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往事(三)

希希那天不告而别,虽然有些许后悔没有去参加舒雅的入宫晚宴,但是还是自己阁里的事情比较重要吧。

她做了几天任务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大乌龙,发现姐妹竟然被人追杀了!

是任务重要,还是姐妹重要?废话!那肯定得选择姐妹丫,想什么呢?

所以她救下姐妹,虽然她自己也以妨碍他人任务被处罚,但是好像也不是很亏的样子!

这样想着,希希心里有了一丝安慰,她忍着疼痛继续受罚。

当她受罚结束后,还没走多远就遇到了季修斯。

“嘿嘿,怎么样?被罚了吧。”季修斯洋洋得意,一脸让你多管闲事的表情。

希希则是给了他一个白眼,顺便踩了他一脚,扬长而去。

季修斯突然感觉到脚上传来一阵疼痛,吃痛地“嘶”了一声,寻找着希希的身影。

可希希早已经跑远了。

“坏希希,下次别让我逮到你!”季修斯只能在原地怒吼。

希希跑了多少时间,就笑了多长时间,因为她听见了季修斯无奈的怒吼。

不知不觉,希希来到了落月阁主殿,主殿上坐着一个人,那人正是希希的师傅。

“怎么了,乖徒儿?又调皮了?”师傅轻声细语,对希希很是宠溺。

“哪有?师傅,是季修斯欺负我。”希希装作委屈的样子,还硬挤出几滴眼泪。

“你和季修斯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他怎么可能欺负你呢?好了好了,有新的任务了。”师傅只能做和事佬打圆场。

这时,季修斯也来到了主殿,他看见希希就一肚子火:“上官希希,你胆肥了,敢踩我。”

说着,就想上前抓希希,敲她的脑瓜子,希希也不含糊,拔腿就跑。

两个人就这样在主殿玩起了转圈圈游戏。

“咳咳,你们两有新任务了,好好听着。”听见师傅的话,两人才停下来认真听讲。

“这次任务是要刺杀黎家的大少爷,黎川。希儿,我希望季修斯和你一同前往,只要做完这个任务,你就说落月阁圣女,下一代阁主继承者。”师傅说的义正言辞。

“不要,这小子只会捣乱,我不要和他一起。”希希把头瞥向一边,小嘴巴嘟起来,好像不高兴了。

“不要嘛,希希姐姐,你就让我去吧,好不好嘛,求求你了。”季修斯瞬间化身小奶狗,卖起了萌。

“希儿,这次任务艰巨,据情报,黎川旁边可能布置了很多的防卫,所以我才希望修斯和你一起去。”师傅依旧是苦口婆心。

“好吧,我听师傅的。”

