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回乡

  • 拾忆梦想飞扬
  • 仓原弦穆
  • 2026字
  • 2017-11-07 14:05:59

人生总是跌宕起伏,我们没有办法去左右其中的事,或者是境遇;唯有怀有一颗感恩的心,在生活里渐变,怀有一颗平常心对待,在生命里阳光灿烂。时间总是给予我们幸运,在你‘失去’最珍贵的同时,它又会以另一种方式出现,静然地来到你身边,等你发现,然后‘珍惜’;然后开始另一段璀璨人生。

很多人都说“我们只有等到失去才知道珍惜”,其实,我们从未失去过什么,一直都拥有。有人会说:“我曾努力加班,可是抵不过现实房租的压迫”,有人说:“我曾在一段感情里付出我的全部甚至是生命,可是还是换来的抛弃”,有人说“我全心全意对朋友,对待同事,为何换来的是诽谤跟背叛”;这不是个完美的世界,我承认。你努力加班,其实老板都看在眼里,没有哪个傻瓜老板看不到;可是不能为了‘当下’就放弃了一份优越的工作,事实上我们拥有很多的人脉,你要学会‘运用’;其实我们一直拥有的人际却一直没有加以运用。关于爱情,我只能说付出生命的女孩太傻,‘抛弃’无非是移情别恋跟不爱两个方面,世界上这么多好男人,不缺他一个,至少曾经彼此相互吸引,或许双方原因没有走到最后;其实一直拥有的陪伴,只是被我们某些遮住了眼睛。“水往高处流,人往高处走”我们没办法保证永恒的东西,只是学会如何去经营。

或许,你的工作换个环境,更能体现出自我的价值;在你辞职时,准备跳槽时,是否遇到发挥你价值的岗位。或许,当你离开伴侣时,是否发现原来身边有这么多优质男性可以选择。或许,曾经的亲密朋友变成普通朋友,每个人的价值观不一样,当你转身或许就遇到跟你三观契合的朋友。

我们不曾失去过什么,我们一直拥有的一切,只是学会转身回眸去‘瞅见’。在社会的‘逆流’里,常常在漩涡里打转,常常拼命自救,可是偶尔也需要他人的帮助。我这辈子都拥有‘小司’这个朋友,因为情义一直不会变,因为我们彼此心心相惜。我拥有两年别样的经历,这段人生并不是每个人都拥有的,这段时光就像生命里难以磨灭的回忆,深刻脑海。

很久没有回老家,没有回到故乡,在外漂泊的游子,总是想念故乡:故土、泉水、马路、小镇。故乡——就像是心灵的依偎,在他乡看见熟悉的场景,总会联系故乡的一切;青草,白云,蓝天,江水,栈道,古桥……

小镇傍水而居,一湖江水养育一带人民;小镇依山而偎,一连绵山点缀一片韶光。经常一家老小,都喜欢江边闲惬,闲暇之余来漫步。小镇以“龙舟”闻名,每逢端午节必定是热闹非凡,人潮拥挤。小镇很古老,人们常常欣赏这里的美景,古老的建筑,历史悠久,源远流长。

又得跟爸爸妈妈坐火车一起回去,北方人喜欢吃馍馍,也就是馒头、包子、大饼或者馕;我一直没弄懂,那干瘪的发酵有什么美味之处;山东人喜欢就着大葱吃馒头,好像有一种独特的味道。XJ人喜欢就着奶茶吃馕,好像有特别的味道。这不,爸爸妈妈又带了好多的馍馍,多半又是火车上的干粮。

记得两年前,火车上,爸爸妈妈带着家里烙好的饼,就着开水冲充饥;这次也这么节约。四爸,姑姑,姑父,四妈我们从AKS坐车到WLMQ,把我们送上回去的火车。因为没有直达的火车,总是一路波折。爸爸妈妈都各自背了一大包,大得都看不见他们的身影;妈妈背的几斤棉花,还有一些衣物,爸爸背的是一些小型家用电器或者政府发的一些生活用品。我就轻松许多,什么也带。回乡的路总是漫长,一路颠簸。

或许挣了些许钱,爸爸不忍心看我们吃的这么‘狼狈’,于是火车上给我和妈妈买盒饭,便宜的五块钱一盒,好一点的十块钱一盒;爸爸看着矮小的我,于是还是大气的买了一盒十块的给我——蒜薹炒肉,我看着上面飘着仅有的几片肉,忍不住流了口水,妈妈把自己那盒拿给爸爸,妈妈依靠在车窗边,我也蹲坐在地上,因为没有坐票。妈妈端着盒饭,一小口一小口的喂着我,自己却咽了咽口水。我看着这模样忍不住笑了起来:“妈妈,你吃吧,我吃饱了,你肚子都在叫了”。

于是,我又把勺子调转方向,拿着勺子舀着饭和菜,转身又去喂妈妈,妈妈亲切地摸了摸我的头。爸爸拿着勺子,使劲地往我的饭盒里加饭,塞的满满的;自己却吃仅有的一团饭菜。不够时,就拿出馒头充饥,漫长的几天几夜,爸爸很少合眼,原来才知道是为了防止小偷。

火车开往重庆,那美丽的景象,沿途不一样的风景;大树,河塘,草地,稻谷。我喜欢旅行的感觉,喜欢在路上追逐的感觉,感觉那是生命的成长,那是生活的感悟。总是想回到最初的起点,那个相遇的雨季,还记得那位老奶奶,塞给我钱的老奶奶,是那么美丽慈祥。

时间过得真快,不知不觉已经两年,城市发展,很多都已换了模样,很少找到旧时光的味道。重庆离小镇最近,爸爸买好了车票,我们又得辗转,妈妈一路上牵着我的手,从未放开我;生怕我走丢了或者是被拐卖了。于是我们踏上了最近的回乡路。

好想回去再看一看外婆,岁月是否在她脸上留下了刻刀,是否她早已白发苍苍,老泪纵横,步履蹒跚;好想回家,再看一眼大黄,外婆家的大黄狗;好像再依偎在外婆家里撒娇,给她唱《摇篮曲》,好像再剥橘子喂外婆,不知道她过得怎么样?从外公去世后,是否过得好。我的心一直在等待着……

夜晚,我们已到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