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好梦

“哦,那你们还不知道她的一件事吧。”青曼依旧口气大得很。

缪斯听了,依旧把她护在身后,希希和舒雅把她扶了起来。

可是栀霜就和失了魂一样,眼神空洞,身体在微微颤抖。

“那又怎么样,不管她做了什么,她永远是我们的朋友。”听了这话,盖亚很是不服气,毕竟他把朋友看的比谁(缪斯除外)都重。

“哦?杀了人也可以吗?”青曼故意吊人胃口似的,说的很慢。

一行人微微一愣,可是看着栀霜这个样子,总感觉不像,不然栀霜为什么这么怕她们?

“我们凭什么信你?”雷伊很淡定,他不相信栀霜会,当然,他们也不相信。

“是啊,她没有,她只是间接害的我失去了丈夫!她就是个灾星,我当初就不该把她带回来,如果你们还跟着她,你们也会有麻烦的。”

青曼用手指着栀霜,气不打一处来,狠狠地咬着牙。

“那又如何?且不说她是我们的伙伴,有困难也是我们一起面对。”缪斯依旧叉着腰,左腿斜点地,十足的女王风范,“你们要如何才能罢休?”

“简单。”青曼见自己奸计得逞,立马笑开了花。

“给我十万,我立马离开。”

“妈。”

水瑶叫了一下青曼,在她的耳边说了点什么。

只见青曼也坏笑起来。

“咳咳”青曼咳了两声,“再加一个条件,我要他和我走,给我女儿做老公。不然,我就一直赖在你们门口不走了。”青曼指了指布莱克。

众人拿不定主意,布莱克是他们的好兄弟,而栀霜又是他们的朋友,自己又不能用异能出手教训人,这可如何是好?

过了一秒,众人觉得周身的温度瞬间降低。

“你说什么?”一句清冷的话语从人群中传出。

“我说……要十万和那个人给我女儿做老公。”

青曼也感觉不对劲,因为她和水瑶已经冻出鼻涕来了。

人群中走出一道白色的身影,冷着脸,眼神给人一种阴冷的感觉,不是别人,正是刚刚还在瑟瑟发抖,被他们保护的栀霜。

“谁给你的胆?”她说的话冷冷清清,好似地狱使者。

水瑶见是那个怂包姐姐,立马就不怕了,还很作死:“呦,缩头乌龟,出来了?你不同意也没用,本小姐就是看上他了。”

她刚说完,突然感觉脖子上一阵寒冷,背后凉飕飕的。

不知道什么时候,栀霜闪到水瑶背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她把一把刀放在了水瑶脖子下面,而那刀竟是用冰做的,散发着寒气。

“你,你,你……你要干嘛?我告诉你,别动我,你个灾星有什么好嚣张的。”

水瑶这下才开始害怕起来,但是这大小姐的嚣张脾气依旧改不掉。

青曼也懵了,她没想到这个小玩意儿竟然敢动她女儿:“你个灾星,快把刀放下,害死一个不够,你还想让我失去第二个?”

说着就想冲上来夺刀。

“别过来。”

栀霜只是瞟了一眼她,以示眼神劝告,手中的刀又挪进去几分,扎入她的脖子,虽然只是浅浅一层,却也留下了血。

青曼停住脚步,她不敢相信眼前这个人是她打了十年的那女孩。

“要命?还是要条件?选一个吧。”

栀霜的声音依旧清冷,嘴上邪笑,好似面对的是自己的玩物。

水瑶没有说话,只是呆呆地站着,脑子一片空白。

直到脖子上一阵疼痛袭来,她知道刀又进去几分,才哭着大喊:“要命!要命!你放开我,放开我!”

