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往事(一)

晚宴结束以后,虽然舒雅入宫了,但是栀霜还是可以进宫找她玩。

在一次进宫的途中,遇到了那个坐在她旁边的人。

他就站在湖边,眺望远处风景。

看着他总感觉很眼熟,听皇上说,他姓布,难不成……

“听说你姓布?”栀霜首先上前搭话。

布莱克微微侧头,看了一下,又把头转了回去,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是不是叫布莱克?”

这句话让布莱克惊的睁大了双眼,他这才回头正视了面前的女孩。

他明明记得他不认识她,为什么她会知道他的名字?

“你是谁?”

“我?我姓夜,至于本名嘛,不告诉你。”

栀霜这才确定,没想到布莱克来这连名字都不用带改的。

那她可得好好地逗逗他,她淡淡一笑:“听说大将军战功赫赫,立下汗马功劳,今日一见,果真不同凡响。”

布莱克没有说话,觉得无趣,便准备要走。

他还没踏出几步,栀霜也觉得她是个木头,真没趣,也打算要走。

只是这身体自己突然动了起来,她便快步来到布莱克前面,一脸微笑:“听说大将军单身,那将军可有心仪之人?”

栀霜很懵,布莱克也很懵,但他还是礼貌地回了一句:“并无。”

“那将军是否能把我放入心间?”她说完,栀霜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了,立马转口,“不好意思,打扰了。”

说完,就跑开了,只留下布莱克一个人在原地。

布莱克听完后只是有点发愣,然后也没有其他感觉,便回去了他的宫殿。

走在街上的栀霜还在想着刚刚她干了什么?也太尴尬了吧,还是不要入宫了,不然抬头不见低头见。

所以连着几天都没有去皇宫,但是她也实属无聊,还是去街上散散心吧。

却发现,天空下着细雨,却也阻挡不了她想出门的脚步。

她撑着伞,披着斗篷,独自来到了江边,因为下雨,江边此刻人很少。

她什么都不做,就站在江边,左手撑伞,右手伸出去接雨,一丝丝的雨打在手上,凉凉的。

她就站在那,不知道想什么想的出神,以至于没发现身后出现了一个人。

那人走到她旁边,冷不零丁地问了一句:“冷吗?”

“冷,可有心冷吗?我自幼开始学习各种技艺,成为了大家闺秀,只因我是夜家大小姐。”栀霜的神情很是哀伤,因为她查看原主的记忆,发现她并不开心。

而后她才注意到,刚刚那人说话的声音有点……耳熟?转头一看,竟然是布莱克!!!

那天的回忆再次出现在脑海里,脸上出现了红晕,她只能偏伞挡住。

“我十岁习武,一直到现在,为国家立下汗马功劳,可是我没有考虑过自身,我觉得一个人也挺好。”

布莱克没有看她,只是学着她的样,看着这烟雨。

他这是在回答原主的那个问题?

“所以你自幼习武,只知道兵家谋略,那文学呢?书法呢?”栀霜突然感到好奇。

布莱克没有说话,他并不想回答这些问题,他不想让人了解自己。

“不过还真没想到,你这么瘦弱的人,竟也可以带兵打仗,不过你会写字吗?不如我教教你,你认我做老师,如何?”栀霜微微一笑,戏谑地看着布莱克。

布莱克还没有说,嘴巴才刚刚张开,就被栀霜打断了:“既然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

于是,拉着他的手,把他带回自己府中。

夜府这边因为栀霜突然不见,全家上下发疯似的去找,却见自家小姐拉着一个美男子过来。

管家连忙询问:“小姐,你去哪了?夫人和老爷都着急死了。”

栀霜没有回答她的话,表情冰冷,只是叫她拿点纸、笔和墨到我房间来,便拉着布莱克回房了。

管家一边去叫人准备这些东西,又叫人去通知老爷和夫人,小姐回来了,还……带了个男人。

夫人和老爷还在栀霜的下落,看见一个人急匆匆地跑了过来。

“找到小姐了吗?”夫人急匆匆地问。

“找……找到小姐了,她……回屋了,但…但是……”

由于他跑的太急,上气不接下气的,所以就很喘。

“但是什么?”夫人怕自己宝贝女儿受到伤害,“快说呀!!”

