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番外篇.栀霜的自述

这是哪儿?好黑……

这是自从我醒来后的第一个感受。

周围原本是有同伴在讨论着什么。

“我们这是在哪儿?”

“我们会不会被卖掉啊!”

“谁来救救我们!”

而后,渐渐地,声音一个接一个的消失。

直到只剩下我自己……

我不知道自己会去哪里,也不知道周围的人遭遇了什么。

只是觉得很害怕,可又逐渐习惯了这种害怕,只是有一些孤单。

一个人蜷缩在黑暗里,感受着颠簸的路途,真是的是很不愉快呢。

我蜷缩在麻袋的角落里,只期望着这感觉能快点结束。

突然,感觉周围剧烈的摇晃,我的头不免有些晕乎乎的,过了一会儿,这晃动才过去。

当我还分不清东西南北的时候,上方打开了一道口子,一束光从里面照进来,由于好久没感受到光,我一只眼眯着,一只眼微微睁开,用手挡住这刺眼的光。

只见一个大叔用手扒开麻袋,朝里面望去,面色和蔼,在看到我的时候,眼睛里露出一丝笑意。

“你没事吧,要不要跟我回家?”大叔抱起麻袋里的我,用手抚摸着我的头。

我不知道什么才是家,只是自己现在没什么地方可去,只能点点头和大叔回家。

在路上,不知是因为路途的疲倦,还是由于长时间的黑暗,我打着哈欠,在大叔的怀里睡去。

当我再次醒来,只见自己睡在一张床上,床边摆放着一张桌子,阳光透过窗户照进来,虽然刺眼,但是房间里没有可以遮挡的东西。

不乏看出这个家里很贫穷,但是却感觉格外温馨。

我小心翼翼地走下床,来到门前,透过门缝,只听的门外有人争吵的声音。

于是我趴在门上,想听仔细外面在说着什么。

“你就一定要收养那个小东西?”好像是一个女人在埋怨,“你也知道家里的情况,你还是要收养她吗?”

“对,不然她一个孩子,能去哪里?你告诉我!”男人砸了一下桌子,想要呵斥住女人。

女人貌似被他的话气得哑口无言,拿着手指着男人,气的只能喘粗气,却说不出一句话。

过了许久,女人才缓缓地放下手,叹了口气:“好,既然你一定要收养她,那我也不拦着你,只期望她不要欺负水瑶就行。”

说完,便向外走去。

男人默不作声,低着头仿佛在思考什么。

见女人走了,我才缓慢地推开门,来到叔叔的面前。

叔叔看见我就是笑脸相迎的:“嘿,孩子,睡醒了?还困不困,要不再休息一会儿?”

我摇了摇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两根食指在打转。

叔叔好似看出了我的担忧,怕我听见了他们的对话,他摸了摸我的头:“放心吧,孩子,这里就是你的家了。”

我开心地点了点头,蹦蹦跳跳地去院子里玩了。

只是叔叔天天早出晚归的,很是辛苦,而我也没有闲着,被那对母女“喂,喂”地叫着,使唤这,使唤那的,不是洗衣做饭,就是打扫卫生。

有时候还要遭受她们的欺负,她们不开心了,会过来打我,所以我满身的淤青。

“喂,过来扫一下,没看见这里脏了吗?”这是水瑶,我所谓的“妹妹”,她一如既往地使唤着我。

我有些不开心,明明那已经很干净了,她还是要挑刺。

她好像看出来我不开心了:“呦,你也会不高兴啊,我还以为你是个没有感情的废物呢。”

我没有和她一般见识,只是自顾自地扫着。

见我没理她,她说的更过分了:“我和你说话呢?没用的废物,扫个地都不会,果然是没人要的野丫头。”

野丫头……没人要……

我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怒火,伸手打了她一下,她没想到我有勇气去打她,瞬间不高兴了,和我扭打在一起。

母亲听见打闹声,来到庭院里,看见自己的女儿被人欺负了,自然气不打一处,上前就给我一巴掌。

我被打懵了,水瑶则跑到母亲的怀里,控诉着我的罪行:“妈,你看,她打我,好疼。”

她指了指被打红的脸,哭的稀里哗啦,母亲眼里有些火,正要朝我打下去。

父亲就回来了,只是他好像受伤了,母亲也顾不得打我,连忙去查看父亲的伤势。

父亲表示没有关系,还是可以去工作的。

我只能在庭院里,远远地看着他们,突然觉得他们永远是一家人,我始终是个外人。

自从父亲受伤后,水瑶记恨我打她,开始在村里散播,说我是不祥之人,和我接触的人,会倒霉一辈子。

所以,村里所有人都不敢和我一起,也开始说我是不祥之子。

我也没有在意,毕竟自己习惯孤独了,以为日子会一直这样下去,只是后来……

那也是平常的一天,我正在打扫院子的卫生。

叔叔却急匆匆地赶了回来,满身是汗,喘气喘的不成样子。

我有些许好奇,叔叔为什么这个点就回来了,平常不都晚上才来的吗?

可叔叔见到我,就急急忙忙跑到我面前,交给我一部手机:“这个是你的东西,叔叔现在还给你。然后你躲到柜子里面,无论外面发生了什么都不要出来,听见没有!”

说完又给了我一张地图,叫我去灵梦城,他曾有幸去过一次,因为那里很安全,可以保你周全。

我被吓傻了,只能扔下笤帚乖乖点头,朝屋里跑去,躲进了柜子。

叔叔也进屋坐着,好像在等什么到来。

不一会儿,外面进来一群人,把叔叔团团围住,他们拿着枪指着叔叔。

随后,一个领头的人走了出来,把枪指在叔叔脑门:“说吧,你的养女哪去了?只要你说了,我保证饶你不死!”

叔叔虽然心理很慌张,却也装作冷静的模样:“你在说什么?我没听清楚,能再说一遍吗?”

那黑衣人说了句“找死”,只听见一声枪响,叔叔倒在了血泊中。

我透过缝隙目睹了整个案发过程,虽然很害怕,但也捂住了嘴巴,不让自己叫出声来,眼睛里却浸满了泪水。

确认叔叔已经没有生命气息后,他们嘲讽地说着“不自量力”,就开门走了。

等他们走后,我才敢出来,抱着叔叔已经没有体温的身体哭泣一会儿,我擦干眼泪,披了件斗篷走了出去。

阿姨和水瑶因为去集市上买东西了,所以逃过了一劫。

等她们回到家里的时候,迎接她们的只有一具冰冷的尸体,和满地的鲜血。

她们哭泣了一会儿,冷静下来安葬好自己的亲人,而后她们发现我不见了。

她们找遍了房间里的每一处角落,都没有找到我的踪迹,所以她们以为是我谋财害命,所以对我怀恨在心。

青曼瞳孔冰冷,好似没有了温度,她发誓一定要找到我,替她的丈夫报仇雪恨,她的女儿要为她的爸爸讨回公道。

然而这时候,我已经在去往魅孽城的路上了。

我拿出地图,去目的地还要好远的路,没有吃的喝的,我便去路过的村庄讨要,受伤了就私下衣服上的布料包扎。

被欺负了,就反打,也逐渐学会了防身,却意外发现自己还有异能这个能力,虽然她现在还不知道这个叫异能。

终于,经过几个月的长途跋涉,我终于到了自己目的地,也遇上了这群小伙伴们。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