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重生
  • 拾忆梦想飞扬
  • 仓原弦穆
  • 2127字
  • 2017-11-07 14:20:04

人的生死轮回,总不是由我们自己决定的。我们想改变结局,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因为人的出生也就意味着他会死亡,这是注定的结局,只是在这世上存在的时间长短的问题。因此‘长生不老’成了古代人的向往,却是终究逃不过战乱,饥荒,逃亡;因为有些事是自然灾害,天然形成。

短暂的几十年,对人来说,却是漫长的每一天,漫长的每一刻时光。如何追求我们的生活,如何追求高质量的生活,成了我们烦恼的问题。每个人对于生活,都有自己独特的见解。有些人会选择‘活在当下’,有些人会选择‘高瞻远瞩’,也有些人会选择‘养生永久’;事实上我们都明白‘死亡’是逃不过的宿命,因为花开花败,因为叶卷叶枯;人也是大自然的一类动物,只不过是高级动物。

我们在时光里经过的每一件事,路过的每一处风景,爱过的每一个人,离别时都成了过往,过往成了经历。纵横交错的事情,在我们的脑海里成了过去。如果说我的人生够精彩的话,那么我二十四岁前半世浪费了几次生命。

现实骨感,因为谁也抵挡不了天灾人祸,谁也阻挡不了阎王要带走魂魄的决心。我们在死亡面前微不足道,当你痛的窒息,当你拼命抓住生命的稻草,当你想要继续活着,当你心里默念希望,或许幸运眷顾你,也或许你很不幸,从此和生命说再见。

不知道,朋友们有没有那种死后重生,脱胎换骨的感觉,当你经历一切,发现一切云淡风轻,当你看破一切,发现尘世不过如此。人,很微妙,更别说,人与人,更淡薄。当生命遭受重创时,当你幡然醒悟时,当生活致命打击时,你睁开眼时,学会了重新审视这个世界。你的心里会多一份感恩,多一份感谢,多一份感激。

你感谢死神没有带走你,让你继续苟活几年,苟延残喘地在这人世里感知人情冷暖。你感谢陪伴在你左右的朋友或爱人,让你相信执念的爱,豁达乐观地在这生命里感受真情温暖。每个人,经历不一样,感受不一样。只是,若是上帝能否多给我们些‘珍惜’时光。

时间的钟永远不会为了过去而停止转动,涛涛的江水永不会为了逆向而逆风流动;这是自然的定理。有些人错过了就注定错过,不管是自己真心相待的朋友,也或者是自己真心相爱的情侣,有些情况不是我们决定的,生命里有太多不确定的因素;我们不知道某一天,谁会突然的离开;有些境遇是我们可以改变的,生命里有太多的突发事件;我们不知道某一刻,谁会突然的来到。

正如我的海燕,突然飞到我的身边,陪伴着我一路成长;虽然我知道某一天,她也会离我而去。高尔基《海燕》这篇文章里写到过:“在苍茫的大海上,狂风卷集着乌云。在乌云和大海之间,海燕象黑色的闪电,在高傲地飞翔。”我的海燕,也在时光里逆风飞翔,不管命运怎么样的折磨,她仍旧不惧风雨,持之以恒地在拍打翅膀;因为她想跟这不平的生活搏击一番。

海燕,是我的朋友;是我心灵的慰藉,是情感的救剂。当我第一眼眸轻见她的微笑,看见她嘴角甜甜的小酒窝,心里荡开了花儿。“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我瞧见她的素颜美,瞧见她乐观开朗的性格,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换来今世一次的擦肩而过;前世五百次的擦肩而过,换来今世一次的相遇;前世五百次的相遇,换来今世一次的相识;前世五百次的相识,换来今世一次的相知;前世五百次的相知,换来今世一次的相爱。

天气微凉,秋风飘飘,落叶纷飞;晕染了一片酡阳,我在这红霞里飞舞。妈妈在地里摘菜,我站在地里;哼着那首《外婆的澎湖湾》:

外婆的澎湖湾

晚风轻拂澎湖湾

白浪逐沙滩

没有椰林缀斜阳

只是一片海蓝蓝

坐在门前的矮墙上

一遍遍怀想

也是黄昏的沙滩上

有着脚印两对半

那是外婆柱着杖

将我手轻轻挽

踩着薄暮

走向余晖

暖暖的澎湖湾

一个脚印是笑语一串

消磨许多时光

直到夜色

吞没我俩在回家的路上

澎湖湾澎湖湾

外婆的澎湖湾

有我许多的童年幻想

阳光沙滩海浪仙人掌

还有一位老船长

妈妈也和着我的歌声,伴着婵婵虫鸣。我看着微风浮动妈妈的裙角,满心欢喜,于是在我的世界里手舞足蹈。我拉低了声音:“妈妈,明天我就上学了,你送我去好不好呀,我一个人胆子小。”

“小仓,要学会自己长大呢。傻孩子,妈妈不可能一直帮你到底吧。人,总得要自己长大。”妈妈意味深长地看着我说。

第二天,我早早地起床,穿戴好衣服;妈妈帮我梳好了头发,我佩戴好外婆送的红领巾,临走前,给了妈妈一个甜甜的吻。然后高高兴兴地去学校。

一切的景象,我都在熟悉之中,我快步疾走穿梭在每一个拐弯,每一条街道。

突然的一阵拍肩膀:“你好,早呀。”我听见这甜美的嗓音,快速地转过头,看见她一个人冲着我笑,然后开心地笑着:“是你呀,海燕。”

突然地她皱了皱眉头,有些不悦地说:“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呀?”

我缩了缩脖颈儿,耸了耸肩说:“昨天,听陈老师点名,记住了你的名字。”说完,露出了天真的笑容。

说完,我看见海燕的皱眉平坦了,然后伸出我的右手,微笑着说:“你好,海燕;我是小仓。认识你,很高兴。”

她也绅士地伸出了左手,与我合拍。

我高兴地聊着:“海燕,我是从XJ这边转校过来的,我不知道这边知识点会不会比我学的难一点。”我情绪有些低落。

海燕,拍着我的肩膀,斩钉截铁地对我说:“四川这边的知识点稍微难一点,不过你也别灰心,一切就当做历练,就当做‘重生’”。

我疑惑不解地说:“什么是‘重生’?”说完挠了挠脑袋。

海燕微笑着:“‘重生’你就当做重新开始,一切从零开始。”

说完,我抬了抬头,不知不觉进入了校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