“小姐她带了个男人回来!”那人终于把话说完。

“什么!!她竟然带男人回来?真是胆大包天,走,咱们去看看。”

老爷气的脸都红了,硬是拉着夫人要去瞧见一番。

而此时栀霜此刻还在教布莱克写字呢,突然打了个喷嚏,她揉了揉鼻子,觉得谁在说她坏话。

“怎么了?”布莱克停下手中的笔,询问一下。

“没事没事,肯定是有人说我坏话。”栀霜摆了摆手,表示没啥事。

这时,有个人闯了进来,来者正是栀霜的父亲,夜老爷。

“夜栀霜,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带男人……”

话还没说完,怒气冲冲的老爷就看见布莱克,连忙搓搓手:“布将军,您怎么来了,怎么也不和我说一声啊。”

这脸变得可真快,栀霜心里嘟囔着。

“没什么事,只是闲来和你家小姐请教书法,令女不愧是大家闺秀。”布莱克也是毕恭毕敬。

“既然这样,那我就告退了,霜儿,要好好教哦。”夜老爷又满脸笑意,拉着夫人就出去,顺带关上了门。

栀霜听的是一脸地懵,而布莱克微微一笑,虽转瞬即逝,但这是他第一次笑:“怎么?还教不教了?”

“教,行吧。”栀霜委屈巴巴的,总感觉受了什么委屈一样。

“这笔要收尾。”

“这个开头要用力,要顿一下。”

“这字太歪歪扭扭了。”

……

这一下午栀霜都在认真教他,终于教好一个字,栀霜很是欣慰。

布莱克看着她这个样子,也是微微一笑。

以后,布莱克没事都会来找他练字,知道的还好,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两是一对呢。

只是这样安稳的日子并不长久,直到那一天……

他们在房间里练字的时候,突然,管家闯进来,慌慌张张地在布莱克耳边说了什么。

布莱克只是点了点头,便挥手让她出去了。

“怎么了?是有什么事吗?”栀霜好奇地探出小脑袋。

“我要带兵出征了。”

这句话让栀霜的心头一震,布莱克摸了摸她的小脑袋:“放心,我很快就回来。”

栀霜什么都听不见,脑袋里只是想着,他……要出征打仗了。

不过很快就收拾好心情,对他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好,你去吧,我……等你回来。”

这是她第一次对一个人露出微笑。

在布莱克出征的这些时间里,栀霜要么去湖边走走,要么就是晚上抬头看看月亮。

看着月亮,她说出了没有对他说的话:“布莱克,你看见我眼里因你而亮的光了吗?”

而布莱克那边,已是战火纷飞,由于敌军人数过多,他身上也有些挂彩。

但他只有一个信念,他一定要活着回去,有一个人……在等他。

光阴即逝,日月如梭,从他离开至现在已有一月有余了吧,栀霜这样想着,自己的头发已经长过腰了。

可是,他还没有回来……

就在这时,她听见了一阵脚步声,那步伐…好像他。

栀霜跑了出去,跑到门口,见到了她心心念念的人。

布莱克朝着他微微一笑,栀霜小跑过去,扑进了他的怀抱。

布莱克却有些吃痛地嘶了一声,但他强忍着疼痛:“栀霜,我是该叫你夜栀霜呢,还是冷栀霜。”

栀霜没有说话,只是瞪大了眼睛,见她没有说话,布莱克继续说下去:“在你父亲叫你的时候,我就猜到了,不过……,我可能实现不了诺言了。”

突然,布莱克倒了下去,栀霜扶住了他,却发现他的背后全是伤。

“来人,来人,传御医,传御医。”

在布莱克迅速下降的体温面前,栀霜这时的声音显得那么苍白无力。

栀霜在门外走来走去,貌似很是着急。

就在这时,门开了,御医从里面出来,顺带关上了门。

栀霜上前去询问情况:“医生,医生,他怎么样?”

御医只是摇了摇头:“你去见他最后一面吧。”

栀霜不敢相信地摇摇头,推开御医,转身跑了进去。

只见布莱克躺在那里,脸上没有一点血色,却也不耽误他的美貌。

栀霜在他的床边坐下,摸了摸他的手:“你不是答应我的吗?你不是说叫我等你的吗?你怎么食言呢?”

回应她的只有布莱克的沉默。

“小莱,你看见我眼里因你而起的光了吗?”

“小莱,下辈子记得来找我。”栀霜眼睛里全是泪水。

这时,她好像恢复了现代的超能力,虽然要重生他会消耗生命,但为了这一场美梦,也是值了。

“愈灵笙”她发动了自己的技能。

在治好布莱克的时候,自己也吐了一口血。

没一会儿,布莱克醒了,他还在想自己不是……怎么醒了。

转头看见栀霜嘴角流血,一脸深情地看着他,栀霜看见他没事,也放心了,闭上眼,直直地倒了下去。

布莱克慌忙接住她,眼角留下眼泪,他已经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哭了,可是看见她这样为什么想哭?

“你不要走。”

这是他第一次挽留。

栀霜只是笑了笑,有气无力地擦了擦他眼角的泪水。

“小莱”

“我在。”布莱克回应着。

“如果你忘了我,那就记住我眼里的光吧。”

这是她说的最后一句。

随后,给他擦眼泪的手垂了下去。

布莱克没有说话,只是紧紧地抱着她。

霜,下一世,要等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