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进行曲(2)

灯光熄灭,第四夜开启——

“注意,从现在开始,增加为两人。”

什么?鬼又多了一个,不过就算是这样,也不能惊慌,要冷静,众人都稳定自己的心态,不给别人制造麻烦。

布莱克还是依照原计划验证舒雅的身份。

结果他瞪大了眼睛,她的身份竟然是……

而舒雅此刻竟然冷静下来,既然他刚刚的目标是栀霜,那么栀霜肯定出局的,不如……

话还没说完,她就做了一个决定,一道金光在她手掌亮起,又落下,谁也没看见她做了什么。

“既然已经到这地步了,大家都是伙伴,不如就一起把身份爆出来,怎么样?”缪斯姐首先做出提议,也自曝身份:“我是无辜者。”

也是,如果再这样相互猜测,到最后只会让信任逐渐瓦解掉,自相残杀。

“我是医者,刚刚已经使用过技能,现在应该和无辜者没什么区别。”希希也站出来。

“我也是无辜者。”雷伊也没打算藏着。

“预言家。”

“暗夜猎手。”

“我是……”就在舒雅要自爆身份时,灯光刷的一下就亮起来了。

“第四夜,缪斯,希希,over”

舒雅此刻生气起来,居然不按照套路出牌?

不过也无可奈何,毕竟这是他们的游戏场地,得他们说了算。

黑衣人连发两枪,带走了缪斯和希希。

已经是第五夜了,如果在不找出猎人,那么不出两夜,游戏就结束了。

“你还没说呢,你的身份是什么?”雷伊又继续了刚才的话题。

“我……”舒雅叹了口气,还是说出来,“我的身份是守护者,不过如果我守护成功,伤害会转移到别人身上,包括转移到我自己身上。”

舒雅作思考状,继续说道:“刚刚那轮我守护的是栀霜,结果缪斯姐和希希没了,我想要么是我守护成功,要么就是他们反其道而行。”

“我觉得他们不会这么快放弃目标的,如果他们的目标一定是栀霜的话,那么他们不会罢休的。”雷伊作为队长,沉着稳重,冷静分析道。

“唉,好烦哦,为什么只有黑衣人才有资格开枪?”舒雅一脸埋怨,“这次我还是守护栀霜了,既然他们这么想除掉她,肯定有大仇恨,我要保护她,哪怕出局的是我。”

栀霜没有说话,只是眼里微微有了一点光,就在他们沉浸在感动中时,第五夜结束。

“舒雅,雷伊,over”

当黑衣人把他们两个带走的时候,只剩下了两个智商最高的人了,可是他们都不是,那鬼到底是谁?

栀霜突然就不冷静了,伙伴们都因为她而出局,如果自己在找不到鬼,那么就会辜负伙伴们的期望。

布莱克看着栀霜眼中的表情,叹了口气:“冷静一下,如果你我都不是,那谁是?想想其中有什么遗漏了?”

有什么遗漏了吗?栀霜看了眼布莱克,闭上眼冷静思考,对,现在慌张也没有意义了。

为了伙伴们,记忆在他脑海里飞速地穿梭,这个不是,那个不是。

突然,舒雅的一句话出现在她脑海里:

“唉,好烦哦,为什么只有黑衣人才有资格开枪?”

为什么只有黑衣人……

她明白了,她们一开始就找错了方向,她们只听了黑衣人的话,以为我们要自相残杀,实际上只是个幌子。

并不是谁让黑衣人开枪,而是黑衣人自己选择的目标,所以,真正的鬼是……

她猛地睁开眼,却发现最后一夜结束,广播里也传播他们要被杀的消息。

就在黑衣人出现在布莱克身后时,栀霜也掏出了枪。

布莱克以为她是要打自己,也闭上眼认命,谁知子弹从他的身旁穿过,径直打在了黑衣人的心脏。

黑衣人瞬间消失,游戏结束。

“你……”布莱克此刻不知道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

栀霜只是吹了下枪上面的烟,转着枪插回自己的腰带口袋里,说了句:“game over”

已经出局的人,在外面等的心慌慌,不知道现在里面什么情况。

“要不我们冲进去吧。”

盖亚刚说完,只见布莱克和栀霜从里面走了出来。

众人立马扑过去,栀霜更是被希希和舒雅扑倒。

“幸好你没事,怎么样?我们赢了吗?”见到栀霜,舒雅也放心了,连忙询问情况。

栀霜只是点了点头,随后怀疑起黑衣人的目的,黑衣人两次把目标对准自己,究竟有什么目的。

她和他们认识吗?

而黑衣人在高处看着他们,淡笑一声后,转身离去。

“唉,今天都没有玩高兴,都怪那个黑衣人,搞什么游戏呀!”舒雅一脸地垂头丧气。

希希摸了摸自己的腿,给了她一个鄙视的眼神:“你还说,陪你玩了一天了就算了,在鬼屋里还被鬼追,到现在还要走,我小腿都要长肌肉了吧。”

盖亚、缪斯和卡修斯还好吧,毕竟他们可是受过了专业的训练。

“唉,都晚上了,要不我们去坐摩天轮吧。”舒雅打着坏主意,笑得不像一个好人。

就在舒雅想搞搞他们的时候,栀霜感觉到了什么,撇头一看,一抹貌似熟悉的冰蓝色身影往镜像屋跑去。

栀霜像是着了魔一样,向那个身影走去。

“栀霜,你怎么了?”缪斯发现了栀霜的不对,其他人也看着栀霜。

可栀霜并没有在缪斯姐的呼唤中回神,她眼神空洞,好似一具没有灵魂的躯体。

其他人无奈,只能跟着栀霜走去,栀霜踉踉跄跄地走进了镜像屋,其他人停住了脚步。

他们记得镜像屋里面全是镜子,一旦进去就很难出来,除非打破那些镜子。

“怎么办?栀霜进去了,我们要进去吗?”希希虽然很担心栀霜,但是也担心伙伴们会在里面迷路。

“去,我们是伙伴嘛,栀霜之前不也救了我们吗?现在该我们保护她了。”雷伊带头走了进去。

其他人也紧随其后,不过他们进去之后,看到了倒在地上的栀霜,他们连忙跑过去,却感觉头晕晕的。

只有盖亚和缪斯没有什么感觉,他看雷伊快晕倒了,连忙接住他:“雷伊你怎么了?”

缪斯也接住希希和舒雅,唤了唤她们,并没有得到任何反应。

他们只能在外面干着急,而梦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