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遇见

  • 拾忆梦想飞扬
  • 仓原弦穆
  • 2042字
  • 2017-11-07 14:16:22

每个小孩都需要阳光成长,需要时光的浇灌,需要父母的陪伴。我们是一株株幼小的植物,在狂风骤雨里随风雨摇晃,在冷雨寒雪随雨雪翻滚,一路上,总有风雨兼程,雨雪相随;然后在岁月里成长,时光里默然,生活里静寂,生命里凝然。

某些事,总让我们刻骨铭心;某些人,总让我们铭刻于心,或好或坏,或美或差,停留在时间的风里,挥之不去,停留在时间的流里,难以磨灭。情分总是难以偿还,缘分总是不期而遇。所以,这一世,我们总是亏欠他人;我们总是歉疚他事。

想要用一生的时间里,来释放自我的美丽的生命。每一朵祖国的花朵,都憧憬自己美好的未来,都向往自己未来的生活。蓝天里孤飞的大雁,虽会寂寞难耐,却总会妙趣横生,兴趣盎然,划过属于自己的人生抛物线,划过属于自己的人生轨迹。

而我却还在海浪里随波逐流,因为波涛汹涌,我难以掌控,但却依然坚持掌握,因为人生的路是自己走出来的;都是由很多的选择构成,每一个海湾都是另一次重获新生的开始,另一次蜕变的开始。你选择什么样方向,注定你会经历什么事。

一月,凉风习习;二月,冬雪纷飞;三月,春意盎然;四月,柳絮纷飞;五月,雨露均沾;六月,骄阳似火;七月,细雨飘飘;八月,硕果丰收;九月,我们在学堂里,欢声笑语。

又到了报名读书的日子,妈妈一路奔波,为我的学业发愁。因为我是转校生,跟老家的很多知识点方面不能契合。本身我在XJ读过了一年级,我应该读二年级;可是学校认为我的年纪小,让我重新从一年级开始学习。

于是,我又从一年级开始读书。九月,天气凉爽,雨露微凉。爸爸妈妈牵着我的手,一起去学校报名。

泥巴路上,一路泥泞,我被牵着,我转过头看着爸爸的身影,小声说:“爸爸,小仓会乖乖的读书的,爸爸努力工作吧。”

爸爸用另外一只手摸了摸我的头:“小仓,真棒,爸爸努力工作,你要以最好的成绩回报我啊!”

妈妈,独自一人走在前面,因为路太狭窄,没法容纳三个人并排走。我看见妈妈坚定的脚步,那深深浅浅的脚印,好像格外温暖,格外的温馨。

我们紧随其后,踩着妈妈走过的脚印,好像不容易凹陷。我背着浅灰色麻布料的书包,穿着红色长袖,黑色长裤,一双蓝色小球鞋。

爸爸穿着一件蓝灰色短袖,外面穿了一件黑色外套,下身穿的是浅色青布料裤子。

妈妈穿着橘红色的长袖,下身穿的是黑色薄款裤子。三个人的衣服裤子里面,都有很多补丁,那是妈妈一针一线缝补起来的,所以看起来,很像新衣服。

一路上,爸爸每遇到熟人都会打招呼,妈妈都会让我主动的问候:“叔叔好,阿姨好……”,来往的人络绎不绝。人山人海,一片喧闹。爸爸紧紧地拉着我的手,害怕我碰着磕着。

蜿蜒曲折的羊肠小道,狭窄破烂的马路,忘了翻修。各种商贩的小车随意停在两旁,相互吆喝,相互嘶吼,仿佛这样才能招揽顾客。

我们穿梭在拥挤的人潮里,走在狭小的夹缝里。拐过一个又一个街角,终于看到了那所学校:大理石的雕像,旁边是不锈钢栅栏,紧接着旁边是门卫室;大门敞开着,映入眼帘的是一栋五层楼高的青石瓷砖的建筑物,在建筑物之前摆放着圆形的花坛。沿着建筑物旁宽阔的路走进去,接着就看见一栋稍显逊色的五层建筑物,想必历史悠久,因为从他所用的材质来看,总感觉深邃。

一路询问,才知道我要在旧教学楼报名,水泄不通的人潮,我丝毫瞧不见老师的身影,丝毫看不见我究竟在哪里报名;毫无秩序可言,毫无纪律可说。正当我遐想即将教我的老师时,突然听见一阵广播声:“各位家长,请不要拥挤,排好队,按先来后到顺序报名,请相互转告,相互理解。”

还没等我回过神来,我抬了抬头,突然地看见:一条长龙阵已摆好,每个人都鸦雀无声,孩子都站在自己父母的旁边,舔着自己手里美味的食物。我当然也有吃的,舔了舔流出来的口水。然后我踮起脚尖,打望我前面一位穿粉红色长裙红色外套的女生,因为她吃着我最爱的奶油面包;突然我看见她的脑袋正在转动,我马上低下了头,生怕被发觉,我在偷偷的盯着她嘴里的吃的。

不由得冒了些冷汗,然后用眼里的余光偷偷地瞄她,突然两眼对视,原来她也在看我,不经意间目光重叠;我看见她脸上甜甜的笑,灿烂而美丽的笑容,好像花儿开在春风里,好像轻羽拨动我的深情,在我的心里洒下了一种叫‘爱’的种子。我也被她的微笑感染,嘴角也扬起了甜甜的酒窝,心里暗想:‘我能和这位美丽的女生认识么?我能成为她的好朋友么?’

心里的思绪不知飘荡在何处:‘你好,我叫小仓,请问你叫什么名字?’我整个思绪都在这美丽的第一眼里飞舞,彩色的气泡在天空里尽情的跳动;在暖冬里轻扬。我们一点点向前,长龙里的人越来越少;后知后觉,竟然到了我前面那位美丽的女生。

‘老师好,我叫海燕,我今天来报名。’我仔细地聆听着,原来她跟我名字里一样有同样一个字,我满心欢喜。简单的一阵询问,然后填表缴费,我看见她走了。到我了,妈妈拿着转校证明,一些其他的相关材料,交给老师。我看见一位慈祥人中处有一颗大黑痣的阿姨。她的头发卷卷的,跟我在XJ看到的羊身上的毛差不多;但是皮肤白皙,而言辞恳切,话语温和。我看见这位阿姨就想到了外婆的那家主人的女儿;跟她有点像。报名完成,我跟着爸爸妈妈回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