希希还是听了师傅的话。

只是她没想要,这给她自己带来了伤害。

夜晚悄悄来临,此刻有两个人正瞧瞧地潜入黎家,他们躲开了巡逻兵的视野,溜进了黎川的院子。

黎川刚回到自己的住处,关上门,那两个人就在门外藏着,给纸窗戳出一个小洞,以便观察里面的情况。

在黎川收拾完自己上床睡觉的时候,两人又从开着的窗里偷偷地溜进去。

两人看着床上的人已经进入梦乡,悄悄走到床边,希希拿出藏在身上的匕首。

刚想插下去,那人从床上跳起来,拿出藏在身上的剑,挥手就朝着希希刺去。

季修斯也抽出剑抵挡住剑客那击,并将希希护在身后。

突然从窗外跳进来很多蒙面人,黎川大摇大摆地从正门走了进来。

“哈哈哈,怎么样?惊不惊喜,意不意外?这一招偷梁换柱秒不秒?我早就知道你们会来了。”黎川拍手叫好。

“废话少说,就这些人还能挡得住我?你今天必死。”希希拿出匕首和那些人缠斗起来。

“你们别做斗争了,这些可都是我问父亲借的暗卫,不比你们那的杀手差,束手就擒吧。”黎川道出真相。

可希希和季修斯就不信了,没多少时间就解决了几个暗卫。

黎川眼看他们要占下风了,立马打算搞偷袭。

正当他一拳过去,想起偷袭季修斯的时候,被眼尖的希希看到。

“小心!”希希大喊着。

她挡在季修斯面前,承受了那一拳,可是头却撞在了桌子上,晕了过去,头上也留下了血。

季修斯一看希希晕倒了,他愤怒地杀掉了所有的暗卫,把剑刺向了黎川。

黎川被刺入心脏,当场倒地不起。

季修斯听到远处传来呼喊声,他来不及多想,公主抱希希,从窗户跳出去,利用自己的轻功回到落月阁。

“医生,医生!快来!”季修斯喊来了医生。

医生给希希把了脉,又给她处理了额头上的伤口,而后和季修斯说:“她伤口已无碍,身体也没有内伤,只要休息几天便可痊愈。”

季修斯这才放心地守在了希希的身边。

希希睡醒之后,伸了个懒腰,揉了揉眼睛,却发现眼前一片漆黑。

她还在想是不是自己眼花了,又揉了揉眼睛,还是什么都看不见,一片漆黑的。

这时,季修斯被床上的动静吵醒,他睁开眼看见希希已经醒了,可是她好像一直在摸什么东西?

“希希,你怎么了?”季修斯上前关心。

“季修斯?你是不是把灯关了?怎么这么黑?”

希希听到季修斯的声音放心下来,毕竟这么黑,她一个人有点害怕。

季修斯满脸疑问,现在可是下午,她怎么会这么问,这么想着,手在希希眼前摇了几下。

确认希希真看不见了,他连忙叫来了医生。

医生再次为希希做了诊断,确认是因为头部撞到桌子上,对头脑造成伤害产生的短暂性失明。

幸好只是短暂性的,要是长久的,这对一个女孩子来说,该有多么绝望啊。

“希希,没事的,医生说了,只是短暂性的失明,不会有事的。”季修斯这时候能怎么办,只能哄着她了。

“黎川呢?”希希并没有在意自己怎么样,而是在意任务完成了没有。

“你放心吧,任务已经完成了,只是你这几天都得静养。”

季修斯无奈地摸了摸希希的脑袋。

希希拍了拍她头上的手,嘟起小嘴,显得异常可爱:“不要摸我的脑袋,会长不高的。”

“那这几天你就在床上躺好,那都不许去,我来照顾你。”季修斯信誓旦旦地说。

希希虽然不相信他的为人,但是不得不承认他照顾人还挺有一手的。

过了将近两个月,季修斯除了任务就是来照顾希希,可希希的眼睛始终不见好。

这也让希希苦恼了,她问季修斯:“我的眼睛是不是再也好不起来了,我是不是再也不能做任务了。”

“不会的,你的眼睛会好起来的。”季修斯只能这么安慰她。

“帮我找块布把眼睛蒙起来吧,这样我还能骗自己,骗自己……只是被蒙蔽了双眼。”希希一脸苦笑。

她在黑暗中什么都看不见,也做不了任务,如果成了圣女,众人只会嘲笑她是个累赘,是个没用的废物。

“好了,希希,虽然没了视觉,但是我们还有听觉丫。”

季修斯找块了布替她蒙上了眼睛。

“听觉?”希希不解。

“是啊,既然看不见,那耳朵灵一点不就好啦。”季修斯建议道,“我可以帮你训练呀。”

是啊,她不应该就此颓废,她要让别人知道,她就算看不见,也能做黑暗中的强者。

至此,卡修斯不再接任务,而是每天帮着希希锻炼听觉,躲避木桩和他亲自上阵对打。

虽然前面希希常常会受一些大大小小的伤口,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希希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少,听觉也越来越灵敏。

一个月后,她来到师傅面前,请求她去出任务。

“师傅,希望你能相信我,我一定能做到。”希希脸上的表情异常坚决。

“看来你并没有因为困难而懦弱,好,很好,这才是我挑选的人。”师傅满意地看着希希。

虽然希希此刻看不到师傅的表情,但她知道师傅是笑着的。

“最近我们落月阁有一群叛徒,他们已经逃出落月阁,我希望你们能将他们缉拿归案,当然,这次,还是季修斯陪你一起。”

