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初见

  • 拾忆梦想飞扬
  • 仓原弦穆
  • 2188字
  • 2017-11-07 14:23:25

我和海燕一路畅聊,我渐渐地开始了解她,人生遇到一位知心朋友,十分不易。我跟她同步走进教室,随意找了个位置坐下。抬头望见老陈一本正经地站在讲台上,拿着报名表。

还没缓过神来,只听见老陈严肃地说:“各位同学好,我是你们的语文陈老师,也是你们的班主任。”我摸了摸脸,然后放下了手。

紧接着,老陈开始按照男女高矮顺序开始调换座位。

“李宏你坐小仓旁边,第五排。海燕你在小仓前面,第四排。”老陈秩序井然地说着。

我听见海燕在我身边,心里乐开了花,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我看见一个瘦弱的男生,朝向我走来。长相普通,唯一让我记住是他的眼睛,他的目光里,透露着杀气,好像傲看一切,什么东西在他眼里都很渺小,什么人在他心里都显得微不足道。

我不禁冒了冒冷汗,隐隐感受到阴森森的感觉。“我坐在他身边,他不会‘杀’了我吧,好吓人的,我还是不要去招惹他”,我缓缓地把桌上的笔往右侧挪了挪。(因为他在我的左侧)

他把书包,重重地往抽屉里‘蹂躏’。然后我的余光瞟见他往他的左侧挪了挪。

“江川,你坐在小仓的后面。”我抬了抬头,看见他,原来是老熟人,跟我家里挨得比较近的一个同学。体型微胖,长相清秀,浓眉清唇。他走在我的身后,把书包摔在桌子上,然后东倒西歪地坐着,一脸痞相。

我正苦思冥想着,突然我的后背不知道被谁戳了一下,虽然不是‘戳骨’,但还是感觉到了,隐隐的疼痛。我的脸上开始恼羞成怒起来,转过身对着江川说:“怎么了,有什么事?”我的语气里夹杂着愤怒。

“小仓,我们住在一起的呀!不认识我了。”看着他一脸纯真的模样,顿时怒火值下降。

我开始平缓了心态,温和地说:“什么叫我们住在一起,我们只是过客。再说仅仅是我们两家挨得比较近而已。”

还没等我说完,只听见老陈的声音,“同学们,你们的座位已安排完毕,后期可能会做相应的调整,我现在说一下我的规章制度。”

第一条:课堂上不要随意说话,随意走动。保持课堂纪律。(只见老陈说完,严厉的眼神望向我。糟了,老陈发现我的小动作……)

……

第二十条:语文课文必须背诵,字迹必须工整,有奖惩制度。

我开始嘀咕着:“这老陈念法律条文吧,干脆写进国家法律里得了,就叫《中华人民共和国陈氏刑法》。”

海燕,耳朵灵敏,似乎听见了我的声音,随声附和:“老陈,这叫先发制人,怕咱们触犯了她的底线。”

我应和着:“这底线的门槛真高,我怕是望尘莫及。”

我一边削了削铅笔一边凑上前说:“这‘陈氏刑法’如此严苛,全班还不得集体起义,再说我们我们才一年级,对我们如此严格,以后怎么办?我们在她手下能存活多久?”

老陈仿佛是顺风耳,听到了我的话语一样,微笑地看着我们说:“我对你们如此严苛,是因为一切从娃娃抓起。”

我憋着嘴:“一切从娃娃抓起,你以为是娃娃机哟,我们又不是里面的玩具。算了,以后的日子‘好难过’。”

老陈开始发书,我看着上面花花绿绿地图片,满心欢喜,即便老陈扫兴,但是看到自己喜欢的,一切抛之脑后。看着我熟悉的文字,逐字逐句地理解。

因为我读过一年级的原因,所以一切在我眼里都显得简单。我拿出铅笔,工工整整地吧我的名字整整齐齐地写在上面。

我拿出数学书,还是做上面的数学练习题。当我把书平放在桌上,我看见海燕也在做着数学题,只不过我的脚步要比她快几分。我拍打着她的肩膀,偷偷的写了个纸条给她,上面有我写的公式。

下课铃声想起,老陈慈祥地说:“同学们,下课了。”

全班起立,同学们纷纷齐声:“老师,再见”。

等老陈走出教室,全班开始躁动起来,玩游戏的玩游戏,看风景的看风景,聊天的聊天,追逐的追逐,千姿百态。

第二节课数学,我看到一位文质彬彬地男老师走进教室,他平稳地站在讲台上,开始做着自我介绍:“同学们好,我是你们的数学老师,我姓蒋,字戒石,当然不是国民党领袖蒋介石,我是蒋介石的后代,蒋戒石,我拥戴中国共产党,因此以国民党悲惨结局引以为戒。”

只见他用手推了推眼镜,接着又说到:“同学们,数学这块我对你们的要求不高,但是题型做完了一定要反思,举一反三,触类旁通。”然后用一口陕西方言结束介绍。

我们的上午,四节课,第二节课课后是早操时间,因为今天第一天,因此早操推迟到一周后。第三节课美术课,我的美术老师是一位高高瘦瘦,满脸痘痘印的男教师,姓吴,我喜欢他手里的画笔,在图画纸上色彩斑斓地勾画;也被他认真低头的模样吸引,因此画画我更加的有兴趣。

又下课了,课后二十分钟,突然看见老陈提着一大袋面包。我心想:“难道老陈良心发现,用‘面包’来增加感情?”正当我想得出奇,只听见老陈说:“同学们,这是你们的糕点,国家九年义务实施颁布的条文,每天都有,直到五年级。”说完,我看见她拿着一对面包穿梭在行道里。我看着上面白色的奶油,忍不住流了口水,太想咬一口。

我还是把面包拿回去分享,跟爸爸妈妈一起吃。于是连忙塞进我浅灰色破旧的书包里,害怕别人抢走。终于挨到了放学,我跟海燕一起走回家吃饭。

我跟海燕并肩行走,到了校门口,突然看见一位皮肤白皙的女人,和蔼可亲地向我们招手。只见海燕跑了过去,亲昵地吻着她的脸,嘴里亲切地喊着:“妈妈”。我不慌不忙地走进海燕的身边。

女人温和地的看着我,我也抬头看了看她,好有气质,也好温柔,曼妙的身姿,虽然穿着普通,却依旧掩盖不了她身上独特的魅力。有一种莫名的吸引力,正所谓‘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只听见女人可亲地说:“海燕,小仓,我们一起走吧。”说话,女人轻柔地牵着我的手,我们三个人一起快乐地回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