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救场

众人惊讶,可是栀霜不知道怎么做,也不知道他们为何叫自己忆霜。

“能带我们去后台看一下吗?”舒雅第一次那么淡定。

保安点点头,带他们去了后台。

而此时的后台也是很忙碌,有人在录口供,有警察在查监控,可都是于事无补,因为灯灭后他们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当保安带他们来到了经纪人面前的时候,经纪人正看着监控,没有一点思路。

“李姐,忆霜小姐到了。”

听到保安的声音,李姐转过身,看向栀霜的时候,明显愣住了。

她其实也见过忆霜,在十年前的最后一场演唱会上。

她当时还不是一个经纪人,只是忆霜的小粉丝,面前这人长得和忆霜,不能说像,是真的一模一样。

栀霜当然不喜欢有人盯着她,便开始眼神警告。

李姐看见栀霜的眼神,咳了两声:“忆霜,我需要你唱首歌,帮我镇一下场子,一首就好。”

“我不会。”栀霜拒绝的很干脆。

李姐还是不服,直接从一个背包里掏出一个笔记本,转身递给了栀霜:“这是你的东西,你看看能不能想起了,里面有一首歌词,只是紫安一直找不到好的谱。”

栀霜看这本笔记本很眼熟,拿过来翻了翻,当翻到那首歌的时候,脑袋里有什么一闪而过,使得脑袋有点刺痛。

栀霜摇了摇头,集中注意看这首歌,嘴里小声嘀咕什么,过了一会,她转头看向李姐:“这歌我会。”

李姐有些惊喜:“那你能唱出来吗?”

栀霜点了点头。

就在众人松了一口气的时候,栀霜又补了一句。

“可是我不喜欢人多的地方。”这一句又让情况陷入僵局。

由于舒雅和希希太想听忆霜的歌了,而且还是没发布的,所以一人摇着栀霜的一条胳膊:“栀霜,求求你了,唱吧,我想听~”

“是啊,你就唱吧,我也想听~”希希也附和着。

缪斯看了看这两个,无奈摇摇头,也劝着栀霜:“栀霜,你就当帮她两一个忙吧,不然她两可粘人了。”

其他人也就是点点头,栀霜不知怎的,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

“快快快,服装师,化妆师,造型师就位!带这位小姐去换衣服,化妆。”李姐见她点头很是欣喜,怕她反悔,立马让人拉她去做造型什么的。

而台上观众等不及了,纷纷嚷嚷着要紫安出来。

就在这时,台上一阵烟起,烟雾里好似有个人,待烟雾散去,众人才看清台上那人。

那人一身纯洁的雪白束腰配纯黑的礼服,如最后一抹挣脱不了黑暗的白色,恍若那魅惑的黑色正静静的凝视着它,看着那道白色无力的挣扎,等待吞噬它,占有它的最后时机。

有些人瞪大眼睛,有一小部分人则很疑惑怎么不是紫安,随后人群中爆发出了一阵声音:“忆霜!忆霜!忆霜!”

那些疑惑的则是不敢相信,毕竟作为喜欢音乐的人,天才歌手——忆霜的名声,多多少少她们是有点耳闻的。

栀霜没有理他们,音乐响起,她随着自己的心声唱出了这首歌。

“累了,

照惯例努力清醒着,

也照惯例……想你了,”

前面平稳的低音让所有人都迷失在里面,后面的高音也是让人沉浸在其中的感情里,一直到最后所有的感情都爆发了。

“如果我变成回忆,

最怕我太不争气,

顽固地赖在空气,

霸占你心里……每一寸缝隙

连累依然爱我的你,

痛苦承受失去,

这样不公平,

请你尽力……把我忘记。”

——《如果我变成回忆》

全场爆发了热烈的掌声,大部分人因为思念还流出了眼泪,只是战联他们听到了这首歌,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他们皱着眉头,就连布莱克表情都非常严肃,不过从观众的表现可以看出,这场演出还是成功的。

演唱会结束的很顺利,当观众走完,工作人员便负起了打扫演唱会现场的责任。

而战联等人一直看着关灯前的监控,希望能从中找出蛛丝马迹或者可疑的人。

监控在同一个时间段反反复复播放了千万遍,战联依旧没有看出出其中有什么反常。

“不行不行,我眼睛都要瞎了,这段也没有什么可疑的嘛。”盖亚揉了揉眼睛,试图让眼睛放松放松。

其他人则继续看着监控,可依旧没有什么结果。

也就栀霜一直看着监控,好似在思考这什么。

“能不能把开灯的画面看一下。”好久之后她才来一句。

保安只好把画面切到了那一个时间段,栀霜眼神闪的飞快,好似在观察着什么。

“这里,少了个人。”栀霜指着一个地方,“关灯之前,他还在这,关灯之后他就不见了,关灯这段时间大部分人因为害怕停留在原地,他为什么要离开。”

而后把她想说的话娓娓道来。

其他人听了她的话有点木纳,但随后看了看监控也都点了点头。

“那个,这个人是我们开演唱会前几天因为人手不够原因招的保安,叫什么安索,和他一起来的好像还有几个人,不过因为名字太多,我记不住。”好不容易听他们说完,那个保安才弱弱地举了个手说话。

众人听着安索这个名字有点耳熟,但是在记忆里面搜索,最终都毫无结果。

“那就先找到这个安索吧,继续看监控吧,他可能从哪个入口混出去了也不一定。”缪斯分析着当前的局势。

而后其他人也是看着会场周围各个监控,莫名地给了那个人一个白眼。

因为关灯的那几秒,根本就没有人出入,那个人就好像凭空消失了一般。

要不是为了镇定人心,不想把紫安消失的消息透露出去,他们早就封锁会场了。

“你们有他的信息吗?”布莱克想了想,问道。

“有,我去给你们拿。”

保安点了点头,随即离开了这里。

当他拿着一叠资料来,雷伊接过他手里的资料,众人便一窝蜂地凑到了一起。

翻了翻手里的资料,他们发现,这些人来自同一个地方,而且身份信息写的很模糊,只有地址写的如此清晰。

看着纸上的信息,于是他们来到了简历上的地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