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离殇

  • 拾忆梦想飞扬
  • 仓原弦穆
  • 2033字
  • 2017-11-07 14:01:00

这两年,在XJ独自上学,跟着爸爸妈妈四处游荡,四处流浪;看过很多美丽的风景:雪山、桦叶林、果园、羊群、草地、蓝天,看过不同肤色的人:维吾尔人、藏族、哈萨克族。所到之处,无不趣味横生,熠熠生辉。我跟着其他玩伴,追逐‘天真’的影子,在时光里渐渐成长。

如果,说生命里最重要的是什么,我想说是那些回忆——一去不复返的回忆,镌刻在我的心里,一辈子;永恒着。每个人的小时候都不太一样,或多或少,生命里出现的人却一直都在,不管经过多少年,不管物是人非亦或者是咫尺天涯,却一直在某个叫‘永久’的地方;不管儿时朋友现在是什么关系,是陌路还是熟人,总归她曾出现在你的生命里。在社会的流岚里,我们或多或少都会有些改变,若是不忘初心,那便拥有整个‘极乐世界’。

每一段生命的路程,每一段人生的旅程,都有一些重要的人陪伴在我们身边;陪伴我们的那些快乐,却是刻骨铭心。或痛或悲,或喜或伤,都是旅途里最美的印迹。于是,我们转身启程,开始另一段路程的时候,也带上他们的祝福,一路上披荆斩棘,挥毫战下。

曾以为我会一直待在XJAKS,却总是抵不过现实社会生活的变迁,生活的沧海桑田。家里的爷爷生病了,爸爸作为最小的儿子,理应回家照料;妈妈也是没有办法,要跟着爸爸颠沛流离。我也才六岁,妈妈爸爸不可能把我一个人放在四爸家里,寄人篱下,本身两个哥哥对我意见挺大的,再说那是自己的孩子,谁愿意把自己的孩子放在别人家里寄养。

有些事注定难过,有些人注定分开,逃不过的是生命里的劫,逃不过的终究是分开,离别总是难过,伤心流泪,现实却是谁也无法改变的,唯一能做的就是在离开之前不让对方那么难过。

烈日炎炎,在这个夏天太阳却像是焉了一样,在天空里‘下雨’,暗自‘哭泣’,躲在云层里,不想让大地看见她的眼泪。就好像此刻,明明是艳阳高照,却在我的心里下起了‘大雪’,好像全身被冻住了,每走一步,就会凛冽刺骨;可是却又不得忍受撕心裂肺,全身窒息的痛苦,还是要说出那句“对不起,小司,我要离开你了,你一个人要好好的。”

小司严肃地看着我,我仿佛第一次看见她这种悲伤溢于言表的表情,那种痛苦就像是倾注在不安而又‘哭泣’的眼神里。我们两个人相视无言,就这样静静地站在桦树下,落叶就像是轻舞的精灵,和着忧伤的曲调,一直在‘浅风’里回旋,连记忆也在流逝的时光里回旋,那些我牵着她的手,一直在风里追逐的记忆;我们一起玩闹,一起捉弄的回忆。浅风低吟: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

人生难得是欢聚,唯有别离多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问君此去几时还,来时莫徘徊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

一壶浊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

悄无声息,留下的是一种叫友情的东西,这种像是一杯苦茶,明知道很苦涩,却还是要喝下去,因为沁人心脾,有助于我们的修身养‘心’。默默寂然,留下的是一种叫此情可待成追忆,这种像是镌刻在心里一辈子的文字,怎么擦洗也都洗不掉。

时光静寂,我和小司相顾无言,只有落叶滑落的声音,只有蝉虫的鸣叫,只听见两颗心缓慢跳动的声音;仿佛叫嚣着寂寥的夏;仿佛咆哮着着悲情的天;太阳躲在高高的白桦树梢,我仰望不见它的光芒,丢失了应有的色彩。树叶在风里抖动,摇摇欲坠,却又舍不得着硕大的树干,于是紧紧地抓着不放手。

我舍不得小司,却又没法一直陪伴,本以为我们一起读书,读过小学,初中,高中,大学;然后有一份自己喜欢的工作,再一起找个各自喜欢的人结婚;终究抵不过一切的变化无常;生命里有太多不确定的因素存在,也因此危机四伏,也因此会痛失所有,所有的不舍在离别时刻显得脆弱不堪。

时间寂静的可怕,我缓慢的挪了挪脚,走到小司跟前,缓缓地伸出双手,我给了她一个温暖的拥抱,当然也是离别的拥抱。这恐怕是这辈子我做过最激动的事,因为我是个内敛不擅表达的人。然后,转身离开了。因为我怕说太多的话,她会难过;我觉得言语无法表达这两年来我的情感,我们的友谊;一个拥抱说明离别的痛苦的释然,虽然离开了,却一直都在彼此的心上。因为,有些人,有些回忆无可替代。

脚步,一步一步地那么的沉重,脚印,一步一步地那么的深邃;像是戴着沉重的‘回忆’枷锁,在转身时,那么的深远。我的心里默想:“小司,感谢你出现在我的生命里,这六百多天我很快乐;我们那份挚情永不改变;希望以后机会还可以看到你。或许那时候你已结婚生子。感谢你替我‘挨刀’的岁月,替我打抱不平的岁月,感谢你给予我的关心与关怀。你一定要幸福。”

眼泪总是止不住感动,忧伤或者喜悦;这一刻所有的味道夹杂在哽咽里,然后热泪盈眶地滑落;把所有的一切在这一刻倾泻;“如果以后认识到了新的朋友,就忘了我吧;如果以后结婚一定记得通知我;如果以后想我的话,记得来找我;而我也会来找你的。小司;我的生命里有你真好!”

在他乡,虽然遭人诽谤,遭人非议,遭人歧视,可是能认识你这个好朋友,是我一生最幸运的事,也是我一生最幸福的事。未来的路未知,我想你一直都在,因为我的身体里住着一个你,我的身体里有你的影子。一路有你,相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