。大伯父让大姐叫喊着我的妈妈,好把我及时送去诊所。

妈妈担忧地看着我,大伯父对妈妈说:“弟媳,我背小仓去诊所,你赶快去换一套衣服。”然后我就这样一路靠在大伯身上,然后我被送到了诊所。妈妈焦急的扯着衣衫不整的短款外衣。焦灼地等待着一切。医生看到这钟情况,也连忙从座位上飞奔过来,检查我的身体。医生说:“这孩子没什么大碍,只是有点贫血,等会她就醒了。这孩子掉到了水里,被及时抢救,可真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然后,妈妈沉重的额头终于舒缓了。大伯也长舒了一口气。

然后等我醒来的时候,我闻到了一阵鸡汤的香味,香喷喷的,我抹着眼,然后耷拉着鞋子,跨过高高的厨房门槛,看见了妈妈。看她忙碌着,然后听见我的声音,她悉心地让我去餐桌上坐着,等待着美味的佳肴。

我吃着她舀给我的鸡腿,喝着鸡汤,听着妈妈的‘训斥’:“小仓要爱惜自己的生命,别调皮戏水了。如果这次不是大伯刚好下班看见你掉入水中,你让我怎么办呢?那妈妈不是永远都没有了心爱的‘女儿’了么?”我听着妈妈的话,知道自己做错了,认真的点了点头。

水,很神秘,可是如果密不透风,深不可测,一不小心泥足深陷就成了死亡之水——要人性命,夺人生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