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行走的骆驼

  • 拾忆梦想飞扬
  • 仓原弦穆
  • 2082字
  • 2017-11-07 13:52:03

这些年,我们都一直行走在路上,无所畏惧而又所向披靡。一路路过很多的风景,身边路过太多的人,经历太多的事,每一次都让自己的‘心灵’得到成长;看明白世态炎凉,品尝人生百态;喜悦或悲伤都让我们得到感悟;从而升华自我。

时光一天天流逝,天上的月亮不知换了几轮,地里的庄稼不知丰收了几季;邻居不知换了几个,可能依旧的就是情谊还在,不管沧海桑田,一切变化在我的心里掀不起一丝惊涛波浪。我是个爱回忆‘美好’的人,生命里那些残缺的部分,我把它交给时间慢慢‘治愈’。满怀希望地迎接一切,生活如此美好。

暑假来到,我跟小司都欢呼雀跃;终于自由地不受管束;可以自在地‘舒展’与‘奔放’。妈妈给我了几天假期,因为暑假要去姑姑家里,姑姑家在WS县;比较远。我与小司常在小渠的垛上肆意玩耍,拿着一支长棍,在水里‘搅拌’;或许你不知道,XJ最多的就是蛇,不管是地上还是水里,都有它的身影;我们就像是‘搅屎棍’一样,玩着着水里的蛇,当然不怕他们咬我,因为他们已经‘死亡’或者可能是‘睡着’了。

向日葵也长好了,我跟小司在她家的地里,摘取一两株,觉着它们很高大,可以用来遮挡太阳;于是风里你会瞧见有两个小女生‘扛’着两株花在迎风奔跑,相互追逐。或者是又悄悄地去别的地里‘捡’花,因为这些人们把葵花籽采摘后,花就放那儿了,被‘遗弃’了。我和小司喜欢爬小铁塔,类似于发酵啤酒厂里那种长的烟筒,上面有一格一格地厚重的嵌铁。我常常站在地上望着小司的‘果敢’与‘勇猛’。

跟妈妈约定的日子总是那么快,我跟爸爸妈妈一起坐车,去姑姑家。提到坐车这个事儿,我必定是‘排山倒海’,胃里一阵翻滚,所以每次妈妈都为我准备一个小袋子,贴心的帮我兜着。坐车对我来说是‘天昏地暗’而又‘暗无天日’的事儿。不知颠簸了多久,终于到达。我们一家三口总是行走在‘旅途上。’姑姑喜欢女儿,可惜生的是我哥,不是我姐。于是,姑姑更加的宠爱我。一到家,就让我哥带我四处溜达。当然,我这春哥(名字里有个春字,暂且就**哥)比我四爸两个哥哥耿直多了,不会打我,也不会拿拳头揍我;只会给我半分关爱。

春哥,比我大六岁;浓眉重眼,清秀的脸庞,但每次我看到总感觉缺乏一种阳刚之气。不过,为人老实忠厚,重情重义,喜欢为朋友两肋插刀,是个善良懂事的孝顺孩子。我的姑姑才是生活里的‘女强人’,丈夫有病,做事缓慢,自己撑起整个家里,工作,家庭两不误;时常像个凶猛的‘猎兽’,在草原里‘驰骋’,在森林里‘奔跑’。当初后悔嫁给我姑父时,(因为我姑父比我姑姑大十岁。)痛苦万分,可是日子总是要这样过;于是委屈了自己。

我喜欢姑姑家的菜园,也就是温室。我哥带我去‘大棚’里摘芹菜;一进去,‘大棚’有三条路,路与路之间有小水沟,或许方便给蔬菜浇水,于是采用这种模式。走进里面,感觉很热;引入眼帘的都是绿油油的蔬菜,我立马跳跃着,揪起芹菜就连根拔起,然后折掉菜叶儿,吮吸着美味的香香味道;是的,你没看错,我不是大变活人,我在生吃‘芹菜’。我哥看到我都目瞪口呆了,或许背我狼吞虎咽的模样,被我彪悍的模样,吓坏了。

于是,采摘完毕,我就跟着哥哥身后,踱步回家。夏天最多的水果就是西瓜,绿油油的,吃都吃不完,很多都坏掉了,或者有些拿来喂养家禽了。姑姑家在县里,我们在市里,于是常常上街,就得借用‘马车’跟‘骆驼’。此马车非古代的‘马车’,并不是封闭的空间,相反它是敞开的。马是主要的运行动力,承载着几个人的重量,我们坐在矮矮的厚板子里;脚一蹬就上去了,或者采用我妈的方式,臀部稍微倾斜,一跳就上去了。当然,我经常跟我哥坐在骆驼上。

养殖的大叔,喜欢吹着‘莫名’的口哨,骆驼的前两只脚就会跪地,后两只脚半跪着,好像这口哨就跟指令一般,我哥反身一跃,就爬到了骆驼背的坐垫上,然后伸出双手,来抱我;借着他的两只手,我也爬到了鞍上。接着一声口令,骆驼有缓慢站立了起来,我重心不稳,急忙紧紧地拉着我哥的衣服。我哥一手抱着我,一手急忙拉住绳子;这样我就稳稳地被保护。

骆驼走路,最优美。一前一后的姿态,一前一后的泰然自若。我喜欢这种方式,欣赏周围的一切。XJ最美的是维吾尔姑娘。我看见她们也坐在骆驼背上,高大的身材,高挺的鼻梁,一身华丽的纱衣,纱衣上是精美的刺绣,在风里肆意飞扬,脸上喜欢戴着一层面纱;我想起‘一帘幽梦’,好像揭开来看看,看看她们的‘幽梦’,看看她们的模样。她们就像夏日里飞舞的彩蝶,尽情地飞翔,喜欢她们赤脚的一颦一蹙。

XJ除了美女多,瓜果飘香,最重要的是民风朴实。XJ人绝对不会坑你,因为她们都是老老实实的‘生意人’。如果你被欺骗了,那么欺骗你的不是XJ人,而是外地人。XJ人热情好客,不喝酒是绝不允许的,XJ大盘鸡,XJ手抓饭这些都是很出名的,一杯羊奶茶,一般家里有尊贵的客人,就会举行一次盛大的‘全羊’宴会;以示尊重,以表示他们的诚意。

每次暑假,必定是走我姑姑家去玩,春哥经常带着我,到处玩,坐在他的后座,拉着他的衣服,双脚放开或者晃荡,这是最惬意不过的事。当然还属乘坐骆驼,我喜欢‘奔跑’的感觉。想起三毛《哭泣的骆驼》,想象沙漠里‘怒放’的她,于是更加喜爱了。我喜欢骆驼——那是行走的生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