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过去

栀霜是第一个进去的,她意外的发现自己一身淡蓝色长裙,内穿薄蝉翼的霞影纱玫瑰香胸衣,腰束淡粉色撒花软烟罗裙,外罩一件逶迤拖地的淡蓝色梅花蝉翼纱。

栀霜好奇地看着周围的一切,亭台楼阁,池塘水榭,假山树荫。

一切的景象对于栀霜都太过于陌生,突然像是自动接收到什么信息一般,脑海自动出现一个身份背景。

夜栀霜——夜家大小姐,夜家属于书香门第,而夜栀霜更是一个大家闺秀,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活脱脱就是一个才女。

虽然刚刚接收到这个信息的时候,还有点懵,但不一会,栀霜就习惯了这个身份。

这时,正好有婢女来报:“小姐,顾小姐和上官小姐来了。”

顾舒雅,丞相之女,即将被丞相府送往皇帝后宫,多才多艺。

上官希希,落月阁阁主继承人,因贪玩落下训练,虽不是武林至尊,却也是个高手,只是其他人不知道。

三人是从小玩到大的好姐妹。

“你们怎么来了?”栀霜瞬间代入状态,好像夜栀霜附体似的。

舒雅一脸笑嘻嘻:“来找你玩儿丫,不可以吗?”而后嘟起了小嘴,“再过几天,我就要进宫去了,到时候就没有时间玩了。”

“过几天我也有事情去了,也可能见不到了,趁这几天好好玩一下。”古代的希希温文尔雅,却也如现代一样贪玩。

“好了,希希,舒雅,我是栀霜。”栀霜觉得自己进来了,那伙伴们肯定也进来了。

“你不就是栀霜吗?夜栀霜?”舒雅和希希一脸的疑惑。

栀霜叹了一口气,娓娓道来:“我是冷栀霜,你们是梦舒雅和凌希希吧。”

舒雅和希希有点震惊,自己装的这么好,居然被发现了?

“栀霜,这是哪里呀,我们只是进了那个镜像屋,然后……然后……就感觉晕乎乎的。”

舒雅摸了摸脑袋,就是想不起来。

“所以我们怎么出去,完成什么任务吗?”希希提出疑问。

栀霜作思考状,冷静分析道:“既然我们每个人有一个角色,那么每个角色肯定都有自己的一生,也许跟着角色的人生走,就能出去了。”

“那我不是要进宫!”

“那我不是要……”

希希意识到不能说,还没说完就把嘴巴捂住了。

“要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希希连忙摇了摇手,“好了好了,先不管这些吧,趁还没进宫,这两天好好的玩一下吧。”

“是啊是啊,在我还没有深陷宫斗的时候,先好好的放松一下,等我进去了,一定要把皇上牢牢抓手里。”舒雅的鼻子突然长长了三米。

“哈哈哈哈,要栀霜我还信,就你,我怕你在冷宫孤独终老。”希希先嘲笑一番,随后咳嗽一声,“不说了,晚上有闹市,去不?”

栀霜和舒雅点了点头,舒雅更是露出了星星眼。

到了晚上,街道两边是茶楼,酒馆,当铺,作坊。街道两旁的空地上还有不少张着大伞的小商贩。

街道向东西两边延伸,一直延伸到城外较宁静的郊区,可是街上还是行人不断:有挑担赶路的,有驾牛车送货的,有赶着毛驴拉货车的,有驻足观赏景色的。

当三人来到闹市中,也成了其中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栀霜一袭淡紫色的锦袍包裹住颀长健硕的身躯,墨发高高束起,用一顶黑色的发冠箍住,眸若春水,鼻似悬胆,白皙的肌肤在一身淡紫的映衬下,更显得人面桃花。

舒雅身穿浅粉色连衣裙,长而触地,细腰用云带勒住,更显不满一抱,发间有一根七宝珊瑚发夹,映面如莲花。

希希一身碧绿的翠烟衫,散花水雾绿草百褶裙,身披翠水薄烟纱,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袖口上绣着淡粉色的牡丹,尽显清纯。

三人走在街上,舒雅和希希拉着栀霜,这边买买糖葫芦,那边看看首饰,三人还一人买了一个花灯,好不乐乎。

突然,人群中跑出一个人,撞到了希希他们,那人头都没回,抱紧手里的东西就跑。

而后面人群如潮水般涌过来,身后一群官兵在搜查什么,栀霜他们在人群中挣扎,无法动弹。

等到人群散去,栀霜她们才发现和对方好像走散了。

栀霜只能跳上房顶去寻找,希希也是躲在了暗处观察,而舒雅,跟着人潮,好像撞到了一个人。

她回头一看,是一位公子,她连忙行礼:“这位公子不好意思,小女子在人潮中误撞了公子您,请您宽宏大量原谅小女子。”

