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往事(二)

自从入宫以来,虽然有些许地无聊,但是栀霜每天都会来找自己玩。

可是这几天,栀霜再没有找自己玩过了。

唉~好无聊啊。舒雅叹着气躺在床上。

她本来是想找那个公子玩的,结果没想到他竟然是个皇上!

皇上肯定很忙,她也不敢打扰他。

这时,外面的公公喊了一声:“皇上驾到!”

舒雅连忙从床上跳了下来,真是说曹操曹操到!

就在舒雅收拾自己的外貌时,门被推开了,慕容伊从外面走进来。

看到他进来,舒雅立马向他行礼:“妾身参见陛下。”

“之前不是还大大咧咧,现在怎么举止这么落落大方了。”见她如此,慕容伊忍不住逗了逗她。

听见这话,舒雅有些惊慌,她挥着手解释:“妾身之前并不知道那就是陛下,再说陛下平安,已是我朝之幸。”

看见她有些惊慌,慕容伊摆摆手让其他人先出去,想自己和舒雅好好聊一聊。

其他人行了个礼,鞠躬退步至院外,顺便把门带上了。

舒雅有些惊讶,他这是要干什么?

“听说你叫顾舒雅,是我朝丞相之女?”慕容伊问了一下她的名字。

“是的,陛下。”舒雅还是有些许紧张。

慕容伊笑了一下,他突然想逗一下面前的女孩:“其实我并非陛下,陛下是我的双胞胎弟弟,因贪玩只能我帮他管理,其实我只是一介平民而已。”

“可是,就算你不是皇上,但皇上的哥哥怎么说不也应该是王爷吗?”舒雅表示她的历史学的还是不错的。

“唉,”慕容伊叹了一口气,摇了几下头,“因为我母亲一直不看好我,弟弟的智商比我高,所以,我很早就被逐出家门了,要不是弟弟贪玩,可能这世界已经没有我了吧。”

“没事的,以后我保护你。”舒雅拍了拍胸脯,脸上的笑容是那么的自信。

慕容伊笑了笑,看了看窗外,说道:“好,那你一定要保护好我,前提是你要好好的,毕竟后宫生活水深火热的,不说了,我要去处理政务了。”

舒雅又行了个礼:“恭送陛下。”

慕容伊听到这句话,嘴角微微上扬,停下脚步,对舒雅说:“就我们两个人的时候,我允许你给我换个称呼。”

而后便大步走出去,见皇上出来,外面的人也把门关上,只听公公大声喊着:“起驾回宫。”

换个称呼?也就是说皇上允许她给他取个亲昵称呼咯。

想到这,舒雅有些小开心。只不过取什么好呢?慕容伊?慕容?不如就叫他小伊吧。

对,就这样决定了。舒雅没觉得这名字很幼稚,反而觉得她太聪明了。

此刻,凌云殿内——

“什么!!你说皇上真去了她那里?”一个穿着华丽的女人坐在客厅大发雷霆。

她就是当代凌府的大小姐,凌依儿。

皇帝后宫唯一一个贵妃,因为慕容伊是个专一的人,不喜欢后宫佳丽三千,所以后宫里就她自己一个人。

但其实慕容伊也并不喜欢这个贵妃,是因为她的父亲的压迫所以才会同意给她一个妃位,但是慕容伊从未见她,也没碰过她。

所以当她听见慕容伊去新晋嫔妃那的时候,那可是气的牙痒痒。

本来她觉得还是不要和新人一般较量好,但是她越想越气。

不行,作为后宫的老人,不给她一点颜色瞧瞧,她可能不知道谁才是后宫的“一宫之主”。

凌依儿这样想着,立马叫人去淑月宫。

这时的舒雅还不知道有人正朝她的地盘而来。

舒雅刚刚想舒服地睡个午觉,就在她刚上床时,门被一把推开了。

凌依儿的走路姿态虽大方得体,但脸上的表情可谓是十分的嚣张跋扈。

“你就是新来的嫔妃?听说皇上刚刚来过你这?”凌依儿露出一脸不屑的神色。

她觉得舒雅还没有她一半好看,皇上怎么会看上她呢?