栀霜这才放开她,好不容易呼吸到新鲜空气的水瑶,立马跑到妈妈的怀里,哭了起来:“妈,你看她,她要杀了我。”

青曼眼见女儿这么委屈,心疼地不行,可眼前的女孩又不是她当年可以制止的,只能先以退为进了。

“那你们把十万块钱给我们,我们马上就走。”青曼抱着水瑶。

雷伊从衣服里拿出一张卡,飞到青曼脚下。

“二十万,没密码,滚。”因为刚才的闹剧,雷伊也显得有些不和善了。

青曼捡起卡,在水瑶耳边说了什么,两个人便离开了。

众人舒了一口气,听到“哐”地一声,栀霜的那把冰刃掉到了地上,化成了水,而栀霜则是木纳地进了门,什么话都没有说。

其他人知道她受到了惊吓,打算让她自己好好冷静一下,所以都去了客厅坐着。

栀霜回到了房间,没有开灯只是坐在门口靠着门,双腿蜷缩,抱着自己,把头埋在了双腿之间。

她不知道刚刚怎么了,她只知道现在心情很慌乱。

虽然那母女两走了,但是,她们给她带来的打击太大了,她只想一个人静静地待一会。

布莱克默默地上楼并没有回到自己的房间,而是站在栀霜的房门前不知道在想什么,手举起来放在门前,想敲又犹豫了。

由于小时候的经历,他知道那种痛苦的感受,可是他怕这动作很多余,怕打扰到他。

栀霜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她只是在不停地劝自己,过去了,黑暗已经过去了,自己有那么多好朋友,这让也该满足了。

但她突然想起来自己发了疯似的模样,他们应该也会害怕吧,但她只是想保护……保护她的朋友。

她摇摇头,一直在给自己做心理工作,结果坐着坐着,一滴水掉落在她的裤腿上。

她发现自己哭了,因为周围没有人,她把自己沉寂已久的情绪发泄出来,一直在哭。

门外的布莱克听到里面的哭声,沉默了。

他叹了口气,想着不去打扰她可能会好一点,也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楼下的小伙伴们都打算上楼睡觉了。

“啊,太刺激了,没想到,听鬼故事这么有趣。”舒雅边走边笑。

“不会吧,不会吧,我以前不是给你讲过吗?”希希有点小生气,“合着你都没听是吧。”

“额……听了听了,只不过时间太长忘了。”舒雅摸了摸后脑勺,她只记得当时嫌希希太啰嗦了,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罢了。

“哼”希希表示自己有点生气了,需要人哄。

“也不知道栀霜怎么样了。”缪斯还是很关心自己的好姐妹的。

听到这句话,舒雅和希希也没闹了,都沉默了。

“好了好了,大家先睡了吧,我和舒雅他们明天还要训练,估计栀霜也睡了,都休息吧。”雷伊不想气氛怎么沉重,都劝大家睡觉去。

众人也散了,各去各的房间,都洗漱休息了。

听到很嘈杂的脚步声,布莱克也溜回房间,还好没被人发现,还是明天再问吧。于是也洗洗睡了。

直到半夜,布莱克被窗口传来的异样声音给惊醒了,以为是索伦森他们,他连忙隐蔽起来。

看到窗外有两个黑影爬进了房间,鬼鬼祟祟的。

“这屋没人,我们去找那女人的房间吧。”一个人对另一个人说,好似是女人的声音。

另一个人望了望周围,确定没有人:“动作快一点,找到那女人的房间,趁她不注意……”

她做了一个抹脖子地动作:“然后你只要每天伏击,与他偶遇,长久以来,那个男人就是你的了。”

“杀人?这不太好吧,会不会坐牢。”那个女孩有点急了。

“不会,没人发现的,你还想不想要他了?”听着女人的话,女孩也只好点了点头。

布莱克眉头微微一皱,听出来是早上那两女的,原来她们还不死心,还想杀人?

在她们快走出房间的时候,一把匕首出现在女孩的脖子上,她们感觉背后凉飕飕的。

青曼回头只见一个人又把匕首放在了她女儿的脖子上。

而水瑶又感觉脖子一凉,连头都不敢回:“大侠,饶命啊,我错了,我错了,我不做了,你放过我吧。”水瑶立马被吓哭了。

布莱克表情阴冷,直接把她解决了。

而青曼还没看清那人的外貌,也被解决了。

布莱克打了个响指,两个人瞬间消失在原地,好似没有人来过,没有什么事发生。

而布莱克也躺回床上,继续睡觉了,只是他本就不容易睡着,再加上是暗影系,所以就失眠了。

另一边,栀霜哭够了,也昏昏迷迷地睡着了,只不过这次她没有被噩梦吓到,都是美梦。

于是,这一晚,布莱克无眠,而栀霜则是睡的特别香,特别踏实。

梦里好像还有她喜欢的东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