“无碍,倒是姑娘你没事吧,怎么一个人在这?”慕容伊扶起舒雅,并捡起花灯还他。

“多谢公子关心,小女子只是无意中和朋友走散了,正四处寻找。”舒雅耐心地向他解释。

“原来是这样子,不如我帮你一起寻找,可好?”慕容伊微微一笑,好似觉得面前的少女有一些可爱。

“不用了,为了感谢公子的大人不记小人过,这花灯就送给公子吧。”舒雅把花灯塞到慕容伊手里,回头向前一蹦一跳地走去。

突然她想到了什么,回过头叫了他一声:“喂!”

慕容伊抬头,就看见一个少女站在那,朝他一笑,他就愣在原地。

随后舒雅就说一句:“如果你真心帮我,那便祝我一句……岁岁无忧吧。”

然后朝他做了一个鬼脸,头也不回地走了。

独留慕容伊一个人留在原地。

而另一边希希躲在暗处,找人找的眼睛都快废了,可还是没找到。

突然旁边有个人轻轻地拍了她一下。

希希吓了一跳,刚想回头给他一巴掌,却听见一句熟悉的“师姐,师姐,我错了”。

希希连忙收回那一巴掌,没好气地说了一句:“原来是你呀。”然后回过头继续观望。

“唉,师姐,你知道的,我就这样子,这么多年了,你还认不出我丫。”季修斯嘟着嘴巴,好似生气了一般。

“你走开,别打扰我找人,活或者你去帮我找一下?一个紫色衣服的,一个粉色衣服的。”希希可不惯着他,毕竟自己穿越过来没多久,和他不熟。

“师姐,你这是坑我丫,那么多这两种颜色的衣服,我该怎么找到她们?”季修斯一脸地委屈巴巴,不得不说,变脸真快。

“那你就别打扰我,我正聚精会神看着呢。”

希希目不转睛地盯着街上,想着这上官希希眼神真好,要是我自己的身体,现在肯定眼睛废了。

季修斯就蹲在旁边,安安静静的,好似在陪着希希一样。

栀霜在屋顶上飞檐走壁,回到了刚刚走散的地方,发现了往回走的舒雅,连忙走到她旁边,却没有发现希希。

“希希呢?”舒雅看见了栀霜却没有看见希希,和栀霜神同步开口。

两人又神同步地摇了摇头,在大街漫无目的地走着。

“你的花灯呢?”

栀霜见她的花灯不见了,觉得可能是刚刚花灯掉了。

“哦,你说花灯啊,送人了。”舒雅也没有多说,栀霜也就不再多问,她把自己的花灯给了舒雅。

“嘿嘿,栀霜,还是你好。”舒雅真是一把鼻涕一把泪,把栀霜看无语了。

她们走着走着,希希发现了她们,不再理会季修斯,跳下去一把跑过去,抱住了她们。

“终于找到你们俩了,天色已晚,我们回去吧。”希希露出了一个开心的笑容。

三人就这样有说有笑的回去了。

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到了舒雅入宫的日子了。

“姐妹们,我要走了,走之前,再送我一程,去皇宫吧,再过一会儿就是晚宴了呢。”舒雅抱着栀霜她们,哭的像个孩子。

栀霜只是摸了摸她的头,而希希表示自己有事要提前离开了。

在二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嗖的一下就跑了。

而栀霜则把舒雅完好地送入宫去。

一路上,她们遇到了好多人,有婢女,有守卫,还有一些嫔妃。

当她们步入殿堂,只见其他人分两排坐,皇上则坐在他的龙椅上。

“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二人随即下跪行礼。

“起身吧。”

她们起身时,舒雅只觉得这声音有点耳熟。

当她看见皇上的容貌时,才发现是他!!!

慕容伊只是朝她一笑,随即便叫她们入座。

待二人坐下时,只见一位美男走了过来,他黑亮垂直的发飞的英挺剑眉,细长蕴锐利的黑眸,削薄轻抿的唇,棱角分明的轮廓,修长的身材,宛若黑夜中的鹰,冷傲孤清却又盛气逼人,孑然独立间散发的是傲视天地的强势。

虽身着汉服,却也难以抵挡他那强大的气场。

“臣,参见陛下。”

他声音犹如魅惑人心的小妖精,勾的人直痒痒。

“哦~原来是布将军,起身入座吧。”布莱克便依照他的指示,坐了下来,只不过他旁边是栀霜。

“好了,人到齐了,接下来,大家尽情狂欢。”慕容伊说道。

众人也在这欢快声中度过一夜。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