“是!师傅!”二人有默契地异口同声。

“虽然以往都是你带我,但这次的任务由我来指挥。”季修斯不含糊。

希希也点了点头,她现在什么都看不见,不能主动攻击别人,只能让别人来攻击她,很被动。

他们来到任务地点,发现那群人拿着情报的钱在那边喝酒吃肉,好不乐乎。

他们两躲在草丛,打算伺机埋伏:“等会我先上,我要是不行了,你在赶过来支援。”

希希这次竟然乖的跟个小猫咪一样,点点头。

季修斯抓住他们喝醉的机会,上去直接解决两个。

剩下的人注意到人倒了,立马拿起手中的武器,作防御姿势。

季修斯也不含糊,上去就是跟他们硬碰硬,可奈何他们以前也是落月阁的高手。

季修斯以一敌多还是有点勉强,不一会儿便挂了彩,只是他咬着牙没有叫,因为他叫的话希希便会听见声音加入战斗。

可是他双拳难敌四手,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其中一个叛徒更是偷袭,刺伤了季修斯的背。

季修斯这才忍不住叫了出来。

希希听见季修斯的喊声,凭借超强的听力,瞬间将那群人抹杀。

然后她一直在地上摸,就是没找到季修斯,这下她慌了,她只能无助地边走边找。

突然一只大手抓住了她的手,她感觉那只手上传来熟悉的温度。

随着手的指引,她似乎摸到了季修斯的头,她跪坐着将季修斯的头靠在了她的腿上,问着:“你怎么样,伤口疼不疼?”

“没事,没大碍的。”其实季修斯疼得眼睛都眯起来了。

希希在他的背上一阵乱摸,只摸到一手“水”,其实那是季修斯的血。

“胡说,伤口这么大,不赶紧回去的话,会失血过多的。”

希希想带他回去,可是自己看不见,找不到路在哪。

但这时候季修斯也疼得昏了过去。

“季修斯?”

回应她的只有沉默。

“季修斯,你不要死啊。”

“你还说要保护我的?”

“你还要照顾我呢?”

可是没有人回应她了。

希希第一次感受到无助,这也是第一次泪水在她的眼眶里打转。

这一刻她好像看见上下面有两束光,可是她好像没注意,任由眼泪掉落下来。

这时风吹飞了她眼前的那块布,由于长时间没见光,在见光的那一刻希希闭上了眼睛。

等她再睁开的时候,看见季修斯背上那么一大道伤口,她也顾不得自己眼睛是不是恢复全了,背起季修斯就向阁楼“飞”去。

“幸好你赶到的及时,再晚一点,他小命不保啊。”

听着医生的话,确定季修斯没问题了,希希松了一口气。

医生再给希希看了下眼睛确定痊愈后就离开了。

只留下希希和季修斯两个人。

看着躺在床上的人,希希心里五味杂陈,决定留下来照顾这个曾经照顾她的人。

躺了足足有三天了,季修斯终于舍得睁开眼睛了,他第一眼就看见了靠在床沿睡着了的希希。

他笑了一下,希希不知道被什么吵醒,转眼就对上了季修斯的眼眸。

“那个,季修斯你醒了,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好很多。”

面对希希一大堆的问题,季修斯无奈地笑了笑:“我没事,倒是你,不好好休息干嘛呢?还有你能看见了?”

希希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的眼睛已经好了。

他俩看着对方,都莫名其妙地笑起来。

后来,他们一起出任务,一起去街上游玩,一起看闹市。

直到落月阁被袭击,两个人都拼死命守护,可惜对方好像是有备而来,他们都受了重伤。

“希希,怕吗?”季修斯看向她。

“有你在,不怕。”希希面带微笑。

二人都明白对方心里都在想些什么,犯我家园者,虽强必诛。

他们带着剩下的人奋起反抗,虽然最终还是没能逃过被灭门的命运,至少他们尽力了。

希希,来世我去找你。

修,来世我等你来找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