“是啊,怎么了?有事吗?没事的话,我要午睡了。”舒雅满脸不高兴,竟然有人打扰她睡觉。

凌依儿看见舒雅这个态度就来气:“当然有事啊,我在后宫这么久,皇上都不曾看我一眼,凭什么你一来他就来看你。”

“就因为这个事情啊,那你也太小气了,你还有事吗?如果没事的话,我要睡觉了。”

舒雅只是觉得这个人很无厘头,皇上来找她管她什么事?

“你!!!”

凌依儿被气的话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只能气冲冲地走了。

边走还边想着你给我等着!!!

见她走了之后,舒雅终于安稳地睡了一觉。

晚上,她还熟睡在梦里,突然有人打开门走了进来。

看见床上的那一抹容颜,慕容伊笑了一下,轻轻地摸了几下她的头。

舒雅只是感觉好像有一抹温柔的风拂过,好舒服,她的嘴角露出一抹微笑。

慕容伊在她的旁边坐着,看着她,温柔地许下一个誓言:“往后,我护你岁岁无忧。”

第二天清晨,舒雅伸了个懒腰,揉了揉自己刚睡醒的眼睛,昨晚这一觉睡得可真舒服丫。

只是,睡着的时候感觉到好像有人摸了一下自己的头?

舒雅疑惑了一会儿,随后摇了摇脑袋。

还是不想了,起床出去玩吧。

这样想着,舒雅在侍女的服侍下换好了衣服,决定出去走一走。

她来到街上,还在想着吃什么,瞬间就被几个人带到角落套上麻袋绑走了。

被带到没人的地方,舒雅就解开了绑在自己手上的绳子,三两下就把那些人解决了。

“说,你们是谁派来的?”舒雅此刻也认真起来,脸上看不到一点笑容。

“我们……”

就在他们要把主犯供出来的时候,暗处飞来四把飞镖。

舒雅轻松躲过,不知道从哪下来四个黑衣人,他们蒙着脸,看不清面容。

舒雅意识到来者不善,连忙摆出作战的姿势。

那几个黑衣人也不含糊,一拥而上,虽然他们是四个人,但是他们的默契好似他们是一个人似的。

就算舒雅有再厉害的武功,但终究这具身体还是太弱了。

舒雅只能抵挡他们攻击的同时,躲开一些致命伤,以免一刀毙命。

而这时,慕容伊刚处理完公务,想要去找舒雅玩。

当他来到舒雅的住处,却没有发现舒雅的时候,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来人!给朕出来找,务必要把顾常在找回来。”慕容伊派出暗卫出去巡查。

舒雅那边——

一棵树上挂着一个人,那人还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喝了几口水,她就是上官希希。

然后瞄了一下看见远处有人在打架,不看不知道,一看她把谁都喷出来了。

那不是自己的好姐妹嘛!怎么被自己的人追杀了!

她连忙让自己的手下去把那几个人叫回来。

慕容伊那边也收到了消息,知道了舒雅的具体位置。

慕容伊头都不回地跑过去,他的暗卫就在后面追。

就在舒雅快撑不住的时候,远处传来哨声,四个蒙面人好像收到指令一般的,跑了。

这可把舒雅看懵了,怎么来的这么莫名其妙,走的也这么莫名其妙。

可是现在也顾不得他们了,她现在头晕晕的,她摇了摇头,可还是因为体力透支晕倒了。

晕倒之前,她好像看见有个人朝他跑过来,在她快倒地的时候接住了她。

那……是谁?

只听得两句“快来人,快来人”,她就晕倒在黑暗中。

等到她再次醒来,已是第二天午后了。

她摸了摸自己的头,感觉好像没那么晕了,身上的伤也包扎好了。

她看了看周围,这里好像是她的寝宫?她手动了一下,好像摸到了什么东西?

只见旁边好像坐着一个人,他好似在睡觉,那容貌,好像是……皇上!!!

慕容伊好像感受到什么似的睁开眼,他看见舒雅醒来了,想都没想就抱了上去。

“你终于醒了。”语气里带着一丝放松。

“还有什么不舒服吗?”

舒雅摇了摇头。

“要吃什么吗?”

舒雅又摇了摇头。

“好了,你去忙吧,我已经没事了。”舒雅很无奈,自己又不是快没了。

看见舒雅没事,慕容伊才放心地呼出一口气。

舒雅没事,凌云殿的那一位可能就要发火了。

“什么!!她没事!!”凌依儿手锤在桌子上。

被震到空中,又掉下来的茶杯,足以表现她有多么生气!

看来,得这么办了,她又在打着什么小算盘了。

在终于把慕容伊支走了后,舒雅独自一人来到了泠水亭,顾名思义,就是在湖中心的亭子。

舒雅不知道在想什么,没注意到后面出现了一个人。

那个人趁着舒雅失神的时候,一把将舒雅推入湖中。

可舒雅还是那个舒雅,再菜也会拖个人下水。

只听那人说“等等!我怕水啊!!!”便拖着那人一起下水。

舒雅游上来,看见凌依儿在水中挣扎一会儿,便不见了踪影,心想不会是淹死了吧。

也管不了这么多,再次下水把她救上来,再找太医进行救治。

不一会,凌依儿咳嗽两声,吐出了水,醒了过来。

她醒来的第一眼就是看见舒雅擦了擦额头的汗,周围人一脸担心的深情。

她回想了一下刚刚,好像自己陷害不成,反将自己带进去了,最后……好像是她救了她?

她为什么要救她?

当她还在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偏偏看见舒雅对她露出笑容。

而她也沉浸在这笑容里。

就在舒雅要走的时候,凌依儿叫住了她:“等等!”

舒雅回过头,只见凌依儿红着脸。

凌依儿咳嗽两声:“咳咳,那个……谢谢你救了我,从今往后,你就是我的好姐妹了。”

舒雅虽有些惊讶,但是还是很欣慰地笑了。

慕容伊这边又没见到人,正想去找的时候,舒雅回来了,旁边还跟着凌依儿。

慕容伊问她为什么湿着身,抬手脱下自己的外套要递给舒雅。

舒雅摇了摇手表示自己换件衣服就好了。

凌依儿解释道自己不小心失足落入水中,是舒雅救了她,还让皇上移除她的妃位,说要寻找自己的真命天子。

慕容伊听着一愣一愣的,但还是照着凌依儿的意思办。

“你不要欺负我家舒雅哦,不然我到时候和你算账!”这是凌依儿出宫前最后对慕容伊说的话。

此后,慕容伊和舒雅就一起处理公务,一起赏花,一起游玩,什么都在一起。

可惜好景不长,国难当头,皇帝要出门打仗了。

“如果我回不来,就别等我了。”慕容伊一脸认真地对舒雅说。

“我不,小伊,你要回来,我等你,你如果不回来,我就再也不理你了。”舒雅满脸担忧,她担心慕容伊一去不复返了。

慕容伊只是摸了摸她的头,就带着剩下的兵打仗去了。

战场上,慕容伊被敌方偷袭,虽然击退了敌军,却也来不及救治。

慕容伊死前让人带信回去,说在战场上爱上了敌国女将,让她不用等他了。

舒雅看见信后,不吃不喝,哭了整整三天。

为什么?她回想着与慕容伊的种种过往,好像是幸福的,可他为什么背叛自己。

舒雅永远都不会知道,她爱的,爱她的那个人已经离她而去了。

她摇摇头,掏出匕首,一把刺入心脏。

当仆人送饭过来的时候,她已经没有了体温。

小伊,答应我的为什么没有做到?

小伊,你是不是有苦衷的?

舒雅,对不起,这辈子可能要食言了。

舒雅,我祝你下辈子岁岁无忧,找到一个能守护你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